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任正非:5G是小儿科,未来最大的产业是人工智能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9月26日 10:14
任正非:可把5G技术授权给美国公司 双方在全球竞争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9月26日 06:05
华为脱离美国零部件能否生存?任正非:可以
华为脱离美国零部件能否生存?任正非:可以

  自动播放     9月26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与外国学者以“创新、规则和信任”为主题进行对话。在被主持人问及华为脱离美国零部件供应能否生存时,任正非直言“可以生存”,但还是希望美国恢复供应。“因为与西方的朋友(供应商)已经有30多年的交情了,人还是有感情的,不能光为我们挣钱,让朋友不能挣钱,我们不会这么做。”(环球网记者 乔炳新)[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9月26日 05:44
任正非: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 要具有和世界同轨能力
任正非: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 要具有和世界同轨能力

  原标题:任正非: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要具有和世界同轨的能力 9月26日下午,深圳,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对话两位人工智能专家杰里·卡普兰和彼得·柯克伦。 对话现场 谈及教育的话题,任正非表示,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具有和世界同轨的能力,整个教育体系还是西方比较发达,学术自由比较开放,一个学校同班同学,一个学期能选32门课,而中国是统一教材。中国的科学技术突破需要领军人物。 “我们谋求的是实力增强。时代赋予新的要求和机会,我们是全球化公司,并不局限国土,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有3万多外籍员工,公司有七八万研发人员,结合起来形成机会,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在新技术上做出贡献。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谋求财务报表变好。”任正非如此表示。 任正非指出,整个社会都要对新技术有宽容,没有学术、思想的自由,就没有创造发明。创造发明可能有利也有可能不利于人类。 他还举例,原子弹某种程度上有害,但如果对原子弹进一步研究,使用原子能就能造福人类。如果都用传统观念进行评价,发展将非常缓慢。另外,基因技术的出现,有利于还是有害于人类,要时间证明。 “人工智能在我们公司用于生产的改进,没有进入伦理方面的研究。至少30年不会出现科学家想的问题,不要老是阻碍人工智能的发展。”任正非认为,科学家对人工智能提出来很多想法。我们要宽容一点,不要总是阻碍人工智能的发展。 任正非也用华为成长初期来举例,华为成长的时候是中国经济刚刚开放的时代,得到地方政府的一步步的宽容,现在发展了,每年对世界的贡献是200亿美金的税。 “我们华为当时发展的时候地方政府是宽容的,没有把我们归为资本主义。如果没有早期的宽容,也没有今天的华为。”[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9月26日 05:10
任正非:希望西方恢复零部件的供应
任正非:希望西方恢复零部件的供应

  原标题:任正非:希望西方恢复零部件的供应 新京报讯 (记者 程平 陈维城)9月26日,华为公司总裁、创始人任正非与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彼得·柯克伦(Peter Cochrane)在深圳开展咖啡对话。 “我们是不是完全脱离了美国供应也能生存,(这)应该是事实。”任正非在对话中表示,华为脱离美国供应也能生存,但还是可使用美国的零部件来做,他直言“希望西方恢复零部件的供应”。 任正非还提到,华为已与西方公司合作近30年,“人还是有感情的,不能仅我们挣钱,让朋友不挣钱,我们不可能这么做”。 新京报记者 程平 陈维城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9月26日 02:46
任正非:技术不要政治化 别把5G当成原子弹
任正非:技术不要政治化 别把5G当成原子弹

  原标题:任正非:技术不要政治化,别把5G当成原子弹 新京报讯 9月26日,华为公司总裁、创始人任正非与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杰里·卡普兰(Jerry Kaplan)和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彼得·柯克伦(Peter Cochrane)在深圳开展咖啡对话。 “5G就是一个基站,别把5G当成原子弹。”任正非在对话中指出,技术不要政治化,(技术产品)要经过市场的竞争比较来进行选择。 新京报记者程平 陈维城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9月26日 02:01
咋看印度市场?任正非:宽带数据通信需适应性政策
咋看印度市场?任正非:宽带数据通信需适应性政策

  同乐城国际线址科技讯 9月26日下午消息,任正非和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在深圳对话美国著名计算机科学家Jerry Kaplan和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Peter Cochrane。在提问环节,谈及对印度市场的看法时,任正非表示,印度过去对电信管制是只对话音规则的管制,变成宽带数据通信,如何出台新的适应性法规和政策,印度政府需要思考。“基础设施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通信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张文林也认为,印度有非常好的人才和基础,15年前华为就在印度设立了一个很大的研究中心,至今有3000多人,并且这个研究中心一直在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强调,印度市场一直是华为一个重要的市场。“我们这么多年在印度市场的经营还是非常好的。印度市场的管制政策也是相对开放的,跟我们有非常多的沟通和交流。”[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科技 | 2019年09月26日 02:00
任正非谈"发债300亿":成本很低 为了增强社会信任
任正非谈

  同乐城国际线址科技讯 9月26日下午消息,任正非和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对话美国著名计算机科学家Jerry Kaplan和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Peter Cochrane。在对话中,任正非谈到“华为发债300亿元”一事,他表示,发债的成本很低,才4%的成本,而“如果增加员工对企业的投资,这个成本太高了,分红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关于发债这个事情,他刚开始并不知道,是之后看到外面有新闻,他才打电话去问资管部门的人,资管部门说“我们必须在最好的情况下发债,增强这个社会的了解和信任,不能到困难再发债。” 任正非称,过去华为主要是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融资的管道慢慢地不是很通畅了,华为就改换在国内银行融资,试试看。“反正他们愿意发多少债他们就发多少债,我们的资金比较宽裕。”[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科技 | 2019年09月26日 01:58
任正非:明年上半年华为财报还会好 发债成本很低
任正非:明年上半年华为财报还会好 发债成本很低

  原标题:任正非:明年上半年华为财报还会好,发债成本低资金仍充裕 9月26日下午,深圳,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对话两位人工智能专家杰里·卡普兰和彼得·柯克伦,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也参加了座谈会。 在回答现场提问时,任正非谈及公司业绩表现时提到,今年上半年我们财务报表还可以,是不是利用了客户对我们的同情?下半年就可以证明我们的实力了。外国已经拿到了没有用美国零部件的产品,认为还可以。 “明年上半年财务报表还会好,明年年底就会相信是真的活下来了,后年就会恢复增长。信任不是靠说服别人,是靠自己努力。信任是重新可以获得的。 ”任正非说。 关于华为脱离美国零部件供应能否生存的问题,任正非直言“可以生存”,“但我们还是使用了美国零部件的。8月份是磨合性的试点,10月份开始试产。渴望西方恢复零部件的供应,有30年的相交,人都是有感情的。” 至于华为发债的问题,任正非说,事先不知道的,后来华为相关部门的人告诉他,必须在情况最好的时候发债,增强社会信任。“发债的成本是低的,融资(成本)才4%。过去我们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改在国内银行融资,试试看。最终是300亿还是200亿我不清楚,我们资金还是比较宽裕,希望能对大学、科研机构、支持世界发展。不能狭隘地自己维护自己的利益。” 此前的9月11日,有公开报道称,根据工行、建行关于推荐华为发行中票的函,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可注册的最大中票发行规模为300亿元(工行推荐其注册发行不超过200亿元,建行推荐其注册发行100亿元)。 9月11日晚,华为回应称,该公司一直坚持通过合理的融资布局,持续优化资本架构,以确保公司财务稳健。本次发债所获资金,将用于持续聚焦ICT基础设施建设,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解决方案与服务。 华为的财务数据显示,这家通信巨头并不缺钱。华为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合并资产负债表内流动资产项下的货币资金高达2497.31亿元;截至6月底,华为的净资产、总资产分别为2454.87亿元和7057.16亿元。今年上半年,华为营收达到3965.3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达到348.83亿元。不过,今年以来,华为的存货增加了400亿元,可能为了应对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增加了一些存货储备。 一位通信分析师表示,半年增加了400亿元的库存,现金流变得差了,公司的交付压力是有一点的。“总体上华为很健康,没有问题,此次融资属于‘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华为在声明中强调,公司运营所需要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外部融资两部分,以企业自身经营积累为主(过去5年占比约90%),外部融资作为补充(过去5年占比约10%)。公司经营稳健,现金流充裕。[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9月26日 01:54
任正非:华为真活下来了 明年上半年财报还会好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网 | 2019年09月26日 01:46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