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馮侖曝某知名地產公司神操作 將行賄風險轉嫁員工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1日 15:49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馮侖:‘模糊地帶’的方法

  來源: 馮侖風馬牛

  問:馮叔,在您的文章中,我看到過關於‘企業底線’的話題。您提到,做生意的底線必須在法律之上,不能違法,您舉例說到‘企業不能行賄’。9 年前,我開始創業,在創業的 9 年時間裏,我從來沒有爲了謀取利益更大化,去做逾越底線的事情。但是,有一些時候,我們不做觸碰底線的事情,別人會做,於是我們就失去了本屬於我們的項目,或者說我們的項目就會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難,做不下去了。想請問馮叔,遇到這樣的問題時,該怎麼樣去化解?

  馮叔:我先給你講我知道的一種方法。這是香港一家特別有名的房地產公司處理類似問題的辦法。當然,內地有一些公司也是這樣的。

  比如說,這家公司在拿一個項目時,對方索要 50 萬,不給就不行。不是公司願意給,是對方索要。

  香港這家公司通過律師做了一套設計,公司內部有一個制度,規定,遇到這樣的情況時,誰拿下來這個項目就獎勵誰 100 萬,怎麼拿下,公司不管。

  重賞之下,肯定就會有員工想,‘獎勵 100 萬,但花出去的才 50 萬。那我拿 50 萬搞定對方,就能淨賺 50 萬’。於是他就自己找錢去拿下這個項目。

  對這個員工來說,也許用了不到一個月,就賺了 50 萬,而公司的財務上也沒有任何毛病。萬一最後對方出了什麼事,公司完全不知道,因爲財務上沒出這個錢。

  這算是我知道的一種方法。

  至於這個方法是否合理,是否在底線之上?雖然這個員工的確獲得了較大的收益,但這算不算把風險轉嫁給員工?也是有爭議的。算是在一個‘模糊地帶’。

  過去,在‘野蠻生長’的時期,沒有相關的法律,或者說相關法律還不完善,該怎麼賺錢,根本沒有人教我們,怎麼辦公司,也沒有法律進行約束,的確存在着許多‘模糊地帶’。在‘模糊地帶’上,就出現了一些與之相適應的方法。

  我覺得,這些適用於‘模糊地帶’的方法,在相關法律不健全的時候,其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即便如此,過去有一些企業家行賄、冒險,最後失敗了。這就像在一輛搖晃的車廂中,靠近司機並不一定安全。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老老實實在原地,選擇尊重市場和產品質量,這才是好的策略。

  問:我明白了,也就是說,在過去,是有一些‘模糊’或者‘灰色’的辦法來應對這種情況。但是您覺得現在早已經不是‘野蠻生長’的時代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應該依靠自己的產品、服務去贏得市場,而不是盤外招?

  馮叔:你作爲企業領導者,首先要明白一點,有些事,不確定法律法規是不是允許;有些事,法律法規明確不允許。那麼,就必須有一個底線:法律明確不允許做的事情,一定不要做。

  現在是一個什麼社會?現在是‘四全社會’,全透明、全留痕、全信用、全追責。

  第一,全透明。以前,你在海南做一個項目,等你到了成都,會發現別人都不知道。甚至,你在西安偷人家錢,跑到鄭州,基本上就沒人知道了。而今天,是全透明的,你的信息,天眼一查都查到了。而且現在有各種數據庫,基本上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所以,明顯違反法律法規的事兒,一點都不能做。過去‘不透明’,還有些人心存僥倖,現在一點都不可能了。

  第二,全留痕。你做的所有事情背後的數據都會被留存,而且通過大數據會迅速在後臺建立起一個永久不會消失的檔案。不管走到哪兒,你的痕跡是抹不掉的。過去,你犯了一個錯,沒人記錄,沒有痕跡,過去就過去了。但是現在,你犯了錯,20 年以後,50 年以後,大家都能看到。

  第三,全信用。今天我們的信用是連通的,每個人的信用已經全部聯網,而且高度透明化,每個公民都有徵信記錄。在銀行貸款,銀行有全面的信用記錄;作爲企業法人發股票、發債券、服務客戶、管理別人的資金、資產和經營的業績,這幾個方面全部是打通的,所有這些加起來最後會形成一個總的信用。

  你可能一直都是好人,一直有信用,可是一次水電費忘了繳付或者信用卡沒有按時還款,都可能影響到整體信用。因爲信用卡逾期,你可能就不能買車,不能買房,甚至醫療保險也會出現問題。作爲企業經營者,如果沒有按時交稅,信用出了問題,就會沒有辦法貸款,朋友也不願意幫你,很可能因爲一次信用失敗導致滿盤皆輸。

  第四,全追責。由於每件事情已經做到全透明和全留痕,再加上所有的信用都打通了,就出現了一個特別的現象,但凡有一件事情沒有做好或者一個合同沒有按時履約,都可能導致滿盤皆輸,所以叫做全追責。

  追責,不僅僅是一個人對你追責,比如你與一個當事人的合同出現問題,不僅僅對方追責,還會導致全社會對你追責。

  這樣一來,社會就形成了一個默契:當你犯了一個錯誤之後,全社會都對你追責。雖然你可能因爲一個很小的事情違約,比如信用卡逾期還款,幾千塊錢的違約,如果不及時處理,最後全社會會對你所有的財產,所有的信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打一個問號,甚至給你一個無聲的處分和懲罰。

  當我們進入到‘四全社會’,全透明、全留痕、全信用、全追責時,很可能出現,一件事做錯,馬上就歸零。這就要求我們必須走正道,依法依規做事,規規矩矩經營企業。

  當然了,規則再細緻,總會碰到一些‘含糊’的事情,也就是‘法無禁止’的時候,怎麼辦?你可以做,但是你最多把它做到中間狀態,做到可解釋狀態。你不能假定人家不知道。

  錯誤也分成好幾檔,缺點、錯誤、違規、違紀、違法、犯罪,這一大串,有不同的性質,你找你能夠扛下來的那一段。你能夠扛住違紀那你就違紀,如果你覺得自己扛不住,那最多就做到違規。

  總而言之,明確違法違規的事一定不能做;不太清楚、‘模糊地帶’的事,要注意變化,隨時調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