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四大證據實錘了:美國確實需要中東的原油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00:37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川普說,美國不需要中東原油了。但是綜合幾個方面考慮,這場“分手”可沒那麼容易......

  1月9日凌晨,美國總統川普在講話中明確指出:

“美國不再需要中東的石油”

  當時此番言論在市場掀起軒然大波。9日當天油價自四個月高位狂瀉,兩油一天內急跌7美元。

  要知道一年前,川普還在拼命敦促歐佩克增產以打壓油價,當時他把高產的歐佩克視爲高通脹的元兇。時至如今,美國真的完全擺脫了對中東原油的依賴嗎?我們今天不妨從數據之間找出答案,以下將從四個方面一一論證。

  01美國宏觀進口數據:已穩居淨出口國行列?

  支持川普觀點的分析師確實可以引用美國原油進出口數據。

據EIA數據,2019年9月,美國石油出口量比進口量高8.9萬桶/日,這是美國自1949年開始彙總石油進出口數字以來,首個月份錄得淨出口量爲正數。在10月份,美國連續第二個月成爲石油淨出口國。

  這一結果得益於頁岩行業的浪潮,美國原油產量激增,使美國對原油進口的依賴減少。EIA預測,美國石油淨出口量(出口量和進口量之差)將繼續增加,2020年平均淨出口達到75.1萬桶/日。若成真,美國今年將首次成爲年度石油淨出口國。

  一切似乎合情合理。但是筆者在收集資料的時候發現,美國的“進口量”數據有貓膩。原來美國官方統計的原油進口量包含了成品油的部分。如上圖所示,如果除去成品油的部分,美國的原油進口量依舊大幅超過出口量。

  02美國自中東地區進口數據:從這兩個國家的進口量可不小

  當然,支持川普觀點的分析師還能拿出另一項確鑿的數據——當前美國從霍爾木茲海峽的原油進口量僅佔其總進口量的10%。

據EIA,從2002年到2018年,美國從波斯灣產油國的原油進口量總體上也確實呈遞減趨勢,體現美國對中東地區的原油依賴程度有所減少

  但仔細一看,我們可以發現上圖的縱座標是“十億桶”。到2018年,儘管數值已經驟降,但美國從波斯灣的原油和石油產品的總進口量依然超過5億桶。下圖更加直觀地呈現這5億桶原油的進口來源。

根據EIA數據,美國從沙特、伊拉克、科威特和阿聯酋這四個波斯灣沿岸國家進口的原油最多,總量達到87.5萬桶/日。其中從沙特進口的原油總量更是高達41.9萬桶/日,從伊拉克進口的原油總量也達到25.2萬桶/日。

  而值得注意的是,沙特和伊拉克已是美國第三和第四大原油進口國,位居加拿大和墨西哥之後。由此看來,中東原油依然在美國油市佔據着一定分量。

  03閒置產量數據:一旦斷供,到頭來還是要找它支援

  事實上,美國必須依賴沙特的原油進口還有另一考量。

  上週,歐佩克祕書長巴爾金多表示,歐佩克的剩餘石油產能爲300-350萬桶/日,其中三分之二由海灣國家貢獻。根據更嚴格的定義,EIA估計全球閒置產能爲163萬桶/日,但全部都由歐佩克中東產油國持有。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唯一擁有剩餘產能的國家,該國的原油每天裝機容量約爲1250萬桶,但目前的產量不足1000萬桶。可以說,擁有龐大應急儲備的沙特,扮演着類似“原油中央銀行”的角色。因此,在緊急情況下,沙特確實是唯一可以迅速調用原油儲備的國家。

  然而,美國的原油生產更像是是按時生產、按需生產,頁岩油的生產過程決定了該行業不能迅速增加產量。也就是說,如果發生一些外部事件,令美國突然無法進口任何石油,美國並不能僅靠國內的石油過活。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大宗商品戰略負責人Helima Croft就去年9月沙特原油斷供事件評論:

“如果斷供發生在美國,頁岩油行業想必還陷在困境中,美國沒沙特那麼快恢復產量。”

  04美國加工的原油類型:偏好“重口味”的煉油廠

  除了以上三方面之外,美國將繼續依賴中東原油進口的一大重要原因是——滿足美國煉油廠之用

衆所周知,原油分輕質油和重質油兩種。由於煉油廠的工藝和設備也不盡相同,有的煉油廠只適合處理重質原油但卻處理不了輕質原油——美國大多數煉油廠正是這類。

  目前美國的煉油廠很多是上世紀末建成的,當時世界範圍內重質油供應充足並且價格便宜,所以美國作爲當時的石油進口大國,在墨西哥灣沿岸佈局了大量煉製重質石油和中質石油的煉油廠。

  然而,美國大規模生產的頁岩油重量輕、硫含量更低,並不是煉油廠所能加工的類型。那麼這些“挑食”的美國煉油廠的日常“口糧”來自哪裏呢?

  很多人想到——中東的中質原油和委內瑞拉的重質原油

這裏特別說一下委內瑞拉的重質原油。該國的原油質地最重,雖則提煉工藝複雜,但勝在價格便宜,距離美國又很近,因此一度十分受美國煉油廠青睞。

  但是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美國對委內瑞拉實施制裁,禁止原油出口。在這一情況下,美國大量重質油供應的來源已經受到限制,因此美國最後仍不得不依賴波斯灣產油國。

  總結

  以上我們從四個方面可以推斷出,美國對中東原油依然存在很強的依賴性。事實上,世界上並不存在可以完全脫離中東地區影響的油市。原油是一種全球性商品,這意味着地球一側的供應中斷必然會推高另一側的價格,美國當然也不能獨善其身。

  9月沙特油田遇襲案後,美油一度飆漲15%;上週伊朗反擊當天,美油也一度飆升4%。這兩個案例其實就足以證明了這一點。

  當然,美國和中東、特別是和伊朗數十年的糾纏遠不止這麼簡單,金十此前已有相關報道。隨着“石油歐元”、“石油人民幣”的興起(以歐元、人民幣作爲結算方式),“石油美元”的大廈或將傾倒,屆時美國想“留”,也沒地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