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操縱匯率”標籤不攻自消 人民幣升破6.9後將怎走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08   第一財經日報

  “操縱匯率”標籤不攻自消 人民幣升破6.9後將怎走

  當地時間1月13日,美國財政部公佈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並未對中國作出“匯率操縱國”的認定。美國財長姆努欽表示,中國做出了可落實的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同時也強化了透明度。

  在14日中國外交部例會上,發言人耿爽就此事回應外媒記者提問時表示,事實上,中國本來就不是匯率操縱國。耿爽稱,“美方的最新的結論應該說符合事實,也符合國際社會的共識。”

  1月14日,美元/人民幣開盤大漲近300點。截至北京時間1月14日11:24,美元/人民幣報價6.8701,美元/離岸人民幣報價6.8711。多位國有大行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受貿易情緒利好,加之季節性結匯需求不斷釋放,近期人民幣對美元走強,中間價和即期價均創逾五個月新高。“由於短期漲幅較大,若後期無更多利好,人民幣可能需要尋找一個階段性底部。”德國商業銀行新興市場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對記者表示。

  美方未稱中國“操縱匯率”

  此次,美國財政部將10個國家加入觀察名單,包括:中國、德國、愛爾蘭、意大利、日本、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瑞士(新增)以及越南,但無一個主要的美國貿易伙伴符合1988年或2015年通過的兩項有關操縱外匯的法律規定的標準。不過,美方稱持續的強美元令人擔憂,美元實際有效匯率仍然較過去20年平均水平高出8%,且幾個貿易順差經濟體的實際有效匯率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爲是低估的,報告劍指韓國、德國、馬來西亞,但並未提及中國。

  “中國官方外匯儲備在2019年12月末爲3.1萬億美元,這也表示中國央行在人民幣貶值的同時並沒有干預匯率。”上述報告稱。

  耿爽則表示,最近一次IMF評估的結論認爲,人民幣匯率水平大體上是符合經濟基本面的,這等於在客觀上也否認中國是匯率操縱國這種說法。耿爽指出,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我們也曾多次重申,我們不會搞競爭性的貨幣貶值,沒有也不會將匯率作爲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他表示,中國將堅定不移地深化匯率市場化的改革,繼續完善以市場供求爲基礎,參考一攬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美國財政部在報告中回顧了過去一年的人民幣匯率走勢——“2019年人民幣貶值可能有助中國貨物出口。從2019年5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貶值4.3%,CFETS一籃子貨幣指數則貶值4%。同年8月5日,人民幣跌破7關口,這是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在9月初人民幣對美元貶值至7.18後,從10月開始逐步走升,目前交易在6.9附近。中國央行通過一系列工具來管理匯率,包括中間價,2017年引入的逆週期調節因子,對遠期售匯業務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等。”

  早前,美國方面的關注點始終落在中國的經常賬戶順差之上,原因在於,美國擔心部分國家通過低估的匯率來取得出口優勢。不過近年來,中國順差已經不斷收窄。此次,報告提及,2018年中國的經常賬戶順差已降至GDP的0.4%(490億美元),雖2019年爲GDP的1.2%(880億美元),但這一擴大主要因爲貨物和服務進口有所放緩,出境旅遊也有所放緩,貨物出口仍然較爲穩定。

  美國2016年實施的《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案》第701條是美國判定一國爲“匯率操縱國”的法律依據。當一國滿足以下三個標準時會被認定爲“匯率操縱國”:1.該經濟體對美國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2.該經濟體經常賬戶順差佔GDP比重至少爲3%:3.該經濟體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市場,規模佔GDP比重至少爲2%。目前,中國有兩項都不滿足。

  2019年8月,美國財政部將中國貼上所謂的“匯率操縱國”標籤。而同時,IMF方面則認爲人民幣估值合理。同年8月,在回答第一財經關於美國對人民幣的“匯率操縱”標籤以及人民幣估值的提問時,IMF中國團隊負責人、亞洲及太平洋部助理主任丹尼爾稱,對匯率操縱問題沒有可以附加評論的部分,但針對近期的關稅衝擊,“報告(IMF對中國的《第四條款磋商報告》)第24條中的第三點提及了相關建議,在負面情景下,(與匯率相關的部分包括)爲了降低關稅衝擊,人民幣應該保持靈活性,並由市場決定。”

  美國擔憂強美元

  “持續的美元強勢令人擔憂”——美國財政部此次報告對強美元的影響也花了大量筆墨。由於過去兩年的貿易不確定性,美元指數居高難下,一度逼近100,目前也始終盤踞在97附近。報告提及,“IMF持續判斷美國(實際有效匯率)被高估……然而,美元實際有效匯率仍然較2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8%,持續的美元強勢會加劇貿易和經常賬戶失衡。”

  美國方面此次表示,同樣令人擔憂的是幾個貿易順差經濟體,“IMF認爲這些國家貨幣的實際有效匯率還是被低估的,而這些貨幣今年反而進一步貶值(尤其是韓國,德國和馬來西亞也屬於該行列),也有一些國家並沒有朝着改善失衡的方向前進(新加坡、荷蘭)。”但報告中並未提及人民幣。

  截至北京時間1月14日11:53,美元指數報97.105。本週一,美元指數上漲0.03%,收於97.369。本週將公佈美國消費者物價和零售銷售等數據。主流機構預計美元指數2020年將貶值5%,這是基於貿易形勢緩和的假設。

  人民幣階段性尋底

  人民幣近期的強勢無疑受到多方因素帶動——經濟數據企穩、貿易形勢緩和、企業季節性結匯。不過,交易員普遍對記者表示,此後若無進一步的利多消息,人民幣將階段性尋底,2020年匯率預計將較爲穩定。

  “短期匯率衝得較猛,中間價的引導效應也較強。不過目前2020年購匯需求的企業,也逐步開始釋放購匯需求。”另一銀行外匯交易員表示。

  週一開始,境內外人民幣表現強勁,雙雙升破6.89關口,創近5個半月高位。建行金融市場部提及,短期內,樂觀情緒仍有望繼續支撐人民幣表現。同時,中國外匯局優化政策,豐富債市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對衝渠道,這也有助於外資進一步流入中國市場。

  就未來而言,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仍是主要方向。近期,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求是》上撰文指出,人民幣匯率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我們不將匯率工具化,也絕不搞“以鄰爲壑”的競爭性貶值。下一階段,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保持匯率彈性,並在市場出現順週期苗頭時實施必要的宏觀審慎管理,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IMF此前也表示,在過去幾年中,中國在減少外部失衡方面取得了進展,2018年的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即人民幣未被大幅高估或低估,“我們建議中國匯率提升彈性,目前已經取得進展,我們希望這能夠持續。”丹尼爾稱。他對第一財經記者稱:“我們支持增加人民幣匯率彈性,進一步推動金融開放和其他結構性改革,更爲靈活、市場供求決定的匯率會給貨幣政策更多空間來應對國內環境。IMF也認爲,持續推進經濟再平衡、加速開放、提升匯率靈活性不僅對中國自身有益,也對全球經濟有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