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科迪乳業資本運作被迫終止 大額貨幣資金去向不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3:21   中國經營報

  大額貨幣資金去向不明 科迪乳業資本運作被迫終止

  本報實習記者/鍾楚涵/記者/李向磊/上海報道

  今年8月,河南科迪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迪乳業”,002770.SZ)拖欠奶農款項事件全面爆發,引發市場對於科迪乳業資金、經營等情況的強烈關注。隨即,監管部門對科迪乳業展開立案調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科迪乳業又生“異象”。

  近日,科迪乳業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原本賬面上約17億元貨幣資金竟然“不翼而飛”,僅餘2720.34萬元,同時,三季度科迪乳業其他應收款由原本的258.87萬元激增至19.68億元。

  事實上,《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中就曾對其爲何擁有17億元賬面資金仍拖欠奶農款項、17億元賬面資金是否真實存在等提出疑問,隨後深交所圍繞賬面資金情況和現金流向等問題對科迪乳業下發了《問詢函》。而關於資金狀況,科迪乳業則以“正在接受監管機構調查,一切等待調查結果”爲理由避免回覆。

  與此同時,科迪乳業公告,由於收到河南證監局下發的調查通知書,科迪乳業對河南科迪速凍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迪速凍”)的收購被迫終止。而這意味着科迪乳業大股東股權質押得到解除的一個途徑遭到關閉。

  大額貨幣資金不翼而飛

  近日,科迪乳業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1~9月,科迪乳業實現營收7.49億元,淨利潤3275.6萬元,分別同比下滑22.89%和69.7%。

  值得注意的是,距半年報發佈僅一個季度的時間,科迪乳業的財務數據發生了大幅度變動。三季度報告中,該公司貨幣資金餘額爲2720.34萬元,而就在此前的半年報當中,該數據還是17.53億元。與之相反的是其他應收款餘額,半年報當中該數據爲258.87萬元,而在最新披露的三季度報告中,增長至19.68億元。

  某上市公司財務總監李強(化名)告訴記者,其他應收款的核算內容主要是非經營有關的一些債券,比如說保證金、借款等,是應該收回來的款項,但不屬於應收賬款,不屬於應收票據,也不屬於預付賬款。

  李強對記者表示,“一般而言,企業貨幣資金大幅減少,正常的用途應該是主要用於支付供應商或客戶欠款、採購原材料或設備、歸還銀行貸款等”。但記者查閱三季報發現,除“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淨增加額”一項爲-16.44億元,現金流量表中的其他科目數據並未出現明顯的變動,也就是說並未出現大額支付款項的情形。“不排除大股東資金佔用或之前把應收賬款記爲貨幣資金餘額的情形”。

  “科迪乳業三季度財務報表信息的確存在蹊蹺之處。第一,公司資產總額變化不大,除了貨幣資金、其他應收款等極個別科目變動幅度巨大,其他的科目變動不大。第二,對於其他應收款大幅變動,公司選擇性地忽略,沒有披露變動原因。一般重大項目變動,都需要在財報裏披露變動原因。一家企業的貨幣資金和其他應收款都是資產類項目,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要保持資產總盤子不變,就是此消彼長的關係。在合併現金流量表中,科迪乳業在‘支付其他與籌資活動有關的現金’中列出了一個21.7億元的項目,不知道具體什麼內容。”李強分析。

  但對於貨幣資金餘額和其他應收款大幅變動的原因,科迪乳業在三季報中並未進行任何解釋。記者就此事向科迪乳業發去了採訪函,但是截至發稿,對方並沒有作出回覆。

  實際上,科迪乳業資金情況早有蹊蹺。8月,科迪乳業“高存高貸”一事就引發了輿論關注,賬面資金17億,卻拖欠奶農款項引發質疑。科迪速凍總經理兼法人代表、科迪乳業董事長張清海之女張少華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也承認目前整個科迪集團的資金壓力較大。

  此前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高存高貸”可能性很多,比如可能是存款屬於限制使用的資金;可能是定期存款收益比貸款成本高,所以雖然借款也更划算;可能是雖然賬面有錢,但實際上被調走週轉並不在賬戶裏;也可能是極端的情況,那筆錢並不存在,是造假。

  而資金壓力對科迪乳業的生產經營顯然已經造成了很大影響。2019年6月,網上流傳出科迪乳業的一則公告,反映出了科迪乳業內部的經營壓力。公告顯示,科迪乳業因第一季度業績不達標,將開除和處分多個大區、城市的區域經理。7月至8月,奶農集體討要相關款項。

  財報中也有體現,第三季度科迪乳業實現營收僅1.14億元,同比下降70.9%,歸母淨利潤更是首度出現虧損4679.84萬元,同比下降208.11%,而1~9月整體營收也不過7.49億元,同比下降22.89%,歸母淨利潤也只有3275.6萬元,同比下降69.7%。

  不僅三季度如此,據科迪乳業預測,2019年全年歸母淨利潤大約也只有3200萬元~4800萬元,較上年下降75.22%~62.83%。對此科迪乳業歸因於“受公司資金鍊緊張影響”。

  資本運作被迫終止

  在公司業績下滑的同時,科迪乳業醞釀已久的資產重組也宣告了終止。近日,科迪乳業發佈《關於終止重大資產重組事項的公告》。公告顯示,重組期間公司收到了河南證監局下發的調查通知書,在此背景下,擬終止購買母公司科迪集團及其他自然人股東所持有的科迪速凍100%股權。

  資料顯示,科迪集團爲科迪乳業的大股東,科迪集團實控人張清海、許秀雲夫婦同時也是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科迪速凍控股股東張少華系張清海、許秀雲之女兒。科迪集團官網顯示,除科迪乳業、科迪速凍外,科迪集團還擁有科迪生物、科迪面業兩大業務板塊。

  根據今年4月發佈的重組預案,科迪速凍100%股權的預估值爲14.8億元,相較科迪速凍淨資產3.92億元,預估增值率爲277.38%。

  這一併購重組原本因上市公司涉嫌向大股東進行利益輸送而引發關注和爭議。如今,當該併購重組因上市公司被立案調查而終止時,對於大股東科迪集團而言,最直接的影響是其化解壓力的一大途徑遭到關閉。

  根據重組預案,科迪集團於2018年9月將其持有的科迪速凍2.09億元股權質押給中原資產。根據中原資產與科迪集團簽署的《債轉股意向協議》及中原資產出具的同意函,中原資產以其對科迪集團享有的債權作爲支付對價來購買科迪集團持有的科迪速凍部分股權,中原資產同意在成爲科迪速凍股東後,中原資產將作爲科迪乳業本次發行股份購買科迪速凍100%股權的交易對方。中原資產同意,在與科迪集團簽署正式的《債轉股實施協議》後,將上述科迪速凍股權全部解除質押。

  根據Wind數據,截至11月5日,科迪乳業大股東累計質押數佔持股數比例爲99.96%。

  同時,科迪乳業目前還面臨着較大的償債壓力。截至今年三季度,科迪乳業資產負債率爲50.54%,較2018年末、2019年上半年均有所攀升。沈萌對記者表示,“百分之五十的負債率並不高,但科迪乳業的問題在於其負債結構中流動負債的比例較高,導致其對現金流的依賴很強,需要能夠產生更強現金淨流入的資產”。根據三季報,科迪乳業負債合計爲18.24億元,其中流動負債爲18.01億元,佔負債總額的98.74%。

  除此之外,在奶農的欠款方面,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截至目前,科迪乳業拖欠奶農的費用仍未完全到位。與此同時,科迪乳業拖欠經銷商費用、科迪集團“運營異常”等情況近期也頻頻爆出。經營情況進一步惡化、約17億資金不翼而飛、流動負債不斷加大,以上種種,爲原本就處於關鍵時刻的科迪乳業又添上了一層迷霧。

  乳業專家宋亮表示,對於上市公司科迪乳業而言,目前階段只能望政府能夠進行輸血救助。而科迪乳業此前也曾經表示,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積極幫助科迪集團協調推動省級投資平臺、質權人設立專項產業振興基金,上述基金參與各方已進行了多輪磋商,尚未簽署相關協議。對於此事的推進情況,科迪乳業亦未回覆記者的採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