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劉尚希亮劍,周小川出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00:43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MMT 炸鍋,周小川出手

  原創 劉勝軍 亞當斯密經濟學

  政府可通過印鈔無限制增加支出的觀點是荒謬的。——央行課題組

  作 者 | 劉勝軍

  01

  劉尚希亮劍

  財政部財科所所長劉尚希挑起的“財政赤字貨幣化”爭論引發刷屏。越來越多的人士排隊表態。

  簡而言之,劉尚希的核心論點大致可以概括爲:

  • 傳統貨幣理論過時了,甚至誤導決策,如今無須擔心通貨膨脹。

  • 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需要更多依靠財政政策,但財政沒錢,必須發債。

  • 財政直接向社會發債容易產生“擠出效應”,不如直接向央行發(翻譯成通俗的話就是:把央行當成財政的印鈔機)。

  •財政發債和央行發貨幣背後都是國家信用,沒有實質性區別,只要不是外債就無須擔心,如果還不了債,加稅就行(這是現代貨幣理論MMT的主張)。

  如果說上面這些還算比較智者見智“學術討論”範疇的話,劉尚希下面這句話就有點“傷人”了:

  • 央行作爲一個機構的獨立性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都是相對的,央行的獨立性還是要看國家的整體需要,央行並非“國中之國”。我國的央行表面上看是國務院的一個行政機構,實際是在國家預算體系之外,自己賺錢自己花,更像是一個央企。在這一點上,倒是有點像國外央行,作爲一個公共公司來運作。就此而言,我國央行的獨立性其實是很強的。

  02

  周小川出馬

  茲事體大。連央行前行長周小川都驚動了。

  小川行長一貫溫文爾雅,這次也不例外,他委婉地回擊:

  • 財政政策在這時候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但是我們也知道,財政政策的傳導機制也是不夠充分有效和順暢的,過去主要依靠的辦法是將財政資金層層分解,在這個過程中也往往會發生一些截留、挪用,而我們現有的金融機構應該說和基層還是有緊密聯繫的,因此可以儘可能的利用並創新方式,使金融體系更好的服務於克服疫情。當然了,不管是財政政策還是金融政策,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有效,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把資金都完全用在刀刃上,也不會發生截留、挪用,這種過高的期望值是不現實的。另外,我們也不可能逆市場化改革來推進有關政策。

  周小川行長說話一向比較深奧,筆者將其言下之意翻譯如下:

  • 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確不夠通暢,但其實財政政策傳導機制問題更大。

  • 歡迎提建議,但不能搞“逆市場化改革”。瞭解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改革開放之初“財政金融不分家”,導致經濟社會運轉困難,痛定思痛,後來才有了央行獨立、銀行商業化這樣的現代金融體系。如今怎麼能走回頭路呢?

  央行體系另一位大將、原央行副行長吳曉靈也對劉尚希的觀點提出全面回擊,筆者將吳曉靈的觀點通俗化一下“翻譯”如下:

  • 傳統貨幣理論沒有過時,只是劉尚希“以偏概全”,只看 CPI 而忽視資產價格膨脹。

  • 美日量化寬鬆那是被逼無奈,不能看人家瘸腿拿柺杖,自己就要去學拄柺杖。

  • 中國的政策空間還遠沒到必須用柺杖的地步。

  • 財政不能直接向央行發國債,這是起碼的紀律和約束。

  03

  央行課題組來了

  央行國際司課題組,以極高的效率發佈了專題報告認爲“天下沒有免費午餐”:

  • 貨幣政策財政化和 MMT 是窮盡所有政策選項的無奈之舉,動用它們有嚴格的前提條件。只有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在其他貨幣和財政工具無法使用或無效時,才可以考慮此類政策。

  • MMT 沒有考慮用稅收政策調節通脹在操作上的可行性以及可能引起的連鎖反應。可操作性較差,可能難以實現預期效果。

  • 政府天然有濫用貨幣政策財政化和 MMT 的傾向,很可能帶來惡性通脹和經濟混亂。貨幣政策財政化和 MMT 的“免費午餐”性質將讓政府一旦使用便難以自拔。

  •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央行印鈔沒有任何成本、政府可以通過印鈔無限制地增加支出的觀點無疑是荒謬的。

  • 歷史經驗表明,經濟政策必須考慮到通脹風險、財政赤字、外部平衡等限制,否則很有可能重蹈債務違約、惡性通脹的覆轍。

  04

  大咖表態

  “財政赤字貨幣化”引發了一場熱鬧非凡的表態之戰:

  •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1)如果開了“財政赤字貨幣化”(即印錢彌補赤字)這個口子,就從根本上放棄了對政府財政行爲的最後一道防線。2)MMT 如果被民粹綁架了的政府過度使用,也可能導致債務的無限擴張乃至債務危機和貨幣危機。

  • 瑞信董事總經理陶冬:央行擴大資產負債表,印錢購買國債。這意味着央行政策獨立性的失守,長遠來看一定不是好事,但是在疫情的藉口下,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可以堂而皇之地同居了。

  • 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現代貨幣理論將財政和金融混爲一談的理論邏輯及政策導向極其危險。切斷財政與央行的直接融資關係,防止財政赤字貨幣化,是銀行信用貨幣制度得以正常運轉的基本原則。一旦拋棄這一原則,銀行信用貨幣制度就將崩潰。

  • 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就中國的情況而言,央行還沒有必要爲財政赤字融資,赤字貨幣化在中國至少暫時不會出現。這還僅僅是一個理論探討。千萬不能把西方的理論變成中國的現實問題來對待。我們的貨幣政策還是正常的,利率還是正利率,財政依然比較穩定,還有正常收入,財政的負債率也不是很高,中央財政即使有赤字也沒有大問題。

  •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文魁:哈佛大學前校長薩默斯把現代貨幣理論及其倡導的政策稱爲新巫毒經濟學(new voodoo economics)。現代貨幣理論所倡導的政策即使難以避免地在全球蔓延開來,也希望它不要蔓延得太猛烈,更不要傷害到我國的長期發展。這個理論的創立者將中國也列爲實踐現代貨幣理論的典型,這明顯屬於罔顧事實的誇誇其談。

  • 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不贊成由央行直接購買國債。不管發什麼債,亦或增加赤字,用一般債務來彌補赤字缺口。央行直接購買國債是違反《人民銀行法》中關於“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規定的。無論是特別國債的性質、還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配合,基本的原則還是要堅持。

  • 財政部財科所前所長賈康:透支是一種“連襠褲”思維。不能因爲美國無底線的量化寬鬆,就以爲全世界都可通行無底線量化寬鬆政策。美國有所謂全球硬通貨的霸權,當今世界還沒有哪個國家能與美國的情況相比?美元是依靠美國仍首屈一指的綜合國力、特別是有最根本意義的軍事和金融發達實力,得以延續着其頭號硬通貨地位。其他的經濟體與之簡單攀比,就屬於東施效顰了。

  • 中國銀行前副行長、深圳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王永利:央行直接購買國債或向政府提供透支,都是最後的無奈選擇。只要企業、個人、金融機構願意購買國債,央行就不應跑在前面,央行只能做最後貸款人。

  •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允許赤字貨幣化就允許政府行爲無紀律化,就會導致政府行爲的失範,導致並意味着政府能力的崩潰和治理體系能力的崩潰。

  • 上海金融數字化研究中心主任劉曉春:簡單說,不可以。如果財政赤字貨幣化作爲一個基本慣例、通例,或常規政策,將貽害無窮。

  •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財政赤字貨幣化會擾亂政府財經紀律和市場定價機制,與“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相悖,會打破好不容易建立的現代財政制度和現代貨幣制度之間相互獨立又互相配合的機制,弊遠大於利。更何況,財政赤字貨幣化是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沒有辦法的辦法,不是一個可以隨便使用的、沒有後遺症的工具。中國遠沒有到不得不考慮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時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