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高盛:市場面臨四大風險 若有一項風險坐實或將大跌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06:55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高盛:這一漲勢如虹的市場正面臨四大風險 若有一項風險坐實它或將大跌

  來源:金十數據

  2020年才開始半個月,標普500指數就接近了高盛今年年底的目標,該投行之前預期標普500指數在2020年年底將達到3318點。 上週五,標普500指數最高達到了3283點。

  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師戴維-考斯汀(David Kostin)在最新的每週Kickstart報告中寫道,寬鬆的貨幣政策、低利率、區間波動的油價以及持續的經濟擴張,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共同推動了美股的上漲。

  然而,在美股不斷創新高之際,Kostin卻列出了四個宏觀風險,他認爲只要有一項風險坐實,美股很可能會重演2018年2月份時候的大跌。下面,我們就來詳細看看高盛分析師提到的四大風險:

  風險一:如果美伊陷入長時間的衝突,油價會上漲對美股會有什麼影響?

  隨着美伊關係緊張,油價最初上漲了4%,但後面又回吐全部漲幅。但高盛的大宗商品策略師認爲,當前的風險溢價已經升高,他們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在未來12個月將基本持平於63美元/桶。

  Kostin認爲,油價衝擊對標普500指數成份股回報的影響應該有限,因能源企業獲利上升和汽油價格上漲對消費者的抵消作用。另外,就地緣政治風險而言,標準普爾500指數上週受事態發展的影響並不大,但如果美伊衝突長時間持續下去,最終可能令美國股市承壓。

  高盛列舉了美國國家安全指數和標普500指數的回報之間的關係。然而,歷史經驗表明,過去發生類似的地緣衝突時還伴隨着宏觀經濟層面的消極因素,比如第一次海灣戰爭就伴隨着經濟衰退,9月11日襲擊恰好趕上了科技泡沫破裂。

  能源類股已經回吐漲幅,表明投資者對油價長期走高的信心不大,但國防和網絡安全類股已經反彈。能源是所有價值投資策略的基石,去年是美股中表現最差的板塊,落後於標準普爾500指數20%。

  高盛指出,儘管能源股已經偏離了石油現貨價格,但它們的交易價格大致與10年的石油價格持平。

  因此,能源行業的反彈伴隨着一些地緣衝突,比如沙特石油設施遇襲事件,以及最近美國與伊朗之間的緊張關係。這種關係提振了原油現貨價格,但沒有提振長期價格,因此帶來的影響都是短暫的。在沒有影響長期油價的持續供應的情況下,高盛維持了對能源類股的減持建議。

  相比之下,業務模式明顯與地緣政治衝突相關的航空航天和國防以及網絡安全公司股價均上漲了2%。

  風險二:如果2020年債券收益率迅速上升怎麼辦?

  接近歷史低點的債券收益率對股票估值來說是一大利好,推動標普500指數在2019年取得不錯的回報率。

  雖然絕對估值提升了,但高盛的宏觀模型表明,股票的交易價格相對於債券偏低。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因爲很多“專家”宣稱債券存在一個巨大的泡沫,但股市沒有泡沫。高盛的經濟學家預計,美聯儲在2020年仍將按兵不動,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到年底將逐步升至2.25%。

  對於股票而言,高盛以及瑞銀之前發現利率變化的速度比利率水平更重要。從歷史上看,股票能夠消化債券收益率在一個月內逐漸上升至低於1個標準差的情況(以今天的價格計算爲16個基點)。然而,當債券收益率在一個月內上升超過2個標準差(34個基點)時,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回報率通常爲負值。

  高盛指出,自2019年初以來,它的利率敏感股票籃子一直落後於市場,這與利率下降的環境相一致。該銀行的股票籃子中包括50只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這些股票對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變化的正敏感性最高。

  自11月下旬以來,儘管利率走高,但這一籃子股票的表現依然不佳,反映出市場參與者對利率將大幅上升的懷疑。

  風險三:如果美元在2020年逆轉並走強會怎樣?

  去年12月,隨着貿易緊張局勢的緩解和全球經濟出現改善跡象,美元下跌了2%。與華爾街幾乎所有其他交易部門一樣,高盛的外匯策略師預計,未來12個月美元貿易加權匯率將再下跌2%。

  美元走強將對標普500指數成份股構成不利影響,尤其是在半導體等非美國市場銷售較高的行業。根據高盛的盈利模型,該行估計,美元貿易加權匯率每變化10%,就相當於標準普爾500指數每股收益變化約3美元(2%)。

  風險四:如果經濟增長低於預期怎麼辦?

  對於美國經濟表現,高盛承認,美國的經濟數據喜憂參半。儘管ISM非製造業指數高於預期,但ISM製造業指數意外降至2009年以來最低水平。

  高盛經濟學家預計,隨着金融環境的放鬆提振了經濟活動,2020年美國實際GDP增速將達到2.2%,高於1.9%的普遍預期;由於央行在2019年放鬆了貨幣政策,遠期市盈率從15倍擴大到近19倍。

  展望未來,科斯汀認爲,經濟和收益增長將推高股價。美國實際GDP每增長1個百分點,標準普爾500指數每股收益就會增長5美元(3%)。

  值得注意的是,週期性股票(尤其是工業類股)表現不佳,表明市場參與者對股市增長的樂觀情緒有限,這進而意味着,交易員押注各國央行將在2020年再次將股市推至新高。

  最近幾周,標普500指數雖然漲勢洶洶,但是週期性股票相對於防禦性股票的優勢其實非常有限。在高盛看來,近期美股上漲的主要驅動力主要是貿易局勢的緩和,而不是投資者對增長前景的樂觀態度。

  正如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指出的那樣,投資者在美國股市的頭寸已接近“緊張”狀態,如果其中一個風險成爲現實,可能會加劇股價波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