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網易財報亮眼 網易雲音樂尷尬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07:00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亮眼的網易財報 尷尬的網易雲音樂

  5月20日,網易發佈2020年Q1財報,不出意外,網易雲音樂再次成爲高光業務。作爲網易下一個備受矚目的已有上市時間表的子業務,網易雲音樂近兩年受到越來越高的關注。

  在本次財報中,網易雲音樂所屬的創新與其他業務分部一季度營收30億元,同比增加28%,其中,網易雲音樂拉動作用明顯,而在電話會中,網易CFO楊昭烜透露,網易雲音樂在第一季度實現了同比三位數的營收增長,付費會員人數和會員收入持續增長,直播收入也在快速增長。

  遺憾的是,網易雲音樂營收、利潤等數據延續一貫不預披露的作風,外界無法感知到網易雲音樂的收入構成和營收水平。但從近期網易雲音樂接連拿版權、激進的商業化變現動作來看,網易雲音樂憋大招的意味明顯。

  網易雲音樂真的已經做好準備嗎?

  從網易昨日召開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中,丁磊對版權市場的炮轟再次暗示了網易雲音樂的某種虛弱,雖然付費會員數及收入持續增長,但版權問題就像是懸掛在網易雲頭上的達摩克斯之劍,從全球流媒體的發展路徑來看,不管是以音樂內容付費、還是用社交娛樂變現,版權都是在線音樂市場商業模式的起點,但在版權市場的爭奪中,網易雲音樂已經落後一個身位,並將持續受其拖累。

  01.

  網易雲音樂是怎麼丟掉版權的

  網易雲音樂於2013年4月上線,早在成立之初,網易CEO丁磊就爲雲音樂產品制定了定位,一個“可以隨時聽音樂,隨時和他人分享音樂”的產品,用戶體驗和社會化分享成爲網易雲音樂區別於其他音樂播放平臺的最大差異化定位。發展至今,網易雲音樂的社交化思路的確受到了市場認可。

  但對於一個希望獨立上市的在線音樂平臺來說,業務的核心基礎依然是版權,網易雲音樂在幾年的發展中,頻頻遭遇版權尷尬。

  2018年4月1日,網易雲音樂在明知周杰倫版權到期的情況下,依然未經授權擅自將周杰倫上百首歌曲以“合集”的形式售賣,刻意侵權的行爲最終釀成了周杰倫版權的失去,此後,周杰倫版權方傑威爾音樂與騰訊音樂達成共識,暫停與網易雲音樂的轉授權合作。2019年,此案件最終審理判決,網易雲音樂等關聯公司被判決侵權,並賠償騰訊音樂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開支共計85萬元。

  可以說,網易雲音樂並不缺少採買版權的實力,但是根本上缺少對版權問題認知的戰略眼光。

  爲了支撐後期上市估值,近期的網易雲音樂也試圖以融資補齊版權短板。

  2017年4月,網易雲音樂宣佈完成7.5億元A輪融資。2018年11月,網易雲音樂已經完成新一輪融資,融資額6億美元,投資方包括百度、泛大西洋和博裕資本等。2019年,阿里作爲領投方投資了網易雲音樂7億美元。粗略估算一下,網易雲音樂公開的融資已經約有100億元人民幣。

  拿到阿里的資本後,網易雲音樂終於也開始大手筆“買買買”了。在近日,網易雲音樂宣佈了幾個大動作,在兩個月內連續宣佈了與吉卜力、滾石音樂、華納版權三家版權合作。然而這樣的版權佈局,能夠給網易雲音樂帶來絕對的優勢嗎?

  答案是有待商榷,滾石音樂與華納版權,並沒有爲網易雲音樂建立特有的排他性內容壁壘,用戶在其他音樂平臺上依然可以聽到這些歌曲,而與華納版權的合作,看起來聲勢浩大,但僅僅只是詞曲版權授權,對曲庫數量增加並沒有實質性影響,於網易雲音樂而言,更像是彌補“灰掉歌單”的無奈之舉。因此,幾次版權合作後,用戶的“歌單還是灰的”、“不能聽的還是不能聽”的評論一針見血戳到了網易雲音樂痛處。

  02.

  留住音樂人,尋找版權增量市場

  對於網易雲音樂來說,舊版權格局難以撼動,新版權就成了平臺發力的另一個重點。

  不論是行業壁壘、用戶忠誠度還是商業模式,都是圍繞版權這一核心點,這一邏輯適用於包括網易雲音樂在內的所有在線音樂平臺。

  近年來,網易雲音樂也在培養獨立音樂人,試圖通過打造獨家版權的歌曲,來填補用戶歌單變灰後的空白,從實際結果看,確實一批小衆音樂人和歌曲出圈。

  但中國傳媒大學最新發布的《中國音樂人報告》顯示,騰訊音樂平臺上粉絲量兩位數以下的音樂人佔比要明顯多於網易雲音樂,頭部音樂人佔比較網易雲音樂高出1.7個百分點,無論是吸引新人入駐還是簽約頭部音樂人,網易雲音樂還是落後。

  《中國音樂人報告》中,沒有入駐網易雲音樂的音樂人在問卷中道出原因:該平臺作品審覈通過難、不願意接受該平臺版權獨佔的強勢政策等。在某問答社區,就有用戶指責網易雲音樂的協議堪稱霸王條款——不僅要授予網易公司使用甚至修改作品的權利,還有接受授權永久免費且不可撤銷。這些協議對於音樂人來說利益受損,頭部音樂人們一般都深諳版權規則,也有選擇其他平臺的餘地。

  另一方面,音樂流媒體平臺扶持音樂人,歸根結底是要建立一個利益共同體,平臺固然謀求降低自身的版權壓力,但音樂人也需要依靠平臺的整體用戶、付費率、推廣能力等“軟實力”。雖然有8億註冊用戶,但易觀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網易雲音樂活躍用戶爲僅爲1.1億,用戶活躍度不到15%。

  近年來隨着大衆版權意識的覺醒和版權成本的提升,各主流的音樂平臺紛紛扶持原創音樂,2014年,蝦米推出尋光計劃,2017年,騰訊音樂與網易雲先後公佈了該品牌旗下的音樂人計劃,此後有多家平臺先後跟進。爲了避免侵權風險,QQ音樂、蝦米音樂等平臺禁止入駐音樂人上傳翻唱作品,但網易雲音樂依舊允許提交翻唱歌曲通過入駐音樂人的申請。或許網易雲音樂重視Cover版本旨在應對原版音樂的缺席,但也帶來了負面影響。

  一個現實情況是在網易雲音樂,長期存在大量未授權的Cover版音樂和MV,尤其是在失去衆多華語音樂的版權後,相關的Cover版本成爲最優的搜索結果。周杰倫粉絲就曾在網易雲音樂上搜索周杰倫的原創歌曲《半獸人》,搜索結果顯示最佳匹配歌曲爲《偶像練習生》節目改編版,至今在視頻區還可以輕易蒐集到包括《晴天》《告白氣球》等歌曲的Cover版MV。

  對於網易雲音樂來說,華語音樂版權格局難以撼動,優質獨立音樂人又有流失風險,內容短板或許會進一步擴大。

  03.

  資本寒冬下,盈利新引擎難尋

  版權燒錢,網易雲音樂百億融資能否撐起版權壁壘尚未可知,但缺乏有效商業模式是網易雲音樂更棘手的問題。行業內最尖銳的聲音認爲網易雲音樂缺乏足夠的營利能力,音樂媒體傳統的收入是依賴活躍用戶的訂閱和廣告,音樂版權是基礎。

  丁磊曾解釋過網易雲音樂的商業模式,會員、廣告、音頻直播以及深挖社交功能。這樣的架構看起來沒有問題,但從實際效果來看並不理想。

  以會員爲例。2019年8月8日,網易發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網易雲音樂總用戶數已突破8億,同比增長50%;同時,網易雲音樂付費有效會員數同比大漲135%,2020Q1財報表示“報告期內網易雲音樂淨收入保持同比增長,付費會員數不斷增加”,但網易雲音樂一直沒有公佈自己的月活用戶數和付費用戶數。

  從行業大環境看,國內用戶付費意識較低,雖然有音樂人認爲音樂付費的黃金時代即將來臨,但不少業內人依然認爲用戶付費習慣的培養還需要很長時間,付費率偏低會是一個長期狀態。

  在資本市場,國內外都有巨頭,不同的商業模式都有前例。近兩年,網易雲音樂急於在用戶訂閱和廣告收入之外增添營收渠道。2018年3月以來開始發力短視頻、10月上線了LOOK直播,可以看出,在付費率的老路以外,網易雲音樂也開始希望複製騰訊音樂已經成功的盈利模式。

  不過新業務也帶來了不少麻煩,一方面是視頻被質疑侵權,另一方面則被用戶批評大量與音樂無關的內容降低格調。比如社交板塊,2019年5月內測的“因樂交友”小程序可以通過音樂偏好匹配陌生人社交,但需要付42元(首次優惠)才能開啓聊天的粗暴收費,引發用戶指責。

  2019年7月下架後,重新上線的網易雲音樂APP用雲村社區代替了“朋友”板塊,主推以UGC內容爲主的“Mlog”,由於用戶侵權搬運其他平臺內容,一度讓網易雲音樂“Mlog”模塊被嘲諷爲“Copylog”。樂評人流水紀認爲,“諸多社交功能的加入已經讓網易雲音樂越來越龐雜,網易雲音樂需要找到的是保持優質樂評內容與社交功能之間的平衡點。”

  一開始就走差異化路徑的網易雲音樂經過多年積累,雲村社交體系成爲其核心競爭力。無論做直播還是深挖社交功能,可以看作是對版權短板的彌補。或許是資本壓力,在整合優勢資源上、嘗試新業務上,網易雲音樂並非沒有好牌,但顯得有些操之過急。

  從內部看,無論是版權還是社交、直播,都不足以成爲網易雲的盈利增長引擎,並且一直在大把燒錢。加上面對短視頻攫取用戶注意力的競爭,給沒有足夠版權支撐的網易雲流媒體業務帶來了壓力。

  在互聯網時代,音樂流媒體平臺想要盈利自有其規律,無論是學Spotify憑藉高達46%的付費率在訂閱和廣告領域重點突破,還是像騰訊音樂憑藉社交優勢、娛樂功能四面開花,沒有版權及用戶的支撐都是空中樓閣,或許網易雲音樂需要形成自己的產品矩陣和流量池,才能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突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