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馬斯克與貝索斯的恩怨從何而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21:13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同乐城国际线址財經北美專欄作家 魏欣

  摘要:兩位企業家的競爭關係應該回到理性、平和的軌道

  上週五,亞馬遜宣佈了近年來最大的一宗企業收購案,再次引發了馬斯克與貝索斯的爭議。經過數月的談判,在打敗了競爭對手蘋果、特斯拉、通用汽車和Waymo之後,亞馬遜出資10億美元收購自動駕駛汽車公司ZOOX。特斯拉和SpaceX的創始人馬斯克隨後在社交媒體上嘲諷亞馬遜總裁貝索斯是個抄襲專家。而本月初,因爲亞馬遜網站下架一本對於“新冠”疫情持懷疑態度的暢銷書,馬斯克剛剛批評過他們利用壟斷地位打擊那些對自己不利的觀點。他認爲如此龐大的亞馬遜妨礙了其他企業的自由競爭和創新。按照反壟斷法,它應該被拆分。那麼馬斯克和貝索斯兩位富豪企業家的爭議從何而來?誰的意見又更有道理呢?

  衆所周知,亞馬遜其實是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巨大受益者。爲對抗疫情而頒佈的“居家令”迫使更多消費者放棄傳統的購物方式,而轉向網絡購物來滿足日常需要。現在美國各地都在經歷大面積的零售業倒閉潮。但是截至4月中,亞馬遜就已經增加僱傭了10萬名員工,並計劃再增加7.5萬名快遞員。即使在疫情發生之前,由於巨大的貨運壓力,他們就已經遇到了卡車司機短缺的問題。根據美國卡車協會發布的《2019年卡車司機短缺分析報告》,未來10年內美國需要新僱傭110萬卡車司機。而ZOOX由於沒有可行的商業模式,暫時也面臨資本市場上融資困難的風險。所以在這個特殊時期,亞馬遜選擇收購他們以獲得自動駕駛技術並不意外。但是這就與特斯拉的業務產生了重疊。因爲特斯拉在2017年就發佈了自己的純電動和半自動駕駛卡車。如果亞馬遜把自己在電子商務的主導地位擴展到自動駕駛領域,這無疑會損害特斯拉的利益。

  但是馬斯克和貝索斯的爭議還不止於此,兩人也都是私人火箭公司的投資者。馬斯克的SpaceX公司和貝索斯的藍色起源公司都致力於開發火箭重用技術,並且都把外星探索作爲自己的目標。只不過貝索斯的目標是月球,而馬斯克的目標是火星。媒體長時間把兩個公司的競爭關係比喻成美蘇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那麼是否這種競爭關係導致了他們的對立情緒呢?

  當兩人都投資火箭開發的早期,他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現在這麼緊張。根據媒體報道,早在2004年他們還曾經一起吃過晚飯,彼此交流對於太空探索的看法。那時SpaceX和藍色起源都才剛剛起步。他們都沒能進行過任何一次成功的發射,也沒有設計出可以正常工作的火箭模型。

  但是兩個公司的第一次衝突發生在2013年。美國宇航局完成了亞特蘭蒂斯號的最後一次發射任務,並將所有航天飛機全部退役。他們決定將之前使用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A號發射平臺的使用權拍賣給私人公司。SpaceX首先表示出了興趣,但是藍色起源隨後加入了競爭。爲了得到這個發射平臺,藍色起源甚至向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呈交訴狀以阻止SpaceX獲得合同。這激起了馬斯克的憤怒。他稱對手爲“造假的阻擋策略”。因爲當時SpaceX已經可以從卡納維拉爾角附近的空軍基地使用獵鷹9號火箭向國際空間站發射貨運飛船。而藍色起源還未能進行一次亞軌道發射任務,更不要說軌道飛行了。這種做法只是爲了阻止對手獲得它本該獲得的資源。隨後問責辦公室駁回了藍色起源的訴狀,認爲他們不具備實際使用這個發射平臺的能力。SpaceX最終贏得了39A發射平臺的20年租賃合同。

  兩人關係的惡化發生在他們關於可重用火箭技術的專利官司中。早在2010年6月,藍色起源公司就已經把火箭重用技術的概念註冊爲專利。雖然當時他們並沒能成功進行這方面的實驗,藍色起源的專利內容就包括在海岸地區進行發射,並把一級火箭用垂直動力減速的方式降落在海面的無人船上。如果按照這份專利的要求,SpaceX可能要爲使用這項技術向藍色起源公司支付數千萬美元。2014年當SpaceX還在開發這項技術,他們發現了對手的這項專利。SpaceX向美國專利和商標辦公室提出了抗議。他們認爲日本發明家Yoshiyuki Ishijima已經在他1998年的論文中對這項技術有了完整論述。政府經過大約一年的審覈,再次做出了有利於SpaceX的裁定,專利和商標辦公室最終取消了藍色起源的這項專利。

  從2015年開始,兩人的矛盾就開始公開化。11月23日,貝索斯宣佈藍色起源公司成功進行了第一次火箭着陸。馬斯克假意祝賀了對手,並公開指出藍色起源進行的發射難度遠遠低於SpaceX。因爲能夠進入太空的火箭只需要3馬赫的速度,而能夠進入對地同步軌道的火箭需要30馬赫的速度。當年12月21日,SpaceX也第一次成功着陸了一級火箭。雙方的語言摩擦開始升級。2019年在一次私人演講中,貝索斯調侃了馬斯克殖民火星的想法。他當時說,如果“我的朋友(馬斯克)”想去火星,先應該去喜馬拉雅山頂住一年試試。因爲和火星比起來,喜馬拉雅山頂的條件可能像“天堂的花園”那樣美好。

  SpaceX和亞馬遜和藍色起源的競爭關係也越來越激烈。2019年4月亞馬遜宣佈申請頻段使用權,並計劃發射3236顆衛星以提供無線網絡服務。這個想法與SpaceX在2015年初宣佈的“星鏈”計劃非常相似。馬斯克立即評論說貝索斯是抄襲專家。2020年4月在美國宇航局名爲“月亮女神”的重返月球項目招標中,SpaceX、藍色起源和Dynetics公司參與了設計登陸器。5月10日貝索斯展示了藍色起源的“藍色月球”登陸器模型。而馬斯克則忍不住嘲笑他說,他只是設計了一個“藍色球”而已。

  雖然馬斯克對貝索斯和藍色起源的批評有出於其自身的商業目的,但亞馬遜的壟斷問題卻是有目共睹的。2019年,美國司法部就已經對亞馬遜啓動了反壟斷調查。民主黨初選過程中,麻州參議員沃倫和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多次提出要堅決拆分亞馬遜。2018年川普總統也嚴厲批評亞馬遜利用其壟斷地位迫使美國郵政局低價充當其“快遞小哥”。兩黨在這個問題上存在廣泛的共識。作爲互聯網電商的使用者和宇宙探索項目與自動化駕駛技術的潛在受益者,很多普通民衆仍然希望兩位企業家的競爭關係應該回到理性、平和的軌道。但是亞馬遜的壟斷地位已經對很多中小企業和美國民衆傷害嚴重,政府應該要有所行動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