最新新闻

申纪兰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万余群众自发前往送行
同乐城国际线址新闻综合 | 2020年06月29日 19:40
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
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

  原标题: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 作者 范丽芳 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纪兰文化研究室主任张娟,在申纪兰身边陪伴长达8年。在申纪兰最后的时光,她更是日夜守护,精心照顾。29日下午,张娟现身接受媒体采访,戴着口罩,也难掩悲伤。她说,申纪兰在临别之际特意交代:一切丧事从简;“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了党费,“申主任说西沟村是她的根,是她的命”。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第一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6月28日凌晨1时31分在长治逝世,享年91岁。 参加2020年全国两会前,申纪兰曾在长治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受疫情影响,需要提前去北京,申主任惦记着西沟村,她说出发前想回村里见见村民,听一听村干部对西沟村发展的规划。5月14日上午我就陪着回去,下午村里组织开了座谈会。这也是申主任最后一次见西沟村的老百姓,最后一次在西沟村开会。”话至此,张娟悲从中来,喉咙哽咽。 6月27日凌晨4点,病床上的申纪兰将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叫到身边,交谈了一个多小时。韦亮 摄 每日看新闻抄笔记,每次开会坚持早到,年均无偿讲党课98次,住宾馆拒绝住单间,剩饭剩菜不浪费,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跟随申纪兰的8年间,申纪兰的坚强、朴素、勤俭让张娟难以忘怀。 “2020年4月份,长治市开两会,我们考虑她的身体情况,建议不要去会场,但是她坚持要去。会议室在三楼,没有电梯,我找了个轮椅,想着实在不行就抬上去,申主任知道后训了我一顿,非得自己走。”张娟回忆,虽然只有三楼,但申纪兰走走歇歇,“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吃不消了,但她坚持自己走上去,这大概就是信念的力量”。 在北京参加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申纪兰因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治疗,未能亲临会场参加闭幕式。5月28日下午,张娟陪着申纪兰,在病房看了电视直播,“那天吃完午饭,申主任早早换下病号服,穿上白衬衫、黑西装,佩戴好代表证,在病床上等着会议开始。我劝她休息一会儿吧,但是她心神不宁,隔一会儿坐起来看看时间。” 张娟回忆,无论走到哪儿,申纪兰都很珍爱代表证。在她看来,代表证不是一张证件,而是一种责任。 申纪兰以此方式,结束了她60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生涯。 申纪兰常说,自己是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关心着农民。“西沟村是干石山区,土地都是申主任带领村民一担一担挑土垫成的。所以她特别爱惜土地,爱惜粮食。”张娟说,种田劳作,申纪兰也坚持到最后。 村民们告诉记者,去年秋收,仍见申纪兰拿着镰刀收割玉米。村里人知道申纪兰不忍土地荒废,今年开春便主动帮她种了玉米,现在玉米苗已有半人多高。风过叶动,似等待主人归来。 6月27日凌晨4点,病床上的申纪兰将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叫到身边,交谈了一个多小时。言语中,西沟村仍是她一生的牵挂。 “现在你铺开摊子,要办一件成一件。西沟村能有今天是大家努力的成果,不能让西沟村塌了。” “好好干吧,我不行啦。记住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穷家不好当。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省一分是一分,节省得多了也能办个事。”(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9日 07:39
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
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

  中新网长治6月29日电 题:申纪兰临终遗愿:“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党费作者 范丽芳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纪兰文化研究室主任张娟,在申纪兰身边陪伴长达8年。在申纪兰最后的时光,她更是日夜守护,精心照顾。29日下午,张娟现身接受媒体采访,戴着口罩,也难掩悲伤。她说,申纪兰在临别之际特意交代:一切丧事从简;“共和国勋章”经费全部交了党费,“申主任说西沟村是她的根,是她的命”。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第一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6月28日凌晨1时31分在长治逝世,享年91岁。参加2020年全国两会前,申纪兰曾在长治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受疫情影响,需要提前去北京,申主任惦记着西沟村,她说出发前想回村里见见村民,听一听村干部对西沟村发展的规划。5月14日上午我就陪着回去,下午村里组织开了座谈会。这也是申主任最后一次见西沟村的老百姓,最后一次在西沟村开会。”话至此,张娟悲从中来,喉咙哽咽。6月27日凌晨4点,病床上的申纪兰将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叫到身边,交谈了一个多小时。韦亮 摄每日看新闻抄笔记,每次开会坚持早到,年均无偿讲党课98次,住宾馆拒绝住单间,剩饭剩菜不浪费,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跟随申纪兰的8年间,申纪兰的坚强、朴素、勤俭让张娟难以忘怀。“2020年4月份,长治市开两会,我们考虑她的身体情况,建议不要去会场,但是她坚持要去。会议室在三楼,没有电梯,我找了个轮椅,想着实在不行就抬上去,申主任知道后训了我一顿,非得自己走。”张娟回忆,虽然只有三楼,但申纪兰走走歇歇,“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吃不消了,但她坚持自己走上去,这大概就是信念的力量”。在北京参加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申纪兰因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治疗,未能亲临会场参加闭幕式。5月28日下午,张娟陪着申纪兰,在病房看了电视直播,“那天吃完午饭,申主任早早换下病号服,穿上白衬衫、黑西装,佩戴好代表证,在病床上等着会议开始。我劝她休息一会儿吧,但是她心神不宁,隔一会儿坐起来看看时间。”张娟回忆,无论走到哪儿,申纪兰都很珍爱代表证。在她看来,代表证不是一张证件,而是一种责任。申纪兰以此方式,结束了她60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生涯。申纪兰常说,自己是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关心着农民。“西沟村是干石山区,土地都是申主任带领村民一担一担挑土垫成的。所以她特别爱惜土地,爱惜粮食。”张娟说,种田劳作,申纪兰也坚持到最后。村民们告诉记者,去年秋收,仍见申纪兰拿着镰刀收割玉米。村里人知道申纪兰不忍土地荒废,今年开春便主动帮她种了玉米,现在玉米苗已有半人多高。风过叶动,似等待主人归来。6月27日凌晨4点,病床上的申纪兰将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叫到身边,交谈了一个多小时。言语中,西沟村仍是她一生的牵挂。“现在你铺开摊子,要办一件成一件。西沟村能有今天是大家努力的成果,不能让西沟村塌了。”“好好干吧,我不行啦。记住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穷家不好当。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省一分是一分,节省得多了也能办个事。”(完) [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9日 07:39
中纪委官网悼念申纪兰、于蓝:永远的人民代表,永远的江姐
中纪委官网悼念申纪兰、于蓝:永远的人民代表,永远的江姐

  原标题:中纪委官网悼念申纪兰、于蓝:永远的人民代表,永远的江姐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申纪兰在投票。新华社记者 曹兴华 摄 《烈火中永生》剧照:于蓝饰演的江姐和战友相互搀扶着走向刑场。(资料图片) 6月27日晚、6月28日凌晨,两位在各自领域奋斗一生、奉献一生的共产党员相继辞别人世,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怀念。 于蓝,中共党员,1921年生,我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事业家,中国儿童电影事业的开拓者。她成功塑造了荧幕上经典的“江姐”形象,在自己的人生中同样坚持理想信念,把一辈子奉献给新中国的文艺事业。 申纪兰,中共党员,1929年生,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她带领乡亲勤劳致富,倡导并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入宪法,勇于改革、大胆创新,并多年如一日始终代表人民表达心声。 一位为党的文艺工作呕心沥血,一位扎根在山沟里的田间地头。她们充满理想又执着坚定,她们来自人民植根人民,在自己的领域中默默耕耘、无私奉献,展现出共产党员的政治品格、奋斗风采和榜样力量。 忠诚而执着的最美奋斗者 2019年9月,在中宣部公布的最美奋斗者名单中,于蓝、申纪兰同时在列。她们把个人理想融入民族发展的时代浪潮,执着向前、无私奉献,成就了平凡的伟大。 1938年,一位17岁女高中生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于蓝”后,怀着炙热的革命理想从北平出发了。穿越封锁线,于蓝来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延安女子大学学习。两年后,因为普通话说得好,她被安排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实验剧团,成为一名正式的演员,从此走上艺术之路。 从1949年秋天,主演第一部影片《白衣战士》开始,于蓝塑造了一大批深入人心的中国妇女形象:《翠岗红旗》中的向五儿、《龙须沟》里的程娘子、《林家铺子》里的张寡妇、《革命家庭》中的周莲、《烈火中永生》里的江姐…… 每一个荧幕形象背后,都有于蓝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为了更好演出电影版《龙须沟》的程娘子,已经怀孕的她跑去天桥体验生活,揣摩妇女数票子时的神态和用鸡毛掸子的动作幅度;为了真实展现江姐的革命英雄气概,于蓝多次来到成都、重庆等江姐战斗过的地方体验生活,并采访了小说《红岩》的作者,广泛接触了江姐周围的战友,写下了几十万字的笔记。 在另一部经典电影《革命家庭》里,于蓝饰演的周莲从一个普通家庭妇女成长为坚定的革命者,横跨青年到老年的精湛表演让她获得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并得到周恩来总理的褒奖:“于蓝演了一个好妈妈”。2005年,于蓝获得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金凤凰奖)终身成就奖;2009年,于蓝获得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 70多年的革命与艺术生涯,于蓝终其一生为中国文艺繁荣和发展贡献了全部力量。而在巍巍太行山深处,申纪兰带领西沟人日复一日上山栽树、下沟垒坝的劳作身影,同样书写了一位理想者的无私与坚韧。 从18岁嫁到西沟村开始,带领当地百姓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便成为申纪兰一辈子的事业。 1951年,西沟村成立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申纪兰当选副社长。按照当时的分工计酬方式,男社员下田一天记10工分,女社员下田一天只记5工分,还记到丈夫名下,严重挫伤了妇女的积极性。申纪兰走家串户,一边向妇女宣传“劳动才能获得解放”的道理,一边努力做男社员的思想工作,积极争取男女同工同酬。 在封闭贫瘠的小山沟里,这位普通的农村妇女把劳动作为自己一生的职业,并作为劳动者的代表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深知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1982年中央一号文件下发后,申纪兰带领西沟人解放思想,大胆探索出一条“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新路子。1984年,申纪兰带领西沟村干部外出考察学习,上太原、赴北京,申请项目资金,寻找投资伙伴,加快乡镇企业的建设发展,带领西沟从一个纯粹的农业先进典型开始向市场经济迈进。 拼搏是艰辛的,更不容易的是能够坚守初心一辈子,坚持奋斗一辈子,坚持对党忠诚一辈子。 1981年,60岁的于蓝欣然受命组建“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担任首任厂长及艺术指导等职务,从本该退休的60岁一直干到80岁。 90岁的申纪兰,仍担任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在西沟村的田间,她像年轻时一样,穿上蓝色外套,和农民们一起劳作。 曾经有人问申纪兰:“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您这一生,是什么?”“忠诚!”申纪兰这样回答。她还多次说过,“听党话、跟党走,是我一辈子的承诺。” 记得人民的人,人民也记得她 1954年9月的一个清晨,伴着初秋的凉气,梳着两条大辫子的申纪兰,穿着连夜缝制的一身蓝色卡其布新衣,“骑上毛驴去见毛主席”。从村子到城里,毛驴走了7个小时,火车又把她带到北京。到中南海怀仁堂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路,她一共走了四天。 “投票是把纸发到手里头,那时我真正的感觉是人民当家作主了!”这次会议是申纪兰一生中最难忘的珍贵记忆。从此,申纪兰的人生便和“人民”两个字紧紧相连。 “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作为自1954年至今中国唯一一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从当年辫子上扎着蝴蝶结的青年,到皱纹爬满额头的九旬老人,申纪兰见证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诞生与成长。 有人曾问,人大代表申纪兰有没有级别?“有级别,我的级别是农民。”申纪兰笑着说。 66年的代表生涯中,申纪兰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涵盖“三农”、交通、水利等各个领域,有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有涉及群众身边的小事,一条条具体清晰的建议,将老区脱贫振兴带入了快车道。 今年5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山西代表团举行小组会议,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第66次参加全国两会,在小组讨论现场,她用浓浓的乡音继续诉说着家乡人民对幸福生活的期待。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的心目中,申大姐总是高高大大的,大姐对人民的感情也是发自内心,实实在在的,从来没有考虑自己怎么样。她一心为公、一心为民,这些年提出的建议,都是农民的心声。 “她不是高材生,但扎根农村,心里怀着老百姓,为老百姓呼吁、提建议。每一句话、每个行动充满着爱,是真正的传奇式人物。大姐走了,但精神永远不倒,值得我们一辈子去学习。”郭凤莲说。 精神永远不倒的还有“江姐”于蓝。 1965年,电影《烈火中永生》上映,无数观众被于蓝饰演的江姐所打动,几十年过去了,江姐的形象得到几代观众喜爱。作为人民的演员,于蓝认为这是最高奖赏,也是最好的荣誉。 无论是《龙须沟》中的“程娘子”、《革命家庭》中的“周莲”、还是《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于蓝始终认为,只有深入生活,在人民生活中汲取演员所需的养分,诠释的角色才会让观众感到亲切动人,才能创作出经典的艺术形象。她曾说:“在我自己的表演生涯中,每个角色诞生的过程,都给我带来了许多难忘而幸福的经历。人民群众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老师,给了我创造的依据和创造的活力。” 花甲之年,于蓝把这份对人民的赤诚之心投入到儿童电影事业。 “必须要拍出拳头一样的硬的好的作品给孩子。”为了这个承诺,于蓝克服资金短缺、人手紧张等难题,在北影厂传达室边一排杨树后临时建造的简陋平房里,开始了对中国儿童电影事业的探索。 于蓝担任厂长期间,儿影厂出品的《四个小伙伴》获1982年第12届季福尼国际青少年电影节最佳荣誉奖;《应声阿哥》获文化部1982年优秀影片奖儿童故事片奖;《少年彭德怀》获1986年第6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除了为少年儿童不断带来佳作之外,于蓝还先后领导创立了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为传播中国儿童电影文化、推动儿童电影的国际交流做出开创性贡献。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我们只有拍出更多更好符合儿童特点的影片,才能满足儿童求知欲望,才能激发儿童丰富的想象力。”于蓝说。 朴实无华是共同的底色 2019年9月29日,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气氛热烈庄重。巨幅红色背景板上,共和国勋章的图案熠熠生辉。 当《向祖国致敬》雄壮的乐曲响起,申纪兰踏着铿锵的节拍第一个走上领奖台,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为其颁授“共和国勋章”。这是一位90岁的劳模接受党和人民的致敬。 “国家主席亲自给我戴上的,我是代表所有农民戴上了‘共和国勋章’。我要把获得勋章当作前进的动力,新时代要有新想法,新时代要有新发展,我们农民永远听党话跟党走。”在回味激动人心的那一刻时,申纪兰心潮澎湃。 申纪兰说,无论是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改革先锋”等称号,还是被授予“共和国勋章”,荣誉都是对她的一种鞭策,时刻提醒她“勿忘人民、勿忘劳动”。 和申纪兰一样,面对荣誉,于蓝也始终保持着朴素的平常心。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于蓝被国家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因为住院,于蓝无法去表彰现场。身边亲朋好友给她报喜时,于蓝因为耳背高声说道:“我为革命贡献太少,而党却给我太多,我不踏实啊!”那声音,震惊了楼道里的医生护士,也感动着来看她的人们。 “你们别叫我艺术家,更不要叫我大明星。我就是一个文艺工作者,干了一辈子的文艺工作。”这是于蓝在世时常说的话。面对江姐这一荧屏形象带来的诸多赞誉,于蓝云淡风轻地回应:“这是属于一个角色的荣誉,主要是烈士本身的事迹感动了人、教育了人,并不是我这个演员多了不起。” 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于蓝都会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能有愧于江姐。一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她也会设想如果是江姐该怎么做。她曾把自己的片酬,转手捐给孤儿院。 除了淡泊名利外,申纪兰和于蓝对物质生活都看得很轻。 在担任山西省妇联主任之后,申纪兰向组织提出了“六不”约定——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当了10年厅级干部后,她仍每月只领取50元的补贴,没给自己和子女办过任何私事。 申纪兰住的仍是上世纪60年代的老房子,有一张旧桌子和一个旧式小柜子,一张老式木床占了半个屋子,没有一件现代化家具和高档电器。不管外出办什么事,去哪里办事,只要能走路就不坐车,能坐公交就不打的,能吃干粮就不进饭店,能连夜赶回就不在外住宿。申纪兰从未在村集体报销过一次车票、领过一次出差补助,反而把国家每月给她的生活补贴“赔”进不少。她说:“金钱就像水一样,缺了它会渴死,贪图它会淹死。” 于蓝从电影厂退休后,一直住在电影厂的宿舍,生活相当简朴。在10平方米左右的小客厅里,一张于蓝在《烈火中永生》中饰演江姐的剧照,以及周恩来总理接见她时的照片格外显眼。 今年6月3日是于蓝99岁的生日,电影导演江平这样写道:“从我2002年调到北京工作起,这些年,老太太的生日……基本上都是大伙儿围在一起,切个蛋糕,吃碗面,唱支歌。这些年,那支歌一直不变,那就是《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去世并不一定是生命的结束,而可能是生命超出了时间的概念。 从荧屏上的江姐到现实中的于蓝、申纪兰,共产党人的精神力量跨越时空,连缀起对理想信念的永远坚守、对初心使命的不懈追寻。她们的名字将永远被人民记住,她们的精神,像火炬一样在人民心中燃烧。[详情]

澎湃新闻 | 2020年06月28日 20:06
全国人大代表杨林花回忆申纪兰最后一次参加全国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杨林花回忆申纪兰最后一次参加全国两会

  中新网太原6月29日电 题:全国人大代表杨林花回忆申纪兰最后一次参加全国两会作者 范丽芳 陆祁国“今天一天我忍住没哭,但是不能说申老(申纪兰),一说我就忍不住了。”6月28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血液科主任杨林花回忆起7年多来与申纪兰的相识相伴,难止泪水。“我是个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想甚、盼甚。”2020年全国两会前夕,年过九旬的申纪兰表达了对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三农”话题的关心和期待。这,也成为申纪兰最后一次参加的全国两会。全国两会期间,杨林花和申纪兰探讨交流。受访者供图此次会议期间,申纪兰给同样来自山西的全国人大代表杨林花签字留言:“向你学习。——申纪兰”。谈及与申纪兰的交往,杨林花回忆,2013年3月自己首次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赴京参加全国两会。在京期间,无论在房间还是去吃饭,抑或参加各种会议,杨林花常和申纪兰在一起,“那时候她已经80多岁了,我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总觉得申老年龄大了,经常会自然地去扶她一下,但老人身体很硬朗,走路带风。”从相识、相处到相知,申纪兰给杨林花留下很深的印象:和蔼、谦虚。“她觉得我年龄小,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照顾我。”杨林花说。会议期间,经常看到杨林花用电脑修改东西,申纪兰就对她说:“我文化水平低,很羡慕你们;医生太好了,太伟大了。”2020年5月20日,杨林花与申纪兰乘坐同一趟火车,赴京参加全国两会,“当时,申老的身体欠佳,她坐在最边上,行车途中,大家问她要不要把脚抬起来,这样会舒服一些,但她始终没有,一直坚持到北京。”2020年5月20日,在赴京参加全国两会途中,杨林花与申纪兰再次相遇在火车上。受访者供图会议开幕当天,杨林花原本坐在申纪兰身后,但考虑到时间较长,杨林花又是医务人员,她被特意安排坐在申纪兰旁边。会议期间,申纪兰时不时拿笔做标记。会议结束后,杨林花注意到申纪兰起身时,双腿打颤,赶忙上前扶住,随后由工作人员陪同出了会场。“今天(28日)很多人告诉我说老人‘走’了,我心里非常难受。”杨林花回忆,“五一”期间,她和全国人大代表郭凤莲专门去长治市看望申纪兰,“我们一进病房,她就和我们拥抱,感谢我们去看她。”“她是克服了身体的不适,坚持履行代表职责,是我永远的学习榜样。”被泪水打断讲述约一分钟后,杨林花擦干眼泪,如是评价。(完)[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6月28日 09:27
西沟村民:申纪兰“走后” 少了个“说话”的人
西沟村民:申纪兰“走后” 少了个“说话”的人

  中新网长治6月28日题:西沟村民:申纪兰“走后”少了个“说话”的人作者范丽芳全国人大代表、“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于6月28日凌晨1时31分在山西省长治市逝世。今天是申纪兰离开的第一天,她生活了70多年的西沟村,整洁如常,却在宁静中透着几分沉重。西沟村曾经的荒山荒坡,如今已是郁郁葱葱,满眼绿色。韦亮 摄村民们是今天中午“从手机上得知这个消息的”,与往常看到的申纪兰参加会议等消息不同,今天的新闻让村里人神情凝重,“我们少了个说话的人”“没有见上最后一面,悲痛、遗憾”……“少了一个好邻居,少了一个说话的人。”常开苗红了眼眶。韦亮 摄“今年农历二月二十八,我拎着东西去看她,那会儿状态还挺好,跟她聊了聊。”82岁的郭爱乔回忆,她嫁到西沟村的时候,是申纪兰和新郎张买兴一起去迎接的,自此,他们做了70多年的好邻居和好朋友。每年外出开会前,左邻右舍都要来和申纪兰聊一聊。2020年,在参加全国两会前,常开苗像往常一样去送别,“没想到,再也没有回来,没见着最后一面,很遗憾,很悲痛。少了一个好邻居,少了一个说话的人。”常开苗红了眼眶。申纪兰生活了70多年的西沟村,整洁如常,却在宁静中透着几分沉重。韦亮 摄张买兴比申纪兰小5岁,年轻时,跟着申纪兰在石头山上种树,“你看那边山上,都是我们一起种的。”张买兴指着不远处山沟说。曾经的荒山荒坡,如今已是郁郁葱葱,满眼绿色。张买兴家的相册里,放着许多和申纪兰的合影,最近一次,定格在2019年申纪兰获得“共和国勋章”后回西沟村传达会议精神的现场。申纪兰生活了70多年的西沟村,整洁如常,却在宁静中透着几分沉重。韦亮 摄“全国劳模”“全国人大代表”“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在外面是“大人物”,但永远是西沟村的“申奶奶”“申大婶”“申大姐”。为村里人主持红白喜事的习惯,以及不转户口、不脱离劳动、不拿工资的原则,申纪兰也坚持到最后。村民张买兴讲述和申纪兰的最近一次合影。韦亮 摄“待人好,很热情,不惹人,不伤人,不自私自利”,这是西沟村民们对申纪兰的评价。70多年来,在申纪兰的带领下,西沟村人植树造林、打坝造地、兴企办厂,逐浪市场经济大潮,“纪兰精神”成为中国农村艰苦奋斗和与时俱进的象征,更成为这个村庄永恒的记忆。(完) [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8日 08:27
挚友郭凤莲追忆申纪兰:她是一个纯粹的女性精英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8日 07:07
申纪兰逝世 遗体告别仪式将于30日举行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8日 05:53
郭凤莲忆申纪兰:大姐离开我很悲痛,她的影响不是一代人,而是代代的
郭凤莲忆申纪兰:大姐离开我很悲痛,她的影响不是一代人,而是代代的

  原标题:郭凤莲忆申纪兰:大姐离开我很悲痛,她的影响不是一代人,而是代代的 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被誉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常青树”“活化石”的申纪兰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6月28日凌晨与世长辞,享年91岁。 得知这个消息,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很悲痛,哭了一早上。 6月28日下午,她在接受“政事儿”采访时表示,我和大姐从1959年开始认识,各方面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影响着我的人生。大姐和我都历经风风雨雨,但她任何时候都把握好自己,做好自己,做好该做的事情。她的影响不是一代人,而是代代的。 郭凤莲(左)与申纪兰 谈最后的见面 “在心目中,一直是高高大大的大姐要离开我们了,很痛苦” 政事儿:申纪兰代表去世前,你曾多次去看望。你什么时候得知她生病了? 郭凤莲:去年12月份,我听说大姐生病了,肠胃有些不舒服。山西省开两会的时候,大姐也没有参加,我有些着急。以前开会,组织人员可能照顾我俩,都把我们安排坐在一起。省两会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当时大会有组织宣讲会,学习纪兰精神,一名宣讲的同志讲,大姐的身体不太好,我的心里沉甸甸的。 会后,我立马给大姐身边的工作人员小张发了微信,问大姐的情况,叮嘱大姐年龄大了,要多注意休息。春节前,我本打算去看望大姐,但疫情来了,没法去。我的心里一直挂念着她。 政事儿:后来你去医院看望她是什么时候? 郭凤莲:今年5月初,我去长治市人民医院看望了申大姐,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好。我进去病房看到,她的手上输着营养液,她看到我后我们俩抱头痛哭。医生说,她吃东西也很困难。 我们俩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大姐执意把针拔了,拉着我去沙发上唠了半个小时。我叮嘱大姐,感觉不舒服就要说出来,要配合医生治疗,该输液就要输液。 大姐很听话,说我一定配合,我俩还要一起去北京参加全国两会呢。我也盼着全国两会上我们再见。 政事儿:在全国两会上,她状态怎么样? 郭凤莲:5月19日上午,按照大会安排,参加两会的山西团全国人大代表在山西的一家宾馆自我隔离。我在走廊上走过来走过去,看她房间门开着就进去给她打了个招呼,叮嘱她要按时吃药。 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我也是和大姐坐在一起,我们还拍了一张合影。到北京后,我们都没有到她房间去影响她。5月21日下午,山西团开预备会,以前我们是挨着坐,但那次安排我们俩座位是面对面,她有些着急。我还给大姐打手势,说我们坐得很近,让她不要着急。 5月23日是小组讨论,我们不在一个组,大姐做了小组发言还和小组的代表合影留念。24日晚上,大姐就在北京住院了,后来就没有离开过医院。 5月29日,开完两会我们返回了太原,大姐是31号回来的。回来后,我每天还发微信问大姐的情况。6月20日,我收到消息,说大姐情况不太好,什么东西都吃不进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往了长治的医院。 政事儿: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郭凤莲:当时大姐已经换了病房,身上全是插的管子,处于昏迷之中。我说大姐我来看看你,她有些反应,把眼睛睁开了,挣扎着自己要坐起来,并一把抓紧我的手。我抱着她哭,简直是心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大姐就推我的手。意思是让我走吧,不要去看她,看着难受。 我回来哭了一路,特别难受,没有吃中午饭,回到家已经下午两点多。在心目中,一直是高高大大的大姐要离开我们了,心里很痛苦。 谈相识 我们认识已61年,无论走到哪里,姐妹俩都是手拉着手 政事儿: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郭凤莲:申大姐1929年12月出生,我1947年9月出生,比她小17岁。我与她认识是在1959年,至今已61年。 那时我还是学生,读小学四年级,她和李顺达一块来我们村作报告。申大姐梳着小辫、穿着枣红色衣服,讲她出国访问、农业合作社建设、组织广大妇女劳动等,讲了很多。我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听着申大姐讲。 当时对于一个孩子来讲,女社员从事很重的劳动,申大姐非常了不起,这是我很普通的感受。 1961年我小学毕业,后来带着大寨村的“铁姑娘”们艰苦奋斗。申大姐每年都会来大寨,给我们作报告。心目中,她总是高高大大的、非常勤劳的女农民、女劳动模范,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的理想。 1969年,我们住在一块的时间比较长。当年庆祝新中国成立20周年,山西有申大姐和我等5人受邀在天安门城楼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当时我们在中南海住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后来我作为四届、五届、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而大姐是连续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我们接触的时间更多了,感情越来越深、不离不弃。 开会时,我们俩总是挨着一起坐。我要是看不到大姐,就问为什么没有来。她如果看不到我,也会着急找我。她说,我在她身边是一个依靠,无论走到哪里,我们姐妹俩都是手拉着手。 谈影响 大姐各方面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影响着我的人生 政事儿:你认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郭凤莲:大姐是一个实事求是、实实在在、勤劳俭朴、奋发有为的一个人。如果不符合实际,她要讲出来告诉你。 我们都在农村长大,能谈到一块,性格非常默契,她像我的亲姐姐一样。虽然住的比较远,但每年都有见面,参会时都要住在一起。去年开两会,她吃饭还可以,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胃有毛病。 不管大姐获得什么荣誉,我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大姐对人民的感情也是发自内心,实实在在的,从来没有考虑自己怎么样。她一心为公、一心为民,这些年提出的建议,都是农民的心声。 她不是高材生,但扎根农村,心里怀着老百姓,为老百姓呼吁、提建议。每一句话、每个行动充满着爱,是真正的传奇式人物。大姐走了,但精神永远不倒,值得我们一辈子去学习。 政事儿:你认为她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郭凤莲:我出生年代比大姐晚,但我们的背景一样,都来自农村,一路上历经风风雨雨。大姐各方面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影响着我的人生。任何时候,都要把握好自己,做好该做的事情。我要尽量像大姐一样,做好自我。 今天,我给我远在新疆的孙女打电话。我说,申奶奶走了,真感到悲痛。她的影响不是一代人,而是代代的。我们要把她的精神和故事传承下去。 “政事儿”(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 何强   受访者供图[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6月28日 04:17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妇女只能到院里头?我就不服气
凤凰网 | 2020年06月28日 00:31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