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正在成爲兩個物種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03:40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正在成爲兩個物種 來源:音樂先聲

  文 | 音樂先聲(ID:nakedmusic),作者 | 範志輝

  摘要:在線音樂差異化發展趨勢越來越明顯。某種程度上,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其實已經是兩個物種。

  5月20日,網易公司發佈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網易公司第一季度淨收入爲170.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8.3%;創新與其他業務板塊一季度營收30.0億元,同比增加28%,其中網易雲音樂拉動作用明顯。網易CFO楊昭烜在電話會中透露,網易雲音樂在第一季度實現了同比三位數的營收增長,付費會員人數和會員收入持續增長,直播收入也在快速增長。

  對比上週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集團發佈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音樂付費數據同樣亮眼,在線音樂付費用戶達4270萬,同比增長50.4%,付費滲透率達到6.5%。

  從這些向好的數據裏,我們看到隨着付費意識的養成,國內在線音樂產業正進入大步向前的新階段。而作爲在線音樂兩強,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今年以來的新動作也繼續突破着既有的流媒體業務,在戰略方向上形成了明顯的分野,差異化發展態勢明顯。

  從“聽”到“唱”和“看”,網易雲音樂以社區深拓音樂場景

  2020年,網易雲音樂在版權採購方面動作頻頻,迎來豐收之年。近三個月,網易雲音樂接連拿下吉卜力工作室、滾石唱片、華納版權(WCM)、少城時代等四家重磅版權。此外,網易雲音樂也已將《歌手·當打之年》、《我們的樂隊》、《嗨唱轉起來》、《聲臨其境》第三季等國內多部熱門綜藝的音樂作品版權收入囊中。

  在夯實音樂版權的同時,網易雲音樂近期的新突破主要集中在K歌和音樂付費直播,偏向想讓用戶“唱”和“看”。

  今年3月,網易雲音樂推出了一款名爲“音街”的K歌產品,正式入局K歌市場。目前,“音街”APP還處於公測階段,除了常規K歌功能外,“音街”還有多維度K歌打分、心情日記等專屬功能以及伴奏一鍵Remix等業內首創功能。從主產品到先後上線LOOK直播、音街,網易雲音樂也完成了從聽到看、唱的音樂生態佈局。

  另一邊,網易雲音樂延續了深耕原創音樂的思路,於4月27日宣佈發起“點亮現場行動”,首開音樂付費直播模式,全面開啓LIVE現場音樂扶持。在疫情影響下,大量音樂人失去了最主要的演出收入,而平臺此時入局,一方面是扶持原創音樂生態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激發樂迷加入到支持音樂人的行動中,進一步增強了音樂人與樂迷的粘性。

  可以看到,無論是加速版權佈局、推出K歌產品和音樂直播付費,背後依託的都是網易雲音樂的音樂社區優勢,而從這些維度發力在線音樂,其佈局邏輯也是圍繞音樂消費需求,讓用戶在社區裏聽歌、唱歌、看直播、看演出、交朋友,沉澱音樂人和用戶的社交關係,反過來也進一步增強平臺的社區粘性,從內容(版權)和人(用戶及音樂人)兩個層面去激活存量、挖掘增量。

  而紮根社區的戰略選擇,也將影響網易雲音樂後續的商業化邏輯。網易CEO丁磊在財報會議中提到,網易雲音樂的變現方式絕不會拘泥於付費會員、數字專輯、直播等模式。網易會創造出與衆不同的商業模式。如何利用社區優勢進一步拉高付費音樂、廣告、直播等的營收天花板,甚至創造出更具潛力的商業模式,或許會是影響在線音樂走向的關鍵變量。

  佈局長音頻,騰訊音樂娛樂繼續邁向泛娛樂

  戰略層面,除了以收購瑞迪歐佈局公播市場,騰訊音樂娛樂今年最大的動作無疑是長音頻,偏向想讓用戶“聽”。

  去年12月,酷我音樂就發佈了“百億聲機”全領域長音頻募集計劃,扶持長音頻內容創作,算是給長期定位模糊的酷我找到了差異化。今年3月,騰訊音樂娛樂與閱文集團達成合作,獲得把閱文平臺文學作品製作爲長音頻的權利;4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式發佈長音頻戰略,並推出長音頻新品牌“酷我暢聽”。

  之所以選擇發力長音頻,無疑與長音頻在用戶使用時長上的優勢有關。《2020中國夜聽經濟發展分析》顯示,2019年,移動音頻行業用戶夜間使用時長佔全天使用時長46.3%,高於綜合視頻、短視頻、移動音樂等行業,用戶規模也達到2.17億,全年夜聽總時長達到109億小時,同比增長95%。而騰訊音樂娛樂通過持續發力長音頻,或許能開闢出在線音樂、社交娛樂之外的第三條增長線。

  目前,全球最大流媒體平臺Spotify也在2月提出了“音頻優先”的戰略,在過去18個月中,花在播客領域相關的收購上就近6億美元;近期也開始測試其應用內視頻播客功能。某種程度上,TME與Spotify在音頻領域的佈局其實有着同樣的內在邏輯,即增加用戶使用時長,控制內容成本,豐富變現渠道。

  不過我們也看到,目前長音頻市場中,已經有荔枝、喜馬拉雅、蜻蜓FM等在線音頻頭部平臺。一方面,由於目標用戶的高重合度,騰訊音樂娛樂與這幾大成熟玩家的用戶競爭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從“在線音頻第一股”荔枝2019年Q4財報來看,付費轉化率不足1%,比TME今年Q1中在線音樂付費的6.5%還低,要想把長音頻蛋糕做大,還需要一段時間去教育市場。

  在線音樂進入新階段,行業差異化態勢明顯

  根據IFPI近期發佈《2019全球音樂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錄製音樂市場達到202億美元,其中流媒體爲114億美元,佔總收入56.1%,流媒體已經是整個錄製音樂市場的驅動力。

  但這兩年,我們注意到,流媒體的發展正在變道換擋。對比數據,2019年比2018年的流媒體收入增長了22億美元,而2018年比2017年的流媒體收入增長了27億美元。這意味着,2019年整體流媒體收入的增量比上一年減少了5億美元,年度增長呈放緩趨勢。結合國內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進程,用戶見頂也使得在線音樂從增量紅利時代進入存量紅利時代,深耕用戶黏性尋找下一個新的增長點成爲國內外音樂平臺的共同命題。

  在線音樂依然有巨大的發展空間,而在當前這個背景下,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兩大巨頭一個選擇佈局K歌、探索音樂付費直播,一個選擇發力長音頻,其實也是根據自身資源、優勢在當下做的差異化解決方案。

  網易雲音樂本質上走的還是社區路線,其核心是依託用戶、音樂人和內容沉澱社交關係,增加平臺粘性和品牌認同,並從中挖掘商業可能性。騰訊音樂娛樂的長音頻戰略,則是其音樂泛娛樂戰略在當下的一步新棋,在不同內容形態的跨界整合中完成流量的收割和變現。

  簡單來說,就是網易雲音樂可能更多圍繞音樂和社區做文章,騰訊音樂娛樂更擅長的是泛娛樂玩法。而隨着在音樂產業的深入發展,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的差異化態勢也變得越來越明顯,並以此構建更高的競爭壁壘。

  某種程度上,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娛樂,其實已經是兩個物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