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孝志称伊能静不懂感恩:拍戏耍大牌,爽约后玩消失
陈孝志称伊能静不懂感恩:拍戏耍大牌,爽约后玩消失

  近日,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的伊能静因为言论问题不断登上风口浪尖。她在访谈中评论梅艳芳“很惨”,随后又在社交平台上回复粉丝吐槽其他姐姐的评论而备受争议。7月1日,台湾资深经纪人陈孝志发文谈及对伊能静的印象,直言“她不是一个我不觉得你是个感恩的人”。陈孝志表示,当年他为了帮伊能静尽心尽力,但是却被她当作挡箭牌。文末他还感叹“年纪大了我是放下,但是我觉得该说的还是要说,该还原真相的还是要还原真相。。。。”陈孝志受访时表示,2009年伊能静很红,但后来因为感情问题,演艺事业陷入低潮,彼时只有陈孝志愿意帮她,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找到知名美容连锁广告代言的机会,不过当广告合约都已签定完成时,她却被曝当时还有另一个属性相同的代言合约在身,而后她完全不会消息不接电话,大玩消失。陈心寒表示,多年来,从没接过她的电话和一句道歉。纵横演艺界三十多年,一手捧红张柏芝、古天乐、阮经天的陈孝志心寒透露,某台剧一线女星,当年是块未雕琢的璞玉,经一番改造后,陈孝志带她到香港发展,首拍电影便声名大噪。陈孝志透露,她当红之际不懂感恩,直言经纪人要抽成佣金,所以必须24小时都跟着她。多年后,这位女星婚姻出现状况,打电话给陈孝志说想去大陆拍电影,陈孝志二话不说便带她去,可她竟然耍大牌声称想低调,不做任何宣传。更放话“我就是不做宣传你想怎样?”看尽演艺圈人情冷暖,陈孝志无奈表示,“当经纪人是不是很可怜?以前很多事选择不说,认为是算了,但是时候了也该把话说清楚,接触许多女明星,台上台下两个样,无奈演艺圈难交知心。”[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7月01日 17:40
金牌经纪人痛批伊能静!曝两人10年恩怨,直言女方不感恩
金牌经纪人痛批伊能静!曝两人10年恩怨,直言女方不感恩

  7月1日,知名经纪人陈孝志在社交平台上发文揭露当年与伊能静的纠葛内幕,他爆料伊能静不感恩,拿他当挡箭牌,还在背后中伤他,引起网友热议。 陈孝志宣称,在伊能静2009年因为和庾澄庆离婚事业跌入谷底的时候,是他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帮伊能静找工作签广告,可当时伊能静其实已经有了一个相同属性的广告,在事情败露后,伊能静直接消失,打电话发短信完全不回,让陈孝志相当失望心寒。 陈孝志文末感叹更是写下“年纪大了我是放下,但是我觉得该说的还是要说,该还原真相的还是要还原真相……” 据悉,陈孝志是圈内资深经纪人,曾在白冰冰身边当助理,和张柏芝、古天乐、阮经天等多位知名艺人都有过合作。 近日伊能静凭借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获得极高的关注度,但有网友发现她在社交平台上拉踩宁静。 有她的粉丝评论说两个静姐一个烦人一个可爱,并抱怨偶像的镜头太少,伊能静只"暖心"安慰她说自己后面的镜头很多,对粉丝拉踩的言论却并没有澄清。 对此伊能静解释称社交帐号由自己最好的闺蜜管理,那些话并不是她说的,还专门发了和这位闺蜜吵架的视频,但网友们并不买账。 她在采访中对梅艳芳的评价再次被网友扒出,引起了轩然大波。在这段采访中,伊能静表示要先完成爱再去实现个人价值,否则就会像梅艳芳,一辈子都在寻找爱,却始终没能组建家庭。 这下彻底惹火了许多梅艳芳的粉丝,网友们觉得梅艳芳在事业上的成就远高于伊能静,伊能静没有资格用这种带着贬低意味的话去评价梅艳芳。 无论有心还是无意,伊能静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不太合适,不知道她之后会怎么挽回形象呢?[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7月01日 07:14
从拉踩大师到甩锅天后,伊能静真的晚节不保了?
从拉踩大师到甩锅天后,伊能静真的晚节不保了?

  被骂了几天的伊能静终于出面了,她写了一篇小作文解释了最近几天的争议。伊能静解释的第一件事就是她在其他社交平台上回复网友拉踩宁静的评论。对此,伊能静说社交平台的账号是自己闺蜜糖果登陆管理的,因为是好闺蜜自己无法苛责。另外一件要解释的事就是关于她采访中谈及梅艳芳,她评价梅艳芳:如果你先完成自我价值,那很惨。因为你的事业已经到顶,那就会像梅艳芳一样,一生都在寻找爱,却找不到爱,报憾而终!但事实上,梅艳芳生前就说过自己不需要别人疼,有人追求她她还要躲,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很好,并不是像伊能静所说的:“一辈子都在寻找爱”。至于演唱会上穿婚纱,梅姑是感慨人生会有不如意,但是要把握自己拥有的每分每秒。梅艳芳在那个阶段是会觉得人生有一些遗憾,但并没有否定自己,更没有像伊能静说的那样,后悔自己先实现了自我价值却得不到爱。梅艳芳穿婚纱是代表她要嫁给音乐,嫁给支持她的人们。伊能静是完全用自己的幸福信条去套用到了梅艳芳身上,对于这番言论,伊能静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词不达意加上片段呈现,伊能静对于自己造成的结果深深致歉,并表示对梅艳芳充满敬意感恩,至今不忘,她接受所有的指责。两件事都文字解释完后,伊能静觉得还不够,尤其是很介意网友对她社交平台上回复粉丝这件事的误解。于是,她发了和那个闺蜜对线的视频,彻底撇清了自己的关系。接近十分钟的视频中,伊能静一直在质问闺蜜为什么要跟粉丝回复自己后面几集很抢镜这句话,她说自己完全不care镜头多不多这件事,这些是闺蜜的想法不能代表她。对于抢镜这件事,并不是大家狙伊能静的焦点,大家不满的是她在采访中拉踩王智、王丽坤,从而抬高自己,另外一个不满的是她在众多粉丝留言中,挑了一个踩宁静的人去回复。而对于这些,伊能静完全没有表示歉意,她一直是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闺蜜。伊能静为了撇清关系,表示愤怒和无辜,在视频中一直对闺蜜翻白眼,态度很差,完全不像她所说的十分爱这个闺蜜。“你知道我属于文绉绉那种,你比较机车,你说的那些话我一辈子都不会讲。”说真的,哪个闺蜜这么和我说话我都要抄刀了。但是到了表现闺蜜情深的部分时,伊能静还是适时地动情落泪,一个劲儿安慰闺蜜说没事。到了视频最后,工作人员说:“又超了,10分钟了。”伊能静说:“没关系。”这一段又直接打破了之前酝酿好的情绪,所以re稿子是录了几遍啊?这段没有剪掉就发出来了,伊能老师是真的急了。伊能静现在把评论关闭了,也不对外显示了,但是从转发中还是能看到网友的神回复——“这位姐是在试镜小时代吗?”“我好像看到了顾里。”伊能静这波操作不但没有拉回好感,反倒给网友增添了嘲讽的新素材。网友不留情面地说伊能静不但是拉踩大师,还是甩锅大师。在推卸责任这一点上,伊能静之前也表现得很明显。当年伊能静牵手黄维德出轨导致离婚,但是伊能静明里暗里表示是哈林父母一直看不起她,哈林是个妈宝男。音乐剧假唱怪国内音乐剧环境不好,达不到真唱标准。《念奴娇》中伊能静把“羽扇纶巾”唱成“羽扇伦巾”被批,她后来说自己第一反应是念guan,但助理查了念lun,她就信了。甚至还卖惨说,重录很费劲、很辛苦……浪姐里她说自己所在的组没有被别人看到,是因为队友王智、王丽坤比较没有特点。公演结束后,伊能静下台一直怪耳返没声音,导致自己唱得不好。输了后还在采访中曝队友能力差,自己教的时候很费劲。而且还把自己怪耳返这件事上推到了王智身上,说她下台之后一直在抱怨。如今,个人社交账号有了不当言论伊能静又把责任全推到了闺蜜身上。说真的,我能相信伊能静应该不是本人留言了那句话,但是她每次出了问题都甩锅给别人,我们想相信都难了。的确,最近浪姐热度很高,伊能静作为话题人物每一点不当的地方都会被外界放大,营销号也会蹭一波热度找点去黑她。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经不起在放大镜下观察,但是伊能静作为一个在娱乐圈混了30多年的老艺人,应该明白言多必失这个道理。50岁做梦并不晚,尽自己所能突破一下天花板,实现年轻时未完成的梦想挺好的,但是如果最后落得一个晚节不保,那可就不值了啊。[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6月30日 06:36
伊能静称争议言论非本人回复,社交账号此前由闺蜜管理
伊能静称争议言论非本人回复,社交账号此前由闺蜜管理

  近日,有网友发现伊能静回复粉丝抱怨她《姐姐》中镜头少并拉踩宁静的评论,称“没事,我后面的集数可抢镜了”引发热议。30日,伊能静在社交平台回应称这些回复不是本人发出,社交账号的回复此前一直由闺蜜糖果管理,并晒出和糖果电话对质的视频。同时她还回应了此前说梅艳芳“结局惨”的争议。伊能静最后表示:“许多话有前因后果,有心人散播,造成可能看到的只是片段,但对于所有的指责,我都接受。”据悉,有粉丝在伊能静社交动态下评论称,“两个静姐,天差地别,一个最烦人,一个最心爱,你们团露脸太少……”,伊能静社交账号回复“没事,我后面的集数可抢镜了”。还有粉丝说“好多姐姐每个姐姐都要讲好多话好讨厌,但只爱看伊能静”,伊能静账号则回复“我后面还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你们不要嫌弃”。伊能静晒出与糖果电话对质的视频,视频中糖果解释自己无意造成争议,这些评论是被有心之人截图的,伊能静对糖果说:“你跟我认识十几年了,还不知道我不在乎镜头吗”,伊能静还直言“我的镜头还少吗?”糖果也通过电话向伊能静道歉,称以后不会再有这种问题。此外,伊能静还回应了此前在节目中谈及梅艳芳“结局惨”一事并致歉,她表示“在我去香港发展时,梅艳芳对我非常好,她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你爱的人也爱你。”还表示“词不达意加上片段呈现,我自己造成的结果深深致歉,我对她充满敬意感恩,至今不忘。”伊能静全文如下:我的脸书回复一直交给我的闺蜜糖果管理。早前来工作时也跟她说过暂停用我本来口吻回复。早上起来看到此事,无言以对。她是我最好的闺蜜,我理解她的好意,但她对我意义重大,我无法苛责,她比群众对我的印象更重要。我的两个孩子、生命低潮期都是她在照顾,我爱她。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明,在我去香港发展时,梅艳芳对我非常好,她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你爱的人也爱你。我的粉丝必定记得,我曾写过文章,有一天在面包店听到女人花这首歌哭的泣不成声。词不达意加上片段呈现,我自己造成的结果深深致歉,我对她充满敬意感恩,至今不忘。这段时间是非常美好的日子,我们即将和隔离的米粒相聚,也希望平复大家的不适,许多话有前因后果,有心人散播,造成可能看到的只是片段,但对于所有的指责,我都接受。[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6月30日 01:35
伊能静回应"拉踩"宁静争议:社交账号由闺蜜管理
伊能静回应

  伊能静回应“拉踩”宁静争议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讯 6月30日,伊能静[微博]在微博发文回应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回复粉丝留言“拉踩”宁静[微博]的争议,表示个人社交账号的回复一直交给闺蜜管理,早前来工作时也跟闺蜜说过暂停用自己本来的口吻回复,“早上起来看到此事,无言以对。” 对于采访中谈及梅艳芳一事,她解释道:“词不达意加上片段呈现,我自己造成的结果深深致歉,我对她充满敬意感恩,至今不忘,我非常难受。” 并称这段时间是非常美好的日子,自己即将和隔离的女儿米粒相聚,也希望平复大家的不适,许多话有前因后果,有心人散播,造成可能看到的只是片段,但对于所有的指责都接受。 据悉,近日伊能静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分享《乘风破浪的姐姐》,还翻牌粉丝留言。对于“两个静姐,天差地别,一个最烦人,一个最心爱,你们团露脸太少……”评论,伊能静回复道:“没事,我后面的集数可抢镜了”、“我后面还有做不好的地方,希望你们不嫌弃”,随后引起网友热议。[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 | 2020年06月29日 23:44
粉丝抱怨其他姐姐画面多,伊能静回复:没事,我后面可抢镜了
粉丝抱怨其他姐姐画面多,伊能静回复:没事,我后面可抢镜了

   近日,有网友发现伊能静在社交平台回复了粉丝拉踩宁静和《乘风破浪》其他姐姐的评论,该粉丝说,“两个静姐,天差地别,一个最烦人,一个最心爱,你们团露脸太少……”的粉丝评论,伊能静回复“没事,我后面的集数可抢镜了”。 还有粉丝说“好多姐姐每个姐姐都要讲好多话好讨厌,但只爱看伊能静”,伊能静则回复“我后面还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伊能静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后,她的言论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此前,伊能静还在采访中吐槽队友王智和王丽坤,说自己教她们唱歌怎么都讲不明白,整整教了10个小时,教到自己嗓子哑掉。可是队友还是“完全没有音”、“各种乱转音”......[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6月29日 23:13
秦昊自曝不愿与伊能静合作?互相最吸引的一点是…
秦昊自曝不愿与伊能静合作?互相最吸引的一点是…

  2014年秦昊向伊能静求婚的时候,外界均是不看好的声音,转眼六年,二人恩爱依旧,质疑的声音却渐渐变少了。秦昊回忆,刚和伊能静交往的时候,许多网友因为他拍摄的《浮城谜事》而认定他是渣男,纷纷给伊能静留言说不要和自己在一起,“然后当时我就傻了,我说怎么会有人这么想呢?我说真是这样吗?说真是这样子。”自那以后,秦昊在接剧时更加谨慎,这也是他对伊能静珍视的另一种表达。和伊能静一样,工作时,秦昊又成了严谨要强的自己,这也使得他们无法一起工作。“我们两个试过,我们两个不适合在一起工作,因为我们两个的性格都太强了。”秦昊说,相似的性格让他们互相吸引,但工作时却会成为对立的矛盾来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乘风破浪的姐姐》正如火如荼地播放着,姐夫阵营的秦昊却坦承自己没看过完整的节目。“真心话那个节目我没看,她(伊能静)的片段我有看,但就是在网上我去看一看有关于她的新闻。”。事实上,对于伊能静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一事,秦昊一直处于很纠结的状态。一方面,他心疼伊能静会压力过大,“当时我从心里来说,我真的是心疼她,我不是心疼她受苦受累了,我更多的心疼她是精神上面承受的东西。”几十年的从业经历,使得秦昊对圈子有自己的看法,娱乐圈竞争压力大,他不舍得伊能静再去经历那些腥风血雨,“你在家多好,安安全全的,也不用那么多压力,不要出去腥风血雨的要冲出江湖,我是心疼她这个。但另一方面,秦昊又认可伊能静的才华和能力,担心她不参加会留下遗憾。“你要愿意的话,那你就去我支持你。”即便如此,伊能静一喊累,他还是会劝她退出,理由也仅仅是不想她累着罢了。不少网友喊话秦昊去参加乘风破浪的哥哥,秦昊的回答也很随心,“万事皆有可能”,或许,和爱人交换位置后,有天会看到伊能静为姐夫秦昊加油呐喊的画面,也不一定。[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6月29日 18:44
吐槽队友不会唱歌、嘲梅艳芳“结局惨” 伊能静人设翻车?
吐槽队友不会唱歌、嘲梅艳芳“结局惨” 伊能静人设翻车?

  【侨报网综合讯】台湾女星伊能静近日通过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再次火了一把,还凭借励志形象年轻观众群体中拉了不少好感,但近日她接受专访,原本是畅谈女性价值,却“拉踩”已故香港歌手梅艳芳及同队女星王丽坤、王智,让不少网民顿失好感,励志人设“翻车”。伊能静接受《乘风破浪的姐姐》衍生节目《定义》采访,大谈女性价值,结果弹幕里全是吐槽。(图片来源:芒果TV截图)“拉踩”队友 爆料王丽坤和王智唱得不好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报道,6月28日播出的“姐姐”衍生节目《定义》中,伊能静讲述录制节目时的心情,提到与自己组队表演的大陆女演员王丽坤和王智。王智已在26日播出的第三期《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中被淘汰。伊能静讲述三人排练的过程,说三人分到的歌曲是最难的一首《推开世界的门》,因此压力很大,“另外一个女孩(王智)因为是倒数第一,一直在哭”。伊能静还模仿王智崩溃时说的话,“我不可能是最后一名,从小到大都没有最后一名,我怎么回去面对我的家人”。伊能静说自己就像“小妈”,王丽坤和王智就像自己的孩子。网民说,她在练习时不断地对队友说这不行、那不对,的确很像看见“别人家孩子”后数落自家娃的家长。(图片来源:《北京晚报》官网)接着,她提到表演时场上出现了很多状况,“麦太烂了”“我上去拐着了(崴脚)”“耳麦太差了”“我嗓子太哑了”等。虽然自己状况不断,但队友王丽坤和王智表现更糟,“她们不在状态”“越唱越糟”“还跟着导唱各种乱转音”“音都不准还在那滑音”。伊能静说,自己一边帮助队友重塑信心,一边帮着练习唱歌,“我现在嗓子是哑的,就是教她们教的”,“我整整教了大概有10个小时吧,没有停下来过”。这段爆料让很多网民觉得是“拉踩”队友,伊能静完全是“沉浸在自我感动中”,而且只会找别人的过错,自我感觉良好。还有网民称:“王智现场唱得很有感情,特别打动人,不说技巧的话我觉得很好;王丽坤舞蹈好看,最后表演其实还是可以的。反倒是她(伊能静)普普通通没什么亮点,还说别人不行拖累她……”虽然伊能静说王丽坤(右)和王智(左)唱歌不行,但网民称她们的表现其实不错,倒是伊能静并没有那么出彩。(图片来源:《北京晚报》官网)“碰瓷”梅艳芳:有事业没婚姻“很惨”这场访谈另一个引发争议的地方是,伊能静谈到家庭生活,说自己现在很幸福,她反问主持人:“你不觉得我很幸福吗?我觉得我真的很幸福,因为通常在完成了爱之后,再去完成自我价值,你就再也丢不掉什么东西。可是如果你先完成自我价值,那很惨,因为你的事业已经到顶,那就会像梅艳芳。”主持人易立竞问:“怎么说?”伊能静回答:“因为她一辈子都在寻找爱,连她最后已经瘦成那样,她在台上都要穿着白纱。人生不能倒过来(先追求事业再成家)。”伊能静评价梅艳芳,最后来一句“成家立业齐天下”,网民吐槽:“越说越飘了。”(图片来源:《北京晚报》官网)2003年11月,梅艳芳在生前最后一场演唱会上穿婚纱表演,并对歌迷说,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世事难料,请正在恋爱的人珍惜眼前人,把握住幸福。这场演唱会结束后的第45天,梅艳芳因子宫颈癌引发肺功能失调而离世,终年40岁。伊能静是2007年做客《康熙来了》的时候也提到梅艳芳,说自己与梅艳芳有一面之缘,当时梅艳芳还对伊能静说掏心窝子的话:“有什么比你爱的人也爱你还要幸福?”这让她大为触动,大概也因此,她一直认为梅艳芳“有事业没爱人”非常遗憾。不少网民批评,伊能静拿梅艳芳举例实在不妥,“你和梅艳芳有可比性吗?说着‘不定义女性’,反而用自己的状态定义别人是否幸福”。在采访的后半段,伊能静为女性抱不平。“现在的女孩已经太拼了,她们要证明她们跟男人一样,她们要证明她们能跟事业、跟家庭(保持)平衡。你有问过一个男人,你有问过马云,你要不要事业跟家庭平衡吗?”但伊能静一边强调“女性不应该被定义”,却又对梅艳芳作出上述评价,让网民觉得自相矛盾。(完)[详情]

侨报 | 2020年06月28日 08:37
伊能静:乘风破浪,终归港湾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7日 23:06
伊能静谈女性价值:女生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伊能静谈女性价值:女生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伊能静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讯 近日,伊能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女性价值,拒绝被定义。她觉得“拼”、“大龄剩女”、“姐姐”都不应该是强加给女性的标签,女孩子有资格去选择自己想要过的人生。“女孩现在太拼了,女性在拼命证明自己可以,从来就没有人问男性事业和家庭如何平衡。如果我的人生就是在家里抱着孩子也很快乐,这也是一种选择。”不是强势的女性就是厉害的女性,就是幸福的女性,这也是一个甜美的陷阱。女生只要作出了她说想要的对于生命的选择,那就是值得尊重的。我们说要追求的不应该是强或者弱,而应该是中庸的活着。 伊能静这样的言论也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说出了心声……太多给女性的标签和固有思维了。年纪一适婚就马上问何时嫁人?有了家庭又问如何平衡事业(潜台词有一面要做妥协)……”“女性从来不应该被定义,说什么剩女的真的很恶心怎么女生三十岁就是剩女男生就是三十而立啊!”(砂糖桃子/文)[详情]

同乐城国际线址娱乐 | 2020年06月27日 06:02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