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IMF:全球債務總額已超188萬億美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18日 03:54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來自IMF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公共和私人債務總額達到188萬億美元,比2017年增加3萬億美元。全球平均債務佔GDP的比率上升到2018年的226%。

  債務問題在今年一直都是個相當熱門的話題,而來自IMF的最新全球債務數據更是又一次暗示,如今的全球經濟已經籠罩在新一輪債務危機的陰影下。數據顯示:

“截至2018年底,全球公共和私人債務總額已經達到188萬億美元,比2017年增加3萬億美元。全球平均債務佔GDP的比率上升到2018年的226%。”

  IMF指出,儘管這是自2004年以來全球債務比率最小的年度增幅,但仔細研究各國的數據就會發現,金融系統的脆弱性正在上升,許多國家可能無力撐過下一場衝擊。

  01總體趨勢:債務增長放緩?

  從總體趨勢來看,在發達經濟體的平均債務比率有所下降,但沒有明顯跡象表明有大力推動減少債務的跡象。新興市場經濟體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平均債務比率則進一步上升。下面我們來具體看看:

  在發達經濟國家方面,發達經濟體的公司債務比率自2010年以來一直穩定增長,目前處於2008年以前峯值的水平。但是2018年的平均總債務比率變化值相對較小,佔GDP比重下降了0.9%。

  報告還指出,2018年,大多數發達國家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的債務比率均下降,一半的發達經濟體在2018年實現了財政盈餘。與上一年相比,三分之一的國家減少了財政赤字或增加了財政盈餘。

  在新興國家方面,總債務比率的上升趨勢沒有出現任何停止或放緩的跡象,主要的增長來自公共債務。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公共債務比率平均增加了2.5個百分點以上。

  02表面之下的真相:脆弱性在增加

  正如上述,2018年全球債務的增長速度還沒有到“驚嚇”的地步,但是IMF指出,仔細看看這些數字,就會發現事情的真相遠沒有那麼美好。

  首先,在大多數國家,公共債務比率遠高於歷史標準。

  IMF指出,雖然部分發達經濟體已經開始減少此前在全球金融危機後積累的部分債務,但也有相當部分國家繼續“冥頑不靈”,例如美國和日本。報告還顯示:

從整體數據看,幾乎90%的發達經濟體的公共債務比率都還未恢復至2008年以前的水平,其中三分之一的國家的公共債務比率甚至比危機前高出30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新興市場的公共債務問題也愈加嚴峻,IMF指出:

在新興市場,平均公共債務比率已升至上世紀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金融危機期間的水平,其中近五分之一的國家的公共債務比率超過70%。與此同時,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公共債務一直在穩步累積,全球五分之二的發展中國家面臨或陷入債務困境的高風險。

  在另一方面,私人債務的發展(尤其是公司債務)的國別差異很大。在過去10年,與“全球齊漲”的公共債務不同,全球私人債務的增長分佈不均。

  IMF表示,在發達經濟體,企業負債率自2010年以來逐漸上升,目前與2008年的峯值水平相同,但不同國家之間存在巨大差異。具體情況如下述:

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西班牙和英國等一些大型經濟體的企業部門已經擺脫了鉅額債務。但是在美國,企業債務自2011年以來持續增長,並在2018年底達到創紀錄的高位。與此同時,與2008年相比,發達經濟體整體家庭負債率下降,美國和英國大幅下降,三分之一的發達經濟體上升。

  IMF分析道,幾個主要經濟體的共同模式是,越來越多地利用債務承擔金融風險,例如爲分配股息、股票回購和併購提供資金,以及滿足高投機級債務的需求。因此,一旦企業違約或決定通過削減投資或裁員來減少債務,這個衝擊將不容小覷。

  IMF的報告還顯示,自2015年以來,在新興市場的企業平均負債比率已經開始下降,但這些國家缺乏應對企業信用質量惡化的準備。另一方面,雖然新興市場的家庭負債率一直在穩步上升,但仍只有發達經濟體的一半。

  03總結:一個新的債務危機正在醞釀

  在報告的最後,IMF總結道:

“與之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不同的是,如今的債務風險不僅發生在私營部門,也在公共部門中醞釀。從一定程度上說,這是全球央行在應對金融危機後的遺留性歷史問題。”

  正如2016年10月的《財政監測》所討論的那樣,過高的私人債務水平會增加金融體系的脆弱性,並可能觸發一波突然的、代價高昂的債務削減潮。如今隨着全球經濟放緩,企業收入減少和違約風險上升,減少私營部門的債務壓力可能已經成爲了全球政府難以退卻的負擔。

  因此,對於已經負債累累的全球政府而言,在下一次大沖擊到來之前,它們必須解決由“公私債務”共同帶來的種種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