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取消認定中國爲“匯率操縱國” 人民幣延續升勢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31   中國新聞網

  美取消認定中國爲“匯率操縱國” 人民幣延續升勢 回到6.8時代

  人民幣回到6.8時代;分析預計人民幣匯率大概率將維持雙向波動且偏強勢運行

  當地時間1月13日,美國財政部公佈了關於美國主要貿易伙伴宏觀經濟和外匯政策的半年度報告。在此報告中,美國取消了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但中國仍被列入觀察名單。2019年8月,美國將中國列爲“匯率操縱國”。在此次報告中,美國稱將中國移出匯率操縱國的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做出了避免競爭性貶值的承諾,並且人民幣已經有所升值。

  1月14日,人民幣延續了此前的升勢,保持在6.8水平。不過專家認爲,市場的反應並不是受此消息的直接影響,而是消息背後的中美關係變化。

  中美將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此前,美國時間2019年8月5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爲“匯率操縱國”,認爲中國採取具體步驟促使貨幣貶值,同時保有大量外匯儲備。這是25年來美國首次認定中國爲匯率操縱國。

  中國央行在2019年8月6日當即發表聲明表示,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爲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機制上人民幣匯率就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不存在“匯率操縱”的問題。中國央行稱美國的行爲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爲”,嚴重破壞國際規則,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重大影響。

  時隔5個月後,在中美高級貿易談判代表即將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際,美方取消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

  根據美國財政部1月13日發佈的美國主要貿易伙伴宏觀經濟和外匯政策的半年度報告,美方稱,過去幾個月來,美國和中國進行了密集的貿易和匯率談判,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中國做出了可執行的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不以競爭性目的爲匯率目標。中國還同意公佈與匯率和對外收支有關的信息。與此同時,人民幣在去年9月初貶值至1美元兌7.18元人民幣,隨後在10月升值。在這種背景下,美國財政部決定,中國目前不應再被列爲匯率操縱國。

  在本次評定中,美國沒有把任何一個主要貿易伙伴列爲匯率操縱國,但將10個經濟體列入觀察名單——中國、日本、韓國、德國、意大利、愛爾蘭、瑞士、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越南。

  事實上,中國在1992年5月、12月,1993年5月、11月,1994年7月共5次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自2016年起,中國每年都被列入匯率政策觀察名單。

  針對美方取消對中國“匯率操縱國”認定一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4日表示,中國本來就不是匯率操縱國。美方的最新結論符合事實以及國際社會共識。

  海關總署副署長鄒志武對此事回應稱,美國取消中國作爲匯率操縱國的認定,是“正確的選擇、(具有)積極的意義”。

  何爲“匯率操縱國”?

  “匯率操縱國”爲美國單邊評估

  對於匯率操縱,國際上並沒有統一定義。

  美國的匯率操縱國認定是根據其自行制定的標準,包括《1988年綜合貿易和競爭法案》和《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促進法》。前者主要是定性標準,後者提供了匯率操縱國的三大定量標準:一是對美國有重大雙邊貿易順差,標準是超過200億美元;二是有重大經常賬戶盈餘,標準是經常賬戶盈餘佔其GDP的比重超過2%;三是持續單邊干預外匯市場,標準是12個月內至少有6個月進行淨外匯購買,購買總額佔其GDP的比重超過2%。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三條標準全部滿足,將被美國認定爲匯率操縱國,若滿足其中兩條,則可能被列入觀察名單。認定一國爲匯率操縱國之後,美國將對該國推出可能的懲罰性措施,包括限制政府採購、限制融資行爲等。

  在美國本次的半年度評估報告中,按照美國自行監測的數據,中國也只滿足其中一條標準。報告顯示,在貿易順差方面,截至2019年6月的四個季度內,中國對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爲4010億美元,爲所有貿易伙伴中對美國貿易順差最大的。在另外兩條標準方面,中國經常賬戶盈餘佔GDP比重爲1.2%,不到2%;淨外匯購買金額佔GDP的比重爲-0.3%,也不到2%。

  在美國列入觀察名單的10個經濟體中,其他9個經濟體均滿足三條標準中的兩條,僅中國滿足一條標準,中國被列入的原因是在美國整體貿易逆差中所佔比例過高。

  事實上,美方的數據與中方的數據也不相同。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在美國觀察的四個季度時間內(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總額爲3302.31億美元,與美方數據相差逾700億美元。另外據國家外匯局數據,我國經常賬戶順差佔GDP比重自2016年起持續保持在2%以下,2018年全年佔比爲0.4%,2019年上半年佔比爲1.3%。從外匯淨購買來看,2016年下半年至今,中國外匯儲備規模一直穩定在3萬億美元左右,截至2019年末外匯儲備保持爲3.11萬億美元,較年初小幅上升1.1%,不存在大規模買入外匯的行爲。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2019年8月9日發佈的中國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報告也顯示,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基本相符,不存在明顯高估或低估。

  事實上,世界範圍內也只有美國一個國家有指控他國“操縱匯率”的習慣。在2019年5月中國被美國列入觀察名單後,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表示,中方多次建議美方不要對他國匯率進行單邊評估,一國是不是操縱匯率不是美國定的,有關多邊國際機構對於各國匯率一直有權威的評估。

  人民幣開年以來持續走強

  人民幣匯率大概率將維持雙向波動且偏強勢運行

  1月14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8954,較前一交易日上調309個基點。

  去年以來的市場變化顯示,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已經成爲常態。自2019年8月5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雙雙跌破“7”關口,8月8日人民幣中間價也“破7”,隨後約4個月時間均保持在7水平,市場並未見大幅恐慌。自2019年12月下旬開始,人民幣重啓升值通道,近期已經升破6.90關口。

  2019年的人民幣中間價最低點發生在9月3日,報7.0884,此後緩慢升值,在11月8日至12日和12月16日至17日有過兩次短暫回歸“6”時代。2019年12月26日起,人民幣中間價保持在6水平,2020年1月14日中間價升破6.90報6.8954,13個交易日以來累計調升1113個基點。

  在岸人民幣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在近期一路上漲。1月7日,在岸人民幣與離岸人民幣雙雙漲破6.94元關口,日內均漲逾300點。1月9日,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漲破6.92關口,在岸人民幣隨後在1月10日漲破6.92關口。1月13日,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升破6.90關口,再創近五個多月新高,上漲均超過300點。

  1月14日,在岸、離岸人民幣仍保持在6.8水平,日內均升破6.87關口。

  市場變化是否與美國取消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一事有關?從新京報記者的採訪來看,此事本身對市場影響不大,更重要的是這一消息背後所反映出的中美關係變化。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表示,這個消息本身對人民幣匯率影響有限。不論外部如何“認定”,國內人民幣市場化改革是大方向,人民幣在市場化改革不斷取得進展,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市場不斷成熟,市場對內外因素反應更爲敏感、迅速。不過,美國財政部這一舉動向市場釋放出中美貿易談判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的信號,有助於降低全球貿易前景的不確定性,舒緩市場對全球經濟前景有利,對市場的短期影響偏正面。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去年8月美國將中國列爲所謂的“匯率操縱國”,甚至不符合美國自己制定的標準,主要是美方對雙邊經貿摩擦升級後的過激反應。當前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簽署在即,美方此舉順理成章。考慮到去年以來美方並未在此問題上採取實質性質行動,如限制中國實體融資、干預外匯市場等,因此美國取消認定對資本市場和人民幣匯率的持續性影響仍有待進一步觀察。不過,取消認定仍有助於市場對中美后續談判建立信心,鞏固去年10月第十三輪談判以來中美經貿關係整體回暖的勢頭。

  對於近期人民幣的上漲勢頭,王青認爲,人民幣走出獨立升值行情,還主要受到中美經貿摩擦緩和、國內經濟增長動能修復等因素牽動。周茂華也認爲,去年四季度以來,宏觀經濟數據回暖,外部不確定因素減弱,人民幣資產吸引長線資金加速流入等因素支撐了人民幣匯率,這一消息是在已有利好因素上的“錦上添花”,並不是決定人民幣匯率變化的直接因素。

  對於未來的人民幣匯率走勢,王青認爲,短期內,中美貿易談判進展、中國經濟基本面仍是影響人民幣匯率的主要因素。全球多空因素交織可能對人民幣走勢帶來一定擾動,但中美貿易形勢緩和、中國經濟企穩預期仍然很強,加之人民幣匯率彈性擴大令市場預期更加趨於平穩,監管層對外匯市場逆週期調控經驗也更加豐富,預計人民幣匯率大概率將維持雙向波動且偏強勢運行。

  新京報記者 顧志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