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央行調查聯合消費貸款:限制還是鼓勵?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22:14   澎湃新聞

  原標題:央行調查聯合消費貸款:限制還是鼓勵?

  (作者程華爲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下發《關於開展線上聯合消費貸款調查的緊急通知》,要求各商業銀行填報2018年以來消費貸款的數據。這是一次非常規性的臨時調查,因爲與7月14日銀保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涉及業務內容重疊,市場對這兩件事情的關聯性作出了種種猜測。

  首先,筆者認爲,《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是銀保監會經過兩三年的廣泛調研和意見徵求後,在2018年意見徵求稿的基礎上修改後發佈的文件,是中國金融科技發展史上一個里程碑式的文件,具有長期、深遠的積極意義。而線上聯合消費貸款調查則是短期中商業銀行消費貸款不良率提高背景下央行做的摸底調查,更傾向於對當下商業銀行狀況的把握。

  事實上,今年上市銀行發佈的年報顯示,絕大多數商業銀行2019年年底信用卡不良率都高於2018年。央行發佈的《2020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也顯示,2020年一季度商業銀行信用卡不良餘額和不良率都在提高。在要求銀行填報的表格中,涉及不良率的有三個指標:“月末全部個人消費貸款餘額不良率”、“個人信用卡透支不良率”和“線上聯合貸款餘額不良率”,關於利率的調查也分爲了這三個部分。因此,央行的此次調研,筆者更傾向於理解爲疫情影響下對商業銀行消費貸款資產質量變化的關注,是爲了防範風險。

  其次,這次調查的焦點是聯合貸款的餘額、利率、不良率,涉及2018年12月、2019年6月、2019年12月、2020年1月至6月,共計9個月的數據,主要是爲了研究清楚不良率上升原因和規模,以便做提前應對和防範。這與《暫行辦法》中爲防範銀行風險所涉及的聯合貸款出資比例、風險控制、單戶額度及期限限制等業務規則問題,相關度並不高,沒有顯示出限制聯合消費貸款的跡象。事實上,此次調查由央行主導,而上述《暫行辦法》則由銀保監會發布。

  當然,筆者也認爲《暫行辦法》出臺與聯合消費貸款調查有着重要的關聯,這表現爲兩個方面。

  第一,《暫行辦法》出臺意味着互聯網聯合貸款作爲事實上已經存在多年的業務得到了監管機構的正式認可,正如《暫行辦法》明確提到的:“互聯網貸款不僅有利於銀行提升金融科技水平,促進其轉型發展,也有利於更好更便捷地滿足居民合理消費需求和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互聯網貸款作爲傳統線下貸款的重要補充,可以服務傳統金融渠道難以觸及的客戶羣體,其普惠金融特性較爲突出。”而人民銀行的聯合消費貸款調查,明確把銀行的信用卡貸款與線上聯合消費貸相提並論,也表明央行認可了在商業銀行的個人消費貸款業務中,與其他機構合作開展的線上消費貸款佔據着不可忽視的地位,是重要的構成部分。

  第二,《暫行辦法》頒佈後面臨着監管細則制定的問題,本次調查能夠提供一些重要的數據支撐。近年來大型互聯網平臺的助貸、聯合貸款業務受到廣泛關注,坊間不乏對貸款利率高低、資產質量優劣以及部分商業銀行對單個機構依賴度過高等的質疑。利用本次調查數據可以對商業銀行的傳統信用卡個人貸款和線上聯合個人貸款數據做一個全面的對比分析。從客羣上說,商業銀行信用卡的客戶與螞蟻的花唄、借唄以及京東白條、金條的客戶大致有30%-40%的重合度,不重合的部分,前者客羣平均年齡更大,後者更加年輕。從貸款額度、貸款用途和還款方式上看,二者非常接近,因此依據本次調查得到的加權平均利率、不良率以及份額的數據,可以以傳統的信用卡個人貸款業務爲標的,對線上聯合消費貸款業務進行全面、客觀的評估。

  最後,關於央行的線上聯合消費貸款調查,筆者還想簡單澄清一些媒體上的錯誤解讀:

  其一,本次調查不是爲了摸底“聯合消費貸款流入樓市”。互聯網公司的線上消費貸款業務具有金額小、期限短的特徵,一個人的可貸額度從幾千元到幾萬元,借款期限一般低於一年,這類流動性對於大額的非流動性房地產投資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其二,本次調查也不是“劍指螞蟻花唄、借唄”,不是爲了限制發展聯合消費貸款。的確,在央行要求上報的數據中,螞蟻的“花唄”和“借唄”被單獨列了出來。但原因很簡單,花唄和借唄的餘額體量大、模式也比較有代表性,作爲研究範本是合適的。

  螞蟻的這個規模,也是在市場競爭中與商業銀行互惠互利、自由合作的結果。不能因爲一個平臺業務發展好具有代表性,就認爲其會被限制。實際上,銀保監會《暫行辦法》對互聯網聯合貸款作出的定義、規範,螞蟻這樣的頭部平臺在模式、風險管理上最有能力達到監管要求,也能夠提升金融機構的獲客、風控能力。

  如果從當下的經濟環境看,互聯網聯合貸款對消費、實體經濟的推動作用會越發重要。這時候國家對其的態度,更可能是鼓勵而非限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