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招錄亞裔學生歧視案哈佛獲勝:“硬指標”再硬也沒用,生錯了族裔可能就上不了哈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2日 09:05   

  需要美國法律服務撥打

  800·685·6947

  2019年10月02日 紐約 晴 | 小紐第1928篇原創文章

  昨天,美國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裁定:儘管哈佛大學的招生程序不完美,但在招生過程中不存在有意歧視亞裔申請者的問題,符合美國憲法規定。

  這份宣判無疑是對衆多希望哈佛能夠修改錄取政策亞裔家庭的一次打擊,但此案不會終結在此,原告依舊有很大可能繼續上訴,將這場平權運動一路打到美國最高法院。

  因爲這場訴訟的目標並非是單純迫使哈佛修改錄取政策,而是希望可以推翻一個美國高等法院長達四十多年的判例——允許高校將種族作爲錄取的考量因素之一,但禁止使用種族配額。

  亞裔學生:

  我的性格輸了...?!

  本案原告是大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簡稱SFFA),他們認爲哈佛在錄取本科生時爲了招收更多非裔、西裔學生犧牲了另外一個少數族裔——亞裔的利益。

  SFFA認爲,哈佛大學爲了實現其種族平衡的目標,對美國亞裔申請人設定了高於其他族裔的錄取標準,這樣的操作違反了民權法。原告通過分析了大量被拒以及錄取申請判定,哈佛大學的做法是通過操縱其錄取過程非學術領域的判斷——包括“個性評分”這種難以量化的標準。

  SSFA分析了超過16萬份的學生申請文件,發現哈佛大學給亞裔申請人的性格評估一直比其他族裔的都低。

  △哈佛大學一角,版權屬於原作者

  性格評估的內容主要包括“是否有積極的性格,受歡迎程度,是否勇敢和善良,是不是受到廣泛的尊重”等,而最終沒能進入哈佛的亞裔申請人被普遍認定“在上述方面都不太行”...

  “勇敢,善良,積極”這種該怎麼判斷,

  標準又是什麼?

  這種這麼主觀的判斷,

  怎麼保證公平和透明?

  試想一下你收到拒信上寫着:

  “不好意思,我們從你的申請上看不出來

  你有多善良?”

  通過分析原告得出結論:儘管亞裔申請人在CPA、各類考試成績、課外活動等“硬指標”上都遠高於其他族裔學生,但這些很難界定且主觀因素較大的“軟實力”標準,成爲把亞裔學生擠出哈佛錄取名單的“罪魁禍首”。

  硬指標方面的差距能有多大呢?此案曝光的數據顯示,哈佛最終錄取的亞裔學生SAT分數要分別比白人、西裔、非裔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

  哈佛大學:

  追求多元化是我們的教育使命

  被告方哈佛大學則認爲,自己在招生錄取過程中不存在歧視任何族裔的問題,他們只是堅定地維護自己全面評估的招生政策。

  哈佛大學從來都沒有掩飾過對學生種族多元化的追求,並將多元化視爲其教育使命的一部分,但他們一直否認使用種族配額來實現目的。

  在這一點上此案主審法官Allison D. Burroughs支持了被告的觀點,她認爲哈佛在錄取過程中考慮種族因素是符合嚴格憲法標準的。

  Burroughs法官在她的裁決中捍衛了多元化的好處,她認爲“現在還不是時候讓大學錄取時考慮超越種族因素... ...多元化將促進寬容、接受和理解,而正是這些會最終讓將種族作爲錄取元素變得過時、遭到淘汰”。

  判決時Burroughs法官拿出了數據支持:儘管亞裔只佔美國人口的6%,但在哈佛亞裔學生的錄取率在20%以上,並不低於其他族裔。

  △Allison D. Burroughs法官,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過此案在審理過程中曝光了一部分哈佛嚴格錄取標準的種種例外:例如傳說中的“院長名單”,被列在這份名單上的學生憑藉其家庭的財富和人脈受到了“特殊待遇”;例如對來自偏遠地區的白人學生適當放寬SAT要求;體育特長生、哈佛教職工子女如何獲得了各種便利條件;以及常春藤高校的招生官員每年如何聚在一起比較種族錄取記錄等等...

  數據顯示,哈佛錄取的白人學生中有43%都屬於特別招募的體育特長生、校友子女、家庭捐款者、教職員工子女。

  今年3月美國爆出史上最嚴重大學招考醜聞,大批富人花大錢疏通門路、捏造資質遭起訴,他們將會付出法律代價,不過比這高級的合法手段卻在美國鉅富階層屢試不爽,簡直成爲家族傳統,那就是捐錢換報送名額。

  比如當年給哈佛直接捐了250萬美金的川普大女婿Jared Kushner的爸爸Charles Kushner。所有證據表明Jared Kushner當年在高中的表現壓根夠不上哈佛的門檻,但這並不影響他能順利進入哈佛鍍金,因爲他有個在美東房地產業能排名上榜的好爸爸。

  △Jared Kushner和Charles Kushner

  版權屬於原作者

  平權運動:分裂的美國亞裔

  這起訴訟中的一個概念是平權運動(Affirmative Action)。平權運動是在美國上世紀60年代的民權運動和相關法案之後,由數個總統前後簽訂的總統執行令裏提出的。它的本意是爲了保障公民權利平等的“堅決措施”。在當時由於根深蒂固的種族偏見存在,這個堅決措施對消除種族歧視、推廣種族平等應該還是起了正面作用的,所以它也被稱爲“平權法案”。

  但是隨着時代的變遷,平權運動的反對者認爲,支持以種族優待爲實的平權運動實際上是推行種族優待、種族配額。意味着機會平等的平權初衷沒有錯,但是否成爲了變相的歧視和優待就成了平權運動最大的爭議。如果平權的運動變成了以平權之名、行種族優待之實,這恰恰就是平權需要反對的。

  如果你根據此案就判定美國亞裔屬於教育平權最大的反對者,那你就錯了,相反調查數據顯示很多美國亞裔是支持平權運動的,在平權運動問題上美國亞裔呈分裂狀態。

  △圖片來源於aapidata.com,版權屬於原作者

  爲什麼會出現這種分裂局面呢?

  是因爲美國亞裔中東南亞族裔貧困率相對較高,所以在關乎社會正義問題時,這類亞裔傾向與美國非裔、西裔保持一致,他們視自己和其他少數族裔是一個共同體;而大多數新一代的中國移民都屬於反對平權運動的陣營,因爲他們想爲自己的下一代爭取到更好的教育機會、讓美國社會聽到自己羣體的政治訴求,他們堅決反對哈佛“打着以打造多元化學生羣體的名義對美國亞裔進行歧視”。

  此案從一開始就在美國社會受到了很高關注,許多頂級高校都表達了對原告觀點的支持,美國司法部也正在展開關於哈佛錄取過程公平性的調查。一旦原告作出上訴決定此案有很高概率將會打進美國最高法院。另外SSFA針對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訴訟還在進行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