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地產主業營收下滑 轉型受挫 冠城大通尷尬“掉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5日 10:34   中國經營報

  地產主業營收下滑 轉型受挫 冠城大通尷尬“掉隊”

  本報記者/張玉/上海報道

  收到上交所年報問詢函後不久,閩系房企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600067.SH,以下簡稱“冠城大通”)再度提交了一份頗爲尷尬的一季度業績報告。

  公告顯示,年初至2020年一季度報告期末,公司營業收入爲8.52億元,比上年度末減少了49.2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7565.07萬元,比上年度末減少185.47%。

  尷尬的業績背後,冠城大通近年來在土地市場上表現乏力。數據顯示,冠城大通目前在建、在售項目及土地儲備項目加起來僅有13個。此外,2018年及2019年,冠城大通分別僅收入一幅土地。

  尷尬的銷售業績也加劇了公司現金流的緊張狀況。一季度報顯示,今年初至一季度報告期末,冠城大通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5.05億元。

  對於業績和企業發展相關問題,6月22日,《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致函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600067.SH,以下簡稱“冠城大通”)進行採訪。6月24日,冠城大通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回應記者採訪表示,以公開披露的信息爲準。

  地產主業營收下滑

  公開資料顯示,冠城大通主營業務爲房地產開發和特種漆包線製造與銷售,並涉足新能源和健康養生領域。其中,房地產業務是公司的支柱產業,目前主要以大北京、大南京爲重點發展區域,項目分佈於北京、南京、蘇州、南通、常熟、福州等經濟較爲發達的地區。另據天眼查,冠城大通董事長爲韓孝煌。

  對於一季度業績的大幅下滑,冠城大通在一季度報中解釋稱,受公司房地產業務結算週期的影響,本年度房地產項目將主要集中在下半年進行結算,因此,一季度公司房地產業務結算金額較小,受此影響,本報告期內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出現階段性虧損。

  記者注意到,近年來冠城大通地產業務的業績表現並不理想。

  根據公司2019年度報告,冠城大通2019年房地產業務收入39.81億元,同比下降6.55%,毛利率56.96%,同比下降7.91個百分點。

  就此,冠城大通在回覆上交所的問詢函中提及,公司房地產業務2019年度結算面積爲19.38萬平方米,較上年同期22.26萬平方米減少12.94%,主要受公司房地產項目開發進度的影響;2019年度結算收入爲39.81億元,較上年同期42.60億元減少6.55%,除受結算面積同比減少影響外,還受結算產品類型及結算區域結構發生變化影響。

  數據顯示,冠城大通目前在建、在售項目及土地儲備項目加起來僅有13個,分佈在北京、南京、福州、南通、常熟這五個城市。此外,公司在土地市場的動作也比較少。2018年及2019年分別僅收入一幅土地。2019年6月,冠城大通以4.97億元奪得高淳寶塔路以北、胥河路以西G07地塊。2018年8月,南京六合G32地塊被冠城大通以4億元拿下。

  記者統計發現,2017~2019年,冠城大通主要在建或在售項目及剩餘土地儲備的總建築面積(單位:萬平方米)分別爲413.22、487.18及471.39,規模較小。

  “沒有土地入賬,拿什麼做產出?”上海中原地產市場分析師盧文曦直言,房地產企業分化日益嚴重,不拿地就會被邊緣化。“房地產是有周期的,不像做麪包,今天拿到麪粉,下午就能賣麪包了。房地產項目再快也要8~9個月以後才有產出。所以今年不拿地,明年就沒有收成。”盧文曦表示。

  “這說明企業在土地投資、城市擴展等方面的力度是比較弱的,而這方面沒有抓住機會也使得企業錯過了一個擴張的機會。”知名地產分析師嚴躍進向記者表示,冠城大通此前知名度較大,但這兩年隨着很多黑馬類型的中小房企的崛起,加之冠城大通地產業務表現較弱,已經不在現在主流的地產企業之列。

  嚴躍進建議,企業後續應該積極去研究找一些新的城市,“對一個城市的理解更深刻,投資的時候才會更加有底氣。”

  資金壓力陡增

  拿地戰略緩慢的背後與冠城大通緊張的現金情況密不可分。

  一季度報顯示,今年初至一季度報告期末,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5.05億元。

  另據年報顯示,2019年公司貨幣資金17.01億元,同比減少50.89%,其中受限金額8398.96萬元,主要爲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5179.83 萬元。籌資活動現金淨流量爲-17.21億元,同比下降168.45%。流動負債142.23億元,同比增長51.73%,其中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爲42.38億元,同比增長451.66%。

  就此,上交所要求冠城大通結合融資計劃以及資金使用安排等,說明貨幣資金、籌資現金流變動較大的原因及其對公司經營的影響。

  冠城大通方面解釋稱,2019年末,公司貨幣資金17.01億元,較年初34.64億元減少17.63億元,貨幣資金減少主要受償還金融機構借款、回購股份等因素影響。

  此外,上交所在問詢函中提及,公司利息資本化金額大幅增加。冠城大通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期末融資額72.80億元,利息資本化金額39.32億元,而2018年上述金額分別爲77.42億元、1.36億元。公司報告期內利息資本化金額佔淨利潤的735.04%,較2018年大幅提升。

  “公司2019年年報中因工作人員失誤導致數據鏈接發生錯誤,誤將利息資本化項目的期末融資餘額披露成當期利息資本化金額,導致當期利息資本化金額披露有誤。”冠城大通方面更正表示,公司2019年末融資額72.80億元,利息資本化金額2.00億元,較上年同期利息資本化金額1.36億元增加0.64億元,主要系本期新增房地產項目開發貸利息資本化影響所致。

  在盧文曦看來,這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越沒資金越不拿地,而越不拿地就越沒有產出。”

  記者注意到,5月29日,據上交所消息,中信證券-北京創富大廈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獲上交所受理。消息顯示,該債券擬發行金額4.4億元,發行人爲冠城大通股份有限公司,承銷商、管理人爲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對於冠城大通來說,部分項目難產也加劇了企業資金的緊張情況。據記者瞭解,冠城大通自2009年開始推進太陽宮D區土地一級開發項目,不過截至目前,項目仍在收儲中。

  就此,冠城大通方面回覆問詢函表示,公司歷年來均極其重視D區一級土地開發項目的進展,但由於該項目涉及整個太陽宮鄉撤鄉設街道、居民農轉非農的改制工作等,且北京市各級政府都有已使用D區建設用地的情形,給項目實施造成了較大困難。

  目前該項目尚存在如下主要問題:由於太陽宮鄉擬用於承接未拆除集體企業的產業園尚未建設完成,導致代徵地上還有部分企業房屋未完成拆遷;由於項目涉及的地鐵等政府項目的用地界址尚未確定,導致可用於上市的建設用地的具體地界尚未能最後確定。

  新能源業務虧損

  傳統地產業務陷入營收尷尬的同時,冠城大通在新能源業務方面的業績表現也並不樂觀。

  在2015年度報告中,冠城大通方面提及,爲實施戰略轉型,公司初步佈局新能源、金融、股權投資、醫療健康業務領域。冠城大通的新能源業務主要爲生產鋰電池和電解液。年報顯示,2019年公司鋰電池業務實現主營業務收入5597.19萬元,同比增長466.83%,鋰電池電解液添加劑業務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488.80萬元,兩家公司仍處於虧損狀態。

  就此,冠城大通回應上交所問詢函表示,從目前情況來看,公司鋰電業務發展不及預期。一方面是公司對鋰電行業的競爭激烈程度估計不足,鋰電池銷售單價近年快速下行,三元電池系統市場單價從2015年的約2元/WH下降到2019年底約1元/WH,下降速度快於原先預測的每年10%下降幅度。並且,由於自身品牌、客戶議價能力等方面侷限,公司2019年生產的動力電池產品銷售單價低於市場價格。

  另一方面,由於開拓下游客戶不及預期,產能利用率較低,導致生產成本高於其他大企業,也高於公司前期預期,造成鋰電池業務近年持續虧損。

  電解液添加劑方面,公司於2015年8月通過收購成爲福建創鑫科技開發有限 公司大股東,取得對邵武創鑫的控制權。近幾年,由於產品產業化過程中與研發團隊脫節,工業化生產過程中工藝不穩定、產品收率低、生產週期長、產品批量供應不及時,從而持續虧損未達公司預期。自2019年底起公司已進一步加強對其經營管理,並採取各種措施解決存在問題,已取得初步成效。

  記者注意到,作爲冠城大通主營業務之一的電磁線業務也出現了業績下滑。年報顯示,2019年冠城大通電磁線業務營業收入爲34.43億元,比上年減少了2.76%。

  值得注意的是,4月20日,冠城大通公告表示,公司計劃分拆所屬子公司大通新材至上交所主板上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