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2月27日丨再堅持一下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27日 08:15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從上圖今天的數據看,確診和疑似增加了900多例。確診大部分來自武漢,有383例,疑似病人應該大部分也是在武漢。疑似病人每天依然增加四五百例,說明民間可能還有不少潛在發病者,武漢的防疫形勢依然嚴峻。全國其他地方還算正常,不算北京有9例。但是北京爆出了冷門,一下子增加了10例。原因是某事業單位一位從河北來的員工,從2月中旬開始在單位上班,感覺病了也沒有主動隔離,帶病上班,身爲清潔工到處走動,一下子導致密集接觸傳染10人。

  國外疫情的趨勢,從上圖看,形勢越來越嚴峻。韓國已經確診1766例,意大利470例,伊朗245例,日本207例。最讓人擔心的還是韓國和伊朗。而且韓國還會比較直接影響到中國。今天有架飛機從首爾飛到成都,80個韓國人下飛機後也沒有隔離四散而去,直接引發了成都市民的恐慌。如果病毒轉了一圈,又反輸入到中國,就不好了。我們費盡心血的抗疫成果,千萬不能功虧一簣。對這些國家的人入境進行適當的限制和管理,是相關部門一定要儘早做的事情。

  今天鍾南山在通氣會(廣州市政府新聞辦疫情防控保障專題新聞通氣會)上說了兩點,第一是:“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未必發源於中國。‘首先發現’和‘發源’不能劃上等號,但也不能就此判斷疫情來自國外。”日本已經把矛頭指向了美國,當然現在還沒有任何證據。如果最後發現病毒真的來自美國,這場疫情的故事真可以拍一部大片了。

  鍾南山說的第二點是,在中國CDC(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地位太低了:“我認爲我們CDC地位太低了,是衛健委領導下的技術部門,CDC的特殊位置沒有得到足夠重視,一級一級上報。有國家CDC是直通最高層的,甚至可以直接向社會發布。”

  中國的行政管理結構和彙報機制錯綜複雜,CDC沒有資格直接公佈疫情在情理之中,可能連更高級別的部門也沒有直接公佈疫情的資格。結果就是層層上報,左右審批、左思右想、瞻前顧後,徹底貽誤了戰機。這也說明了爲什麼那麼多人和那麼多機構出來甩鍋,都不願意承擔責任,因爲他們確實承擔不了全部責任。在這樣互相制約的體系中,那種不顧一切、衝破障礙、振臂一呼的人畢竟鳳毛麟角。

  我其實特別能夠理解各相關當事人的難處。有的時候,新東方出了某件事情,我想找責任人的時候也會找不到。新東方儘管不算超大型企業,但也已經有七萬多員工,管理結構和人員關係縱橫交錯,導致管理漏洞百出,部門間協作常常出現真空。一旦發生事情,沒有一個部門能夠負擔全部責任。如果要屏蔽這樣沒有人負責任的現象,必須做兩件事情,一是改變組織結構,讓每件事情都有部門或者人員百分之百負責,二是要學會充分授權,讓一線的人員能夠對於發生的事情有決策權和處置權。就像鍾南山說的那樣:CDC可以直接向社會發布。

  今天另外一條大家炒得比較熱的消息是:一位黃女士,攜帶着新冠肺炎病毒,是如何從武漢監獄坐車到北京的?大家對這位黃女士各種人肉搜索,各種假消息滿天飛。綜合網上消息大概是這樣的:黃女士刑期已滿,滯留武漢,監獄方主動要求放人,而且反覆要求家屬一定要去接人。因爲武漢封城,所以監獄方答應把人送到高速公路,和家屬在高速公路交接,這樣就避開了檢查。而且據說交接的刑滿人員還不止一個。家屬稱去接黃女士時並不知道她已經發燒;後來回京後他們也依法進行了申報,並且接觸者就家屬三人。如果以上情況屬實,那錯有可能在監獄方,黃女士有沒有錯要等待調查。國家相關部門已經介入了調查,希望從疫情一開始到現在,所有的調查都會有結果,及時回應老百姓的關切,而不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就無聲無息了。

  到今天爲止,疫情去世人數已經到了2747人。這個背後是2000多個家庭的破碎。去世的人也許現在已經無知無覺,進入天堂,但還活着的人,內心該承受多大的心理壓力和悲痛呢?前天講到的,一病人從醫院回家,發現全家都已去世,最後悲不能忍,自己也自縊而亡的悲慘故事,是生者扣心泣血的真實寫照。

  我們光喊“逝者安息,生者堅強”,對這些家庭不會有太大的幫助。我覺得社會各種力量,不管是國家的還是民間的,現在要立刻開始對這些家庭出手相幫,給他們進行心理疏導,幫他們解決經濟困難,讓他們體會到人間溫暖,使他們迅速從絕望悲傷中走出來,開始新的生活。我自己現在正在考慮,新東方如何能夠幫助到其中的一些家庭。我覺得,至少是有孩子的家庭,我們可以安排讓孩子們在新東方免費一直讀到高中畢業。

  今天的我,在家裏重新翻閱了許倬雲的《萬古江河》。這也是我今天想推薦給大家的一本書。許倬雲先生還算是我老鄉,出生於無錫,當然比我大很多,1930年出生。先去臺灣,後去美國,是用英文研究中國歷史的大家,漢語寫作水平也相當了得。

  《萬古江河》,是許先生一部專門詳盡描寫中國文化發展軌跡的書籍。這不是一本描寫帝王將相歷史的書籍,其脈絡是考察中華文明的形成過程,民族如何融合,文化怎麼發展,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怎麼變遷,外來文化和宗教對於平民的生活起到了怎樣的作用,中國文化的影響力,是如何從古代中原一小塊地區,發展出了至今對於世界的影響力。中國大地儘管苦難叢生,但中華文化兼容幷蓄的胸懷,像萬古不竭的長江黃河,滔滔不絕奔流向前。

  除了翻閱這本大部頭著作,我還看了一部電影《最佳出價》(The Best Offer)。這是一部2013年的意大利電影,但有英文版本。電影講述瞭如下故事:性情古怪的奧德曼先生,是一家頂級藝術品拍賣行的鑑賞拍賣師,在他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幾乎從未失手,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各種時期的女人肖像畫。有一天,一位神祕的女主顧克萊爾帶着大批的古董遺產走進了他的生活,從此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電影有懸疑、有情節,但最重要的是電影后面暗藏的啓示。

  當一個老男人真心愛上一個女人,往往會弄得身心憔悴、事業破敗。女人對男人最大的欺負,不是把他的收藏偷走,而是把他的心偷走,而且偷完後絕塵而去。中國的很多帝王將相,都把事業和生命交給了這樣的場景。唐玄宗是最典型的例子,前半生殺伐決斷、英明神武,後半生因爲楊貴妃,國家分崩離析、生命悲傷寂寥。當然,這種事情發生,絕對不能怪女人,只能怪老男人自己。可惜的是,男人常常像飛蛾撲火,明知會燒焦,也會繼續撲上去。畢竟,只愛江山不愛美人的男人,好像也不是真男人。

  今天北京的天氣是陰天,下午還飄了一點點雪,但欲下還休,最終沒有下來。日子在等待中一天天過去。唯一的感覺就是,一眨眼天就又黑了,一不小心一天又過去。面向未來,內心總有那麼一點不平靜,也不知道哪天能夠恢復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狀態中。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在這種不確定中保持每天努力的狀態。當心煩意亂的時候,就對自己說,再堅持一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