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製造業萎縮創新紀錄 川普“甩鍋”給美聯儲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3日 04:26   新民晚報

  原標題:製造業萎縮創新紀錄,川普炮轟美聯儲……可這到底是誰的鍋?

  深海區特約撰稿人 蘇世偉

  美國供應管理學會10月1日發佈的調查數據顯示,9月份美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大幅下滑至47.8,創下2009年6月以來最低水平,顯示美國製造業萎縮加劇。8月份美國製造業PMI指數爲49.1,已經連續兩個月下滑。最新公佈的製造業數據引起了市場對美國經濟的進一步擔憂,1日紐約股市三大股指全面應聲下跌,市場避險情緒明顯,黃金被當作避險資產受到青睞。

  其實,反應最快的是美國總統川普,他在第一時間指責美聯儲“可悲”,不但將製造業下滑的責任“甩鍋”了給美聯儲,還直接攻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川普進一步說明:“正如我預測的那樣,傑伊·鮑威爾和美聯儲讓美元變得如此強勁,尤其是相對於所有其他貨幣,以至我們的製造商受到了負面影響。”那麼,美國製造業下滑,到底誰該擔責?

美國總統川普美國總統川普

  川普貿易政策致製造業下滑?

  一般地,通過對採購經理的月度調查彙總,得到PMI數據反映未來經濟變化趨勢;50是臨界值,成爲榮枯線,低於50意味着經濟活動處於收縮狀態。美國供應管理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9月製造業指數降至47.8,較上月下降1.3,大幅低於此前分析師預期的50.1,爲2009年6月以來最低,也是連續第二個月低於50這個榮枯線水準。

  供應管理學會製造業調查委員會主席蒂莫西·菲奧爾表示,美國企業信心持續下降,製造業PMI連續兩個月收縮,且9月份的收縮速度比8月份更快。這是明確的預警信號,數據表明美國製造業整體低迷,出口產品總量下滑,市場信心進一步下降。同時,美國供應管理協會的生產指數降至47.3,庫存指數降至46.9,爲2016年末以來的最低水平。反映海外需求的出口訂單指數降至41,爲2009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讓人憂慮的是進口指數也在收縮。

  美國供應管理學會製造業報告提及,調查中被引用的企業高管抱怨最多的是川普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最近全球貿易局勢的波動和緊張,削弱國際貿易,提高貿易成本,直接提高了製造業的產品成本。貿易的不確定性,使企業不得不縮減支出。惠譽首席經濟學家布萊恩·庫爾頓表示:“自1930年代以來,全球增長前景受到貿易政策干擾如此之大幾乎是沒有先例的。”工商界人士都將主要責任歸因在川普的貿易政策,而沒有提及美聯儲。比利克力諮詢集團首席投資官彼得布克瓦週二在一份致客戶的報告中寫道,在美國和全球範圍內,貿易不確定性正導致製造業進入衰退。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美聯儲主席鮑威爾

  製造業下滑會致美聯儲降息嗎?

  由於製造業只佔美國GDP的12%左右,而消費支出要佔美國經濟份額的三分之二,美國的官方和商界都把希望寄託在消費者身上,祈求保持目前消費水平延續美國曆史上最長的經濟增長。可美國的消費狀態並不美妙,摩根士丹利財富管理首席投資官麗莎·莎莉特坦言,9月份個人支出減速,消費者對就業的信心大幅下降。在證明消費者支出方面的斷裂傾向。對此,萬神殿宏觀經濟首席經濟學家伊恩·謝潑德森指出,“如果消費者信心嚴重動搖,美國可能會陷入有史以來第一次由總統的行爲直接導致的衰退,而不是因爲對過度擴張的私人部門實施從緊的貨幣政策。”

  如果消費支出進一步惡化,就不能責怪川普,而是鮑威爾和美聯儲的責任。而且面對新數據,美國總統川普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馬上發表推文稱,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和美聯儲“允許美元變得如此強勁,尤其是相對於所有其他貨幣,以至於我們的製造商受到了負面影響。”他把原因歸結爲美聯儲把利率定得過高:“美聯儲利率過高。他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他們對此毫無頭緒。”

川普推文截圖川普推文截圖

  但美國銀行全球經濟負責人埃森·哈里斯表示:“這一切的最終原因是什麼?是國際貿易緊張局勢。有關美聯儲行動太慢的整個說法是完全錯誤的。美聯儲從未像現在這樣行動迅速。”哈里斯表示,導致美元走強的原因是貿易因素,而不是美聯儲。事實上,由於對全球經濟放緩和貿易政策感到緊張,投資者紛紛拋售外幣、買入美元。美聯儲以貿易不確定性和全球經濟放緩爲理由,今年已經降息了兩次。奧本海默資產管理首席投資策略師約翰·斯托茨弗斯表示。“因此,只要貿易不確定性繼續,美聯儲很可能在10月底再次降息。”

  美國製造業筋骨仍強勁

  全球貿易局勢緊張,正在蠶食產業鏈,動搖世界經濟。不但是美國,印度、韓國和德國等的主要經濟體在今年前3個季度都出現了下滑,只不過美國製造業感覺到了皮肉之痛。

  德國、日本、俄羅斯等國企業高管抱怨業務萎縮,世界貿易組織將其對商業的預測降至十年來的最低水平。雖然貿易緊張局勢是原因之一,但一些行業問題也阻礙了製造業增長,例如德國汽車業,韓國半導體業等。德國製造商9月份降價幅度達到三年來最高水平。在製造業信心下降的日本,工廠連續第四個月降低了售價。英國公司警告“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使客戶將供應鏈從英國轉移出去”。儘管世界製造業問題多多,但是全球高端製造業的引擎還是美國,其筋骨依然強勁。

  早在2009年,美國就提出重振製造業的重大戰略。2013年,美國發布了《國家制造業創新網絡初步設計》,集中力量推動數字化製造、新能源以及新材料應用等先進製造業的創新發展,打造一批具有先進製造業能力的創新集羣。目前美國研發投資居於世界首位,其中四分之三投向製造業。美國政府積極推進工業4.0佈局,力圖提升製造業的軟實力。軟件和互聯網經濟發達的美國更側重於在“軟”服務方面推動新一輪工業革命,希望藉助網絡和數據的力量提升整個工業的價值創造能力。可以說,美國版的工業4.0實際上就是“工業互聯網”革命。

  目前,不少業內人士從製造業的就業率判斷整個行業的興衰,但製造業就業率本身不足以說明一個國家制造業的真實狀態。在發達國家,作爲經濟實體的製造業就業率普遍下滑,是技術發展和產業鏈調整使然,不能侷限於就業率的高低看問題。在過去的10年間,美國在高科技製造領域取得了長足發展,尤其在計算機、電子、航空航天、製藥等行業。由於技術進步和不斷提高的生產力,高科技製造行業的產出大幅度增長,卻不能帶來與產出對等的就業機會。而實際上,美國製造行業在產業升級中,自覺地進行了結構調整和優化,低端的製造業萎縮或被轉移到海外。雖然美國的製造業只佔美國GDP的12%,但是高端製造業的顯著優勢,以及對整個經濟的拉動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