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162億美元收購蒂芙尼 LVMH帝國野心背後接班人是她?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30日 20:51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砸162億美元收購蒂芙尼,LVMH帝國野心背後,接班人是這個44歲待嫁白富美?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咖喱

  
“我10歲時,我的父親買下了迪奧。”

  狠砸162億美元,“品牌收割機”LVMH順利把萬千女人的摯愛——蒂芙尼收編!

  前幾天,這則史上最大規模的併購案攪動了太多人的心。

  剛買下迪奧(時裝部)兩年,LVMH就又把蒂芙尼攬入懷中,再往前還有紀梵希、寶格麗、軒尼詩、路易威登……

  這一波波高調的“買買買”下來,讓人們對於LVMH掌門伯納德·阿爾諾恨不得獻出膝蓋。

  向來以毒辣眼光出名的阿爾諾,靠着不斷“逢低買進”的收購策略,讓自己的身家也水漲船高。今年6月,他憑藉超過1000億美元的身家,坐上歐洲首富之位,同時和蓋茨、貝佐斯一起組成了全球僅此3人的“千億美元俱樂部”。

  從左至右依次是:貝佐斯、蓋茨、阿爾諾

  不過在不斷擴張帝國版圖的同時,面對龐大的家業,70歲的老阿爾諾也不得不考慮另一個豪門大計——繼承人問題。

  經歷過兩次婚姻的他,膝下共有四子一女,其中長公主戴爾芬·阿爾諾今年一月正式入駐LVMH集團董事會,也是首個加入集團董事會的家族後代。老阿爾諾的這一決定讓人不禁猜想,他是在有意扶持繼承人。

  44歲的戴爾芬也的確配得上這份信任。涉足奢侈時尚行業近20年的她,不僅擁有豐富的零售和管理經驗,還遺傳了老爸那獨到的眼光,不論在品牌選擇還是人員任用上都很少失手,被譽爲“全球時尚眼光最敏銳的女人之一”。

  眼光毒辣成父親翻版

  “我10歲時,我的父親買下了迪奧。”

  這句聽起來有點瑪麗蘇劇風格的臺詞,正是戴爾芬人生的真實寫照。

  1975年出生的戴爾芬是阿爾諾的第一個孩子,可謂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不過,含着金湯匙長大的她,在此後的人生裏並沒有等着吃老本,而是早早就交出了足以撐得起這個家族門面的成績單。

  1997年,戴爾芬從倫敦政經學院畢業,選擇在全球頂尖諮詢公司麥肯錫開啓她的職業生涯。

  在麥肯錫工作3年後,憑藉積累的管理經驗,她順利進入父親的集團公司,正式涉足時尚領域。

  在很多女孩還在偷用媽媽口紅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學習如何運營一個化妝品帝國。

  在集團內部,她放開手腳大膽嘗試:親手發掘的兩個小牌子Loewe和Celine,如今已晉身奢侈品大牌行列;成功推出的迪奧新香水線,助她登上了迪奧副總經理的寶座。

  此後,憑藉出色的業務能力和精準的眼光,戴爾芬不斷在集團內各個品牌內遊走,先後擔任迪奧和LV的副總裁。

  迪奧的首席執行官託萊達諾曾這樣評價這位長公主:公司裏並沒有人因爲她女繼承人的身份而對她另眼相看,一切都得靠她自己的本事。

  工作中的戴爾芬(左)

  產品之外,在人才選擇上,戴爾芬獨到且大膽的眼光也令人稱奇。

  2011年,迪奧名牌設計總監約翰·加利亞諾發表“歧視猶太人”言論,對迪奧形象造成了嚴重影響。戴爾芬當機立斷開除這名設計師,併力排衆議邀請設計師勒夫·西蒙斯加入,成爲轟動巴黎時尚圈的大事件。

  勒夫·西蒙斯

  法國《Tatler》雜誌的時尚編輯索菲亞曾說:“選擇西蒙斯是個大膽的舉措,雖然獲得了空前巨大的成功,但戴爾芬不會邀功,而是喜歡退居二線。她真的很讓人尊敬,令人難以置信地辛勤工作。”

  在戴爾芬的主導下,LVMH集團於2013年正式推出設計師大獎“LVMH Prize”,獲獎設計師除了可以拿到30萬歐元的獎金之外,還能得到集團旗下諸多大牌創意總監的親自指導和出道的機會。

  目前,這項比賽已經舉辦6屆,發掘了Marine Serre、Grace Wales Bonner和Marques‘Almeida等設計師人才。

  戴爾芬深信,耐心培養設計師和創意人才,是推動LVMH不斷成長的關鍵,“做時尚不是短跑,而是馬拉松”。

  今年1月,戴爾芬被推薦加入集團董事會時,也不是沒有引起非議,畢竟放眼董事會成員,基本都是LV、迪奧(時裝部)、LVMH時尚集團CEO這個級別的。在一衆男權和老資歷面前,年僅44歲的戴爾芬看起來稍顯稚嫩。

  LVMH董事會架構

  但老阿爾諾的聲明裏是滿滿的信任:

  “她(戴爾芬)憑藉公認的產品專業知識推動了LV的成功,再加上她對設計師、創意人才,尤其是年輕一代的深刻認識,給LVMH帶來了寶貴的財富,將有利於集團更好地推動年輕化發展。”

  世紀婚禮童話破滅

  身高1米8、體態修長、一頭金髮的戴爾芬是標準的美人坯子,再加上她顯赫的出身,曾被稱爲“全球最美未婚千金”。

  2003年,28歲的戴爾芬遇到了意大利開胃酒工業王朝的繼承人阿歷桑德羅,兩人一見鍾情,兩年後走入婚姻殿堂。

  這場豪門聯姻,創造了一場真正的世紀婚禮。

  婚禮當天,戴爾芬的婚紗極其吸睛。這件出自設計師約翰·加利亞諾的作品,工藝非常繁雜,裝飾用的銀白絲線總長達165米、珠羅紗180米、花邊網扣等飾品152米。與其說這是件婚紗,還不如說是迪奧公司的一件高級藝術品。

  老阿爾諾用了一輛卡車才把這件裙子運到婚禮現場,而戴爾芬更是花了45分鐘才把它穿到了身上。

  婚禮上共用了5000朵白色玫瑰裝飾,總共花了超過700萬美元。

  迎親時刻,老阿爾諾派出了自己精心養護了十幾年的勞斯萊斯Phantom III送女兒去教堂。

  他們的婚禮也是法國上流社會的一場盛事,現場雲集了各界名流。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香奈兒藝術總監老佛爺、法國《芭莎》主編Glenda Bailey等悉數到場。

  阿爾諾父女和老佛爺(右)

  但遺憾的是,兩人的愛情童話只延續到2010年就以離婚收場。這段失敗的經歷,讓戴爾芬不敢再輕易踏入婚姻。

  2010年至今,她一直在與法國億萬富翁、電信大亨澤維爾·尼爾交往,兩人育有一個女兒,但沒有結婚。

  大概戴爾芬也看清了婚姻的真相,那一紙協議可有可無,一段成熟的關係才是關鍵。

  尼爾比戴爾芬大10歲,心思足夠成熟。他19歲起白手起家,從事資訊、通訊類行業,上世紀90年代即壟斷了法國資訊平臺,成爲網絡供應商霸主。在收購了法國老牌大報《世界報》之後,近些年,尼爾的投資開始轉向更廣泛的領域,包括創投基金、學校等。

  一個來自時尚界帝國,一個掌控傳媒界半邊天,兩個家族在一起強強聯合,很多時候,連法國總統都不敢怠慢他們。

  不過生活中的戴爾芬,始終安靜、低調。在個人穿着上,她崇尚簡約,不管是出席時尚活動,還是日常逛街,都偏愛簡單、幹練的都市風。

  戴爾芬(前排中)出席迪奧秀場。

  戴爾芬(前排右)助力路易威登秀場。

  戴爾芬(左)現身紀梵希秀場。

  接班人花落誰家?

  作爲家裏的長女,戴爾芬積攢的資歷、人脈、資產都遠超四個弟弟,目前來說是妥妥的繼承人最佳選擇。

  談及繼承人問題時,老阿爾諾曾表示,他會把集團傳給最有能力的人,這個人需要兼具商業頭腦與創造才能。

  隨着大女兒戴爾芬加入董事會,手中握有的權力越來越大,老阿爾諾的心儀人選顯而易見。

  不過老阿爾諾也沒有孤注一擲,除了戴爾芬,對同爲前妻所生的兒子安東尼也委以重任。

  戴爾芬和安東尼(右)

  2013年,太子安東尼被父親任命爲集團旗下男裝品牌Berluti的CEO,這個擁有127年曆史的製鞋品牌隨即啓動男裝線開發。老阿爾諾期望將Berluti打造成可以和愛馬仕、阿瑪尼相較量的頂級男裝品牌,兒子安東尼自然被寄予厚望。

  雖然跟姐姐身居要位的角色比起來,安東尼這個職位並不起眼,但也意味着他有更大的自由和上升空間。如今在安東尼的帶領下,Berluti已經有風生水起之勢。

  阿爾諾和兒子安東尼(左)

  此外,安東尼的妻子娜塔莉也成爲他的加分項。娜塔莉從賣水果的俄羅斯小姑娘出身,在成爲衆多大牌鍾愛的模特後,先嫁英國貴族,離婚後又遇上安東尼,完成了人生的漂亮逆襲,也成爲阿爾諾家族中的一段佳話。

  安東尼和妻子娜塔莉(右)

  除安東尼之外,阿爾諾與現任妻子生的三個兒子最大的27歲、最小的才21歲,都還處在蓄勢待發的階段。

  不得不說,老阿爾諾真是“老謀深算”,把自己時尚帝國的傳承大業算計得明明白白,兒女們在集團內各司其職,確保了下一代LVMH仍然姓“阿爾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