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京報快評:“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開除”申明底線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09日 09:07   新京報

  原標題:“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開除”,申明底線 | 新京報快評

  文 | 仲鳴

  據新京報報道,10月8日,中國人大網首次公佈了《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全文,面向社會徵求意見。草案內容翔實,其中明確的“公開發表反對改革開放的文章、演說、宣言、聲明等的,給予開除處分”,引發媒體聚焦和輿論關注。

  政務處分是針對違法公職人員的懲戒,由以往的政紀處分措施演變而來,首現於去年通過的《監察法》中。在某些人看來,政務處分適用的,似乎主要是庸懶散怠中涉及違法的問題。將“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納入政務處分適用範疇,對應的處分還是6個處分種類(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中最高的那檔,這“必有大義存焉”。

  明確“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開除”,的確頗具針對性:對公職人員而言,本就該“有所爲有所不爲”。“不爲”的清單裏,就應包括公開反對改革開放。如果說,庸懶怠政是該作爲不作爲慢作爲或亂作爲,那跟改革開放叫板連着的,可能就是“逆”作爲。

  給公職人員劃定“不得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紅線,並非濫設或附加義務。改革開放本就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總方針,也正因41年前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大幕,從市場經濟孕育到體制機制創新,從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國企改革,從設經濟特區到引進外資,從恢復高考到明確“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等大動作迭出,中國大地上才風雲激盪、滄桑鉅變,才有了這40多年的發展奇蹟。身爲公職人員,對此理應有清晰認知,而不應失去基本的歷史判斷與現實感知。

  讓反對改革開放者離開公職隊伍,合乎公衆期許和發展訴求。早在南巡之際,鄧小平就曾表態“誰反對改革開放,就讓誰下臺”。2015年中央印發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也從“黨紀”層面對此底線進行了重申——對公開反對改革開放決策的黨員開除黨籍。

  而今,《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又標註了反對改革開放的“代價”,這也是從“國法”維度補上了法紀處理的“問責缺環”:該法本就是《監察法》的重要配套法律,究其內容,也是在實現黨紀與國法有效銜接。對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公職人員開除黨籍之外,還開除其公職,也是在築牢懲戒職務性“違規操作”的法網。

  置於當前“改革再深化,開放再擴大”已成態勢的大背景下,黨紀法規對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公職人員亮起“紅牌”,也與全面深化改革、進一步擴大開放之需相呼應。

  近年來,司法和社會體制改革、財稅體制改革、央企薪酬制度改革、戶籍制度改革、部分區域先行試點試驗等各領域改革次第啓幕、有序推進,擴大開放也舉措不斷,而改革開放成功的關鍵就在“人”。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本就如逆水行舟,行到深處會遇到不少激流險灘,這也需要公職人員“敢憑剛直涉險灘”。

  在新舊觀念激盪、不同利益牴牾、各種訴求博弈的當口,也只有更多公職人員甘做“改革促進派”,唯常識,唯初心,與時變,與俗化,不退縮,能擔當,才能畫好改革開放這幅“工筆畫”。而敢闖敢拼的前提,自然是對改革開放價值的認同。

  那些因既得利益或落後觀念反對改革開放,進而搞軟抵制或明阻撓的幹部,只能是拖改革開放事業的後腿,吃發展這碗“飯”,卻砸發展的“鍋”。他們既然無法跟改革開放縱深化的需要“兼容”,讓他們離開幹部隊伍,也合乎情理。

  說到底,擁抱改革開放,要站的絕不只是“隊”,更是“對”:就改革開放具體舉措提出商榷意見沒問題,但不該否定改革開放本身。改革闖關,革的是禁錮社會生產力之弊;開放探路,開的也是思想解放之路。在當前形勢下,中國社會仍需向改革要除弊力度,向開放要發展空間。若有的公職人員特別是領導幹部,若還站在封閉守舊的擂臺一側跟改革開放叫陣,那損害的也是公共利益。

  因而,“公開反對改革開放的開除”,進一步申明瞭底線。這也是在“庸者下”之外,給用人選人標準增設了“守舊者下”“逆行者下”的硬槓槓。而中國改革開放的效用,也不容既得利益的阻力消解,不容那些“不往前走,反往後退”的在其位者阻撓。

  □仲鳴(媒體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