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是否起诉女方诽谤?高云翔代理律师:目前没考虑
是否起诉女方诽谤?高云翔代理律师:目前没考虑

  原标题:是否起诉女方诽谤?高云翔代理律师:目前没考虑 新京报讯(记者 张赫)3月19日,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判定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均不成立。该案历时近两年,对高云翔的事业、经济、名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对于高云翔是否会起诉女方诽谤或诬陷,高云翔案件代理人,蓝朋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还自己的清白,恢复名声,这是最重要的。其它的还没有考虑。”据悉,检察官不再上诉,高云翔马上便可以回到中国。>>>澳洲律师详解高云翔案:翻案可能性小,无法定性女方诽谤 高云翔此前现身澳洲庭审。 自高云翔深陷性侵风波后,由他出演的唐德影视公司投资的两部电视剧也受到影响,其中《巴清传》至今尚未播出。2019年4月4日,唐德影视以演出合同纠纷起诉高云翔和董璇的公司。同年10月9日,唐德影视起诉高云翔一案在京开庭,庭审过程中,唐德方承认高云翔完成了拍片工作,但以高云翔在澳洲无法完成配音,以及性侵、离婚等负面影响,广电“四个绝不用”等理由,要求高云翔退回一切因他而产生的费用,包括损失费、合同违约金、相关利息和诉讼费,约6000万元人民币。>>>唐德申请财产保全,高云翔公司六千万被冻结 性侵案发生前,高云翔主演了电视剧《巴清传》(原名《赢天下》)。 如今,高云翔案以无罪释放尘埃落定,该结果对于唐德诉讼案是否有影响?张起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巴清传》无法播出,当时给出的原因是高云翔违反了“四个绝不用”,“我们当时便强调,高云翔不属于‘四个绝不用’,广电总局也没有对高云翔做出任何结论,所以法院把案件中止了。现在事实证明,广电是正确的。” 新京报记者 张赫[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18日 22:21
高云翔无罪释放可马上回国,目前未有安排
高云翔无罪释放可马上回国,目前未有安排

  原标题:高云翔无罪释放可马上回国,目前未有安排 新京报讯(记者 刘洋)19日上午,高云翔案件代理人蓝朋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新京报表示,高云翔和王晶,全部罪名不成立,无罪获释。检察官不再上诉,两人马上可以回国,“但还没有安排。” 此前,2018年3月26日,高云翔与制片人王晶在澳大利亚悉尼一酒店涉嫌性侵一名36岁的澳大利亚华裔女性电视制作人,事发后二人已被捕。后高云翔被控伙同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等7项罪名。该案曾经两次组陪审团进行审理,昨天重审的陪审团经过一天审议未达成统一意见。 今日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认为高云翔性侵案里两位嫌疑人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历时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18日 20:24
高云翔案终判!高云翔、王晶二人无罪释放
高云翔案终判!高云翔、王晶二人无罪释放

  原标题:高云翔案终判!高云翔、王晶二人无罪释放 新京报讯(记者 张赫)据澳洲媒体3月19日报道,历时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认为高云翔性侵案里两位嫌疑人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据悉,法官当庭宣判高云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时,高云翔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二人深深向陪审团鞠了一躬。 新京报记者 张赫[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18日 18:42
高云翔陪审团仍犹豫不决!庭审过程一个细节释放不利信号
高云翔陪审团仍犹豫不决!庭审过程一个细节释放不利信号

  3月17日,高云翔案重审正式迎来陪审团审议的日子,在高云翔和王晶方律师分别作出详细的结案陈词之后,法官再度进行总结,点名案件的要点。如果案件有一方有压倒性的优势,那很可能在今天下午就可以作出决断,不过陪审团初步商议后,决定明早再审,希望这不是重审的节奏啊! 在此前的结案陈词中,观众的心可以说是有起伏的,先是检察官非常明确的支持女当事人受害,并表示高和王有强迫的行为,非常同情女当事人。 不过对于检察官的陈词,高和王的律师并没有认输,而是有理有据的指出了检察官陈词中不合理的地方,一口咬定女当事人在“撒谎”,案件从始至终都是女当事人为了避免丈夫的责备,而编出来的故事。 在最后的总结中,检察官举例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让陪审团判断当晚是否为自愿进行,而从言语中看,检察官还是有偏向女当事人的迹象。 这样三个过程,相信陪审团的判断也一直在跟着起伏,心中一定在问一个问题“到底该相信谁?” 在此之前,陪审团中也释放出了不良的信号,在案件的证人陈述过程中,陪审团有几位年纪稍大的竟然打起了瞌睡,这类人很可能是随大流的心态,没有独立的判断。 所以在法官梳理结束后,陪审团经过初步商议,并没有决定今日对案件进行裁决,而是告知法官,将会在明早继续审议。从这样的说法似乎可以看出,陪审团内部还存在分歧,并没有一方形成压倒性的观点。 这样的结果不禁让人想到当时高云翔一审时的情形,在陪审团商议几日之后,依然没能达成一致,最终法官无奈宣布解散陪审团,案件重审。希望这次陪审团慎重考虑,尽快形成一致的意见,给案件一个结果吧。[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7日 00:14
高云翔律师对检方观点逐个击破,陈述有理有据信心十足
高云翔律师对检方观点逐个击破,陈述有理有据信心十足

  3月13日下午,高云翔方律师继续给大家带来结案陈词,并对检方的观点进行驳斥,死磕女主的证词前后不一致,声称女方一直在编故事,其实当天她如果不愿意,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王晶和高云翔。 在此之前,检方已经明确表态要支持女主,所以就检方的观点,王晶和高云翔方的律师分别进行了驳斥,并坚持女主是有意接近高云翔,因为怕被丈夫责备,所以被逼报警编出一系列的故事。 对于检方支持女主的态度,律师逐个击破,全程都是有理有据,非常自信有望给高云翔带来胜利。比如在KTV中女主的状态,检方认为王已经控制了女主,但是律师分析从监控画面中看出,女主和王晶热聊,还笑弯了腰。 另外高云翔律师还质疑了检方为什么没有注意女当事人和王在KTV里热吻的证词,因为在前面多位证人的陈述中,两人的接吻非常亲密,甚至可以用情侣关系来形容。 有监控视频和证人的证词,高云翔律师抓住的关键点都是比较能够服众的,相比检方仅靠女主的证词做支撑,似乎更不可靠。 从目前的情况看,高云翔和王晶方的律师陈述的更为详细和有依据,具体可以细化到某个关键点上,相比较而言,检方的结案陈词则显得更为简单主观。 要是从辩论的角度看,似乎高和王方更为有利,不知道对于陪审团来说,是会听信其中一方的观点,还是会有其他的想法产生呢?不过案件进行到今天,在旁人看来似乎双方的观点都有一定的可信度,最终陪审团会更偏向谁,可能还需要一番激烈讨论。[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3日 02:24
高云翔案重审D15:律师斥女方编故事求自保,法官不停咳嗽
高云翔案重审D15:律师斥女方编故事求自保,法官不停咳嗽

   据澳媒报道,当地时间13日,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重审第十五日,高云翔律师做最终的结案陈词。 王晶和母亲以及事务律师走进法庭,王晶妈妈特意像镜头打招呼,微笑向记者说早。 开庭前,在庭审室外,高云翔向王晶母亲礼貌问候:“阿姨好。”随后进入庭审室。 陪审团将在总结陈词结束后,推选代表一名,以给出最后陪审团商量的结果。商量结果将在下周每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公布,届时所有相关人员都要到庭庭审。如今日结果未出,也要庭上告知,并在第二天继续讨论。 律师重现KTV多个细节 力证女方谎言 高云翔辩护律师在今天的结案陈词里继续为陪审团梳理10大主题,上午讲完了2个主题,分别是CC在KTV与高云翔的互动,以及她和王晶的互动。 律师发现,女当事人在KTV里主动坐到高云翔身边并要另外一个人为他们拍合影。这些行为都能在KTV的监控画面里看到。 律师指出,CC的手机里与高云翔的合照在案发后并没有被删除,她在给警方的笔录里说到:“案发后没有碰过手机,想保持原貌”。 针对这一点,律师提醒陪审团,CC事后删除了之前与王晶邀约吃饭的2条微信聊天记录,而不是她对警察所说的“没碰过手机”,所以她的谎言再次被律师证实。 高云翔律师继续陈述道,CC在看到高云翔独自一人进房间的时候,根本没有询问怎么一个人出现?团队呢?其他人呢? 她给出的答案是,高是值得信赖的人,有安全感,他和我爸爸认识。而这些都和她要跟团队正式说再见没有任何关系。 她在去房间的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她是自己做的决定去的。 她在酒店门口站着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人邀请她去酒店房间,没有人让她继续谈工作,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 律师逐句分析女当事人证词 呈现其逻辑漏洞 午餐之后,庭审继续,高云翔辩护律师继续展开论述,关于女当事人和其他一行人做商务车到达香格里拉酒店门口时,Siqi Li曾经主动告诉CC可以坐商务车送她回家。 而CC拒绝坐商务车,给出的第一个理由是:会增加额外费用。 律师质疑这一点,他认为,跟中方团队在澳洲的事务和行程安排已经耗费了大量的开销相比,一段额外的商务车行程产生的花费,根本不足为奇。 CC拒绝坐商务车的第二个理由是,其中一辆商务车要去Zetland, 跟她的家方向相反,会绕很多路。 这一点,律师不仅认为牵强,而且还指出,她在警察局做笔录时没有告诉警察这一点。 因此律师认为,CC拒坐商务车回家的理由毫无根据,非常牵强,让人难以信服。 律师疑女方证词不连贯 酒店房间内的性行为女方完全自愿? 对于CC为什么要去酒店王晶的房间,她给出了不同版本的说法。在第一份笔录里她告诉医生,去酒店房间是因为王晶和高云翔邀请他上楼喝一杯。(没有提到其他人)在第三份笔录里却说,是王晶要她上去一起谈点事情,她觉得酒店房间还会有其他工作人员。 她告诉法庭,她以为是要谈公事,或者上去跟大家做一个正式的道别。 对此,律师提出疑问,怎么会有人相信在半夜2点半还要去酒店房间谈公事?而且拍摄工作已经完成了。 另外,对于CC提到她觉得上楼去房间是跟大家告别,律师也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 律师拿出当时酒店门口的监控视频,高云翔和女当事人还有其他从KTV过来的一行人分别从两辆商务车下车。 画面有一段显示,CC有挥手跟其中一个工作人示意告别。 因此,这个行为不能解释她去酒店房间是要跟其他人一起正式道别。而且CC和王晶当时在酒店门口逗留了10多分钟,她完全可以在门口跟所有人一一道别。但是她却没这么做。 律师还提出,如何做到一群人同时一起在房间内等CC来送别?当时已经很晚了,可能有的工作人员回房间就去洗澡了,休息了。 在房间内的情节,律师也发现了CC有很多不连贯的叙述。 CC称王晶在酒店房间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亲她。她移开了头,表示王晶当时的行为很粗鲁。 律师说她的证词里提到,王晶在房间内用手机跟高云翔打电话。这一点是事实。 律师提出,王晶打电话的过程中,在CC认为王晶的行为已经有不妥当的情况下,可以趁这个机会,快速离开房间。因为酒店房门没有上锁,可以自由打开。然而,她没有离开,而且,在高云翔进到房间后,她立刻取消了回家的出租车。 之后,CC指控高云翔强行脱下她的白色开衫,并提到王晶从卫生间出来走到房间。王晶和高云翔两人一起脱下她的开衫。 律师认为,以高云翔的身高和力气,如果真的要脱掉CC的开衫,并不需要额外帮助。而CC声称是两人一起合力扯下了她的开衫。律师说,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警方提供的物证报告显示,那件开衫没有撕裂过的痕迹。 CC指控高云翔强行用力推和拉她的肩膀和手臂,并强迫她跪在地上进行口交。但律师发现,警方没有证据显示CC手臂和肩膀上的伤痕,以及膝盖上的任何印记。 律师认为,所有的行为都是CC自愿情况下完成的。 记者注意到,该案法官声音变得较之前沙哑,不时发出咳嗽声。法官在昨日也告诉在场人员,"我这不是新冠肺炎,大家请放心。" 高云翔律师下周一将继续做结案陈词。[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3日 00:50
高云翔案律师:女主起初纯属自愿,被丈夫发现不忠后才报警
高云翔案律师:女主起初纯属自愿,被丈夫发现不忠后才报警

  3月12日下午,高云翔案继续结案陈词,在昨日检方的观点已经非常明确,认为女主的确受害。不过在今日高云翔和王晶的结案陈词中,却对检方的观点进行了反驳,认为女主全程是在编故事,还有意隐瞒了自己对丈夫不忠的事实。 在昨日检方的结案陈词中,检方已经比较明确的表示了对女主角的支持,言语中还表现出了同情,可以说在这个案件中,检方并没有摇摆不定。 不过对于高云翔和王晶方来说,这样的观点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今天罗列了各种疑点来显示当晚女主角的状态,表明女主自愿的态度。 从王晶方晒出的监控画面和聊天记录看,女主并没有像检方说得那么不情愿,而是对王晶表现的比较亲密,这点和之前证人的陈述也是比较符合。至于女主跟高云翔,那更是一种仰慕的态度。 那为什么女主要在庭上声嘶力竭的揭露高云翔和王晶呢?辩方认为,女主角的丈夫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整个案件中,高云翔和王晶都没有表现出愤怒,只有女主的丈夫情绪非常不稳定。 报警并不是女主的第一选择,通过从酒店到家的状态看,女主第一反应是想掩盖酒店发生的事情,她主动整理头发,上车后才接丈夫的电话,直到回家,然后安然入睡,最后是由丈夫选择报警。 辩方认为,丈夫之所以这样处理,是因为女主什么都不跟他说,或者是出于心虚和负罪感,因为在酒店发生的事情属实的话,那无疑女主已经对丈夫不忠。 所以为了掩盖不忠的事实,女主只好在丈夫报警后选择说谎,编出了一个被侵犯的故事,并且在一次次的盘问中“修饰”自己的谎言,这也就造成了之前盘问中很多的前后不一致。 如果事实真如律师分析的那样,那女主为了自己不被丈夫发现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不过在旁人看来,似乎检方和辩方所说的观点都能成立,那么不知道对于陪审团来说,是更偏向于哪边的说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答案揭晓的那一天。[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2日 01:34
高云翔案有关键证据未曝光,王晶指责女主撒谎,装可怜博同情
高云翔案有关键证据未曝光,王晶指责女主撒谎,装可怜博同情

  3月11日下午,高云翔案重审第十三日结束,在经过之前的审理之后,终于迎来了控辩双方的结案陈词,从检方的陈述中可以明显看出是偏向女主角的,而王晶方则再次举出多个例子证明案件疑点很大,并表示明日会提供更多的关键证据来证明清白。 从之前的庭审中我们得知,这次负责案件的检察官要比第一次庭审的检察官资历更高、经验更足。所以经过之前的审理,应该对这个案子有了基本的把握。 在结案陈词中,检察官从多个方面表述了女当事人的确是受害者,而且话语中更是流露出了很多的同情,并提醒陪审团“在KTV中,你们觉得在调情,不代表自愿性关系”。 至于女当事人的丈夫,检察官认为他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可是辩方却试图将他塑造成一个愤怒、失去理智的丈夫形象。从这样的评价中看,如果真相真如这般,那高云翔和王晶无疑在撒一个弥天大谎。 检方认为,女当事人首先被骚扰,然后在酒店被结伙侵犯。作为一个专业的审理人员,检方在下结论前应该已经深思熟虑。 对检方的陈词,王晶方律师也做出相应的陈词,并举出例子来说明女当事人在撒谎,比如前后言行对不上、出入酒店的状态等方面。 王晶方还多次表示,在明早会再拿出关键证据来证明女当事人有很多疑点,并提醒陪审团不要一味的同情,而应该以公正的态度来看待案件的所有证词证据。 因为案件最后的决定权在陪审团手中,所以检方和辩方的陈词也只能作为参考作用。如今检方已经表明了态度,就看王晶和高云翔方在明天可以拿出什么样的证据,来表明自己的无辜。 相信这次的陪审团能够拿出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结果,不会再次重演被解散的结局,毕竟案件审理至今,已经经历了两年之久,换做是谁都不想再拖延下去了。[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1日 01:03
高云翔案重审D13:双方总结陈词,下周将迎大结局
高云翔案重审D13:双方总结陈词,下周将迎大结局

   3月11日据澳媒报道,高云翔和王晶涉嫌性侵一名华裔女子重新庭审已经到后期阶段。庭审预计在下周结束,并进入陪审团裁决阶段。 高云翔今日依旧独自一人来到法庭,手拿一本蓝色笔记本。与昨日风格不同,高云翔今日一席黑色正装,依旧不变的是神情严肃没有笑容。在庭审开始前,高云翔和翻译一同闭目养神,等待法官的到来。 今日庭审现场来了很多华人面孔的年轻人到场旁听,通过交谈,记者发现其中不少是通过第三方中转国待满14天后入境澳洲的学生。目测现场旁听人数超过三十人,其中包括了调查本案的警官、王晶友人及母亲等。记者在现场观察到,有旁听人员用手机浏览高云翔百度百科信息。 今日检方首先总结陈词,检控官表示,女受害人CC在给证词的时候非常小心,很精确,保持镇定。如果她是编故事,她不会留下这么多疑问。CC的丈夫也支持了她的说法。 检控官在现场为陪审团播放了KTV的监控录像,视频显示,对于王晶的亲吻,CC把脸转了过去。请大家在看视频的时候不要只看暂停的图像,而是要看整个流畅的播放衔接动作。 CC对澳洲剧组成员说道,他们做了男人可以做的一切。这句话足以证明王晶性侵了CC。 CC目前事业和公司受到很大损害,心理上也有很大影响。 在现场,记者观察到,调查本案的警官不时点头表示对检控官发言对赞同。 茶歇之后,检控官继续播放香格里拉酒店门口的监控视频,对比第一次检控方单一的口述总结陈词,这一次检控官边播放视频边向陪审团做解释,宣读对应的CC的证词。 记者观察到,检控官向陪审团解释,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发生的王晶与CC纠缠时,王晶的翻译一直与王晶小声耳语,王晶嘴角上扬。[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0日 19:12
高云翔案重审D12:最后一位证人即将出庭 下周或迎大结局
高云翔案重审D12:最后一位证人即将出庭 下周或迎大结局

   高云翔 3月10日,高云翔、王晶涉嫌强奸一名华裔女性案开庭重审进入第12天。 今日因王晶方证人李思琪(Siqi Li)无法出庭作证,外加一名陪审员因腿部受伤需要拄拐,导致行动不便,法官宣布庭审将于明日上午继续。 据悉,李思琪将是王晶方面的最后一名证人,在其作证及接受交叉盘问后,该案将进入收尾阶段。届时,检察官、王晶律师以及高云翔律师将依次进行结案陈词。陪审团或将在下周开始,综合所有证据及证人证词进行最终审议。 今日主要内容是法官和律师们就庭审相关内容进行梳理总结和答疑,如陪审团不在,法庭内容将禁止媒体报道。王晶和高云翔本申请不出庭,由辩护律师代理,但遭到法官驳斥,二人今日也须到庭听审。 王晶 九点刚过,王晶与友人以及律师达到法庭,半小时后,高云翔一身休闲西装登场,高云翔穿着一双白色休闲鞋,黑色紧身牛仔裤,白色T恤打底,外套是中长款休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神情严肃,看到记者镜头后脚步明显加快。因今日与陪审团不打照面,高云翔着装没有以前正式,高云翔和王晶二人也不用刻意比陪审团提前半小时入庭。 如今,高云翔涉嫌性侵案重审进程过半,以下为事件脉络梳理,力求还原真实的案发现场和庭审现场情况。 地点一:水井坊 水井坊(网络图片) 2018年3月26日当天晚餐说起,在电视剧《阿那亚恋情》澳洲取景拍摄杀青后,剧组在悉尼的水井坊举行了杀青庆祝派对。因语言沟通不便,当天的庆功宴只邀请了中方的工作成员。当晚赴宴人数约为30人,高云翔、王晶以及CC均出席。CC称,因为是庆祝宴,当晚的晚餐大家都喝了一些酒,由于CC酒量有限,在宴席上只喝了“少于四分之一”的酒。 地点二:Gala KTV 事发的Gala KTV,监控录像显示CC曾陪王晶到外面吸烟,中途有说有笑 12人左右在晚上九点半去了KTV。高云翔、王晶及CC均前往KTV唱歌,在KTV里CC和高云翔只有少量互动,和王晶有长时间循序渐进地互动,CC表示,王晶用手搂着我的肩膀,我有去厕所,希望回来之后有其他人能坐他旁边。但记者在KTV监控录像观察到,一次王晶和CC都站在桌旁,王晶先穿过桌子之间进去坐下之后,CC随后进入坐下,并坐在王晶旁边。KTV活动的证人证词,其中三名证人都证实王晶与CC在KTV的互动宛如情侣,并且频频接吻。” 辩方律师指出在视频监控接近午夜12点时,视频里有人致感谢辞,大家共同举杯。此后已经有人离开,而当事人完全可以在此时容易地、礼貌地离开时,CC回应:“昨天我已经回答了,我的公司负责所有澳洲的事务,3月23到27日我的公司负责所有的事情,我必须在场。” 地点三:香格里拉酒店门口 视频截图 视频显示,王晶手里拿着CC的电脑包,CC表示她指着车的方向对王晶说,你看车都走了。 KTV活动结束,CC并未直接从KTV回家,而随商务车来到香格里拉酒店门口。CC表示,王晶拿走了自己的电脑,电脑是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当时走不了。据香格里拉酒店门口的监控录像显示,王晶和CC在门口接吻一段时间,之后被王晶助手Siqi Li拉开。 地点四: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内 香格里拉酒店大厅的电梯等候区 在香格里拉酒店电梯区域的监控画面可以看到,王晶当时拉着CC的手腕,从酒店大厅走到电梯间,进电梯后,两人到达16楼。 接下来,在王晶房间内发生的事情双方持不同的说法。 在CC的证词里,她声称遭到了高和王两人的性侵犯。而在第一次庭审中,王晶否认所有的强迫性行为,称双方都是自愿的。 CC在庭审中作证时,每次提到酒店房间这一部分,都会泣不成声,多次中断发言。 她说当时王晶要她上楼去房间谈点事情,她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就上去了。 然后进到房间后,王晶开始打电话并说“来我房间”,没过几分钟,高云翔就敲门然后进入房间。 这时,女当事人见到高云翔来了,立刻打电话取消了自己预定好的出租车。 香格里拉酒店房型图 她对这个行为的解释是因为看到高云翔来了,感觉没有那么担心王晶进一步不雅行为。 然后她问高云翔:要谈什么事情?她在证词中说高云翔坐在床上反问她:“你觉得要谈什么事情?”王晶则一个人去了卫生间,走之前说了句:“我把CC交给你了”。 在女当事人的描述中,性侵的过程是碎片化的,她说她被拖到了卫生间,高从身后抱住她,强行脱下她的开衫,然后又脱下她的连衣裙到腰部,最后内裤也被脱掉。 CC: “高开始亲我,把我放床上,把我的羊毛衫脱了,我把羊毛衫抓过来穿上。高摸了我的胸部,吻我,我忘了他怎么把我带到了卫生间。” 在描述这一段的时候,女当事人在视频中情绪非常激动,不停用纸巾擦拭泪水。高云翔在法庭现场神情严肃,咬紧牙根。随后女当事人描述了她被高云翔手指侵犯的过程。 CC不记得自己如何回到房间,她说她在床边要爬走,王晶试图侵犯她,她当时爬到地上,但不清楚当时高云翔在哪里。 随后,王晶躺在床上作出猥亵指令。女当事人说自己当时极为恐惧,不知道怎么办,按照指示照做了。CC说:“高云翔还在旁边开玩笑说,你准备太阳升起之前才弄完吗?还拍了几下她的臀部。 后来,她有听到房间大门关上的声音,她认为那是高云翔离开了王晶的房间。 CC说:“我去卫生间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好,把卫生巾换了。我看我脸上很多精液,我很快把脸洗干净(哭)“ 离开房间时,她不记得王晶有没有说话,只看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监控显示,CC离开酒店房间时已经是凌晨4:10分,高云翔在房间内的时间总计36分钟。 CC完全有能力有机会自行打开酒店房门,随时离开房间,因为王并没有反锁房间,且之后警方的证据显示,房间内并无打斗,损毁痕迹,且CC的内裤等衣物均完好无损。 地点五:女子家中 网络图片 2018年3月27号凌晨4点多,CC从香格里拉酒店打车回到家时,其丈夫已经在门口等候。 CC丈夫出庭作证时说,当晚已经给CC发了很多微信,也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很敷衍的回复。康宁律师问他这样会不会很生气。CC丈夫辩解说不是生气,是担忧。 进入时,CC没有跟丈夫进行眼神交流,丈夫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 她则直接向卫生间走去,丈夫也跟了过去,发现她脖子上有红色印记,CC则迅速打开水龙头冲洗。 CC进入浴室后,丈夫开始问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别撒谎!别撒谎!” CC在浴中哭泣,说:“他们强迫我,抢走了我的包和手机,不让我走!”丈夫还是不清楚具体发什么事。 当时,王晶的手机上有2个CC的未接来电,原来是CC丈夫用CC手机打过去的,王晶没有接到。 CC和丈夫在家里争吵的过程,究竟有多激烈,我们不得而知。面对律师的盘问,丈夫声称自己没有发火,只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从CC口中问出了2个人的名字(王晶和SIQI LI【股东之一,王和CC的中间介绍人】)后,用CC的手机分别给他们打了电话。 SIQI Li没有接到第一个电话。随后,丈夫选择报警,CC在床上睡着。 警察来到他们家里,CC也没有具体描述案发经过,警察建议他们去市中心报案。 之后,CC的手机响了,是SIQI LI打来的,其丈夫立刻接了电话。 在SIQI Li的证词里,他说他看到CC的未接来电,回过去的时候是一个男的接的,然后听到了对方激动地骂出一连串的脏话。 而在CC丈夫的证词中,他说他没有骂那么多,只记得骂了“X你妈”,并试图解释,这是一种语气,一种说法习惯,类似英语里的“F**k”。 丈夫在庭审作证时多次被律师质疑他当时在家中的情绪,律师认为,CC因为和两个男人在酒店房间待到半夜才回家,害怕丈夫知道真相,所以到家时一直回避眼神交流。 而丈夫心生怀疑,则大声呵斥CC要她说清楚发生的一切。 这些都被丈夫否定,他说他出于关心妻子的安全,因为她从来不会这么晚回家。 律师则认为,如果是表示关心,则可以主动拥抱对方,安抚她睡觉,休息好了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报警)。 地点六 :Blue Angel Blue Angel 3月27号晚上8点多,CC和丈夫还有孩子一起来到了这家位于Darlinghurst的海鲜餐厅,参加《阿那亚恋情》澳方团队的庆功晚宴。 澳方工作人员在出庭作证时表示,当时看到CC丈夫眼眶泛红,像是哭过一样。也留意到CC脖子上围着丝巾,但看得出有红色印记。 但是这个印记,跟CC丈夫的证词里描述的“白色边缘干掉得像是化妆品痕迹”完全不同。 澳方工作人员还发现,CC丈夫在晚宴上情绪低落,期间还去了餐厅门口附近的房间。 在CC的证词里,当时是SIQI LI(王晶助理)来到餐厅,CC感到惊讶,因为并没有邀请中方团队的人。 然后她说SIQI LI让她撤掉对王晶和高云翔的指控,并拿出王晶的银行卡,想要支付这个晚宴的费用。 这时,CC丈夫情绪激动,说:“今天你要是个男的在这儿,我就打烂你的头!” 据悉,SIQI LI将是王晶方面的最后一名证人,在其作证及接受盘问后,本案将进入收尾阶段。 届时,检察官,高云翔和王晶的辩护律师将依次进行结案陈词。 陪审团或将在下周开始,综合所有证据及证人证词进行最终审议。 进门告示 记者观察到,法警今日在门外张贴了新的进门告示,第一,如果人员出现发烧、咳嗽、喉咙痛、感冒、呼吸困难、恶心呕吐等症状禁止进入法庭;第二对于新冠肺炎的警告扩展到不止是中国大陆地区,而涵盖14天内去过所有高危地区者禁止入内;第三,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者禁止进入或立即拨打法律服务中心热线。 红色告示 半小时后,法警撕下之前贴的告示,换成了更加显眼的红色告示,内容完全一样,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人的注意。[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10日 02:22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