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疫情將如何改變美國的教育產業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1日 14:33   中國經營報

  疫情將如何改變美國的教育產業

  文/魏欣

  當地時間7月14日,美國行政當局取消了近期頒佈的一項阻止國際學生獲得簽證的禁令。由於爲對抗疫情而頒佈的“社交距離”令,美國大多數的高等院校數月來已經完全停止了傳統的課堂教學。他們轉而通過網絡軟件進行線上教學活動。但是7月6日,移民局突然頒佈禁令,凡是不再參與線下教學的國際學生將無法獲得美國簽證。因爲他們在美國境外也可以完成學業。即使已經在美國的學生,也需要在下學期開學前離開美國。如果實施,可能有上百萬各國留學生將不得不提前回國。很多分析人士認爲,政府這項禁令的主要意圖是想迫使這些高等院校儘快恢復日常的線下教學活動。隨後,以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爲首的數十所大學向華盛頓特區地方法院提起訴訟。在法院聽證會後,雙方決定和解。最終美國政府選擇妥協。

  然而這只是全球公共衛生事件對教育產業產生衝擊的一個方面。由於長期的停滯,很多院校面臨嚴重的財政危機。受到病毒威脅的不只是在校學生,還包括教職員工、教學設施和學校周邊商業區。所以近期美國聯邦政府、各州政府和各大院校就如何重開校園進行了激烈的爭論。如果疫情的陰影長期持續,未來對美國的高等教育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由於大部分教學活動已經被轉移到了網上,很多學生和家長認爲學校應該退還已經繳納的部分學費。美國原本就有比較發達的遠程教學機構和網絡培訓公司。但是學生選擇就讀更加昂貴的大學,說明他們更看重的是線下的實際體驗和教學質量。在他們繳納的學費中,包含了學校圖書館、健身房、實驗室和各種會議、講座的費用。如果政府頒佈的“居家令”導致這些線下服務都無法使用,學生確實有一定理由要求校方退還部分費用。更重要的是,學生和家長自己也遭受了不小的財務損失。他們也更有動力讓校方承擔部分責任。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的報道,越來越多的學生開始提出這類要求。甚至他們還向法院提起訴訟,迫使校方承擔更多責任。那些規模較大的學校,如範德堡大學、波士頓大學和布朗大學都遭遇了集體訴訟。

  作爲學校收入的一個主要來源,校辦醫院在危機中遭受的損失嚴重影響到高等院校的總體收入。雖然美國並不是每所大學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但是最著名的綜合性大學往往附屬有醫學院和校辦醫院。比如,哈佛醫學院。與很多人想象的不同,醫院在本次疫情中遭受的影響也很大。大多數非呼吸道疾病的科室被迫關閉。由於抗擊新冠病毒的工作具有一定公益性質,所以對醫院盈利反而形成拖累。在美國布魯金斯學院研究的491所大學中,有35家帶有附屬醫院。總體來看,醫院收入可以佔到學校總收入的15%。如此大比例的收入受到影響,可以想象這些大型院校所遭受的壓力。

  疫情的長期持續使那些原本可以爲大學帶來豐厚利潤的外州和國際學生大量減少。在美國大學的學生結構中,本州學生由於父母已經繳納州稅,所以一般可以享受比其他學生更低的學費。從財務的角度來看,外州學生其實是補貼了本州學生。國際學生則是所有學生中學費繳納最高的,而且往往還要租用學校宿舍,前往學校食堂就餐。出於營利的目的,美國大學非常歡迎外州和國際學生就讀。但是在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籠罩下,這兩個學生羣體未來可能更願意選擇在本地就讀。國際學生的兩個主要來源國——中國和印度現在與美國都存在國際航班大量減少的現象。美國國內各個州的疫情控制情況差別很大。今年4月和5月時,美國東海岸紐約州和麻州是感染高峯地。現在加州、得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和亞利桑那州的情況很嚴重。地區之間的旅行限制措施使更多學生願意選擇就近入讀。

  對於那些公立學校而言,地方政府的財政支持會毫無疑問地減少。由於居家令,大部分商鋪被迫長期關閉,失業人口大幅上升。地方政府在銷售稅和個人所得稅方面的損失很大。紐約州預算辦公室認爲2021財年的財政收入會降低12%;加州議會認爲2021財年會降低16%到21%。與此同時,失業人口補貼和抗疫開支卻居高不下。美國《國會山報》認爲,大多數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不得不考慮把預算在原有基礎上削減30%到50%。那些非核心的公共服務受到的影響最大。可以想象,這些公立學校能夠獲得的財政資金將大不如前了。

  在如此嚴峻的危機之下,很多教育界專家正在分析,未來美國的教育產業將向哪個方向發展。

  不難想象,可能從今年秋天開始,美國高校破產的案例將會急劇增加。其實很多有識之士早就已經認識到了美國教育產業的過剩和低效。硅谷傳奇投資人和川普總統的早期支持者彼得·蒂爾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指出,美國大學當今的腐敗程度已經達到了500年前歐洲教廷的程度。他曾經出資鼓勵大學生退學創業。哈佛商學院教授克萊頓·克里斯滕森早在2018年就預測,美國4400所傳統大學中的一半將會在未來10到15年內破產。他認爲這些美國高校沒有爲學生提供合理的投資回報。在其著作《創新性大學》裏,他得出結論,網絡培訓公司將會提供更加合理和有效的教育方式,而且將會從本質上削弱傳統大學的商業模式。當時他的言論被認爲挑戰了傳統大學的正統地位,而且很具爭議性。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疫情可能大大加速了這個進程。教育行業研究學者布萊恩·亞歷山大預測,截至明年初可能有10%的美國大學會破產。

  由於大量傳統教學活動轉爲線上,讓受到關注不夠的網絡教學實體有機會獲得更大的發展機遇。以往傳統大學收費之所以顯著高於網絡培訓公司的理由是因爲他們提供的線下服務無可替代。但是長時間的疫情讓更多學生和家長開始質疑傳統大學的優勢究竟在哪裏。如果教學質量和學位含金量差別不大,他們更加傾向於選擇廉價的網絡教學方式。高校目前受到的財務衝擊很大,同時也面臨着越來越大的降價壓力。據媒體報道,有的大學已經取消了原本漲價的計劃,有的向學生提供延遲繳納學費的選項,有的直接選擇了降價。還有一部分專家提議,大學未來應該提供拆分的學費繳納方案:對於不使用學校設施的線上學生提供較廉價的學費;對使用學校設施的學生,則根據他們的需求提供更多選擇的收費標準。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國內就一直存在要求教育產業改革的強烈願望。這種願望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學費負擔太重,導致80後和90後畢業生羣體普遍揹負了沉重的學生貸款。他們成爲民主黨前總統候選人桑德斯的主要支持者,要求政府直接免除他們的貸款。第二,畢業生就業率和工資水平太低。美國學生比較熱衷的文科專業普遍很難找到工作,但是學費卻不便宜。很多社會團體正在呼籲用職業化和網絡化教育來替代昂貴的高等教育。讓教育產業更多面向就業市場,培養社會上更需要的理工科專業人才和技術工人。而當下的這場疫情危機可能成爲美國教育產業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推動因素。

  作者爲專欄作家,曾在美國供職於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