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激戰春晚!互聯網公司撒幣超60億 你能搶多少?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0:05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激戰春晚!互聯網公司撒幣超60億,你能搶多少?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除夕夜,是春晚的舞臺,也是互聯網公司的新戰場。

  2019年,“下沉市場”、“私域流量”成爲互聯網行業的高頻詞彙,其背後,透露着整個行業的流量焦慮。對幾乎所有的互聯網企業而言,它們的生存路徑都可以概括爲“拉新、留存、變現”三個環節,只不過根據企業所處發展階段不同,階段目標有所不同而已。

  2015年,微信紅包藉助春晚異軍突起,呈現出的用戶增長爆發力也讓春晚在互聯網圈“一戰成名”。隨後,春晚變得炙手可熱,因爲大家意識到,春晚就是一個混合了互聯網增量與存量的巨大流量池。

  這個“流量池”有多大?根據央視的數據,2019年春晚海內外收視觀衆總規模再創新高,達11.73億人,比2018年同時段提升約4200萬人。要知道,微信截至去年9月的數據是月活11.5億,而春晚的11.73億是日活。

  這塊“流量蛋糕”極具誘惑力,但它的高門檻也讓很多互聯網企業望而卻步。事實上,春晚官方合作對象每年都變,從過去的BAT輪流坐莊到今年快手接棒。

  至於那些無緣通過春晚發紅包的企業,它們也不甘示弱,想盡辦法與春晚進行各種形式的合作,實在不行,也會在自己的平臺上推出各式紅包活動,金額同樣數以億計。

  據21Tech不完全統計,2020年春節期間,互聯網企業將發放超40億元的紅包,以及超20億元的購物補貼。

  春節薅羊毛攻略

  快手

  2020年春晚,最先行動的是快手。2019年12月25日,快手宣佈成爲2020春晚的獨家互動合作伙伴,並將在除夕當天發放10億元現金紅包。

  參與方式也很簡單,因爲快手與春晚的互動主題爲“點贊中國年”,所以觀衆只需要看視頻+點贊就能領到紅包。

  除了春晚當天簡單粗暴的發紅包外,快手在春節期間還上線了一系列預熱活動,其中包括1月10日上線的“集卡分一億”。據悉,只要用戶集齊“繽紛快手,點贊中國”對應字符的8張卡,就能在除夕當天18:00瓜分1億現金。

  百度

  作爲2019年的春晚紅包金主,百度今年啓動了“好運中國年”的春節活動,並將發放超過5億元的紅包。

  據悉,該活動具體分爲“集好運分2億”和“團圓紅包”。前者需要用戶集齊10個好運卡,就可以分享2億紅包;後者則需要用戶組隊之後分紅包,人越多紅包越大。

  百度幾乎全系產品均參加了這個活動,包括百度APP、好看視頻、百度貼吧、愛奇藝等等。

  阿里巴巴

  作爲春晚“老面孔”的阿里巴巴,旗下淘寶今年也是春晚的獨家合作伙伴之一,與快手不同的是,淘寶是春晚獨家電商合作伙伴。雙方此次合作的內容不是直接發紅包,而是要帶來春晚史上最大力度的獨家電商補貼,同時爲5萬名消費者清空淘寶購物車。

  據悉,淘寶旗下的聚划算將在春晚當天帶來10億元補貼,而在整個春節期間,聚划算的補貼總額將達20億。

  相比購物補貼,清空購物車顯然對用戶的吸引力更大。它的參與方式也很簡單,春晚當天,觀衆根據主持人提示,打開淘寶APP,進入相應頁面,就能等待清空購物車。

  除了淘寶之外,已經集了四年“五福”的支付寶也繼續該活動,和以往一樣,用戶只需要集齊五個“福”,就能在春晚當天瓜分5億元紅包。其中,支付寶還新增了“全家福”的活動,包括888份幫還全家花唄的獎勵。

  字節跳動

  1月14日,字節跳動上線了“發財中國年”的春節活動,互動紅包總額爲20億元。據21Tech瞭解,字節跳動旗下的所有產品均參與到該活動,具體又分爲5個子活動,分別是”玩遊戲分5億“、”集卡分5億”、“10000個萬元錦鯉”、“5億紅包雨”及頭號英雄答題活動。

  其中,“玩遊戲分5億”是今年新上線的活動,字節跳動準備了18個視頻互動小遊戲,用戶參與遊戲即可獲得不等的紅包能量,然後通過紅包能量可以兌換紅包以及參與萬元錦鯉的抽獎。

  互聯網企業各有算盤

  誕生於1983年的春晚,至今已經陪伴一代又一代人度過37個除夕。儘管每年對於春晚的評價都是褒貶不一,但不可否認的是,春晚已經成爲春節的一個重要符號,如果沒有春晚,春節就似乎少了點什麼。

  然而,鐵打的春晚,流水的紅包金主。互聯網企業巨資投向春晚,目的性都很強。

  2015年,微信和春晚達成合作,通過“搖一搖”給觀衆送紅包,總金額爲5億元。據統計,2015年除夕當天,微信紅包收發總量達10.1億次,春晚期間微信搖一搖的互動總量達110億次。

  這是微信團隊的一場關鍵戰役。2014年1月,微信紅包正式上線,2014年除夕的紅包收發總量爲1600萬個,僅隔一年,微信單日的紅包收發量增長了63倍,這是春晚的功勞。

  與此同時,微信紅包直接帶動了微信零錢用戶量的增長,2015年5月突破3億,這讓在金融業務上一直落後於阿里巴巴的騰訊,實現了一次完美逆襲,併爲接下來微信支付與支付寶的競爭夯實了基礎。

  或是受微信的刺激,2016年,支付寶成爲春晚的合作伙伴,紅包總額爲8億元。比起春晚過程中的“咻”紅包,那一年首次亮相的“集五福”更讓人印象深刻。

  據統計,2016年春晚,共有約79萬人集齊五福分享了2.15億元現金,平均每人得到約271元。這種兼具社交屬性的玩法,讓支付寶的互動量大增,也成爲一個經典的春節營銷案例。在隨後的幾年中,支付寶一直延續了“集五福”的活動。

  2018年,繼支付寶之後,阿里旗下的淘寶又成爲春晚獨家互動合作伙伴。2018年春節期間,淘寶發放了總額超10億元的現金紅包,其中春晚期間的紅包總額超過6億元。

  2019年,百度成爲春晚獨家互動合作伙伴。春節期間,百度發放了總額19億元的紅包,其中春晚直播期間,互動紅包金額爲9億元。據央視數據,截至2019年除夕,全球觀衆在百度APP參與春節紅包活動的互動達208億次。

  而到了2020年,快手將在春晚當天發出創歷史新高的10億元紅包。從支付寶到百度再到快手、淘寶,它們真金白銀投向春晚的背後,無一不是業務增長的迫切需要。

  支付寶是遭到微信突襲,百度是要給App矩陣衝量,淘寶重啓聚划算準備發力下沉市場,而快手揹負的是3億DAU的“戰鬥目標”。

  2019年6月,快手創始人宿華、程一笑聯名發佈一封全員信,他們在信中表示,“鬆散的組織、佛系的態度,‘慢公司’正在成爲我們的標籤,這讓我們寢食難安。”

  爲此,快手宣佈開啓守護未來的戰鬥模式,而戰鬥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在2020年春節之前達到3億DAU。在快手內部,衝刺3億DAU被稱作是“K3戰役”,而2020年的春晚紅包是快手打贏這場戰役的關鍵策略之一。

  當然,互聯網公司中也有一些“另類”,比如微信。自2015年微信和春晚合作之後,微信紅包的數據每年都保持增長,2019年除夕至初五期間,有8.23億人收發微信紅包。

  這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所以對微信來說,它不僅不需要爲用戶的增長和留存發愁,甚至還開始打起了用春節紅包賺錢的主意。

  2020年1月9日,“微信之父”張小龍透露,春節之前,微信紅包將會有一些新的創造。隨後,這個“新創造”被揭曉,即“微信紅包封面開放平臺”。

  2019年,微信曾在春節期間試水過企業定製紅包封面功能,並且效果很不錯。據官方統計,截至到2019年正月初五,帶有定製封面的特色紅包被拆開了近2.5億次,其中包括26000家企業爲其2000萬員工的特別定製,和境外消費送出的當地特色封面。

  而今年,微信將這一功能正式開放,並且開始收費。據介紹,紅包封面每個10元,100個起訂,按照去年2000萬個員工領取紅包封面算,可創造2億元收入。

  有人花錢,也有人賺錢,這也很符合春節特色。不管怎樣,步入中年的春晚,正在因互聯網的介入展現出別樣的活力,對普通用戶而言,有節目看,有紅包搶,這也不失爲春節的一種樂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