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鬥魚Q3營收18.59億 CEO認爲快手不構成直接競爭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1日 06:23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鬥魚Q3營收18.59億 同比增81.3% CEO認爲快手不構成直接競爭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許戀戀    每經編輯 杜 毅    

  11月27日,鬥魚(NASDQ: DOYU)發佈了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第三季度鬥魚總營收18.59億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81.3%;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錄得淨利潤7220萬元,較第二季度環比增長37%,繼續實現盈利。

  這是鬥魚上市後的第二份財報。從過往財務數據中可以看出,鬥魚從2019年第一季度實現了扭虧爲盈。鬥魚上市後,國內一線直播平臺已經全部完成了上市,直播行業格局趨於穩定。但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是,行業整體MAU(月活躍用戶數)增速放緩,行業在尋找新的發展點。

  對於近期遊戲直播行業MAU(月活躍用戶數)的增速放緩,鬥魚創始人兼CEO陳少傑在財報電話會議中表示,很大一個原因是近期缺乏《王者榮耀》這種爆款遊戲來拉動市場。“我們認爲遊戲直播行業賽道還是足夠大,目前滲透率仍然較低,未來會繼續增長。”

  快手沒有帶來直接競爭

  從Q3財報來看,鬥魚的營收、利潤呈現增長態勢。Q3總營收18.59億元,調整後淨利潤爲7220萬元,較2019年第二季度,環比增長37%。毛利潤爲3.17億元人民幣,增幅較大,較2018年同期的5750萬元人民幣,增長了450.5%。毛利率爲17%,2018年同期爲5.6%。

  此外,鬥魚也公佈了最新的平臺數據,鬥魚平均MAU達到1.64億,較2018年第三季度的1.43億增長了14.7%。2019年第三季度,鬥魚移動端MAU達到了5210萬,較2018年第三季度的4130萬增長了26.1%。鬥魚季度平均付費用戶數量達到700萬,較2018年第三季度的420萬增長了66%。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今年前三季度,鬥魚總營收爲52.18億元。雖然數據向好,不過直播行業MAU增速放緩也是不爭的事實。對於這一點,陳少傑認爲,“MAU增速和直播平臺的供給內容關係很大,未來隨着遊戲版號審批進一步放開,以及騰訊對於遊戲的持續開發投入,我們對於四季度和2020年遊戲直播行業用戶增長仍然保持樂觀。”

  陳少傑表示,未來鬥魚仍然會把用戶規模增長作爲最主要的戰略重點,通過繼續和騰訊等遊戲開發商合作打造更多優質的內容,舉辦更多的賽事活動,同時保持內容多樣化,來提升用戶粘性。

  鬥魚上市以後,遊戲直播領域,業內普遍認爲已經形成鬥魚+虎牙的雙寡頭格局。但是今年7月,短視頻巨頭快手高調入局,又讓棋局有了變化。這次分析師電話會上,陳少傑再次強調,快手入局對鬥魚沒有帶來直接競爭。

  “三季度以來,我們觀察到行業的競爭格局並沒有發生顯著的變化,快手進入遊戲直播目前對我們沒有帶來直接競爭,相反快手的流量大,對整個行業的提升是非常有利的。”陳少傑表示,鬥魚與快手這類短視頻平臺覆蓋的遊戲品類不同,鬥魚用戶集中在硬核的電競遊戲用戶和重度遊戲玩家,快手短視頻平臺是情景式觀看,觀看體驗有區別,“我們認爲快手對我們並不構成直接的競爭。”

  謹慎應對海外擴張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不久前鬥魚旗下的馮提莫、張大仙在合約到期後都成爲了“自由人”,並沒有留在鬥魚。對此,鬥魚財務副總裁曹昊回應稱,鬥魚的頭部主播在合同到期後通常會提出一些高額的續約費,這是業內較爲普遍的情況。“通常我們會對主播續約的投入產出結果進行綜合考慮,如果部分主播爲平臺能夠帶來的收入和貢獻不高,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主動放棄一些主播,停止續約,這就是最近一些頭部主播合同到期後沒有續約的原因。”

  頭部大主播擁有較強的粉絲號召力,未能續約對鬥魚有何影響?對此,曹昊樂觀表示,從歷史數據來看,那些未續約主播在合同到期離開平臺以後,對平臺收入和流量影響很小。他也強調,“鬥魚目前和絕大部分頭部主播的合同期都是在三到五年的長期合約,在平臺TOP100的頭部主播裏面,只有少數幾名在未來一年內會到期。”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行業的大主播不再動輒天價,平臺的內容成本有所下降。曹昊表示,從年初開始行業內主播惡意被挖角跳槽的情況在持續下降,這個下降是符合管理層的行業預期的。“我們認爲未來主播的簽約金額會繼續回落到合理水平。”

  直播平臺這兩年出海業務越來越多,鬥魚也不例外。不過記者注意到,上市不久的鬥魚在海外業務擴張上似乎頗爲謹慎。鬥魚首席戰略官蘇明明稱,未來鬥魚將以很謹慎的態度來擴展海外市場。目前鬥魚在海外已經有相應的佈局,在印尼、越南、印度、拉美等國家和地區都有一些嘗試,今年9月底鬥魚還在日本上線了獨立產品Mildom。

  但海外網絡基礎設施發展程度不一,蘇明明表示,鬥魚整體對海外化持謹慎態度,“某些國家和地區用戶習慣還沒有養成,還有一些國家和地區用戶付費習慣也是需要持續培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