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外企爭進上海 特斯拉之後工業軟件巨頭達索也已落戶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31日 02:59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記者 宋傑|上海報道

  疫情並未影響全球巨頭增資上海的步伐。在特斯拉之後,丹佛斯、達索系統等跨國公司都紛至沓來。

  7月22日,上海54個外資項目集中籤約,投資總額超過80億美元。這是今年以來上海第三次舉行外資項目集體簽約,三次簽約總項目達183項,總投資額319億美元。

  此次簽約的項目中,15個項目涉及新基建,涵蓋網絡科技、人工智能、生物醫藥、集成電路等產業;10個項目投資超1億美元,涉及商務服務、能源和金融等領域;3個項目來自世界500強企業。

  外商們“真金白銀”的投資匯成了這組數據:今年上半年,上海實到外資102.8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5.4%;新增跨國公司地區總部26家、研發中心10家,累計分別達到746家和471家。

  另一方面,據UNCTAD(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佈的《2020年世界投資報告》,2020年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資)流量或將在2019年1.54萬億美元的基礎上下降近40%,這將使全球FDI自2005年以來首次低於1萬億美元。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上海投資促進中心主任趙曉蕾近期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專訪時這樣評論:“疫情與貿易戰疊加加速全球價值鏈重構,中國市場或將成爲境外資金的‘避風港’,其中,全球FDI正在爭進上海。”

  “第二故鄉” 的情義有多重?

  繼在上海設立中國區總部後,丹麥最大的工業集團之一的丹佛斯近期又增資3000萬美元在上海設立投資總部。在談及爲何增資時,丹佛斯中國區總裁徐陽表示:“中國是我們的第二故鄉”。  

  “上海作爲丹佛斯的重要立足點,對公司在中國乃至亞太市場業務增長起着決定性作用。近年來上海市營商環境持續改善,政府部門服務職能不斷優化,尤其是2019年《上海市鼓勵跨國公司設立地區總部的規定》的推出,爲跨國公司在滬發展提供了諸多便利。上海市作爲亞太地區首屈一指的外資投資目的地的吸引力大幅增加。”徐陽對記者說。

  說起把上海當成“第二故鄉”的外資企業,特斯拉應該也能算上一個。特斯拉在上海建造的“超級工廠”,是美國之外的首個特斯拉工廠。

  2018年,中國宣佈允許外資全資擁有電動汽車製造企業。特斯拉成爲中國政策的受惠者。

  僅用357天,上海臨港的一片農田變身爲特斯拉超級工廠。今年二季度,特斯拉生產了超過82000輛電動汽車,並交付了約90650輛汽車,高於預期的74130輛。其中上海工廠做出了重大貢獻。這家全球市值第一的車企首次連續四個季度實現盈利。 

  馬斯克在今年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中表示,上海工廠的零部件國產化率目前爲40%,至2020年底預計將達到80%。

  今年年初在國產Model 3交付儀式上起舞的馬斯克,就曾多次讚歎上海速度。他說:“感謝上海市政府的支持和上海團隊的工作,我們共同創造了令人驚歎的上海速度。”

  今年5月,上海出臺新政加快特色產業園區建設,欲複製一批“ 特斯拉項目”,推進一批新動能產業。

  所謂特色產業園區,主要突出“三特”,特定產業方向、特優園區主體、特強產業生態,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材料、智能製造等六個關鍵領域核心環節。

  可以說,從“特斯拉奇蹟”的誕生到“上海速度”的複製推廣,見證了上海對優化營商環境孜孜不倦的追求,更折射出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的決心與行動。 

  中國是除美國之外,外資直接投資的最大接受國

  2019年是上海新增外資項目數和實到外資最多的一年,連續第二年實現項目數(同比增長21.5%)、合同外資(同比增長10.1%)、實到外資(同比增長7.1%)“三增長”。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上海投資促進中心主任趙曉蕾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專訪時說,儘管中美已有持續一年多的貿易摩擦,但2019年美資對上海實際投資同比增長了29.6%。今年一季度,上海外商直接投資實際到位金額爲46.69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5%。第三產業外商直接投資實際到位金額增長6.5%,佔全市的比重爲94.9%。

  這個結果和UNCTAD的研究結果相一致,中國市場依舊保持着對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中國是除美國之外,外資直接投資的最大接受國。趙曉蕾認爲,雖然全球FDI連續多年持續下跌,但中國依然是FDI的淨流入國。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中國的持續開放政策、發展數字經濟背景下的數字基礎設施的投入和日益改善的營商環境。

  趙曉蕾進一步分析:2018年,約55個國家和經濟體出臺了至少112項影響外國投資的政策措施,其中,外國投資限制和監管正在增加,在新的限制和監管中,發達國家採取的一些措施是爲了解決國家安全問題。由於政府幹預,2018年許多跨境併購交易宣告失敗。至少有22筆交易因監管或政治原因受到阻礙或被取消——是 2017年的兩倍。9筆交易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被暫停,3筆交易因競爭 、主管機構的關切而被撤銷,還有3筆交易因其他監管原因被中止。另有7筆交易因東道國主管的批准拖延而遭放棄。

  “國際投資協定改革行動帶來了新的挑戰,對環境、社會和治理因素的融合考慮已從小衆做法轉變爲主流業務,”趙曉蕾說。“中國經濟在後疫情時代中對這三方面都表現出來了良好的恢復能力,體現了中國經濟的韌性。”

  近期,國際知名工業軟件提供商達索系統公司將亞太總部搬進了上海,“我們正處於發展的加速期,看重的是上海優質的營商環境和中國乃至整個亞洲蓬勃發展的勢頭,”達索系統全球執行副總裁羅熙文對記者說。

  中國的速度、韌性,以及政府支持的力度和知識產權保護的進步,推動着這家法國跨國公司加大在上海的投入。

  跨國公司TOP5000今年盈利水平下調30%

  不過,此次全球疫情以及其帶來的二次衝擊已嚴重影響到全球的生產和貿易,其對投資領域的影響也是深遠的。

  今年3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顯示,新興市場的資本外流達到了驚人的830億美元,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資本流出。

  與此同時,提出緊急融資請求的國家也前所未有地達到了80多個。儘管一般來說國際直接投資的波動性較小,但新冠肺炎疫情將對國際投資產生重大影響。

  UNCTAD在3月26日預估,受疫情影響,在2020-2021年期間全球國際直接投資將減少30%~40%。因此可以預見,工業化經濟體的需求和生產停滯以及從發展中國家的撤資引發的“第二次衝擊”將爲全球生產網絡帶來持久的影響。

  根據UNCTAD的報告,全球範圍來看,世界前5000名的跨國公司2020年盈利水平下調了30%。受衝擊最嚴重的行業包括能源和基礎材料行業(能源行業下調208%)、航空業(下調116%)和汽車業(下調47%)。許多創建投資擴張和跨國併購被延期或取消,跨國企業可能將部分業務重組,以增強供應鏈彈性。

  趙曉蕾認爲,病毒與貿易戰的疊加加速了全球價值鏈的重構,中國應改變在過去30年中的被動全球化,轉而變成主動全球化,圍繞中國市場的消費升級、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戰略,進一步用開放的市場主動吸引以可持續性技術爲驅動的新一輪外國直接投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