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機構評12月海關數據:重要工業原材料進口有擴大跡象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5:20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廣發宏觀郭磊】一些重要的工業原材料進口有擴大跡象

  來源:廣發宏觀  廣發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郭磊 博士  

  報告摘要

  第一,12月出口增速顯著擡升,低基數、春節分佈有一定貢獻,但基本面亦有驅動。我們理解一是全球貿易的共振,韓國、中國臺灣、越南出口均有不同程度回升;二是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對預期的影響。可以對照的是12月的PMI出口訂單也回升比較明顯。

  第二,當下出口初步企穩;但趨勢增速2020年落在哪個水平暫時不好判斷,12月的歐美日PMI尚無趨勢性回升證據。

  第三,進口增速顯著偏高,其中部分源於基數。但值得注意的是銅、鐵礦砂、鋼材、集成電路等進口似乎明顯超基數影響,應反映大宗品價格見底的預期,以及對工業補庫存的預期。

  第四,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主要源於出口和固定資產投資同時承壓,出口初步企穩;疊加開年以來專項債密集發行,規模已近7000億,後續經濟企穩回升概率進一步上升。

  第五,近期人民幣匯率有一輪升值。這一方面與中美經貿摩擦緩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下降背景下的美元走勢有關;另一方面則包含着中國經濟企穩的預期。

  正文

  12月出口增速顯著擡升,低基數、春節分佈有一定貢獻,但基本面亦有驅動。我們理解一是全球貿易的共振,韓國、中國臺灣、越南出口均有不同程度的回升;二是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帶給預期的影響。可以對照的是12月的PMI出口訂單也回升比較明顯。

  12月出口增速爲7.6%,較上月擡升8.9個點,較過去兩個月均值擡升8.6個點,較累計值擡升7.8個點。這裏面可能包含一系列因素的貢獻:

  1)去年12月基數較低。2018年12月同比增長-4.6%,就增速來說是2018年全年最低點。簡單算下,如果用2018年11月的增速(3.9%)去替代12月的增速(-4.6%),則2019年12月的同比變爲-1.2%。

  2)春節分佈的影響。今年春節處於1月,因此企業有可能更集中將報關提前至12月。歷史上春節前一個月出口也一般偏高。

  3)全球貿易的共振。越南、中國臺灣、韓國12月出口均不同程度好於11月,顯示出全球貿易存在一定共振。

  4)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帶給預期的影響。12月中旬,中美兩國就第一階段協議文本達成一致。這一點可能會對12月的進出口預期有一定帶動。

  可以對理由三四作爲同步驗證的是,12月PMI新出口訂單回升比較明顯,表現超季節性。

  當下出口初步企穩;但內生的趨勢增速2020年落在哪個水平暫時不好判斷。12月的歐美日PMI尚無明顯的趨勢性回升證據。

  但目前沒有依據說出口增速已經進入回升通道。12月歐元區PMI好於前期低點的9-10月;但美國PMI、日本PMI尚在低位徘徊,並無回升跡象出現。從OECD綜合領先指標來看,G7有小幅回升跡象,但偏微弱;巴西、俄羅斯有回升趨勢(可能和資源品價格有關);印度則在回落過程中。目前尚無明確根據判斷2020年出口趨勢增速在哪個水平,未來還要進一步觀察。

  進口增速顯著偏高,其中部分源於基數。但值得注意的是銅、鐵礦砂、鋼材、集成電路等進口數量似乎明顯超過基數影響,應反映出對大宗品價格見底的預期,以及對工業補庫存的預期。

  12月進口增速16.3%,大幅高於前值。這裏麪包含基數的影響,去年同期進口增速爲-7.7%,算是基數的低點之一。

  但值得注意的是大宗原材料和部分重要工業品,如銅(同比較上月高18個點,而基數只下降2個點)、鐵礦砂(同比較上月上行11.8個點,而基數並無下降)、鋼材(同比較上月高47個點,而基數下降8個點)、集成電路(同比增速上升27個點,而基數下降17個點,絕對量亦環比趨勢性擡升)等,其進口數量增速似乎均明顯超過基數影響。

  我們理解這一則可能包含對上游價格觸底的預期;二則可能是工業補庫存的預期。

  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主要源於出口和固定資產投資同時承壓,目前出口初步企穩;而開年以來專項債密集發行,規模已近7000億,後續經濟企穩回升概率進一步上升。

  在年度報告《回歸均衡》中,我們指出2019年經濟壓力主要源於出口和固定資產投資同時承壓。

  目前出口訂單指標初步企穩,在低基數和部分關稅取消的滯後影響下,2020年上半年應不至於進一步變差。

  而固定資產投資修復也已有初步跡象,開年以來專項債密集發行(見我們前期報告《專項債發行節奏明顯前傾》),目前已近7000億;且投向基建比例大幅提高。

  兩個線索之下,後續經濟企穩概率進一步上升。

  近期人民幣匯率有一輪升值。這一方面與中美經貿摩擦緩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下降背景下的美元走勢有關;另一方面則包含着中國經濟企穩的預期。

  1月14日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爲6.89,1月均值爲6.95。

  人民幣本輪升值一則與中美貿易摩擦緩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下降背景下美元偏弱有關。2019年12月-2020年1月美元指數整體較前值走低。在全球風險偏好擡升的背景下,資金會相對偏好新興市場資產而拋棄美元資產。

  二則包含着中國經濟企穩的預期。PMI、BCI等指標均顯示中國經濟10-12月有初步企穩跡象,而人民幣匯率也差不多自9月以來逐步升值。

  一些階段性事件亦有影響。據新華社消息,美國財政部13日公佈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取消對中國所謂“匯率操縱國”的認定。這一消息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進一步擡升。

  核心假設風險:宏觀經濟變化超預期,外環境變化超預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