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呂先生的三個貴人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18日 23:47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呂先生的三個貴人

  來源: 包郵區

  1996年情人節剛過,陝西衛生廳藥政處長趙斯安,見到了來自上海巨人集團的代表。代表要求很明確,請處長給“中華靈芝寶”、”靈芝片“、”靈芝膠囊“等5種藥的批文開綠燈。

  趙斯安價格非常公道,他只收了1.5萬好處費,差不多能買三千斤豬肉。日後如印鈔機一般存在的中華靈芝寶,沒有經過任何臨牀實驗和正規測試,僅僅用了10天時間就拿到了批文。

  巨人集團是史玉柱1991年在珠海創立的,和他同一年到珠海創業的,還有老鄉呂松濤。呂松濤很勤快,開過大排檔,炒過地皮。兩年後,兩個老鄉殺進了上海灘。

  之後的故事有點曲折。

  史玉柱在珠海深陷巨人大廈危機,資金鍊斷裂,這也影響到了呂松濤,後來的自述裏,呂松濤回憶:“剩下八千八百萬的債務、五萬元現金、一個藥品的銷售代理權。“

  當時身陷絕境的他:

在黃浦江岸來回徘徊,想一死了之。

  中華靈芝寶拿到批文的第二年,史玉柱和呂松濤正式分家了,呂松濤拿走了中華靈芝寶。

  雖然世道艱難,但兩人始終相互扶持。趙處長沒有史玉柱這樣的貴人,後來,他因受賄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分家之後,呂松濤創立綠谷製藥。中華靈芝寶果然是印鈔機,不到一年,銷售額超過4億元。

  綠谷的營銷手法十分簡單,先是在各大地方報紙和電視上打廣告,宣傳中華靈芝寶是一款抗癌新藥。

  爲了增強說服力,綠谷自費發行了《抗癌週刊》、《東方健康抗癌特刊》等各種刊物,宣傳中華靈芝寶神奇的抗癌功效,還請來了各路的“專家”和上百個所謂的“抗癌勇士”,召開研討會,現身說法,在全國大搞坐堂會診。

  這就是後來醫藥界最常見的營銷方式,會議營銷。

  會議營銷之父呂松濤,把成本只有0.5元一克的中華靈芝寶賣出了和黃金一樣的價格。後來人們發現:

這些所謂的名師專家是護校畢業的廠工。

  重新富起來的呂松濤,給了史玉柱50萬。5萬用於補發工資,15萬用於生產,15萬作爲備用,剩下15萬全部砸向了江陰市場做廣告宣傳腦白金。

  史玉柱一直說這些招數是柳傳志教他的。可他的自傳裏明明寫着,這些招數就是呂松濤屢試不爽的會議營銷。

  世紀末,兩位老鄉衣錦還鄉,在黃山自駕遊,史玉柱在山路上以120公里時速衝下了山谷,幸運的是,倆人都活了下來。

  史玉柱事後說:

奇蹟啊。

  1  

  2001年2月9日,滕州市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藥物侵權索賠案。對簿公堂的雙方,原告是當地檢察院的檢察官劉運毅,被告則正是綠谷製藥。 

  劉運毅先後花了20多萬元給患癌的母親治療,其中6萬多元,都用來購買了綠谷生產的中華靈芝寶。

  此時的綠谷已經成爲抗癌龍頭企業,中華靈芝寶也已經被宣稱爲治好了無數患者的神藥。比如,呂松濤說南懷瑾因爲吃了綠谷的保健品,身體特別好。作爲南懷瑾的弟子,細心的他直接替老師撰文,讚揚了產品功效。

  後來,南懷瑾逝世後,呂松濤又寫了篇文章:

公司人員曾盜用師名宣傳產品,有辱師之聖名。

  劉運毅的母親,也是綠谷的宣傳案例之一,被刊登在了山東的一家晚報:

服到第4盒時抽血化驗,白細胞上升到8000多。

  事實上,劉運毅的母親服藥後,症狀並沒有絲毫緩解,在宣傳稿出現的4個月後辭世。

  17年後的2018年,同樣的事件發生在了山東女孩周洋的身上。在她奄奄一息的時候,權健還在以她爲案例做宣傳。

  最終,法院判決綠谷方面賠償劉運毅25440元,他是從中華靈芝寶上市以來,第一位打贏官司的人。拿到判決書的劉運毅對記者說:

以後什麼官司也不想打了,太累了。

  2002年,西安市一位小學教師張茜花在患肺癌晚期之後,也在廣告的吸引下開始服用中華靈芝寶。

  她也作爲宣傳案例,被媒體們紛紛報道。說她本來已經被下達病危通知書,結果服用中華靈芝寶之後,胸也不悶了,骨頭也不痛了,渾身都有勁兒了,張女士見人就誇:

中華靈芝寶就是好。

  然而事實上,張女士當年8月去世。

  從上市以來,中華靈芝寶多次遭到各地工商部門處罰。2000年年底,國家藥監局收回了中華靈芝寶的藥品廣告審查批文,禁止其發佈藥品廣告。然而中華靈芝寶的廣告屢禁不絕。 

  這一點甚至引起了全國政協前副主席陳俊生的批示,他要求對中華靈芝寶嚴查。當地政府在經過5個月的調查後回覆:

中華靈芝寶批准文號合法有效,其生產經營行爲基本規範。

  一年後,中華靈芝寶的展銷攤位甚至擺到了西安市委辦公大樓裏。

  2002年年底,多次曝出醜聞的中華靈芝寶終於從市面上消失了。媒體猜測,這或許與批文的收回有關。那時,藥監局正在安排收回衛健藥字批號。

  很少有人知道,中華靈芝寶壓根沒有“死”,它穿上了雙靈固本散的新馬甲,拿到了新的國藥準字批號。

  2

  2004年,呂松濤遇到了史玉柱之後的第二個貴人。

  綠谷集團的股東陳金生教授撰寫了論文——《雙靈固本散抗腫瘤研究及臨牀應用》。雙靈固本散,其實就是中華靈芝寶。論文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

雙靈固本散對肝癌細胞抑制率高達93.6%,肺癌抑制率高達100%

  綠谷聲稱,這些實驗數據是和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丁健教授合作實驗得出。丁健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所長,主攻腫瘤用藥方向,是我國抗癌協會和藥理學會的常務理事。

  此外,他還有一個身份:

綠谷製藥的董事、副董事長,綠谷研究院院長。

  除了中華靈芝寶復活之外,在丁健教授的幫助下,綠谷集團還拿到了中藥注射液丹蔘多酚酸鹽的批文。後來,這種中藥注射液幫他們賺了50億。

  綠谷宣傳說,這種能緩解和治療心絞痛的中藥注射液,拯救了2000萬人的生命。2017年,權威醫學雜誌《美國心臟病學會雜誌》刊登了一篇論文,通過對上萬例病患的研究,學者們發現使用丹蔘注射液後的患者:

出血和死亡風險顯著增加。

  綠谷和上海藥物研究所合作,最早要追溯到1998年,上海藥物研究所成爲了綠谷的股東。

  雙靈固本散重新上市後,呂松濤組織了一個龐大的團隊。按他自己的說法,公司由開始時的一百多人擴大到近萬人,銷售額突破20億元,同時:

又建立了一個直銷隊伍等着申請執照。

  雙靈固本散這麼好的藥,被各地工商部門處罰了800多次。

  2007年,國家藥監局收回了雙靈固本散的批文,理由是申報虛假的實驗數據,隨後工商部門又迅速查封了綠谷西安藥廠。

  呂松濤和史玉柱一樣,又一次爬了起來,雙靈固本散第二次更名,現在叫綠谷靈芝寶,還在繼續售賣。

  3

  10年前,在合作伙伴丁健的引薦下,呂松濤見到了了他的第三個貴人,從日本留學過來的耿美玉。耿美玉向他介紹了自己手中正在研發的項目——GV-971。

  呂松濤在聽完耿美玉的介紹之後,立刻決定拿出數千萬美元資助其研究:

我不理解藥物機制,但我理解你。

  幾天前,這個押注宣佈成功。國家食藥監局批准了綠谷的原創藥甘露特鈉有條件上市。它可以緩解輕度和中度的阿爾茲海默症患者。呂松濤當即宣佈:

馬上開始生產。

  世界上最令人絕望的病,阿爾茲海默症,藥企幾十年來投入數千億美元都沒有找到解藥,有望被呂總解決了。雖然目前僅僅是有條件上市。

  和以前一樣,爲祖國健康事業兢兢業業奮鬥的呂總,在爲全球5000萬病人謀福利的同時,又一次遭遇到了學術界的“螳臂當車”。

  先是耿美玉教授的相關論文被美國學術打假網站Pubpeer質疑造假。隨後,多位科學家質疑甘露特鈉實驗週期太短。

  作爲實驗對照的安慰劑組的數據在最後12周內出現了詭異的下降,剛好使得甘露特鈉的對比效果達到了有臨牀意義的2.5分。對此,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尖銳評論道:

療效怪異,不應該批准上市。

  甘露特鈉發揮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一種海藻提取物——甘露寡糖二酸,通過調節腸道菌羣失衡、重塑機體免疫穩態,進而降低腦內神經炎症,阻止阿爾茨海默症病程進展。

  用大白話說,腦部疾病可以通過胃腸治療。網友們在社交平臺上提問:

史玉柱的腦白金和這個藥有啥差別?

  你包叔看了一下,腦白金雖然名字裏有“腦”,但功效之一是潤腸通便。這兩個產品,一個是通過腦子作用於腸胃病;一個是通過腸胃作用於神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