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瑞幸開始大裁員?停牌42天難逃強制摘牌 面臨百億美元追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04:36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原標題:停牌42天難逃強制摘牌,面臨百億美元追償!瑞幸開始大裁員?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儘管瑞幸尚未從納斯達克真正摘牌,但在資本市場,瑞幸早已被“拋棄”。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謝芸子

  “是真的,除了門店,其它部門都在裁員,瑞幸將按照國家規定對被裁員工進行賠付。”5月19日晚間,《中國企業家》從多名瑞幸咖啡技術部工作人員處得知瑞幸即將大幅裁員的消息。

  “基本上各部門都要裁掉50%的人員,砍掉多個項目,目前沒有下發裁員具體指標的郵件,都是在口頭約談。”瑞幸咖啡一位管理人員表示,公司內部很多員工都開始找工作。

  據悉,此前瑞幸已下發裁員名額,有意向員工可以聯繫組長直接申請裁員名額,此方式相當於員工主動離職。“主動申請,可確保會有N+1倍的離職補償,”上述瑞幸技術部門員工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目前裁員名額供不應求。”

  另有位於廈門的瑞幸在職員工向《中國企業家》透露,瑞幸2019年的年終獎已下發,“但部分從神州優車轉到瑞幸咖啡的員工,之前神州優車向他們承諾會發2019年年終獎,才決定申請轉到瑞幸的,但到現在仍沒有下發年終獎。”

  對於裁員的消息,《中國企業家》跟瑞幸公關人員求證,對方稱沒有那麼嚴重,並表示:“隨着公司業務戰略的調整,個別部門涉及人員的轉崗與優化,一些員工離職屬於正常的人員流動,主要是在執行2019年績效考覈的末位淘汰機制。”

  該公關人士還表示:“目前瑞幸全國門店復工率在90%以上,公司員工總體穩定。”

  幾乎在同一時刻,“納斯達克通知瑞幸必須摘牌”的新聞登上了熱搜。

  瑞幸5月19日發佈的公告稱,公司已於5月15日收到納斯達克的書面退市通知,公司已決定從納斯達克摘牌。

  對於摘牌的決定,書面通知中給出了兩點依據:一是根據納斯達克上市規則,瑞幸咖啡於4月2日披露的虛假交易信息引發了對公衆利益的擔憂;二是瑞幸咖啡此前未能如實公開披露重大信息,其商業模式也是基於此前披露的虛假信息而建立。

  5月19日,納斯達克還表示,已計劃於美國東部時間5月20日上午7時(北京時間5月20日晚7時)恢復瑞幸咖啡的股票交易。5月20日晚7點,瑞幸咖啡已恢復盤前交易,盤前股價閃崩,跌幅一度超過50%。

  市場人士預計,退市會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不排除未來瑞幸的股價會下跌至1美元以下,到時強制摘牌不可避免。而在停牌前,瑞幸咖啡報收每股4.39美元。

  對此,瑞幸咖啡方面表示,計劃要求在納斯達克聽證小組行動之前召開聽證會。並在該聽證會結果出爐前,繼續在納斯達克市場交易。一般而言,聽證會通常安排在聽證請求日後約30天至45天舉行。

  5月20日凌晨,陸正耀也對該事件做出回應。在其個人聲明中,陸正耀表示對“納斯達克不等最終調查結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同時,陸正耀仍然強調了堅信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和商業邏輯,聲稱“自己絕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騙投資人,質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到的資金,也全部用於支持旗下各個企業的經營發展,沒有用於個人揮霍,更沒有轉移資產”。

  此刻距離瑞幸咖啡宣佈停牌已過42天。陸正耀和瑞幸咖啡是否故意欺騙投資人,市場自有公論。

  重組與關店

  “自曝”涉及22億元財務造假的醜聞後,瑞幸咖啡第一時間披露了該事件的“責任人”——COO劉劍及其餘六名員工。此消息一出,輿論譁然,瑞幸咖啡的股價也一度暴跌85%。

  4月27日下午,瑞幸又發微博稱,中國證監會已經派調查組進駐瑞幸咖啡多日,目前瑞幸咖啡已被公安、工商部門接管。但彼時,瑞幸也稱:公司及全國門店運營正常。隨後的5月12日,瑞幸咖啡突然宣佈,決定撤去瑞幸咖啡CEO錢治亞和COO劉劍的職務,任命瑞幸董事及高級副總裁郭瑾一爲代理CEO。

  同時,陸正耀退出公司治理委員會名單,新構成的治理委員會則由獨立董事莊偉元、大鉦資本黎輝與郭瑾一組成。某些程度講,這樣的人事變動或意味着瑞幸未來將由黎輝接管。

  當日晚間,瑞幸向公司發佈的內部信中也能看出,股東與管理層更希望通過新一屆領導層成功度過當下的窘境,並使門店與公司加快恢復運營。內部信中稱,“新一屆的管理層將在董事會的領導下,儘快重組公司組織架構、重塑公司價值文化,強化內控確保合法合規,盡一切努力保持經營穩定。”

  而與長期“生活”在廈門瑞幸總部的錢治亞及陸正耀不同,郭瑾一一直位於北京的神州優車總部。公開資料顯示,郭瑾一雖也是“神州系”出身,但此前曾在交通部門就職,部分與其打過交道的媒體人對郭瑾一的印象,更多也是“低調與務實”。

  2018年10月,《中國企業家》曾採訪郭瑾一,彼時的瑞幸正處於“元氣滿滿”的階段,郭瑾一也有自信將瑞幸做到業界第一。“瑞幸想做咖啡的‘平權者’,很多人開玩笑說我們(因爲急速擴張與鉅額補貼)沒文化,但其實做咖啡的人都是很有情懷的。”郭瑾一曾如此告訴記者。

  但時至今日,瑞幸的狀況已與當年大相徑庭。

  5月15日,媒體曝出瑞幸將關閉北京80家門店,這意味着,瑞幸要關閉北京門店的近五分之一。但也有消息稱,瑞幸在關店的同時仍在持續開店、擴張。

  “實際上,瑞幸咖啡關閉的這些門店都是早有計劃的。”一位瑞幸管理層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而在瑞幸隨後的回覆中,也的確表示“關店更多是受疫情等相關因素的影響,是正常的門店優化行爲”。

  拋棄與減持

  此刻更讓陸正耀頭疼的是瑞幸面臨的財務危機。儘管瑞幸尚未從納斯達克真正摘牌,但在資本市場,瑞幸早已被諸多大股東“拋棄”。

  1月8日,瑞幸咖啡最大的外部股東大鉦資本減持了瑞幸咖啡3840萬股,持股比例從14.79%下降至12.15%。3月,大鉦再對瑞幸減持至8.59%。此後,孤鬆資本、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CRGI)也已對瑞倖進行清倉。

  5月15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香港高級法院已凍結瑞幸資產,對其在開曼羣島及香港註冊的資產進行出售或轉移。

  但另一邊,陸正耀仍在爭取最大的“權益”。

  5月19日,據彭博消息,陸正耀旗下公司Haode Investment已起訴瑞信,要求後者就涉嫌違反一項已被加速的5.32億美元貸款安排中的職責作出賠償,並已申請禁令,禁止該公司在香港以外的任何司法管轄區啓動法律程序。

  在5月20日,陸正耀的個人聲明中,也提到了自己會“傾盡全力讓這個品牌能夠走下去”,但陸正耀也承認,如果瑞幸退市,面臨的困難和壓力必將繼續加大。而隨着調查結果的公佈,瑞幸或將面對高達百億美元的罰款與鉅額賠償。

  一直以來,瑞幸造假事件引起了業界對中概股在美國資本市場前景的廣泛擔憂。在5月18日,紐交所國際資本市場主管Alex lbrahim在接受《同乐城国际线址財經》時也曾表示,紐交所目前與中國客戶溝通依然良好,且這一友好關係已保持了很久,現階段並沒有感覺到來自任何方面的特別壓力與擔憂。但Alex lbrahim也強調,紐交所在上市業務上一直持非常謹慎的態度。

  再反觀中國的咖啡市場,似乎也並未受瑞幸“暴雷”的過多牽連。

  4月27日,紅杉資本宣佈與星巴克中國達成戰略合作,並稱雙方將更多聚焦在中國市場,合力推進星巴克在中國的數字化創新速度。當瘋狂擴張的瑞幸前途未卜時,新的巨頭玩家或將入局。

  5月12日,來自加拿大的咖啡品牌Tim Hortons宣佈獲得騰訊投資,並表示將加速市場拓展,爲中國消費者帶來更好的咖啡產品及服務體驗。

  一直以來,Tim Hortons都有“平價星巴克”之稱,且該公司隸屬於RBI集團,該集團旗下擁有漢堡王、派派斯等全球知名連鎖快餐品牌,實力不容小覷。與此同時,許久未見音訊的另一互聯網咖啡品牌值得進一步關注。一位接近連咖啡人士曾向《中國企業家》透露,雖然目前連咖啡有關店現象,但公司正積極謀求業務調整與轉型,且在近期會有較大的“新動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