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武漢帶量採購:按降幅分配份額 外企參與程度超預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09:04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武漢帶量採購: 按降價幅度分配市場份額 外企參與程度超預期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一份武漢試點胰島素類產品帶量採購議價規則採取降價幅度制的文件,引發業內熱議。

  該文件顯示,本次武漢帶量採購根據藥品種類進行分組,再根據同組企業不同的降價幅度,給予不同的市場份額。以降幅而非最低價來確定企業獲得的約定採購量及替代用量,使得原本藥價比較高的外企參與度激增。而原本依靠價格優勢獲取市場的國內藥企,則在競爭中處於劣勢。

  鼎臣醫藥諮詢創始人史立臣分析,本次武漢帶量採購的方式或需要再探討。“這明顯是幫助外資企業驅逐武漢市場的國內企業。如果以降幅5%-10%給70%的市場,那外資企業意願自然增強,因爲這是以極小幅度的降額,換取最大份額的市場。用降價絕對值的方式,國內企業降價絕對值是永遠超不過國外企業,這會導致在中國市場減少中國仿製藥的空間。”

  細則溫和

  1月9日,外資企業諾和諾德、賽諾菲、禮來貿易、江蘇禮來及內資企業通化東寶、合肥天麥、三生製藥、珠海聯邦等10家企業,按胰島素起效時間分爲7組進行議價談判。

  分組方式主要是將掛網的所有胰島素產品按二代(重組人胰島素)和三代胰島素(類似物)及功能分爲七個分組,除中效人胰島素的分組中只有1家供應商外,每組均有3家或3家以上的廠商。

  本次胰島素帶量議價細則好於市場預期。根據相關規則,本次帶量採購中若降幅少於5%,將拿出對應產品2018年超過50%的份額,供同組內降幅大的企業分配;若降幅在5%-10%之間,則可直接獲得其原市場份額的70%;若降幅大於10%,則可直接獲得其原市場份額的90%;同組內每個產品剩餘部分進入替代總量,替代總量按50%、30%、20%的份額分配,降幅靠前(絕對金額)的前3家可以獲得。

  從此前發佈的《關於發佈胰島素類藥品分組及採購量的通知》來看,7組合計約定採購量爲170.569萬支,市場規模約1.3億元。

  在分組採購量方面,預混類似物、預混人胰島素、長效、超長效類似物佔據主要份額,達到整體的採購量的96%;而金額方面最大的爲長效、超長效類似物,其次是預混類似物,兩組的合計金額佔比近整體的69%。

  中泰證券分析師江琦指出,本次胰島素的帶量議價細則較化藥產品溫和很多,因此預期屆時大多數胰島素產品降價幅度將好於市場預期。“第一,原供應廠家均可以繼續中標,非每組獨家中標;第二,沒有硬性價格降幅要求,價格降幅同本產品全國的最低中標價相比,指導降價幅度要求溫和。”

  但溫和的細則並未獲得業內一致好評,反而激起不少質疑聲。“中國的藥品價格談判降幅只有5%-10%並不可以滿足需求。” 史立臣表示:“針對起碼3家以上生產的仿製藥,中國的藥品帶量採購談判,不管任何區域,如果降價幅度達不到20%以上,都是粉飾太平。”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國內胰島素市場整體規模略超200億元,而本次武漢地區的胰島素報量的市場規模約爲1.3億元,僅佔全國市場不到0.7%的份額。江琦也認爲:“對於成熟企業而言,武漢市場對其整體收入影響小,預期其降價動力有限,部分企業出於維護其全國價格體系目的不降價也有可能。”

  國內企業生存受限?

  根據湖北省現行中標價,相同藥品比較,外企產品價格均高於內資產品價格20%以上;市場份額中,外企佔到的份額也超過50%。

  有業內人士指出:“根據方案規則,若內、外資企業以相同降幅競爭,外資企業獲取的市場量將遠大於內資企業。該規則未形成相互替代的競爭格局,無法保證低價國企產品替代高價外企產品的市場趨勢。”

  事實上,藉由帶量採購能否實現進口替代成爲當下市場最爲關注的焦點。

  在史立臣看來,中國被外資藥企將近三四十年的高價仿製藥和專利藥壟斷,已經吃盡了苦頭。“中國藥企願意大幅降價,並獲得足額全國的市場份額,而不是局部地區。在這個前提下,中國的藥企就會大量的研發低價仿製藥,而不至於被外資企業進行價格壟斷。只有中國自己的藥企強了,價格才能真正下來,因爲它們首先要服務的是中國的市場。”

  史立臣認爲,當前中國醫藥行業監管部門出臺任何政策的第一要務,是扶持中國藥企,第二要務是通過中國藥企的低價仿製藥來制約外資企業的藥品定價權,這是任何國家降低藥品價格的必經之路。

  “任何帶量採購的藥品談判都是以最終決定價格,而不是以相對價格或者降幅、絕對值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進行價格談判。如果真的代表國家局做試點,第一談判規則一定是以最低價換全國市場最高市場份額,因此武漢模式很難全國推廣。”史立臣繼續補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帶量採購雙方簽署了保密協議,因此價格不會公示。史立臣對比指出:“中標價格是不會被保密的,儘管本次談判承諾不掛網,但所謂的保密可能只是空頭支票。尤其醫院價格是執行零差價、平進平出,具體數字很容易透出來。”

  不過,一位央企政府事務代表對此持不同意見,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關乎政府的誠信問題,局部地區的讓利不會被其他市場採集,是保密協議的承諾。如今市場價格滿天飛,最終執行還是以省平臺爲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