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獲綠卡假結婚被曝光,連岳母都受牽連局子,這是什麼“神操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8:55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19年11月7日 紐約 陰 | 小紐第1954篇原創文章

  本週移民局專門在新聞專區通報了一起婚姻綠卡欺詐案,有趣的是被指名道姓的罪犯瑪麗蓮(Marlilyn Godshall)並非是製造這段虛假婚姻的當事人,而是涉案當事人美國公民的母親,她因在綠卡申請過程中提供了虛假陳述而被定罪。

  這通罕見的通報有很強的“殺雞儆猴”警示意味,婚姻綠卡造假的案子我們沒少聽說,但多少人意識到了“爲了協助移民申請人成功獲得綠卡提供不真實的證詞也會引火上身”?

  一段混亂的“三角戀”

  今年前北卡警方破獲了一起毒品製造案,警方在一處民宅發現了一個小型冰毒製造窩點,瑪麗蓮的女兒梅麗莎(Melissa Godshall)正是被抓的製毒師之一。

  △Melissa Godshall近照,版權屬於原作者

  隨着警方對案情的不斷調查,他們發現原來梅麗莎不僅只是製毒、販毒這麼“簡單”,她在與丈夫萊萬(Levan Lomtatidze)保持婚姻關係的同時,還有位正牌男友羅伯特(Robert Kennerley),令人意外的是梅麗莎與正牌男友還住在一起。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的混亂關係?

  原來早在2015年梅麗莎就與男友羅伯特是一對戀人,當時兩人窮困潦倒、沒有工作,生活來源全靠沿街乞討。

  2015年的一天,梅麗莎與羅伯特正在北卡Granville County附近的公路上討錢時,有個陌生男子走過來詢問梅麗莎是否願意“做筆生意”。這名男子提出的“生意”就是假結婚:收錢與外國公民結婚、再幫這位外國公民假配偶辦理綠卡。這名男子名叫拉西莫夫(Tojiddin Rahimov),是一名已經加入美國國籍的塔吉克斯坦移民。

  對於沒有工作、整日以乞討爲生的梅麗莎來說,拉西莫夫的提議簡直就像天上掉餡餅,她很快同意接下這份“工作”。來自格魯吉亞的萊萬正是梅麗莎的假結婚對象,作爲報酬萊萬將向梅麗莎支付1.2萬美元,併爲梅麗莎提供住房及以及一輛林肯轎車。

  2015年5月,梅麗莎和萊萬就在當地註冊結婚,在市政廳舉行儀式時也全程符合法律要求,羅伯特成爲了結婚儀式的合法見證人。之後萊萬在北卡Raleigh租下了一棟房子,每月$1,250租金由萊萬支付,與這對假夫妻一起入住的還有正牌男友羅伯特。

  於是這三個人就這樣相安無事地生活了幾個月,這期間這筆交易迎來了最重要的環節,梅麗莎以美國公民身份爲萊萬提交了婚姻綠卡申請,神奇的是兩人居然通過了移民局的婚姻綠卡面試,2015年11月萊萬搬家去了舊金山定居,很快萊萬被授予了兩年有效期的“有條件”臨時綠卡。

  萊萬搬走沒幾個月,當地警方就破獲了梅麗莎與羅伯特運行的冰毒製造窩點,兩人因製毒罪被定罪判刑,梅麗莎被判入獄服刑四年。

  在梅麗莎服刑期間,萊萬需要遞交臨時綠卡轉永久綠卡的申請,於是2017年9月梅麗莎的母親瑪麗蓮出具了一份支持信,以證明梅麗莎與萊萬的婚姻“幸福且合法”。

  但幾乎就在同時期,梅麗莎和羅伯特分別向執法人員坦白了他們參與的婚姻綠卡騙局,據羅伯特介紹當時的中間人拉西莫夫還曾向他介紹了一單生意,以2萬美金爲報酬與一名烏克蘭女子假結婚併爲她申請綠卡,後來這次交易並未成功,拉西莫夫之後曾威脅羅伯特如果他敢說出去就“殺了他”。

  當事人把什麼都交代清楚之後,萊萬這些年花費的幾萬美金也全部付之東流,本來以爲自己就這樣在美國安頓下來了,結果換來的卻是一張單程回國機票...

  最終,2019年8月梅麗莎與萊萬兩人因串謀婚姻綠卡詐騙罪被判刑,梅麗莎被判服刑4個月,萊萬被判驅逐出境。而正牌男友羅伯特和當年牽線搭橋的中間人拉西莫夫的婚姻綠卡詐騙罪名也被判成立,目前還在等待宣判刑期。

  而瑪麗蓮也因爲自己協助教唆欺詐、提供虛假陳訴認罪,被法官判處12個月緩刑。

  假結婚者講述親身經歷

  一提到假結婚辦綠卡,許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投機取巧鑽法律空子,大家也會好奇:素未謀面的兩個人到底如何營造出你儂我儂的甜蜜氣氛從而獲得移民官的最終信任?利益驅使下的逢場作戲難道就不難了嗎?

  之前有美國記者找到了一位外籍移民,她選擇用匿名的方式講述自己拿到婚姻綠卡的故事,她自己每一天都活在自己欺詐歷史被發現的恐懼之中。

  她找人假結婚的初衷十分簡單:

  就是想要繼續留在美國!

  考慮假結婚之前,這位受訪者已經長時間逾期滯留,未來將面臨10年禁止入美的結果,所以她的移民律師給了她兩個選擇:要麼離開美國,要麼找人結婚拿綠卡。在她看來婚姻綠卡成爲了她解決身份問題的唯一途徑。

  經朋友介紹她遇到了Joe。Joe個子不高長相平平,完全不是她的理想型丈夫,等她提出自己的明確意圖後,不知是$12,000的報酬太誘人,還是Joe根本不擔心假結婚的潛在風險,他們倆“一拍即合”。

  隨後她開始着手準備他們的申請材料,開通了兩人聯合的銀行賬戶,辦了電話套餐,搬到了一起,繳納了各種水電賬單。除此之外,她還在Amazon上給自己買了個戒指,問朋友借了條畢業舞會時穿的白裙子,在她阿姨家草草完成了兩人的婚禮。

  爲了讓照片看起來“幸福甜蜜”,倆人在婚禮上開着不着邊際的玩笑,倆人雖然像朋友般無話不談,但卻並沒有擦出愛情的火花。

  爲了通過婚姻綠卡面試,他們早已將對方的童年趣事、過往經歷、未來展望牢記於心。在參加面試當天,爲了壯膽兩人在進入面試大樓之前還喝了一杯。

  “你們每天誰倒垃圾?”

  “你睡牀的哪一側?”

  “上週五晚上,你們晚餐吃了什麼?”

  …

  果不其然,面試中迎接他們的是移民官一連串猝不及防地花式提問,但好在倆人早有所準備,最後移民官慢慢靠向椅背,眼神望向Joe,問他:“你覺得你們婚姻生活怎麼樣?”

  Joe吞吞吐吐地說:“老實說,並沒有我想的那麼容易...”

  移民官聽完後,猶豫了片刻,按下了通過考覈的印章,並說道“一般一眼看穿的假夫婦並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恭喜二位,歡迎來到美國!”

  那天是他們兩人最後一次見面。

  這幾年美國公民爲外籍配偶申請綠卡的審理時間越來越長,說明整個審覈更注重材料的細節以及婚姻關係的真實性,使得申請人和移民局陷入長期拉鋸戰。

  在警惕的移民官眼裏,美國公民和外國人的婚姻似乎都不是以愛情爲基礎的,外籍配偶好像都是爲了綠卡才與美國公民結婚。”戴着有色眼鏡”的移民官在進行婚姻綠卡面談時,首要任務就是查證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婚姻關係是否真實。

  一名前移民官曾經在接受採訪時介紹:“大約有30%到50%婚姻綠卡申請可能都有端倪,需要再三斟酌、仔細審覈再作定奪。”移民官往往都會預設每一對申請夫妻都存在欺詐的可能,而夫妻間的默契和互動是打消移民官疑慮的關鍵所在。

  打擊婚姻欺詐,關鍵靠得還是移民官的辨識經驗。即使出色回答了移民官的所有問題,移民官也可通過自由裁量權,最後決定是否簽發這份婚姻綠卡申請。

  一旦被移民官認定是婚姻欺詐,這些明知故犯、以爲憑藉小聰明鑽了法律空子的假夫婦可能被控以聯邦重罪,或將面臨最高5年的監禁及$25萬的罰款。

  老岳母因爲女兒的一段假婚姻也受到牽連差點鋃鐺入獄,這件事給所有人都提了醒,直接參與移民申請造假是萬萬不能的,但間接提供假證詞也可能構成協同犯罪。以後再有同學朋友請你在移民申請中提供幫助時,本着爲對方爲自己負責,我們都應該瞭解真實情況避免踩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