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壹地產|離開王石的三年裏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3:14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離開王石的三年裏

  來源:壹地產

  1990年12月,上交所、深交所成立。當時兩大交易所全部的股票加起來,一共就那麼13只,所有上市公司的總市值,還不到一百億。去年,這個數字是59萬億。

  那年的萬人空巷,很多人都記憶深刻。豫園商城創下的單股成交超過1萬元的記錄,至今沒有被打破。

  30年過去,深圳老五股、上海老八股, 有的退市了,有的ST了,有的物是人非。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都藏在一個很微小的細節裏:

  只有一家公司風雨未改,僅更換了一次董事長,股票代碼是000002。

  今天,在深圳市鹽田區大梅沙環梅路33號萬科中心,萬科平靜地召開了2019年度股東大會。提問環節第二個問題,是問鬱亮覺得自己三年董事會主席做得怎麼樣。

  這其實是這場股東大會最重要的問題,鬱亮也用了最長的時間來回答。從萬科三年前的發展環境到行業變化到具體業務,他全談到了,最後四兩撥千斤地說,做得怎麼樣還是讓業績和股東投票說話。

  摩羯男就是摩羯男。好像啥都沒說,又好像啥都說了。

  上次萬科的董事會換屆,本應是2017年3月,但之後足足延宕了三個月。有人在業績會上問鬱亮爲啥,他的回答是:

  這是衆所周知的原因。

  衆所周知的原因,是這家當時全球規模最大的房企,經歷了一場控制權爭奪戰。險資寶能、安邦、央企華潤,民企恆大都被捲入其中。直到深圳地鐵作爲白衣騎士出現的時候,一切才塵埃落定。

  然後是2017年6月。王石發了一條朋友圈,告別萬科鐵王座,鬱亮接任董事長。

  不過,在此之前,鬱亮其實已經掌舵萬科多年了。

  他來自一個普通家庭,母親是蘇州一個普通工人,父親是一位工程師。他從小是好學生,1984年考上了北大國際經濟系,畢業後被分配到深圳外貿公司,很快遇到對其非常賞識的王石,並在加入萬科的第十一年——2001年成爲萬科總經理。

  寶萬之爭激戰正酣時,站着臺前爲萬科搖旗吶喊的,是王石。不過在背後,親赴華潤溝通、拉恆大總裁夏海鈞私聊、到處找白衣騎士、還要主持內部會議、穩定軍心的,是鬱亮。

  國外能有《門口的野蠻人》,但中國可能不會有的。很多未解之謎,其實都在鬱亮心裏。所以王石會說:我過去對這個問題保持沉默,現在會沉默,將來還會沉默,一直到鬱亮願意回答的時候,以他的回答爲準。

  股權爭奪戰塵埃落地後,萬科管理層沒有一個人離職。很多人擔心的事情也沒有發生,深圳地鐵沒有向萬科派駐一個工作人員。這應該說很大程度來自於鬱亮的努力。

  眨眼間,鬱亮作爲萬科董事長的第一個三年任期就結束了。

  這是並不平靜的三年。央行和棚改紅利開閘,三四線城市的市場大爆發,很多黑馬竄了出來。趁着帶頭大哥幾十年未有之變局,恆大、碧桂園籍着政策東風,輕舟越過了萬科的萬重山。

  萬科已不是銷售額第一的宇宙房企。但其實從2014年開始,鬱亮就對外講:

  現金爲王,注重ROE,不過度追求規模。

  他還把利潤回報率作爲考覈四大區首最重要的指標。他對外解釋,沒有回款的銷售是耍流氓。

  只是泡沫年代,大家有時候覺得老大哥的話,太刺耳了。

  過去的三年,在萬科董事長的第一個任期裏,鬱亮精力投入最多的事之一,是主業和轉型的平衡。

  長租公寓、物流地產都寫進經營計劃裏。一邊鞏固提升基本盤,另一邊萬科物業走出社區給城市做起了物業服務,萬緯物流悄然發行了自己的第一支純權益產品,受到資本追捧。

  前年,鬱亮主持的2018年一次秋季會議的標語,被一個員工拍攝下來傳到了網上。當時整個行業因爲這句話,亂成了一鍋粥。但回頭來看,這幾年中國所有的企業家們說過的話,子姨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兩句。

  一句是王興說的,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卻是未來十年裏最好的一年。

  還有一句就是鬱亮說的那句話:

  活下去。

  要是福晟和泰禾早聽下這兩句話,就好了。

  過去的三年,中國房地產銷售額和淨利潤排行榜上的名字浮浮沉沉。也許是巧合,兩個指標萬科始終是第二名。上市30年的時間裏,萬科堅持分紅的時間是28年,分紅金額加起來是:

  573億。

  這三年,摘掉了老大的帽子,他反而比以前更從容多了。子姨去年問他,當董事長和總裁的區別,他說:

  不再關心一年之內的事情了。

  他是最成功的中國第一代職業經理人之一。多年來,他並未引起多少注意。人們的目光都被他的導師、萬科的創始人王石捲走了。鬱亮則刻意保持低調,極少參加需要公開露面的大型會議。就算講話,這位北大才子也是滿口大白話,反對文謅謅,語不設防。

  他沒有王石的英雄光環,也不具有孫宏斌的破壞性,更沒有許家印的賭性。但正是他帶領的萬科,一次次穿越調控的幽暗角落,把萬科的銷售額從百億帶到到千億,又從千億帶到了六千億。

  跟萬科同時代的大公司大都死走逃亡傷,但他帶領的萬科還屹立在潮頭,並試圖給行業帶來更多的思考和探索。

  他一直是被低估的那個人。大家都知道,王石的夢想是把萬科做成一家真正意義上現代化管理的全球化公司。但少有人知道,而作爲接班人的他,夢想是讓這家公司基業長青,像馬雲說的那樣,活上102年。

  所以轉型這件事,顯然是他必須考慮的。對於其中的彎路,他不隱瞞。他給員工郵件說,很抱歉,幾年過去了,萬科的轉型並沒有特別成功的案例。

  但不管是萬科,還是鬱亮本人,顯然不會放棄這其中的探索。對抗房企難以轉型這一宿命的鬥爭,仍將繼續。

  有次討論萬科,家住百子灣的劉二東突然說:“鬱亮”這個名字很有意思。“鬱”代表內斂剋制,“亮”則寓意激情和方向。

  這位上升星座是射手座的摩羯座,身上呈現了多面性,正如我們每個普通人。我想起2015年有一次跟他聊天,問他虛構中的人物誰是英雄。他說:

  羅賓漢的經歷很過癮。

  在過去三十年中國商業世界裏活下來的人,誰不是羅賓漢呢。

  又一個三年開始,他要繼續獨自帶着萬科,活下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