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負債上百億的賈躍亭若再次販賣夢想 你還爲他買單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18日 08:09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坑了無數大佬,負債上百億,最後全身而退?若賈躍亭再次販賣夢想,你還爲他買單嗎?

  來源:海博財經檔案 

  原創: 海博財經 

  很多人失敗的原因不是錢太少,而是錢太多。

  —— 馬雲 

  “下週回國”賈躍亭近來又有大新聞刷屏。

  10月14日,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發佈了賈躍亭在美國申請個人破產重組申請的信息。曾經宣稱“讓我們一起,爲夢想窒息”的“賈布斯”如今突然宣佈要破產了,一衆投資大佬和股民窒息了。

  然後,當大家查閱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的相關文件後,更加“窒息”。

  文件顯示,賈躍亭在10月14日提交破產申請文件前6個月,每月的月收入爲93810美元,約人民幣66萬元。也就是,即使身負鉅額債務,賈躍亭一年仍有超過400萬人民幣的收入。而國內的債權人眼巴巴地盼着早日收回欠款,卻一再失望。這種巨大的落差,不禁讓網友感嘆道:

  “我也想過賈躍亭一樣的人生。衆叛親離,惡貫滿盈,負債累累……但是有錢。”

  儘管賈躍亭的月收入讓人豔羨,他的債務卻也着實嚇人。資料顯示,截至目前,賈躍亭待償還債務約36億美元,減去已凍結待處置國內資產以及可轉股的擔保債務,債務淨額約爲20億美元。

  什麼概念?也就是賈躍亭把現在93810美元的月收入全部用來還債,36億美元需要3198年還完,20億美元需要1777年還完。

  曾經自信滿滿,發誓要對債務負責到底的賈躍亭,顯然不會用這種“笨辦法“還債。所以就有了近日的申請破產重組聲明。

  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在聲明中稱,

  “個人破產重組方案完成後,賈躍亭先生把個人所持有的全部FF(法拉第未來公司,簡稱FF)股權和相關收益權轉讓給債權人,個人擔保義務和債務得以解除。” 債務小組還特別提到:“賈躍亭放棄了簡單、低成本的個人破產清算,而選擇了吃力不討好的個人破產重組。”

  這份聲明簡單翻譯就是,賈躍亭爲了對債權人更加負責,把欠款“債轉股”了。若破產重組申請通過,債權人將變身爲FF公司的股東。賈躍亭也就此償清所有債務。同時,之前放棄FF公司CEO,放棄FF所有股權及相關權益的賈躍亭也將與FF無關。

  難道賈躍亭爲了還債,當真要捨棄一直堅持的“造車夢”嗎?當然不可能。據業內人士分析,賈躍亭破產重組的最大受益方不是債權人,也不是賈躍亭,而是FF公司。也許,大家在不知不覺中心甘情願地,又要爲賈躍亭的夢想買單了。

  股民成了最大的買單者

  賈躍亭開始大張旗鼓地鼓吹自己的夢想,始於2015年。

  那時的賈躍亭剛剛結束了長達半年的“出國考察”。在此之前,樂視因第三大股東的祕密被揭露而陷入巨大危機,賈躍亭也忽然在國內消失,輾轉於香港、東南亞、美國等地。

  能平安度過如此大劫,也許對賈躍亭的信心起到了極大地提振作用,又或者,他本來就是一個不甘平庸的人。總之,2015年,賈躍亭的夢想被徹底點燃了。

  賈躍亭以一身酷似喬布斯的黑色裝扮亮相在一系列發佈會上,向人們展示他的大生態夢想,即建立內容、電視、手機、汽車、體育、金融、雲七大生態,這在當時被稱爲“樂視七子”。

  這一年,賈躍亭爲了快速完成自己的“七子”夢想,開始四處擴張、瘋狂燒錢。僅在2015年當年,樂視就推出了兩款電視、兩款手機,還斥巨資入股酷派、TCL、易到用車等;僅樂視體育就召開了27場豪華到誇張的新聞發佈會;樂視在挖人時也往往開出極高的薪酬……

  賈躍亭的夢想已然啓航。在牛市正“瘋”的2015年,樂視網(維權)當之無愧地成爲股民心目中的大牛股,股價一度達到179元/股的高位,市值超過1526億元,比當時的地產龍頭企業萬科還要高,成爲當時創業板“四大天王”之一。

  樂視網股價走勢圖

  賈躍亭成爲股民心中的資本運作大神。可這位大神卻因2015年的一次套現而受到業內人士的質疑。

  2015年5月26日,樂視網公告稱,大股東賈躍亭宣佈將減持不超過1.48億股(不超過總股本的8%)公司股份。按當天收盤價計算,最大減持金額近110億元。公告還稱,減持資金將無償借給上市公司使用,借款期限不短於5年。6月1日和3日,賈躍亭已減持約3524萬股,套現約25億元。

  曾經單槍匹馬將藍田股份挑落馬下揚名天下的劉姝威,對賈躍亭的減持公開提出質疑,判斷“公司的持續經營狀況出現了問題”。這在當時引發了一場較爲激烈的爭論。從輿論傾向看,儘管也有人對樂視的“大生態”心存疑慮,但眼瞅着蹭蹭上漲的樂視股價,股民們還是選擇了“信任”。

  然而不幸的是,劉姝威竟然言中。

  2016年11月6日,賈躍亭發了一封內部信,自己刺破了樂視網的泡沫,承認樂視資金承壓,宣佈告別燒錢模式,並承諾在3—4個月內解決這一問題。

  2017年7月3日,樂視系3家公司、賈躍亭、甘薇夫婦的12.36億元資產被司法凍結。媒體發現賈躍亭幾乎質押了他的全部股權。

  2017年7月6日,賈躍亭留下一地雞毛和一句蕩氣回腸的“我會盡責到底”,毫髮無傷地踏上了前往美國的航班。

  在美國,賈躍亭繼續開啓了他造車的夢想,而“樂視七子”的夢想已與他無關。

  被賈躍亭忽悠的大佬們

  2016年12月,樂視網資金危機剛爆發沒多久,“白衣騎士”孫宏斌就出現了。

  這個在地產圈響噹噹的大佬,在互聯網投資江湖也是鼎鼎有名的,以致江湖傳言:“天使輪、A輪、B輪、C輪、BAT輪、Pre-IPO、IPO、孫宏斌輪!”。足見其“急公好義”,樂於當接盤俠。

  據說當時孫宏斌與賈躍亭正在談世茂工三的買賣,沒想到越談越投機,最後毅然決然要做樂視的“白衣騎士”,救其於水火之中。短短一個月的盡調後,孫宏斌向樂視砸下了150億投資。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孫宏斌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

  “我們基本上沒有談價,老賈說就這麼定個價就完了”

  “我只是買了樂視的股票,其他的事情我不會去管,我相信老賈。”

  “我覺得樂視很多事我比老賈都清楚。錢從哪倒到哪,最後在哪,虧了還是賺了,老賈不一定知道,我知道。”……

  然而,孫宏斌與賈躍亭的“蜜月期”還沒結束,賈躍亭就奔赴美國造車去了。作爲樂視的最大投資人,孫宏斌不得不收拾殘局。等真正進了樂視的辦公室,看到了外面舉着“賈躍亭還錢”牌子的討債人,孫宏斌才幡然醒悟:自己攤上事兒了。

  國內的樂視夢想有孫宏斌買單。美國這邊的造車夢想,賈躍亭也在物色下一個買單人。

  其實,賈躍亭的造車夢很早就開始了。

  2014年4月,賈躍亭便在美國成立了法拉第未來公司。兩年後的CES展上,法拉第未來即發佈概念車型FF Zero1。2017年1月18日,法拉第未來對外公佈第一款可量產車FF 91。不過,由於資金等問題, FF91的量產進程極爲緩慢。

  於是,又一位 “貴人”——許家印被賈躍亭說服,爲他的造車夢買單了。

  2018年6月25日,恆大集團通過旗下恆大健康突然宣佈,恆大集團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爲公司第一大股東。而法拉第未來正是Smart King的全資子公司。

  據公告稱,恆大健康將合計投入FF公司約20億美元融資,分三次支付,2018年年底前付8億美元,2019年和2020年每年再支付6億美元。

  鑑於孫宏斌的接盤並不美好,許家印提出投資的前提條件:FF 91必須在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量產目標。只要完成了,恆大將會繼續投入後續的兩筆投資。如果在此之前,賈躍亭無法實現首批FF汽車量產交付,即視爲對恆大健康違約。賈躍亭也因此將失去特別投票權,也就失去了對Smart King公司的實際控制。

  不過,賈躍亭曾表示,“死也不會交出FF控制權”。所以這次“蜜月期”也不長。

  2018年10月7日,恆大健康公告稱,賈躍亭實際控制的FF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在10月3日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作爲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

  緊接着10月8日,FF公司便回應稱,提出仲裁的原因是恆大未能按照協議,支付其同意支付的8億美元投資之外的額外款項,同時阻止FF接受其他融資或投資。

  在恆大宣佈投資僅四個月後,許家印便與賈躍亭鬧掰了。

  爲什麼總有人爲賈躍亭的夢想買單?

  雖然賈躍亭失去了許家印這麼“壕”的買單人,卻仍不缺少支持者。

  2019年3月,法拉第未來公司與第九城市(簡稱“九城”)聯合宣佈,將共同建立合資公司,攜手進軍中國豪華智能互聯網電動汽車市場。

  根據雙方的公告,FF與九城各佔合資公司50%股份,九城擁有相應戰略管理經營權,九城向合資公司注資達6億美元,將按合同約定分期注入。

  彼時,賈躍亭的債主名單已經浩浩蕩蕩,可竟然還是有人願意前赴後繼。

  相關資料顯示,賈躍亭的債主有100多人,包括2位中國首富、2位地產大佬、21位明星、13家銀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傢俬募。其中既有賈躍亭的“老鄉”,也有賈躍亭的“老朋友”。僅前20大債主索賠金額約25億美元(約人民幣177億元)。

  仔細回想,賈躍亭似乎學會了喬布斯的“扭曲現實力場”,夢想的力量太強大,讓身在其中的人不由自主就陷進去了。

  但歸根結底,還是利益的磁場引力太強大。賈躍亭不過是把人性中逐利的傾向研究得太過透徹。

  比如當年樂視招聘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當年樂視爲了建立大生態,網羅了各行各業的頂尖人才。爲什麼能吸引到這麼多人?一位樂視員工透露, 樂視新投入的項目中,賈躍亭拿小頭,具體負責這個項目的人拿大頭,但經營風險由賈躍亭來承擔,包括拿自己的資產進行抵押等等。沒有風險,卻極有可能有鉅額的回報,於是就有了那麼多人跳槽樂視。

  再比如,當年牛市來襲,一心想要大賺一筆的股民在瘋狂地尋找投資目標。賈躍亭不過是順水推舟,把自己的夢想拿出來,讓大家一起暢想。而這個大生態的夢想,正好契合了A股股民一直以來的投資習慣。於是越來越多的資金匯聚到樂視,賈躍亭就繼續用這些錢爲大家營造一個發財的美夢。然後在“市夢率”節節攀高的情況下,股價再不斷攀高。如果不是賈躍亭過度自信,步子邁得太大,說不定這個“大生態”的美夢還能持續更長的時間。

  而那些曾經爲賈躍亭夢想買單的大佬們更加不會做虧本的生意了。孫宏斌雖然至今沒有完全從樂視的爛攤子裏擺脫出來。但是,融創的股價畢竟已經漲到了三十多元港幣。而且在剛投資完樂視的那段日子裏,融創的股價一度漲到42.75元港幣。要知道,在投資樂視前,融創的股價僅在5元港幣左右。孫宏斌只是投了100多億,拿到了樂視體育、視頻、電視等優質資產,並在股市上賺了數倍,你能說孫宏斌賠了?

  融創中國股價走勢圖

  許家印也一樣,雖然在與賈躍亭的投資中損失了數十億,但換來的是公司市值暴漲309.643億港元。

  恆大健康(00708)走勢圖

  這次還會有人買單嗎?

  樂視網作爲賈躍亭的第一個夢想,已經被徹底放棄了。

  近來,樂視網公佈了2019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預計前三季度虧損101.97億元-102億元,其中,第三季度預計虧損1.51億元-1.56億元,虧損繼續擴大,分析認爲,樂視網或難逃退市命運。

  FF公司的造車計劃,是賈躍亭第二個夢想。

  FF 91

  幾個月之前,賈躍亭宣佈放棄FF的CEO職位。如今,又宣佈個人破產重組,放棄FF所有股權及相關權益。難道賈躍亭要徹底放棄這第二個夢想?

  也許沒那麼簡單。業內人士分析認爲,個人破產是賈躍亭重建個人信用的第一步。只有這樣,和過往債務徹底說再見的賈躍亭才能以FF公司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的身份回國繼續推銷電動汽車。

  而且,FF公司的發展一直受制於資金缺乏。如果賈躍亭能成功擺脫債務,未來FF的融資和IPO目標將變得更加順暢。

  不過,賈躍亭的個人破產重組計劃還充滿變數,破產後回國這條路也不被看好。

  因爲,首先賈躍亭的個人負債大量位於中國境內,而他卻在美國申請破產。目前國內的破產製度才剛開始試點,其在美國破產並不適用於中國法律。國內的債權人仍然有可能按照中國的法律主張自己的權利。

  其次,債權人的權利能否兌現的關鍵在於FF公司能否按照理想的估值得到發展並最終上市。但FF公司是一家初創企業,賈躍亭的債權人所能掌握的信息極爲有限,即便債權人獲得了償債信託份額,也很難實現對FF公司的有效管理和監督。債權人的利益還是不能得到有效保障。

  雖然表面看來,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有利於他本人、債權人、FF公司,貌似充滿誠意而又兩全其美。但實際上,破產申請是否通過和是否能夠發揮實質性效力,還存在很大的疑問。

  即使一切真如賈躍亭所預期的,債權人的債務順利轉換成了FF的股權。那麼,FF就能順利發展嗎?這次是否還會有人願意再爲他買單?

同乐城国际线址聲明:同乐城国际线址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