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聯儲需要進一步降息?影子公開市場委員會這麼看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6日 00:35   

  本文來自 微信公衆號“Horizon匯盛集團”,作者爲陳凱豐。

  美國影子公開市場委員會(Shadow Open Market Committee,SOMC)是一個創立於1973年的獨立經濟團體。SOMC的兩位創始人是瑞士經濟學家卡爾·布魯尼爾(Karl Brunner)和美國經濟學家阿蘭·梅茨爾(Allan Meltzer)。他們兩位都是貨幣銀行學界的泰斗級人物。

  瑞士中央銀行舉辦的經濟學講座系列就是在布魯尼爾百年誕辰時開始,並以他的名字命名。另外,需要提及的是瑞士雖然是個小國家,但是它對美國財政和金融體系的建立有着巨大影響。包括美國聯邦財政系統的創始人,紐約大學的創始人阿爾伯特加勒廷(Albert Gallatin)也是來自於瑞士。

  SOMC的另一位創始人梅茨爾寫作的三卷鉅著“美聯儲歷史”被公認爲對美聯儲研究最爲權威的著作,是研究貨幣政策的必讀書目。

  SOMC的早期成員還包括貨幣主義研究的權威安娜·斯瓦茨,福特汽車公司總裁威廉·福特等人。SOMC一直致力於在貨幣主義的基礎上評估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貨幣政策有效性。

  目前,SOMC的成員包括美國學術界人士,華爾街機構投資人,聯邦和各個州政府退休金管理機構,美聯儲和國會的前任和候任高官等。

  SOMC的功能主要是對於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提供不同的意見,有時會非常激烈的批評美聯儲。同時,SOMC也強調對美聯儲的問責機制(accountability),美聯儲的獨立性很強,所以需要有問責機制來制衡這種獨立性。

  SOMC每年春秋各有一次聚會,一般在紐約的普林斯頓大學俱樂部召開。最近SOMC召開了秋季會議,這次會議的討論和演講在深度和廣度方面值得關注學習。


影子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

  照片來源:陳凱豐

  會議上午時間,由各個大學和金融機構成員組成兩個討論組,討論最近半年的美聯儲獨立性、問責制以及貨幣政策的運行情況。覆蓋最近的貨幣刺激、零利率優劣、電子加密貨幣的發展前景等方面。

  會議的午餐主題演講嘉賓是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哈克。哈克教授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民用工程學博士。他曾經擔任過特拉華大學校長、沃頓商學院院長,也曾在很多企業擔任董事,還曾經在布什總統任期內擔任過聯邦政府的高官,包括聯邦調查局局長助理。

  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運籌學,曾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擔任電氣工程系教授,他對經濟、金融、貨幣政策的理解和實踐主要來自電氣工程、工業運籌、管理科學方面。他的演講非常直接,並提出反對FOMC在最近的降息決定的三個原因(備註1):

  第一、 美國經濟現在增長正常,既沒有過熱需要加息,也沒有衰退的跡象需要降息。

  他特別提到美聯儲的三個法定職責:物價穩定、充分就業和金融穩定,這三個職責都不需要靠放鬆貨幣政策來支持。

  第二、 現在美國面臨的問題是貿易不確定性。

  對於企業資本項目投資下降這個挑戰,主要因爲企業家不知道下一步方向。降息對於貿易不確定性毫無關係,因此不需要降息。

  第三、 他個人曾經在多個企業中擔任董事會成員,對企業的大型投資決策非常熟悉。

  在目前的全球低利率環境下,一個項目是否上馬,銀行貸款利率是否減少0.25%的影響因素可以忽略不計。一個項目如果因爲利率降低25個基點就上馬,這樣的項目可能財務風險極大,本來就不應該投入。


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哈克發表演講

  照片來源:陳凱豐

  當然,除了貨幣政策意見,他也現場解答了很多問題。比如關於9月中旬開始的美國貨幣市場回購利率飆升。他認爲這屬於近期企業納稅支付導致市場運營出現擁堵,已經被大幅注資所解決。實際上,在隔夜回購利率大幅上升的時候,市場機制解決了企業的短期資金需求問題,說明貨幣市場通過利率調節資金供求的功能體現。

  對於下一步的展望,他認爲在美聯儲決策維持資產負債表規模不變,也就是宣佈縮表結束後,市場對流動性的擔心已經被緩和。而具體貨幣流通這個“水管”裏面是否有一些堵塞,水管腐蝕是否需要修補,他認爲需要觀察一段時間。

  SOMC本次的主題是“支持美聯儲的獨立性和問責制的策略”,因此關於“問責”也是會議一大討論焦點。

  來自MIT的盧卡斯教授的主題發言很有深度。她曾經是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副主任,對美國的財政支出情況極爲了解。她提出維繫一個機構的獨立性有三部分:人員獨立、財務獨立、決策獨立。

  美聯儲目前的法定職責確保高層任命後獨立任期。美聯儲的運營經費來自於金融市場,不需要政府撥款因此財務獨立,現在的貨幣政策決策也是獨立制定。因此,在三大獨立性都符合的情況下,需要考慮的是問責機制。也就是說,如果貨幣政策出現失誤,如何來進行監督和追溯責任?美聯儲是否在一直強調機構的獨立性,但是沒有對應的問責機制?

  對於這個問題,SOMC成員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卡洛米利斯(Charles Calomiris)做了更爲激烈的演講。他的主題是“美聯儲的領導們是如何把美聯儲政治化的?”, 他的文章和演講都提出美聯儲面臨政治化的挑戰,需要通過明確權責,避免參與財政政策,避免獲得非貨幣政策的權力等,來獲得和維持獨立性。

  而在美聯儲擔任高管二十多年,現在達特茅斯學院擔任教授的SOMC成員安德魯·利文(Andrew Levin)的論文和討論也極爲深刻。他引用在美聯儲工作的切身感受,提出美聯儲“工具箱”的運用效果的批評。比如,他提到從2012-2013年的QE3(第三次量化寬鬆)期間,美聯儲政策預估是QE將會導致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降低10-20個基點。政策目的是通過降低長期國債收益率來降低企業和個人的融資成本。

  實際上,十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了6到20個基點。以這個政策工具而言,實施的效果和預期是相反的。更直接來說,就是美聯儲的QE3 增加了企業和個人的長期借款成本,是一個有負面作用的貨幣政策決定。自然在發生錯誤貨幣政策的情況下,美聯儲的獨立性是否導致問責機制不足?

  筆者認爲,從2008年金融爆發以來,全球的貨幣政策都非常激進,從鉅額資產負債表擴張,到降息到零甚至負利率。現在很多學術界、華爾街,包括美聯儲的高層,都在反思這些政策的利弊,籌劃下一步的動作。

  影子公開市場委員會的這次討論可以說時機很好,把很多最近美國貨幣政策的問題以及美聯儲獨立性與問責制的利弊提出來,對市場和政策制定都有裨益。

  備註:

  An Economic Outlook, Patrick T. Harker, 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Philadelphia, Shadow Open Market Committee Fall 2019 Meeting, Princeton Club, New York, NY, September 27, 2019.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