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好未來高管解讀財報:學而思網校Q1營收佔總營收的25% 符合預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07:26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北京時間7月30日晚間消息,好未來教育今天公佈其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2021財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財務報告。淨收入從上年同期的6.734億美元增長到本季的9.107億美元,同比增幅爲35.2%。歸屬於好未來的淨利潤爲8170萬美元,上年同期歸屬於好未來的淨虧損爲1620萬美元。

  財報發佈後,好未來CFO羅戎、財務副總裁Linda He出席了隨後召開的電話會議,對財報進行了解讀,並回答了分析師提問。 

  中金公司分析師Natalie Wu:晚上好,我想請教一下,下季度指導預期給出的是20%-23%的同比增長率(以人民幣計)。那麼線下培優業務和學而思網站的增長分別是怎樣的?未來的利潤率如何?長期來看的話,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在線課程的利潤率以及競爭環境?鑑於過去幾個月的一些變化,你們的長期前景和在線業務是否會發生變化?謝謝。

  羅戎:首先我們重申一下數據。一季度我們的收入增長了41.5%(以人民幣計),二季度我們給出的增長是20%-23%。但是這其中是有一些原因的。首先,部分二季度的收入轉移到了一季度,因此一季度的數據看起來優於實際數據,而二季度的數據看上去就相對少一些。我認爲最好是將一季度和二季度的數據結合起來看。我相信在我們這個行業,其他同行也會遇到相似的狀況。所以,如果我們綜合起來看的話,我們上半財年的增長大概是在30%左右。

  其次,關於各個業務的情況,我們可以先看培優小班業務的數據。培優小班業務是我們的傳統線下業務模式。上個季度,因爲疫情原因,多數的線下課程轉到了線上平臺。未來,我們的培優小班業務仍將繼續面臨整個行業都在經歷的相同挑戰和壓力。我們仍需要觀望疫情的未來動態,當然我們也非常高興看到政府的措施正在起到積極的作用。

  總的來說,一切進展都在我們的控制之下。很多城市也在慢慢恢復運營,但相比往年,規模仍比較小,事實上,復工進展還是比較慢的。但這是整個行業面臨的挑戰,當然我們也很高興業務經營逐步恢復正常,但無論如何,復工仍需謹慎。無論何時,師生的安全和健康都是最重要的。我們也嚴格遵守政府的政策規定,逐步開放我們的線下學校。總的來說,根據目前的情況,我相信下半年的情況會有所好轉。培優業務在下半年的表現與上半年相比,應該會有起色。

  接下來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培優在線業務。培優在線是培優小班課的線上版本。今年,培優在線的增長依舊十分傾盡。去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培優在線的增長顯著。今年一季度,培優在線的增長也超過了100%,根據現在的趨勢,二季度的增長會保持相似的趨勢。再有是我們的學而思網校,一季度營收佔到總營收的25%,入學率增長達到143%,收入增長達到133%。基於這些數據,我們相信二季度的增長也會保持很好的趨勢。所以,總的來說,我認爲培優小班課、培優網課和學而思網校的增長符合期望。至於最底線,我們很難給出明確的預期,但各位可以觀察一下整個行業所面臨的逆風。

  第一,培優小班課的進展順利。我們現在可以看到,90%的城市目前正逐漸恢復業務。但全面恢復仍需要時間。如果疫情沒有反覆的話,下半年的情況會有所好轉。但是對於二季度而言,挑戰和壓力依然存在。而且你們也可以看到,我們正在開拓新城市,一季度我們新增了20個城市。這對二季度的盈利是會造成一些壓力的。

  第二,即便是現在,一季度網校的長期正價課程入學人數爲120萬,同比增長143%。但相比中國的潛在學生數量,這個數據仍有很大增長空間。所以,在線業務的市場份額仍有很大的增加機會。爲了擴大我們在在線領域的十分份額,我們需要投資以下領域:第一,持續投資技術。坦白說,幾年前,我們剛推出學而思網校業務的時候,我們不曾想象到有一天我們的平臺上會有一百多萬學生。但今天,我們看到註冊的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增長持續強勁。所以我們會面臨更大的挑戰。這意味着我們需要不斷投資,甚至加大投資技術的開發,確保我們的技術平臺在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第二,我們需要優質的助教提高學校的學習體驗。在線學習不單單是把課程從線下轉到線上,它是一個全新的教學模式。所以,除了好的師資以外,我們也需要強大的助教團隊,尤其是在疫情期間。未來,我們會繼續招聘更多的助教。而且今天,我們的助教人數已經遠高於以往,我們也已經爲暑期的流量高峯做好準備。第三,我們也需要加大市場營銷的投資,確保我們可以面向更多暑期學生。過去兩年,我們也是這樣做的,我相信我們從過去的實踐中吸取了很多經驗教訓,我們也始終注重新生入學量和投資效益之間的平衡。我們也以根據不同的渠道表現,實時做調整。這種市場營銷投資也很重要,它可以幫助我們擴大品牌知名度,吸引更多人嘗試使用我們的高品質產品,促進轉化率,然後最終帶來價值。

  所以,總的來說,我們需要投資在線技術領域、投資助教、投資市場營銷。這些投資當然會給我們造成一些壓力,尤其是對二季度的表現造成壓力。但值得強調的是,我們是帶着長期目標來經驗業務的。今天的情形與五年前已有很大不同。五年前可能這個領域還比較新穎,但今天競爭已經相當激烈。我們看到有很多資金充足的私營公司進入賽道,所以我們更加有必要保持自身的競爭力,確保我們始終處於行業領先的位置。

  我認爲市場潛力也是巨大的。我們更需要做的是提高我們的也無效了,維持健康的投資水平,並且平衡各個業務之間的增長,以實現長期的可持續發展。

  花旗銀行分析師Mark Li:我想了解一下在線業務。我記得去年你提到你會側重在線業務的發展。然後我們也確實看到,學而思在線業務的增長確實比之前幾個季度更強勁。所以,對於在線業務的暑期推廣,哪些值得關注?然後相比去年,下半年和未來季度的重點有什麼變化?

  羅戎:去年學而思網校的收入增長大概是87%,接近90%,但今年一季度,我們的增長達到133%,未來二季度的話,應該也能達到三位數的增長。我想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市場的變化。過去幾個月,很多中國學生不得不在家學習。而我們作爲在線教育的領導者之一,當然也從中獲益不少。所以,其實不止我們,整個在線行業都經歷了一波增長。市場環境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因素。其次,在我們推出網校後,這些年來,我們也在不斷改善產品的競爭力。事實上,在線教育不是什麼神奇魔法,它本質上離不開細緻的運營和努力。

  所以,我們不是單純把課堂從線下搬到線上。我們需要重新設計這個學習的過程。我們需要重構與學生溝通的方式,用新的方式說服學生註冊我們的平臺,以及如何邀請學生參加我們的體驗課,如何讓在線互動體驗比線下互動體驗更棒,讓學生覺得虛擬課堂也一樣十分有趣。當然,我們也需要改進教師、助教的培新方式,確保學生可以得到及時高效的課後輔導。我們還有很多細節可以舉例,總之我們會不斷投入我們的精力和資金,改善技術,以更好地評估我們的助教系統,提高我們的教學流程,以適應這種快速的增長。我們在過去是這樣做的,未來我們也會繼續保持。只有不斷投資技術、投資平臺、投資我們的產品,我們才能更好地服務更多學生,更好地以平價的方式服務更多學生。更重要的是你可以看到我們的平均銷售價格有所下降,其實我們並沒有降低產品的價格,我們只是推出更多平價的在線產品。所以我們會不斷在這方面做投資。我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但這是我們該做的。今天的在線教育,老師和助教十分關鍵。所以,我們也需要足夠多的教師和助教來幫助我們的學生學習。坦白說,教師助教人數越多,管理起來越難。所以我們需要確保我們的整個系統是高效的。我們可以招聘很多老師,培訓他們,確保他們可以向學生提供高質量的服務。這需要我們持續改善運營效率,優化運營流程。然後展望暑期,我們今天發佈的一季度財報,其中很多數據來自與春季學期。但總的來說,我們正朝着預期的目標前進。

  摩根大通分析師D.S. Kim: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關於利潤率。首先我想問的是,爲什麼在線服務增長顯著,但我們一季度的毛利率卻下降了呢?是不是跟小班業務的下跌有關?之後我還有一個跟進問題。

  羅戎:我想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我們的學生,培優小班課的學生都從線下轉到了線上。當然,這個轉變也是挺成功的,很多學生都順利從線下轉到了線上。而且,到第二季度,我們也嘗試讓春季班學生繼續註冊暑期班,然後這個留存率還是比較令人滿意的,甚至比去年還高一些。但是,我們讓將線下學生轉到線上去的時候,會給他們提供一些優惠補償,所以影響了收入,也讓我們的毛利率看起來低於去年同期。我想這是最主要的一個原因。

  D.S. Kim:接下來一個問題是,我們如何平衡培優在線和培優線下課程兩個業務?鑑於疫情的原因,這兩個業務的界限已經有點模糊。未來我們是不是會調整價格,讓兩個業務更靠攏,還是會依舊保持爲兩個獨立的業務或者互補的業務,服務不同的學生羣?

  羅戎:說實話,我覺得這個要問家長了。實際上,我們會根據市場需求來做判斷。家長的需求和學生的需求。過去幾個月因爲受到疫情的影響,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特殊的經歷。我們不能僅憑過去三四個月的情況來決定未來三到五年要做什麼。但我們會仔細評估過去三四個月裏發生的事情。我們確實發現有更多學生,選擇線上課程。但我們需要知道的是,這是臨時現象還是長期趨勢。眼下做決定爲時尚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Sheng Zhong:我的問題和在線業務有關。你能否給出一個大概的數據,即多少在線課程的學生來自二三線城市?我記得你之前有提到過,你們正在二三線城市嘗試一些不同的業務模式,以檢驗哪種模式最有效。那現在是否有新的進展?以及未來公司的戰略會側重哪些城市?

  羅戎:我覺得,問題的核心在於我們如何滲透到本地城市。去年的話,我們的在線業務大概有20%的學生是來自二三線城市。今年的話,情況有點不同,特別是在疫情之後。我們在整個中國,推出了不少免費課程的推廣,我們也在優化產品以吸引更多二三線城市的學生。所以,今年來自二三線城市的學生比例是有所上升的。

  即便是在今天,我也不能肯定地說,這是滲透到二三線城市的最佳策略。但我們很高興,通過我們的努力,過去幾個月,來自二三線城市的學生越來越多。未來,也會有更多。但是,我還想強調的是,二三線城市的學生需求,與大城市學生的需求相比,其實是一樣的。他們也希望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更有競爭力,擁有更美好的未來。所以,對我們來說比較重要的一點就是,在這些小城市,我們要提供更平價的產品。但教學質量仍保持不變。所以,在這些城市,教學質量,也就是產品質量,是最重要的。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會不斷評估我們在二三線城市的數據。

  總的來說,我們的在線教育平臺上,學生越來越多,來自小城市的學生也越來越多。未來,也會繼續保持這一趨勢。

  UBS分析師Felix Lu:我想請教一下遞延收入的問題。一季度的遞延收入是1150億元,而二季度指導給出的遞延收入稍低於這個數字。所以,爲什麼會有這個差距?我覺得過早的提前付款,政府應該是允許的?

  Linda He:遞延收入增長受我們一季度在線業務增長的影響,以及對新收購的在線1對1兒童服務供應商的整合的影響。

  Felix Lu:那跟進一下。看到來自內容整合的遞延收入的時間大概是什麼時候?

  羅戎:我們在一季度完成了收購。但是這塊的遞延收入比較高,但淨收入主要取決於實際的消費。所以,總的來說,這塊的收入對整體數據的影響不會很大。

  瑞士信貸分析師Alex Xie:我想了解下你們對在線小班模式的看法。上季度,貴公司向數百萬學生推出在線小班課程,然後留存率也很客觀。那麼未來,對於先前以大班爲主的培優業務,會不會繼續保持一些在線小班課呢?然後你們是否有想法或有計劃在中心城市推出在線小班課,以吸引周邊城市學生,從而滲透到中小城市呢?你們覺得有沒有這個可能?

  羅戎:上季度,我們確實把培優小班課搬到了線上平臺,當然因爲疫情,我們不得不這麼做。但是,轉線上後,留存率還是挺理想。但這種模式也存在一些挑戰。所以,我覺得現在還不能說,疫情之後,我們會不會做一些顯著的戰略調整,因爲時間比較短,只有三四個月。而且隨着越來越多城市恢復如常,我們也看到有越來越多學生和家長選擇回到我們的線下學校。所以,不管我們做什麼決策,我覺得主要還是看家長是不是滿意。所以,我們會繼續觀察一段時間,看學生和家長是怎麼選擇的,他們的需求是怎樣的。

  美林美銀Lucy Yu:兩個問題。一個關於擴張策略。本季度貴公司拓展了一些新的城市,那未來的線下拓展策略是怎樣的?會以新城市爲重點嗎?還是說仍以現有城市爲主?因爲你之前提到,向新城市滲透會稀釋或者至少對公司近期的利潤率帶來壓力。第二個問題,收入預期在20%左右。然後你提到,學而思網站在下季度的增長可以達到三位數,培優業務也會持續快速增長。那這樣看來,其他業務似乎承受巨大壓力?否則難以實現20%的收入增長。你能否詳細分析一下你的收入預期?

  羅戎:首先對於地域擴張,我們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在做這件事。雖然受疫情影響,今年的擴張步伐有所放緩,但現在我們正在逐漸小心翼翼地恢復到原來的水平。我們也會繼續優化現有城市的運營效率。我覺得我們的網點擴張策略其實沒有太大變化,跟以前一樣。只是因爲考慮到疫情,我們會比以往更加謹慎。從長期來看,我們會努力拓展更多新城市。

  至於收入預期的問題,我在一開始的時候已經解釋過。單獨看一個數據,不夠全面,因爲一些規劃的問題,其實一季度的數據會優於實際,而導致二季度的數據稍顯不足。但如果我們把一季度和二季度放在一起看的話,我們上半年的增長可以達到30%左右。當然,我們的培優業務和學而思網校的增長穩定強勁,但其他一些業務如培優小班課確實面臨一些挑戰。

  我們的一季度其實是從3月開始到5月結束,二季度從6月開始到8月結束。所以如果學生想報我們二季度的課程的話,即暑期課程,家長們通常會在4月或5月做決定。但是這段時間,由於疫情的不穩定,很多家長還在猶豫中。所以,二季度其實有點特殊,也面臨較多壓力。但隨着情況不斷向着好的方向發展,我相信下半年表現會更好。(勻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