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B站罕見翻車:市值一夜消失60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23:52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來源:投資界PEdaily

  作者 | 楊青

  B站盤算着,再一次複製《後浪》的奇蹟。

  昨天,B站聯合歌手毛不易推出了畢業季主題歌曲《入海》MV,把它獻給即將或已經畢業的人們,希望他們“躍入人海,各有風雨燦爛”。

  僅從主題上來看,《入海》和《後浪》承接意味顯而易見,但反響相去甚遠——無論是在B站還是在微信朋友圈,《入海》都沒有激起水花,轉發寥寥無幾,更難言刷屏。

  事不過三。在跨年晚會、《後浪》瘋狂刷屏後,B站的套路不奏效了,那個曾經承載着無數90後、00後精神家園的“小破站”開始變得油膩。

  昨日晚間,B站股價在開盤時延續着財報發佈之後的勢頭漲到36.34美元/股,但迅速開始一路下跌,截止收盤時跌幅高達7.16%,股價最終穩定在32.7美元/股。一夜之間,B站的市值較前一日收盤縮水了8.7億美金,約61億元人民幣。

  520,B站又給年輕人拍視頻

  這一次,反響平平

  這一次,B站沒能複製《後浪》的奇蹟。

  5月20日,B站與歌手毛不易聯合推出了畢業季主題歌曲《入海》MV,把它獻給即將或已經畢業的人們,希望他們“躍入人海,各有風雨燦爛”。

  《入海》由音樂製作人趙兆作曲並製作,B站出品。MV以主人公畢業的時間爲原點,追憶過去生活的同時,用大量篇幅展現他作爲一個普通人在畢業後的社會生活,包括面試、工作等諸多細節。

  顯然,這段視頻不僅僅獻給2020年剛剛畢業的學生,更大的野心是要引起那些已經在社會打拼的年輕人共鳴。正如B站方面表示,畢業是一個符號,象徵着一個人獨立面對社會、人生和未來。每個人都會經歷這一刻,這是我們共通的部分。

  毛不易還動情地分享了自己大學畢業時的情景,“2016年大學畢業時,我發過一個視頻,面對未來我還啥都不知道。四年過去,我成了一名歌手,依然在尋找着關於生活和夢想的答案。”

  《後浪》到《入海》,不難看出B站的“套路”——向年輕人販賣情懷,出圈收割影響力。

  5月3日晚,B站推出了一則廣告——bilibili獻給新一代的演講《後浪》成功刷屏,雖然引發巨大的爭議,但還是使得不少後浪和前浪“熱淚盈眶”。目前該條視頻在B站的播放量已經接近2500萬,並有超過23萬條彈幕,堪稱是近年來中國互聯網最成功的一則廣告。

  更早之前,在2019年最後一天的晚上,B站的一場跨年晚會就已經吹響了破圈的衝鋒號。數據顯示,在高峯時期有8200萬人同時在線觀看這場晚會。那是B站第一次刷屏——相比後面人們對《後浪》的褒貶不一,這場晚會幾乎收穫了一邊倒的讚譽。

  然而,事不過三。在兩次成功刷屏之後,B站似乎已經透支了這盤情懷的生意。

  昨天發佈的《入海》和《後浪》承接意味顯而易見,但反響相去甚遠——發佈24小時後,《入海》在B站的播放量僅爲340萬,而《後浪》播放量達到千萬級;另外,不同於《後浪》在微信朋友圈爆發式刷屏,《入海》並沒有激起水花,轉發寥寥無幾。

  套路開始不奏效:

  B站市值一夜縮水61億

  “總想着迎合年輕人,小破站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套路滿滿?”一位資深用戶感嘆,B站正在把自己變成一個油膩的中年人。

  《入海》並沒能像《後浪》一樣帶來B站股價上漲。昨晚,B站股價短暫登頂36.34美元/股之後,便開始了一路下跌,截止收盤時跌幅高達7.16%,股價最終穩定在32.7美元/股。也就說在一個交易日內,B站的市值縮水了8.7億美金,約61億元人民幣。

  而在此之前,這些套路是奏效的。數日前,B站發佈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財報,用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的話說,這是一份 “令人振奮的成績單”。

  財報顯示,B站2020年第一季度營收達23.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9%,遠超市場預期。其中,遊戲業務收入爲11.5億元,同比增長32%,佔營收的50%;增值服務業務收入達7.9億元,同比增長了172%。

  用戶方面,B站月活同比增長70%達到1.72億,移動月活同比增長77%達到1.56億;此外,日活也達到5000萬,同比增長69%,迎來上市之後的最高增幅。

  在B站10週年時,B 站董事長陳睿曾自豪地說,中國每4個年輕人就有一個是B站的用戶。目前,中國的90後、00後加起來大概3.2億人。換言之,如今隨着用戶數的暴漲,大約每兩個年輕人中就有一個是B站的用戶。

  但是,B站還是沒有擺脫虧損。2020年一季度,B站淨虧損爲5.39億元,同比擴大175%,創下了虧損新高,去年同期的淨虧損爲人民幣1.96億元。儘管剛獲得騰訊和索尼投資的B站並不缺錢,但是上市以來,連續九個季度處於虧損狀態是不爭的事實。

  伴隨着一輪輪刷屏,B站的盈利問題愈發顯得刺眼。很難想象,B站成立11年,卻也虧足了11年,盈利之路的探索期似乎太長了些。

  早在上市之初,B站就因商業模式單一爲人所詬病,被質疑只能靠遊戲盈利。後來,B站嘗試廣告變現,開始在內容中增加了貼片廣告,但被指與“正版番劇永遠不添加貼片廣告”的承諾相悖,遭到用戶大規模聲討,逼得創始人徐逸許下“沒有廣告”的承諾。

  廣告這條最容易變現的路走不通,B站開始加速泛娛樂化進程,從本季度財務數據來看,收效明顯。隨着直播、廣告以及電商領域商業化進展加快,今年一季度B站的遊戲收入和非遊戲收入幾乎相當。

  精神家園已不再純粹

  市值超110億美金,B站變質了嗎?

  不知不覺中,曾經的“小破站”已經成了一隻市值超過110億美金的龐然大物。

  2009年的6月26日,一位名叫bishi的少年因爲個人興趣,敲出了一個名爲Mikufans的網站作爲當時ACG內容平臺崩潰時的避難所,並在第二年的1月24日將其改爲bilibili。從最早的只有動漫類的視頻網站,B站已經成了一個無所不能的平臺。

  “我相信大家也都能夠感覺得到,B站應該是越來越成爲不僅是年輕人,甚至是我們周圍的人,首選的一個文化娛樂消費方式。”在之前的電話會議上,陳睿表示,越來越多地聽到周圍的人不斷地談起B站的內容。同時他判斷,5G即將普及,視頻會成爲互聯網最普遍的媒體形式,中國的視頻用戶數一定會超過10億。

  但同時,當B站逐漸大衆化的過程中,爲了最大限度地迎合各色各類人們的需求,只能逐漸走向平庸。“彈幕素質低”,“作品質量下降”是不少B站原住民對於現在的B站的吐槽,而且已經有不少曾經的大神級up主從B站隱退。甚至在4月份還出現了B站用戶轉戰A站的事件。

  陳睿曾經那一句“B站可以倒閉,但B站絕對不會變質”的承諾,成了很多老用戶之間流傳的一個梗。或許,陳睿並沒有食言。在老用戶的眼中,B站的本質是中國的N站;而在陳睿和衆多投資人眼中,B站要成爲中國的YouTube。資本們所看重的不是二次元文化本身,而是其背後龐大的年輕用戶與其所通向的未來。

  那些熱愛B站的老用戶,自然是希望B站越來越好,但面對曾經的精神家園已不再純粹也難免心生惆悵。不管你接不接受,現實就擺在眼前:B站那些“用愛發電”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正如一位B站老用戶感慨,“這是一種沒經歷過就無法體會的感覺,但其實也很簡單,就如同我們兒時生活的巷子,長大後再回去,發現早已蓋滿了一棟棟高樓,似乎一切都變好了,但內心中還是會回味曾經可以無憂無慮和周圍人一起嬉戲,夏天永不抹去,伴隨着蟬叫,熱熱鬧鬧的小巷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