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如何规范性犯罪报道:“N号房”案件的启示
韩国如何规范性犯罪报道:“N号房”案件的启示

  原标题:韩国如何规范性犯罪报道:“N号房”案件的启示 韩国近日爆出大规模网络性犯罪“N号房”事件,引发了公众强烈愤慨。“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音译)等人通过虚假兼职广告骗取个人信息,以此要挟受害者自拍不雅视频,并在加密社交软件Telegram上进行有偿分享。截至3月23日,警方发现了74名受害者,其中16名是未成年人,最小的年仅11岁。据参与调查的受害者估计,总受害者人数应该不止74名,其中未成年人的比例也应该比目前公布的更多。根据统计数据来看,至少26万人次进入了这些聊天室,其中不乏教授、创业公司CEO、艺人等知名人士。3月24日下午,韩国首尔钟路警察所召开了个人信息公开委员会,根据《关于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的特例法》第25条做出了公布主犯赵主彬身份的决定。 3月25日上午,韩国首尔钟路警察所针对 “N号房”案件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案件主犯赵主彬脱下口罩在众多记者面前露出了自己真实的面目。有记者问主犯赵主彬是否有话想对受害者们说,赵主彬随后只向他敲诈勒索过的几位社会地位颇高的男性受害者进行了道歉,并没有表达出丝毫对女性受害者的歉意。赵主彬还提到,感谢大家帮他制止了他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自我表现欲望极强的赵主彬在加入性剥削视频分享群的共犯们面前称自己为博士,案发被捕后的他又将自己“恶魔化”。在赵发表了此番言论后,韩国网友在网上掀起了评论热潮。有很多韩国网友指出,“赵主彬并不是恶魔,他只不过是一个过于自大的罪犯”。网友们在记者招待会后呼吁,“韩国公检方应该严惩对自身犯罪行为没有表现出任何愧疚感的赵主彬”。 在“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将自己“恶魔化”前,韩国全国媒体工会中的性平等委员会和民主言论实践委员会(以下简称为韩国媒体工会)于3月24日就针对“N号房”事件发布了《“N号房”报道紧急指南》(以下简称为《指南》)。根据《指南》,韩国媒体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描述的时候,要减少使用“恶魔”、“畜生“等将犯罪嫌疑人妖魔化的词汇。犯罪嫌疑人只是普通人中一员,媒体不应该用过于夸张的修饰性词汇将犯罪嫌疑人他者化,这会转移大家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严重性的关注。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性犯罪并不应该被看成是不正常的非常规犯罪行为,这会让大家低估性犯罪的严重性。 韩国赛博性暴力应对中心的社会活动家申圣媛(音译)在采访中说道,如果韩国想要避免此类网络大规模性剥削案件的发生,就必须要强调主犯赵主彬是一个普通人。赵主彬并不是所谓的恶魔,他只不过是众多性犯罪分子中的一名,是一位没有适应社会的失败的公民。大部分民众对赵主彬的长相、家庭情况、社交情况等并不感兴趣,大家只想知道公检方最后会如何处罚他。 韩国媒体工会指出,为了保护被害者,减小对被害者的二次伤害,同时不让大家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有错误地认识,有必要对报道此新闻的记者提出一定的规范建议。 韩国媒体工会强调,对被害者的保护是此类新闻报道中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因此,韩国媒体在报道“N号房”案件相关新闻时,不仅要尽量避免使用上文提到的“恶魔”等词汇,还应该根据《指南》去选择更恰当的表达和叙述方式。 以下是《“N号房”报道紧急指南》的具体内容。 1。 报道时以保护被害者为首要原则 很多媒体在报道新闻时,为了吸引更多的点击量,会没有底线地去曝光受害者及其家属的隐私,导致受害者和家属其受到二次伤害。媒体应该遵守相关法律法规,避免报道被害者的照片、姓名、年龄和居住地等。 2。 不要在标题中详细描述犯罪行为 媒体不能为了吸引眼球,在标题中提到犯罪发生地和描述犯罪行为。对于犯罪行为的描述应该以有助于读者了解案件基本情况为底线,在文章中也不应该为了追求情节刺激,去过度渲染犯罪行为细节。 3。 避免使用为罪犯的犯罪行为开脱的表达 媒体应注意避免使用“男性的性本能”等描述,这类表达暗含着“罪犯因为没有抑制住男性的性本能才去犯罪”的意思,容易让读者忽略性犯罪分子对受害者实施的残忍加害行为。媒体还应该避免使用“罪恶行为”、“黑手”等对实际加害行为进行模糊性描述的词汇,以及对加害行为的严重性进行避重就轻、以偏概全地描述。 4。 避免在报道中对被害者进行过度描述 媒体不应使用“性玩物”、“无法愈合的伤痕”等表达来过度描述受害者们的处境和受到的伤害,也应该避免使用“破坏贞洁”,“身体不再完整”等对加害者进行负面评价的表达。“性玩物”这类表达将被害者物化,让大家更难与受害者感同身受。 5。 性犯罪并不是不正常的非常规犯罪行为 媒体不应该使用“恶魔”、“畜生”等词汇。这些词汇将罪犯描述成了与常人相异的他者,转移了大家对罪犯的犯罪行为严重性的关注,让大家以为性犯罪是只有“恶魔”才会实施的非常规案件。 6。 需要有更多告诫大家数字性犯罪严重性的新闻报道 数字性犯罪是指通过数码设备或技术对受害者实施性暴力的犯罪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媒体不应该把数字性犯罪简单地描述为通过互联网传播淫秽物品,数字性犯罪还包括通过互联网传播非法偷拍影像、非自愿性行为影像等。数字性犯罪对受害者的伤害不仅是一时的精神伤害,更是对其一辈子的生活都会有负面影响。媒体应该呼吁国家对数字性犯罪进行立法规范,倡导国家机关和社会机构等实施具体措施对相关受害者进行保护。 7。 媒体应多报道反思社会结构性问题的文章 媒体不应该局限于只报道出本次案件的来龙去脉,要尝试去探讨导致此类性犯罪经常发生的社会结构性问题。媒体应该避免报道在极度愤怒和难以压抑的复仇情绪的影响下,而急切地呼吁对本次案件犯罪嫌疑人进行严惩的文章。媒体要着眼于帮助全社会提高对性犯罪的认识,积极地推动社会去反思如何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 近年来韩国爆出多起恶性性丑闻事件,反映出了韩国根深蒂固的男女不平等问题,站在平权战争前线的韩国媒体一直在砥砺前行。韩国媒体工会发布的《指南》并不是第一份性犯罪报道规范,韩国媒体工会在制定《指南》时参照了韩国女性家族部发布的《2018年性骚扰、性暴力事件报道手册》、《新闻伦理实践纲要》、《性暴力犯罪报道细节规范》。 世界经济论坛(WEF)2019年12月17日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要想完全消除男女之间的性别差距,至少还需要99.5年,位于该报告涵盖的153个国家中第108位的韩国显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可以预见的是,韩国媒体在消除韩国性别差异的过程中会一直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详情]

澎湃新闻 | 2020年03月29日 22:10
N号房运营者姜某身份曝光 与赵主彬合谋谋杀女童
N号房运营者姜某身份曝光 与赵主彬合谋谋杀女童

  N号房女性运营者身份曝光 N号房女性运营者身份曝光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讯 “N号房”事件中,与赵主彬一起合谋谋杀女童的同伙的真实身份曝光,为正在某区厅工作的公益勤务要员姜某。另外姜某也是“博士房”的运营者之一,他曾对成为他们谋杀对象的女童母亲,进行了长达10年的跟踪骚扰和威胁。另外他曾于2018年因涉嫌习惯性威胁他人被判刑1年零2个月,在审判中,他主张自己患有亚斯伯格症候群(神经发展障碍的一种,普遍被认为是“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犯罪当时是精神不受控制的状态,试图减轻量刑。 另外该女童的母亲发起国民请愿,请求公开该公益勤务要员的真实身份。[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 | 2020年03月28日 17:19
郭晓婷因N号房事件发声 自述曾被男老师性骚扰
郭晓婷因N号房事件发声 自述曾被男老师性骚扰

  郭晓婷 郭晓婷曾主演《仙剑奇侠传三》 郭晓婷曾主演《步步惊心》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讯 3月28日,演员郭晓婷因最近韩国发生的“N号房”事件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故事,并发长文叙述,表示自己曾在学生时代被语文老师“性骚扰”,该男老师任命郭晓婷为课代表,每日借机给其发短信,言辞暧昧怪异,在郭晓婷以生硬的文字回辱了之后,该男老师撤了她的职务,郭晓婷不能忍受该老师课间对多位女同学动手动脚,于是向其他老师反应,却被告知没有监控证据都是徒劳,劝其息事宁人。在郭晓婷试图向校领导再次控诉后,该老师在课堂上辱骂郭晓婷。郭晓婷透露,后来这位男老师从楼梯上滚下去脊椎还是颈椎骨折了。郭晓婷呼吁女孩们“学会保护自己,适时求助,建立自我原则,敢于表达立场。不要因为羞耻心而闭口不言,该羞耻的从来不是受害者。”据悉,郭晓婷代表作有《仙剑奇侠传三》、《步步惊心》、《仙剑云之凡》等。 郭晓婷全文: 看到N间房事件,讲一个我学生时代的故事。有一位表面温文尔雅,得体模样的语文老师,新学期开学就任命我为课代表,起初我很是欣喜,很快就发现其心思略有端倪。他每日借机给我发短信,言辞暧昧怪异,让我极度不适,便以生硬的文字回辱了他。他见我不是吃素的,自是不敢再进一步。他荒唐的撤了我的职务,我可以不在乎,但我无法忍受他在课间对多位女同学动手动脚,加害者正大光明,而被害者竟不敢反抗任其骚扰。我向其他老师反应,却被告知没有监控证据都是徒劳,劝我息事宁人。我又试图向校领导再次控诉,换来的是课堂上他歇斯底里对我辱骂,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骂“婊子”这样的字眼是什么感受。我当然害怕极了,他浑身颤抖一脸狰狞,我甚至担心他会因为失控伸手打我。我是个记性很差的人,但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故事的结局是,扬言说我死定了,且会带到我们毕业的这位,从楼梯上滚下去脊椎还是颈椎骨折了。当然,这样反噬的美好结局,并不会出现在每个加害者的生命中,我们能做的,就是用绝对的敌意作为武器,绝不姑息。无论在校园,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甚至每个女孩的成长中都有所体会。学会保护自己,适时求助,建立自我原则,敢于表达立场。不要因为羞耻心而闭口不言,该羞耻的从来不是受害者。 时隔多年,我依然找不到说辞去谅解当时纵容包庇的人,对于弱者来说,那样的存在即是叠加的恐惧,也是潜在的危险。视而不见就是助纣为虐。私以为,保护弱者是起码的人性和共情。女性的愤怒由我们自己尊重,这条路虽然漫长,却也是唯一的路。[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 | 2020年03月28日 03:31
新京报关于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新京报关于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关于@新京报 #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今日我们发布《国内版“N号房”调查:八百余万注册会员,存大量儿童不雅影像》的调查稿件,报道引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扫黄打非 的高度重视,并迅速做了事件的最新进展,同时引起大家的广泛讨论与关注。争议最大的是报道中出现“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的受访者姓名,和大家说明如下: 1。“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系专业人士,为记者的采访对象,而非举报者,且采访对象与记者明确表示,可以实名出现在稿件中。我们通过此专业人士了解到非法网站ip地址显示为境外。我们和大家一样,深知个人隐私的重要性,这则报道,我们严格遵守新闻报道采写标准,稿件并未出现“发布举报者个人信息”等内容。 2。#国内版N号房调查#揭露非法网站的最新消息及相关事件进展,我们均会第一时间继续跟进,更欢迎大家积极地为我们提供线索。同时,色情网站发现者可到中央网信办网站举报,或者拨打扫黄办、中国互联网协会电话进行举报。儿童色情内容比一般色情物品的性质更为恶劣,发现者也可以直接向公安部门报案。 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保护少年儿童的健康与安全。[心] [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28日 00:30
官方回应国内版N号房:均为境外网站 目前已不能访问
官方回应国内版N号房:均为境外网站 目前已不能访问

  [相关进展]经核查,@新京报 提供的芽苗论坛、次元公馆等均为境外网站,目前已不能访问。对反映情况中可追查的涉侵害未成年人具体线索正协调有关执法部门取证追踪,如涉及境内的网站和人员,将依法严惩严办!欢迎媒体和网友们踊跃举报,共建清朗网络空间。 来源:@扫黄打非 此前报道:扫黄打非办:正核查媒体反映的“国内版N号房”等情况[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新闻综合 | 2020年03月27日 21:41
扫黄打非办:正核查媒体反映的“国内版N号房”等情况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3月27日 20:31
国内版"N号房":八百余万会员 存大量儿童不雅影像
国内版

  原标题:国内版“N号房”乱象调查:八百余万注册会员,存大量儿童不雅影像 其中一家儿童色情网站三四分钟就增加一个会员。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乱象:充值获浏览权限 存大量儿童不雅影像。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网站首页充斥着未成年人裸露身体的图片,观看者花几十到上百元充值成年费会员,就可以观看下载大量的儿童色情图片、视频。 这是互联网上长期存在的儿童色情网站。它们靠会员会费维持,其中一家的会员数达800多万人,另一家三四分钟就增加一个会员。由于服务器位于境外,即使被举报,也很难找到网站涉事人员。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儿童色情网站的“猎手”,加入到举报者的行列中。 ▲儿童色情网站提示称,只有注册并充值会员或者传播网站信息才可以观看视频。网站截图 八百万注册会员,费用三十到三千不等 3月26日下午,一名认证信息为半次元人气写手、知名电视剧博主的微博大V,举报多家儿童色情网站后引发关注。 这名博主介绍,他陆续接到许多粉丝私信,称芽苗论坛、萝莉网、呦~乐园、次元公馆、萝莉天国等多家色情网站长期散布儿童色情内容。因此,他决定公开号召网友一起举报。 3月27日凌晨,新京报记者打开上述博主所诉网站,首页均充斥着未成年人裸露身体的图片,每张图片下面还配有“四岁幼女”“大眼漂亮萝莉”“初高中生”等吸引用户点击的字眼。点击这些图片和文字则会提示,需要填写用户名、密码、邮箱进行注册并充值成为会员后才能观看和下载。 这些网站的包周会员、包年会员、终身会员等享受不同待遇,用户需要充值的费用从30元至3000元不等。而用户想要在这些网站上充值会员,均需要通过第三方平台中转,用户并不能直接获取到网站建设运维人员的姓名及收款账户。 除了通过充值获得会员权限,还有网站通过诱导方式让用户传播色情内容,每位用户将含有色情信息的网站地址加上相关配文分享给25个人后,即可获得永久会员,享受不限次数观看网站内容的权限。 新京报记者在查看这些网站时注意到,网站实时在线观看人数多保持在1000人左右。其中,芽苗论坛首页显示其网站注册总用户数达到855万人,而新京报记者注册后获得的ID号是8558469,即代表是该网站8558469个注册用户。截至发稿,这一数据已增长至860万。另外,次元公馆首页显示其网站注册总用户数达到256万人次,每三四分钟都会有多名用户缴费成为新会员。 ▲目前该色情网站的会员数已达860余万。网站截图 除了网站引诱用户注册充值后观看儿童色情内容外,还通过增加积分获得更多权限的方式鼓励用户上传相关视频。 服务器设境外,不断更换网址 一名长期关注儿童权利保护的网友黄先生亦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自己是一名女孩的父亲,一次无意间在网上看到儿童色情内容的信息后,便开始长期寻找这些网站并坚持向网信部门举报:“一些孩子才上小学,就这样被骗着拍这些内容,太痛心了。” 黄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曾特意充值会员看了这些网站上的内容,其中有的视频是孩子自拍,还有孩子的视频则是在被威胁的情况下拍摄的。让黄先生印象最深刻的视频,一名小女孩,被多人强迫脱掉外衣。 “但是现在视频已经在网上出现了,孩子那么小,心理怎么能承受得住?”黄先生认为,父母很有必要向孩子普及性教育知识,避免孩子受到威胁还不敢向父母说。 黄先生积极举报,但这些网站更换网址的速度太快了。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芽苗论坛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开始被一些网友举报,老的网址被封禁,但新的网址紧接着就会出现,以至于现在这些儿童色情网站的建设运维人员会同时挂出多个网址,防止网站被封禁影响收入。此外,次元公馆、萝莉天国等网站也均存在被举报后多次更换网址的情况。 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王耀东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儿童色情网站的域名买卖和服务器的使用多通过国外相关机构完成,无需备案即可对外开放,容易在初期避开国内网信部门和公安部门的监管。他表示,如果网站建设运维人员在国内完成域名注册和服务器租用,只有完成网站备案才允许对外开放,否则普通网民无法打开并访问网站。 王耀东向新京报记者发来的一张图片显示,芽苗论坛和次元公馆的域名分别为2019年11月和2020年3月刚刚注册,网站的IP地址分别为175.197.49.163、175.197.49.205:“通过这两个IP地址可以看出来他们存储视频内容的服务器放在韩国首尔。” 此外,王耀东介绍,萝莉网和呦~乐园两个网站域名也均为2020年刚刚注册,储存信息的服务器位于美国:“这些网站在国内均没有备案,通过举报,网信部门将网站封停后也很难找到当事人。” 3月27日晚间,新京报记者通过中央网信办举报中心的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入口,将关于上述网站的举报材料提交。 ▲3月27日晚间,新京报记者通过中央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入口,将关于上述网站的举报材料提交。中央网信办网站截图 新京报记者于3月27日下午与芽苗论坛和萝莉网运维人员联系,但均未获得回复。 律师:网站运维人员及视频上传者已违法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规定,建设儿童色情网站者、上传视频者、网络平台管理者均可能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即使尚不构成刑事犯罪,也面临承担相应行政处罚责任。 韩骁说,若网站视频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如给他人带来精神损害,网站建设者、视频上传者、平台管理者也应按过错程度对受害者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目前国家尚未有法律规定“观看者”要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在韩骁看来,色情网站上的金钱交易应属于违法所得,有关部门应对违法建设网站者、上传视频者以及平台管理者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处以罚款。 韩骁表示,色情网站发现者可到中央网信办网站举报,或者拨打扫黄办、中国互联网协会电话进行举报。儿童色情内容比一般色情物品的性质更为恶劣,发现者也可以直接向公安部门报案。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孙达 [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27日 17:24
"N号房"一会员因警方调查密切 悲观跳江自杀

  “N号房”一会员跳江自杀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讯 3月27日,据韩媒,首尔江南警察署表示,今天(27日)凌晨2点47分左右,在汉江永东大桥上,一名40多岁的男子因做出极端选择跳入汉江而死亡。 据悉,该男子是40多岁的上班族,曾加入“博士房”,在看见警方的调查网越来越紧等媒体报道后,因悲观而自杀。 跳江现场发现了装有遗书的包,遗书上写着“把钱汇进了博士房,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 警方根据附近的监控、遗书内容和周围人的口供等,正在调查准确的跳江经过。[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 | 2020年03月26日 23:22
“N号房”地狱事件 比特币继暴跌后再遭抨击?
“N号房”地狱事件 比特币继暴跌后再遭抨击?

  来源:比特财经网 罪恶的N号房,比特币是帮凶吗? 前两周,比特币因为暴跌频上热搜,引起了不少关注,这两天,又因为“N号房”事件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入地狱,且藏恶魔的“N号房” N号房事件,用人间地狱来形容毫不为过,因为在这里,你会看到真正的恶魔。 3月23日,“N号房”三个字占据多条热搜,至此,一场发生在韩国的骇人听闻的“26万人在线参与X犯罪”事件被揭出。 案犯们通过威胁女性(包括未成年)并强迫她们成为“X奴隶”,逼迫女性拍摄各种“X剥削”视频上传至私密房间。 简言之,N号房就是建立在TelegramL的N个聊天房间,会员通过付费可进去观看X剥削视频。 据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期间,n个房间,10.4万人订阅,26万人围观,74名女性成为“X奴隶”,年龄最小受害者为六个月大的婴儿...... 整个事件实在令人发指,目前,运营着“N号房”,被称作“博士”的20代男性嫌疑人赵某已经被拘捕。 Telegram和比特币,罪恶的“帮凶”? 而在此次“N号房”事件中,作为N号房搭载平台和支付工具的Telegram和比特币也遭到了质疑和抨击。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Telegram是一个将匿名性和保密性做到极致的风靡全球的网络聊天工具,其聊天室更有“阅后即焚”功能,只是也因此常被用于毒品交易、介绍X交易、共享YH物品等非法行为。 同时,在N号房中,每笔交易都只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完成,如果要加入,需要注册比特币账号,缴付价值150万韩元(8500人民币)的比特币才能进入房间。 加密货币成为了犯罪团队赚取罪恶之财的隐匿通道,比特币也因此成为了抨击对象。 一直以来,由于比特币所具备的匿名、去中心化等特点,使得其备受不法分子青睐,常常被利用进行不法交易,这也让不少人提到比特币,就将其与暗网挂钩,比特币也被各种污名化。 事实上,比特币从诞生起,各式各样的负面消息就没断过,但是说到底,比特币也只是一种工具。如果有人用刀杀了人,难道要怪刀子吗?有罪的永远是使用工具的人,而不是工具。 据称,目前,Bithumb、Huobi Korea等在韩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已表示将协助警方工作,提供与此案相关的信息。 的确,Telegram的阅后即焚,加密货币的区块链属性与非法交易契合,但非法交易不会因为某类工具的消失而停止,甩锅给工具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对这些技术进行规范。[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科技综合 | 2020年03月26日 19:16
韩“N号房”事件嫌犯接受检方调查,没有律师愿为其辩护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3月26日 14:08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