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陕西男子“活埋”母亲,警方:无精神病史没有家属提鉴定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19:04
男子“活埋亲娘”:被埋约有两米深,十几名警察挖了一个多小时
男子“活埋亲娘”:被埋约有两米深,十几名警察挖了一个多小时

  马某宽在他58岁时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恶事。 5月2日晚,他将79岁的母亲活埋在离家约3公里的一处废弃墓穴内,于次日凌晨独自回家。 直到5月5日下午,随着警方将墓穴挖开,马某宽的母亲被成功救出,马某宽这个一向沉默寡言的西北汉子,因为“活埋亲娘”在陕西省靖边县变得妇孺皆知。 马某宽的母亲在家人照顾下进行康复训练。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据靖边县公安局5月5日通报,5月2日晚,马某宽将母亲王某用手推车拉出去后,一直未归,警方经过突击审讯明确王某已被马某宽埋在万亩林一处废弃墓穴。后经全力挖掘,民警将王某成功救出。 5月7日,靖边县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王某被活埋的位置距离地面约有两米深,十余名民警用铁锹挖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王某救出,“老人获救后很快被抬上担架送去就医,马某宽见到母亲仍然活着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名知情人士称,马某宽自幼丧父,母亲在他12岁那年改嫁,随后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远赴甘肃,将马某宽一人留在了靖边,“他是被叔父养大的,直到他40多岁时,母亲才带着弟弟回到靖边,但一直跟弟弟住在一起。” 上述知情人士称,马某宽的弟弟身材矮小,严重驼背,是低保户,回到靖边后,一直是由母亲照顾他,直到去年下半年,王某年纪越来越大腿脚不便失去了自理能力,就被送到马某宽家中,“但去了没多久老人在家中摔伤,此后就再不能下床,经常在床上大小便,马某宽可能是不堪忍受,最终选择将母亲活埋。” 案发后马某宽的家一直大门紧锁。 活埋母亲 5月7日,在陕西省靖边县万亩林的一处土坡上,一位老人望着不远处的一座刚刚被挖开的墓坑不住自语,“活埋老娘呀,几十年都没见过这样的怪事。” 老人是附近一家工厂的看门人,现已65岁,他居住的地方距离马某宽活埋母亲的废弃墓穴仅有三四百米的距离。5月5日,随着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工厂旁边,墓坑边上传来了掘土声,老人拿出带着望远镜远远地望着墓坑处发生的一切,“十几个警察挖了一两个小时,下午六点左右,有个人被抬了出来。” 马某宽活埋母亲的墓坑。 老人目睹的,正是被儿子活埋的母亲获救过程。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一名当地人介绍,马某宽家住靖边县河东团结巷农贸市场附近,距离万亩林约三四公里。据靖边县公安局在5月5日发布的通报显示,该局接马某宽妻子张某报警称,5月2日晚,马某宽将母亲王某用手推车拉出去后,至今未归。 民警将马某宽传唤到案,经突击审讯得知,其于5月2日晚将母亲推出家门后,埋在了万亩林一处废弃墓坑内。确认地点后,民警立即对墓坑进行挖掘,中途听见有隐约呼救声,经民警全力挖掘,成功将墓坑内仍有生命体征的王某救出。 事实上,调查和营救的经过比通报所述更为曲折。 5月7日,靖边县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马某宽在5月2日将79岁的母亲王某活埋在墓坑后,于次日凌晨2时许才回到家中,并告知家人他雇佣一辆面包车将母亲送至甘肃亲戚家中。家人前往车站寻找未果,回到家中时马某宽已不见踪影。 直到5月3日晚11点左右,仍不见丈夫与婆婆回家,张某焦急之下报了警。办案民警称,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对马某宽及王某的行踪展开调查,直到5月5日11时许才将马某宽找到。 面对民警询问,马某宽坚称已将母亲送至甘肃亲戚家中,但他言辞闪烁,神色慌张,“在跟他甘肃的亲戚进行核实后,我们确定了马某宽根本没把母亲送去外地,加大审查力度后,他最终交代了活埋母亲的经过。” 明确马某宽将母亲王某活埋后,靖边县刑警大队大队长也曾颇感震撼,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5月5日下午4点左右,十余名办案民警随同法医、技术员赶往填埋现场,经过一个多小时挖掘最终将王某解救。 “当时马某宽也曾随我们一同前去指认现场。”办案民警称,马某宽活埋王某的墓坑深度距离地面约有两米,挖掘工作进行到一半时,民警就已经听到墓坑内还有动静。王某被救出后很快被民警抬上担架送往医院,“马某宽看到母亲还活着后,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反应。” 被留下的人 6月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马某宽活埋母亲的万亩林看到,这里除了一片片灌木丛外,还保留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坟包,废弃的墓坑也不在少数。 案发现场附近仍留有许多坟包和废弃墓坑。 当地村民称,这里在许多年前曾是村民们安葬老人的地方,随着飞播造林,为防止火灾,万亩林一带大约在十多年前就禁止焚烧纸钱,但按照陕北的风俗,祭祀就得烧纸,因此许多人将坟地迁走,“留下的墓坑没有回填也是因风俗所致。” 马某宽的家距离万亩林约有三四公里的路程,步行前往需要40分钟左右。附近的一名村民称,马某宽平时与邻居们少有来往,许多人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也没有和他说过话,更是少有人去过他的家里,只知道他在县城打工谋生,此前一直与叔父一起生活。后来叔父买了新房,马某宽就将叔父的老房子买了下来,“他家里有三女一儿,大约去年九十月份,他将母亲接到家里与他们一起生活。”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马某宽是家中老大,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12岁那年,他的母亲王某改嫁,随后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远赴甘肃生活,甚至将户口也迁了过去,只将马某宽一个人留在了靖边老家,“可以说,他是被叔父养大的。” “但实际上他跟叔父没有血缘关系,他的父亲是被抱养回来的。”知情人士称,王某改嫁后,在甘肃与第二任丈夫生下一个儿子,与马某宽母子重逢已相隔三十多年。在马某宽40多岁时,母亲因为第二任丈夫去世,家庭困难,吃不饱饭,才又回到了靖边县。 王某回到老家后最初一直与二儿子一起生活。知情人士称,马某宽的二弟身材矮小并且严重驼背,至今也没有结婚,因为身体原因,生活几乎很难自理。因此最初的十多年里,王某与二儿子住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照顾他,“并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是由二儿子照顾王某。” 但好景不长,王某与二儿子相依为命十多年后,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王某的腿脚越来越不灵便,直到2019年下半年也没有了自理能力。此后,她搬到马某宽家中与大儿子一起生活。 上述知情人士称,最初一段时间,母子之间一直相安无事,但到2019年11月前后,一天,马某宽与妻子外出,留王某一人在家,老人不慎在家中摔倒,此后再也爬不起来。直到马某宽回家时,王某仍在地上没能爬起来,“陕北11月的天气,气温最低时能到零下10摄氏度左右,老人那天差点被冻死了。” 自这次摔伤后,王某就再没下过床,近乎瘫痪。此后,她的饮食起居,包括上厕所均由马某宽及妻子负责照顾,但二人不在家时,王某也时常会在床上大小便。 老人获救后,在靖边县中医医院治疗。 赡养与救助 自幼被母亲独自留在老家,由叔父一手养大的马某宽,在时隔30多年再见到母亲时,对方却将时间与精力都倾注到二儿子身上,回到自己身边时,已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累赘”。知情人士称,“经历了这么多,马某宽对母亲王某应该是有怨气的。” 实际上,这一说法,警方在马某宽口中也曾得到印证。据办案民警介绍,在对马某宽问讯过程中,提及活埋母亲的动机时,马某宽曾称,母亲自摔伤后,经常在床上大小便,他一回家打开母亲房门,经常会因为扑鼻臭味感到厌烦。 但即便是这样,马某宽的妻子张某在5月3日凌晨2时发现丈夫未带婆婆回家后,仍摸黑外出寻找,直到4时才无功而返。 在这个家庭当中,马某宽与王某的母子关系,张某与王某的婆媳关系究竟如何,案发前马某宽是否曾有异常,马某被抓后,他们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6月7日下午,澎湃新闻来到王某目前住院治疗的靖边县中医医院。张某及马某宽的二弟正在病房内扶着王某进行康复训练,王某扶着床沿努力试图站直双腿,并不时发出呻吟声。 张某介绍称,婆婆王某上肢并无异常,但双腿因为年迈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行走,在被警方成功营救后,目前身体状况平稳。 采访随后因为医生阻止而中断,此后,张某及家人便不愿再接受采访,对于马某宽活埋母亲一事更是闭口不谈。 马某宽活埋母亲一事也在当地被传开。尽管老人最终被成功营救,但部分村民在感到气愤的同时,也担忧老人以后的赡养问题,“老大被抓了,老二是低保户,改嫁后生的小儿子远在甘肃,老人自己又下不了床,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5月7日下午,靖边县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称,案发后,民政部门已经开始对王某家中进行入户调查,核实其家庭经济情况。经初步调查,王某的家庭条件不好,家中三个儿子,除马某宽外,二儿子是低保户,另有一个儿子在甘肃,目前其他家庭成员的情况还在核实中。 上述工作人员称,根据民政部门的相关政策,如果确实存在赡养难的问题,民政部门会根据家庭情况进行救助。[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17:28
活埋79岁母亲的儿子:叔父带大,心生怨气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16:34
被活埋的79岁瘫痪母亲,农村“后浪”下的海底世界
被活埋的79岁瘫痪母亲,农村“后浪”下的海底世界

  摄像机的镜头落在日本东北一座叫做楢山的雪山,这片洁白的土地上住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们。69岁的阿铃婆坦然地等待着命运的最终时刻——按照村子里的习俗,所有年满70岁的老人都将被送进山里,“供奉”山神。这部获得了第36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电影《楢山节考》,据说取材于日本东北部分山区村落的真实民俗,阿铃婆们被“供奉”的理由很简单,村子里缺乏粮食,所谓“供奉”,实则遗弃。导演今村昌平设计了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镜头:阿铃婆虽然年近七旬,但仍然保持了一副整齐的牙齿,这让她受到了孙子的嘲笑。感觉“做错事般”的阿铃婆偷偷在井沿上磕掉了自己的牙齿,却并不能让她的内疚感完全消失:“呸,才两颗。”今村昌平所讲述的,是日本“弃老文化”的一个缩影,在物质上极度极度贫困、精神极度愚昧与晦暗的生活中,人究竟是怎样的动物?《楢山节考》里发生的一切,已经足够冰冷,然而现实中刚发生的一幕,似乎比电影更为荒诞不经:5月6日,有网友称陕西一名男子将79岁瘫痪母亲活埋进墓坑。网友消息称,5月2日,男子马某用手推车将母亲拉走,向家人谎称将母亲送去亲戚家。马某被警方抓获后交代,他将母亲运至县城河东万亩林一个废弃的墓穴内,并用黄土封住“活埋”。陕西靖边县公安局表示,涉事嫌疑人是老人的大儿子,可能是照顾的嫌烦了,就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案件本身不复杂,主要是嫌疑人泯灭人性,有违道德伦理,让人难以接受。”办案民警如此评价。本案从法律角度来说并不复杂,马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经被警方刑拘,等待他的,也必将是法律的严惩。然而仅仅从道德的角度出发,对这样的恶行予以谴责是远远不够的。有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这起案件,揭开了农村“后浪”下的海底世界,没有收入且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村贫困老人,往往被视作“负资产”而不得不面临极为恶劣的命运。2016年,武汉大学教授刘燕舞领衔的武汉大学社会学系通过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发表了调研报告《农村家庭养老之殇——农村老年人自杀的视角》,其中提到:“当前农村老年人自杀问题是中国自杀预防与干预工作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生存困难、疾病痛苦、精神寂寞等是导致农村老年人自杀的最主要的直接原因。”2018年,中国青年报对刘燕舞小组进行了报道,并发表报道《一个农村老人自杀的平静与惨烈》。其中一句话让人触目惊心:(在农村)比起亲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更可靠。农村贫困老人被子女实质性抛弃的最根本原因,即所谓“手停即口停”。对于那些视丧失劳动能力的父母为“负资产”的人而言,抛弃他们不过是一种“理性选择”。仅仅靠谴责的声音,并不足以完全杜绝这样的现象。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通过制度化的保障,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落实到位,来从根本上消除这样的思想和陋习。刘燕舞在调查报告中也提到,家庭、家族、村组、民间组织和国家等支持主体的缺位或支持不足是导致农村老年人陷入困境后选择自杀的深层原因。随着国家精准扶贫工作的稳步推进,如何结合农村贫困老年人的实际情况,对其实行精细化管理和精准化扶持,实现扶贫资源精确化配置,来强化村组集体的社会服务功能,仍然是需要进一步加强探索和解决的问题。老人的生命与尊严,不单靠儿女的孝心,更要靠社会的良心。养老不仅仅是家庭的职能,有了健全的社会保障机制,才能让农村贫困老年人真正从《楢山节考》式的困境中完全脱离。上游新闻 李洋[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06:53
79岁瘫痪母亲遭遗弃,警方:其子在洞口封土,而非直接活埋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05:15
陕西男子活埋79岁母亲:嫌疑人从小跟奶奶和姐姐长大 母亲曾改嫁
陕西男子活埋79岁母亲:嫌疑人从小跟奶奶和姐姐长大 母亲曾改嫁

  陕西榆林靖边县男子马某,将腿脚不便的79岁老母亲,用手推车拉到废弃墓坑内活埋。老人被埋三天后,被警方救出,目前老人生命体征平稳。今日,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该院已提前介入马某涉嫌故意杀母案。0 1男子将母亲拉到墓地活埋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5月3日23时许,女子张某梅到靖边县新庄派出所报警,称自己的婆婆王某芳(甘肃省庆城县人,79岁),于5月2日20时许被自己的丈夫马某(靖边县天赐湾人,58岁),从家中(河东团结巷农贸市场附近)用人力车拉走。5月3日凌晨2时许,马某一人回到家中,告诉妻子张某梅,自己将母亲王某芳送到靖边县新车站,雇用了一辆面包车将其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中。家人迅速去车站寻找未果。5月3日凌晨四点左右,马某离开家人的视线,独自一人出走失联至今未归。接警后,新庄派出所立即安排警力对马某和王某芳进行寻找。5日11时许,民警找到马某,对其询问时,马某称,雇用面包车将母亲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了。经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王某芳未到庆城县的亲戚家中。在民警强大的思想攻势下,马某交代,5月2日20时许,他将母亲用人力车拉到靖边县万亩林某处,见四处无人后,就找了一个废弃墓坑将母亲倒进去用土埋了。确认地点后,民警立即对该墓坑进行挖掘,中途听见里面有隐约的呼救声。最终,民警成功将墓坑内仍有生命体征的王某芳救出,并立即送往医院进行救治。目前,王某芳生命体征平稳,犯罪嫌疑人马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0 2村民觉得不可思议今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联系上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城河村村民王师傅,他也是城河村水连台村民小组组长。“马某的父亲去世得特别早,我今年50多岁都没印象。”王师傅介绍,马某58岁,父亲去世后,母亲王某芳改嫁外地。马某小时候,跟着奶奶和姐姐长大,后来奶奶去世,姐姐出嫁到外地。王师傅称,马某在村里有两孔窑洞,目前还完好。10多年前马某一家在靖边县城买了房子,搬到县城居住,不过马某的户口还在村里。平时,马某回村的次数不多。王师傅说,马某有一个亲弟弟,其母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之前,王某芳由马某亲弟弟照顾。去年,弟弟生病,王某芳才到马某家居住。“马某在县城打零工,没有稳定工作。”王师傅说,马某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已结婚,三女儿在上大学,二女儿和最小的儿子在做什么他不清楚。隔壁村民马师傅则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从小就认识马某,不过已经20多年没联系过了。自从5月6日上午听说马某活埋母亲的事后,马师傅觉得很不可思议。目前,王某芳在靖边县中医院住院治疗。医护人员介绍,王某芳送到医院时,身体很虚弱,因为缺氧导致神志不清。经过抢救,其生命体征目前比较稳定,已能正常与人沟通,并配合警方问话。另据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王某芳在家人陪伴下,正在医院做康复训练,手已可以动。0 3当地检察院提前介入今天,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该院已提前介入这起故意杀人案。通报称,接到公安局通报后,靖边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时间指派员额检察官提前介入马某故意杀人案。在查看现场和听取侦查机关案情汇报后,检察官与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共同分析研判案情,并就案件下一步证据收集、侦查方向和取证应注意问题提出了意见建议。目前,嫌疑人马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来源: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孝斌[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03:14
儿子活埋79岁母亲续:陕西靖边县民政部门入户调查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7日 02:34
被活埋老人的家人:被埋母亲担心儿子被判重刑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6日 23:32
陕西58岁男子活埋79岁母亲,医院称老人并非瘫痪
陕西58岁男子活埋79岁母亲,医院称老人并非瘫痪

  5月7日,就陕西靖边县发生的58岁大儿子活埋79岁瘫痪母亲案件,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靖边县中医院获悉,经治疗,老人生命体征稳定,老人并非瘫痪,属于四级肌力。 5月6日,上游新闻以《陕西男子活埋79岁瘫痪母亲?警方:老人被埋3日后获救,刑警队已介入》为题进行了报道,引发广泛关注。 ▲5月5日,医护人员和警方将被埋老人从墓坑中救出。图片来源/靖边县公安局 当地警方通报称,5月5日上午9时许,张某到新庄派出所报警称:当天晚上其丈夫马某(58岁)将婆婆王某(马某母亲,79岁)用手推车拉出去后,至今未归。 接警后,靖边县公安局新庄派出所、刑侦大队迅速展开调查,并将嫌疑人马某传唤到案突击审讯。据马某交代:其将瘫痪在床的母亲王某埋至靖边县城南万亩林一处废弃墓坑内。确认地点后,民警立即对该墓坑进行挖掘,中途听见有隐约的呼救声,经民警全力挖掘,成功将墓坑内仍有生命体征的受害人王某救出,并立即送医院进行救治。 5月7日,上游新闻记者从收治老人的靖边县中医院获悉,刚入院时,老人由于被埋将近3天,导致缺氧,神志不清。经治疗,老人目前生命体征稳定,能与人正常交流,并接受了警方的询问。 在医生看来,老人并非瘫痪,其肢体能做对抗外界阻力的运动,属于四级肌力。肌力分为五级,正常人为五级,完全瘫痪的人是零级,属于测不到肌肉收缩。目前,该院已经对老人下一步的恢复治疗制定了相应的方案。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被埋老人是当地人,丈夫去世后老人再婚,第二任丈夫在甘肃,嫌疑人是老人的大儿子,一直在靖边县城附近打工,还在县里买了房子。此前老人一直跟二儿子居住。去年,二儿子无力照顾老人,便转由大儿子照顾老人。 上游新闻记者也从靖边县检察院获悉,该院已委派检察官提前介入到马某故意杀人案中。检察官从警方了解了侦办信息,并前往案发现场,对案件下一步取证、侦查方向和注意事项提供了建议。 目前,犯罪嫌疑人马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5月06日 22:52
陕西男子活埋79岁瘫痪母亲 警方挖救时听见呼喊声
陕西男子活埋79岁瘫痪母亲 警方挖救时听见呼喊声

  【侨报网讯】近日,网上一段营救老人的视频引发关注。视频中,有人从两米多深的土坑中,拉出一位老人。网传消息称,陕西靖边一男子涉嫌活埋老母亲。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6日“平安靖边”官方账号发布了案情通报,称5日,靖边县公安局侦破一起故意杀人案,并成功营救被害人。5日上午,一女子到新庄派出所报警称,2日晚上其丈夫马某将婆婆王某(马某母亲,79岁)用手推车拉出去后,至今未归。 接警后,靖边县公安局新庄派出所迅速展开调查,并将嫌疑人马某传唤到案突击审讯。据马某交代:其将瘫痪在床的母亲王某埋至靖边县城南万亩林一处废弃墓坑内。确认地点后,警方立即对该墓坑进行挖掘,中途听见有隐约的呼救声,经警员全力挖掘,成功将墓坑内仍有生命体征的受害人王某救出,并立即送医院进行救治。好在营救得及时,挽回一条生命。 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旗下“我们”视频截图 据了解,马某将其母从家中带走后,曾对妻子谎称将母亲送至亲戚家。期间,马某把母亲用人力车拉走后,3日凌晨2时许,回到家中告诉妻子说自己将母亲送到靖边县新车站,雇佣了一辆面包车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中。然而,当家人赶至车站寻找老人未果时,马某借机失联拖延营救老人的宝贵时间。 直到近3天后,马某被警方找到进行询问时,其仍然坚称将母亲送至亲戚家。后经过警员追问,马某宽才最终交代:2日20时许,自己将母亲用人力车拉到靖边县万亩林某处,见四处无人后,就找了一个废弃墓坑将母亲倒进去用土埋了,所幸马某没有用脚踩实黄土,老人在暗无天日的墓穴内度过了几天。目前,老人生命体征平稳,马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当地警方表示,老人本是靖边人,但第二任丈夫是甘肃的,户籍迁过去了,后来又回靖边居住。涉事嫌疑人是老人的大儿子,此前老人和二儿子居住,但二儿子去年生病无力照顾,转由大儿子照顾。(完)[详情]

侨报 | 2020年05月06日 22:09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