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瑞幸退市!它用兩年走過了其他企業的一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20:44   中國新聞網

  瑞幸退市!它用兩年走過了其他企業的一生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30日電(謝藝觀)“小藍杯”一路狂奔,咖啡撒了一地!

  瑞幸咖啡正在嚥下自己造假的苦果,上市僅13個月就被退市!美國時間6月29日,瑞幸咖啡股票在納斯達克正式停牌,進行退市備案。

瑞幸咖啡股票29日正式停牌。圖爲瑞幸咖啡股價走勢圖。瑞幸咖啡股票29日正式停牌。圖爲瑞幸咖啡股價走勢圖。

  從誕生到上市,納斯達克最快紀錄

  成立兩年多的瑞幸咖啡曾被稱爲現象級獨角獸企業。

  很多人沒想到,從成立到上市、退市,瑞幸咖啡把其他企業或許幾十年的歷程,融進了兩年多的時光裏。

  2017年10月31日,瑞幸咖啡正式成立。2018年1月,瑞幸咖啡實驗性門店在北京試營業,一個印着白色小鹿的“小藍杯”闖入人們的視野。

  2019年5月17日,僅僅誕生了18個月的瑞幸咖啡,憑藉2370家門店、1680萬客戶、超過1億杯的銷量,以及約22億虧損的“成績”上市,刷新了納斯達克歷史上從誕生到上市的最快紀錄。

  上市後的瑞幸咖啡,發展更是迅猛。截至2019年底,直營門店數達到4507家,成功超過已在中國市場上耕耘20年的星巴克。

  作爲神州優車的內部孵化項目,瑞幸咖啡於2017年11月8日宣佈獨立,正式攜資入場。由神州優車CEO陸正耀領投了約10億元的天使輪融資,神州優車COO錢治亞作爲創始人兼CEO成爲瑞幸咖啡的掌門人。

  含着“金湯匙”的瑞幸咖啡自誕生的一刻起,就自帶互聯網基因,利用燒錢補貼等互聯網慣用戰術高舉高打,攻城略地,對陣星巴克等巨頭。

  那時候,電梯裏張貼着著名影星張震、湯唯拿着“小藍杯”的廣告。“首次登錄APP註冊就送一杯”“邀請好友成爲新用戶再送一杯”,瑞幸咖啡通過折扣不斷“賠本賺吆喝”。天天贈送的優惠券,讓網友直言,“我喝得不是咖啡,是優惠券。”

  4月3日,在上海市大華虎城嘉年華瑞幸咖啡店,市民在店內等待已經購買的咖啡。圖爲門店內場景。 殷立勤 攝

  自曝造假,放棄掙扎退市

  出身“神州系”的瑞幸咖啡深諳資本遊戲規則,一頓操作猛如虎,成爲投資者眼中“優質股”。

  2019年底,美國媒體InvestorPlace將瑞幸咖啡股票評爲了“2020年最佳股票”。2020年1月17日,瑞幸咖啡股價達到巔峯,盤中最高觸及51.38美元,市值高約129億美元。

  當時很多投資者還期待,這家剛成立一年半就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獨角獸公司在2020年再創輝煌,但一份做空報告將瑞幸咖啡推到了風口浪尖。

  1月31日,知名做空機構渾水稱收到了一份關於瑞幸咖啡的匿名報告。報告認爲,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

  彼時瑞幸咖啡稱,做空報告的調查方法存在缺陷,且證據未經證實,存在惡意虛假成分。

  但沒想到兩個月後,瑞幸咖啡突然“自爆”。4月2日,其公告稱首席運營官劉劍和部分員工僞造業績22億元。當天瑞幸咖啡開盤暴跌80.95%,報4.99美元,創歷史新低,市值蒸發近50億美元。

  緊接着瑞幸咖啡開始避險求生。5月12日晚間,瑞幸咖啡宣佈終止首席執行官錢治亞和首席運營官劉劍的職務,任命郭謹一爲代理首席執行官。另外六名參與或明知捏造交易的員工被停職或離職。

  但財務造假實錘下,5月15日,瑞幸咖啡還是收到了納斯達克退市通知。爲了避免退市,根據交易所規則,瑞幸咖啡當時表示計劃申請舉行聽證會。

  6月17日,因未提交年度報告,瑞幸咖啡再次收到納斯達克的退市通知。33天兩收退市通知的瑞幸咖啡放棄掙扎,6月24日決定撤銷聽證會申請,接受退市的命運。

  由於29日,瑞幸咖啡開盤即停牌。截至美國時間6月26日收盤,瑞幸咖啡股價最終定格在1.38美元,市值3.47億美元。相較巔峯期的每股51.38美元,退市前的瑞幸咖啡只剩下當時的零頭。

資料圖:一名行人經過瑞幸咖啡北京寶能大廈店前。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資料圖:一名行人經過瑞幸咖啡北京寶能大廈店前。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退市並不意味着一切塵埃落定

  接受退市命運的瑞幸咖啡正面臨更大的人事動盪。

  6月20日,瑞幸咖啡發佈通知,將在7月5日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討論包括解除獨立董事Sean Shao、黎輝、劉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董事長陸正耀的董事任命。6月27日,瑞幸咖啡公告稱,董事會決定要求陸正耀辭去董事和董事長職務,將於7月2日召開董事會會議審議解除陸正耀董事和董事長職務的提議。

  此外,瑞幸咖啡和陸正耀家族等還要面臨來自境內外投資者的訴訟索賠。

  渾水發佈報告後,美國已有多家律所對瑞幸咖啡提起集體訴訟,控告瑞幸咖啡作出虛假和誤導性陳述,違反美國證券法。該項集體訴訟已於2月13日在紐約南區地方法院立案。據彭博社報道,瑞幸咖啡美國的集體訴訟案已指定首席原告和律師事務所。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律師宋一欣曾表示,粗略估算,一旦面臨集體訴訟,瑞幸咖啡將面臨的賠償總計約112億美元,摺合人民幣754億元。

  另據媒體報道,4月22日,國內投資者向廈門中院起訴瑞幸咖啡。5月15日,境外投資者起訴瑞幸咖啡案在中國香港開庭。目前尚未對外公開判案書。不過香港法院下令凍結瑞幸咖啡資產,限制瑞幸咖啡在開曼羣島和香港註冊的實體之間出售或轉讓資產。

  此外,據英屬維京羣島法院的文件,由瑞信牽頭起訴Summer Fame Limited(由錢治亞家族控制)及Haode Investments Inc(由陸正耀家族控制),將於7月6日宣判。

  有分析稱,瑞信等提出的清算若獲得法庭支持,陸正耀將失去超級投票權,同時也失去對瑞幸的實際控制權。這也是陸正耀將臨時股東大會定於7月5日召開的原因。

  除了面臨民事訴訟,陸正耀等人或還面臨公訴。據財新報道,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和財政部先後調查瑞幸咖啡,掌握了造假相關證據。預料陸正耀將被公訴,極有可能面臨刑事追責。

  “小藍杯”4000多家門店會關門嗎?

  現在,很多消費者最關心的是,瑞幸咖啡退市後,是否還能喝到“小藍杯”咖啡?

  27日,瑞幸咖啡發佈聲明強調,在國內消費市場方面,瑞幸咖啡全國4000多家門店將正常運營,近3萬名員工仍將一如既往的爲用戶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

瑞幸咖啡微博聲明截圖。瑞幸咖啡微博聲明截圖。

  中新網記者29日詢問瑞幸咖啡客服,其表示,目前門店正常運營,顧客可在門店和小程序上正常下單,優惠券等也可照常使用。在APP上可以看到,門店內商品種類尚齊全,只有少部分售罄。

  “但參考2001年美國安然公司醜聞的案例,十有八九會導致公司破產。”理論經濟學博士後劉安表示。

  生死邊緣的瑞幸咖啡,2020年擴張速度已明顯放緩。天眼查數據顯示,全國名稱含“瑞幸咖啡”的企業,2017年新增2家,2018年新增約1800家,2019年新增超2000家;截至6月28日,2020年至今僅新增186家,較去年同期增速下降80.6%。同時有99家相關企業註銷或吊銷。

  “瑞幸咖啡短期內預計還能正常經營,因爲投資者索賠和行政處罰還沒有敲定,更沒有到執行階段。”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況玉清告訴中新網記者,不過由於之前泡沫太高,投資者損失慘重,一旦到了執行階段,所有資產全部清算完估計也不夠賠償。

  在況玉清看來,瑞幸咖啡要想活下來,最現實的是跟索賠的投資人達成和解,以股票補償投資者損失,避免走到破產清算那一步。

  那有沒有可能被收購呢?況玉清認爲,被整體收購的可能性不大,沒人願意去接手一個負債足以讓公司破產清算、名聲壞成這樣的公司。(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