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印度宣佈封殺59個中國App 透露了哪些信息?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3:44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印度宣佈封殺59個中國App,透露了哪些信息?

  來源:財經十一人

  原創 不止十一人 

  印度方面釋放的信息已經非常明確,中國公司在印度的市場拓展將面臨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文 | 劉以秦 王曉楓 柳書琪 陳瀟瀟   

  編輯 |  謝麗容

  6月29日,印度政府信息技術部宣佈,以 “有損印度主權和完整、印度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爲由,宣佈禁止59款來自中國的應用程序,這些應用包括抖音海外版Tik Tok微信、微博、百度地圖、UC瀏覽器、快手海外版Kwai、QQ等,59款App均來自中國公司。

  截至《財經》記者發稿時,Helo和Tik Tok已經在印度各大應用商店下架,包括Vigo(火山視頻海外版)在內的其他一些應用暫時還可以下載和使用。印度官方公告中也並未說明會用哪種方式禁止這些App以及具體的禁止時間。此外,印度政府此番對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限制尚未波及來自中國的資本,如有中資背景的印度支付應用Paytm以及外賣軟件Zomato等均尚未出現在禁令上。

  一位印度高級官員在匿名接受印度《經濟時報》採訪時表示,這些被禁止的中國App已存在很長時間並存在隱私和安全問題。他還稱,印度政府在做出這項決定之前已考慮了所有方面。

  針對印度近日宣佈封殺微信抖音等59款中國App,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6月30日回應稱,中方對印方有關公告表示強烈關注,正在瞭解覈實情況,中國政府一向要求中國企業在遵守國際規則和當地法律法規的基礎上開展對外合作,印度政府有責任根據市場原則維護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國際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中印兩國在務實領域的合作是互利共贏的,這種合作格局受到人爲損害,實際上並不符合印方自己的利益。

  騰訊集團相關負責人向《財經》記者表示,針對這一事件不予評價和回應。截至《財經》記者發稿,字節跳動和百度等相關公司也沒有給予《財經》記者正式回應。

  資深科技行業從業者和觀察家李軍向《財經》記者分析,印度政府對中國App的限制措施可能包括但不僅限於:在用戶購買手機時不再預裝,印度本地的應用商店下架這些App,用戶只能通過轉換其他國家的賬號來進行下載,他認爲,大部分用戶會卡在應用商店下載環節。

  名單上的59個中國App可以分爲三類,一類是在中國已經有市場基礎,複製到印度市場,如微信、微博等;第二類爲中國公司針對海外市場推出的孿生產品,如抖音的海外版Tik Tok 第三類是依靠印度市場成長起來的中國公司,例如跨境電商公司Club Factory,目前已經是印度第三大電商平臺,僅次於亞馬遜和Flipkart。

  隨着技術的進步,信息安全對於國家安全的影響等級一再提升。此前歐盟多次指出互聯網公司的數據安全隱患。幾乎所有公司在面臨類似指控時,都會強調對數據安全的重視,比如,該公司針對特定國家用戶的所有數據都會保存在該國本地服務器中,不會被轉移或濫用。

  李軍分析,海外市場的數據確實不太可能被公司轉移,因爲性價比太低,來自印度用戶市場的數據對於中國公司的最大價值,可能是用於海外市場用戶數據分析。

  在全球互聯網和科技領域,目前處於驅動者地位的是中國和美國,印度這樣的新興市場,市場空間龐大,但基礎相對欠缺,缺資金,在技術、運營和平臺搭建能力上也不夠成熟,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持,但同時也對全球開放了機會。在全球科技行業裏,印度被認爲是最大的,最具有想象力的新興市場。

  印度政府的禁令短期內對中國科技公司和資本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打擊。長期來看,要想在這個可能有政策變數風險的國家繼續開展業務,中國科技公司需要進一步調整姿勢。

  01 

  涉及至少6.5億印度用戶

  當地時間6月29日深夜,大量和中國有業務聯繫的印度人,以及需要和印度合作方聯繫的中國人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備選聯繫方式,避免由於微信被封殺導致的不利影響。

  漏夜準備應對措施的不僅是用戶。一位關注印度市場的投資人告訴《財經》記者,他們連夜整理研究了名單上的公司,計算出的數據是,這些App在印度的用戶數量去重之後,有6.5億。6.5億用戶背後,還有大量已經在這些App上投放廣告的印度本地企業及他們的員工。

  此次印度政府的封禁措施影響最大的可能是Tik Tok印度是Tik Tok最大的市場,移動應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數據顯示,Tik Tok在印度總下載量超過5億,佔據Tik Tok總用戶30%以上。

  2019年9月,UC瀏覽器發佈數據稱,在全球擁有4.3億多用戶,印度是其主要市場之一,擁有1.3億多用戶。第三方數據分析公司StatCounter的數據顯示,UC瀏覽器佔據了印度移動瀏覽器市場逾23%的份額,僅次於谷歌Chrome。

  字節跳動旗下的Helo是一個提供14種印度語言的社交媒體平臺,2019年7月,Helo稱擁有超過5000萬月活躍用戶。 

  今年6月,快手旗下Kwai已停止在印度運營,用戶導入旗下的另一款短視頻應用UVideo,目前該產品在Google Play商店的下載量已超過5000萬。

  前述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判斷,這麼龐大的用戶體量,長時間全面封禁不太現實,而且,其中很多App目前在印度市場還沒有成熟的替代品。對於科技公司來說,風險不會太大。

  不過,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他表達了強烈的擔心。他對《財經》記者說,這一舉動對中國資本投資印度的信心將帶來“毀滅性打擊”,“誰都不敢去一個動不動就說要封了你的市場。”

  近兩年,中國資本十分熱衷於投資印度市場。印度全球關係智庫Gateway House今年3月發佈報告顯示,中國科技投資者對印度初創公司的投資額預計超過40億美元。截至2020年3月,印度30家獨角獸公司中,有18家背後有來自中國的投資者。

  印度獨角獸公司背後的中國資方。數據來源:印度全球關係智庫Gateway House

  字節跳動一直試圖將Tik Tok與中國公司分拆。今年5月19日,字節跳動宣佈,任命前迪士尼高管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爲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兼Tik Tok全球首席執行官,“請Kevin來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爲了打通Tik Tok的海外政府關係,獨立運營。”

  禁止名單中還包括3款遊戲App,分別是北京智明星通旗下的《列王的紛爭》、沐瞳科技旗下的《無盡對決》和一款小遊戲社交App《Hago Play With New Friends》。不過,目前在印度最熱門的遊戲《PUBG MOBILE》(也稱“吃雞”,由騰訊發行)不在名單之中。第三方數據機構App Annie數據顯示,《PUBG MOBILE》在印度市場的下載量超過1億,是印度月活(MAU)最高的手遊。

  有資深行業人士向《財經》記者分析,沒有將《PUBG MOBILE》列入禁止名單,可能是因爲這款遊戲的研發團隊是韓國公司,騰訊只是發行方。另一種可能性是,這份禁令只是第一份,後續可能會有第二份、第三份……。有騰訊遊戲匿名業務人士則認爲,這可能是因爲騰訊專門爲這款遊戲做了針對印度市場的合規。

  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中心副主任劉小雪長期關注印度經濟和中國企業在印度投資,她對《財經》記者表示,印度在邊境問題上理虧但又要安撫國內民衆情緒,因此出臺這樣一個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的禁令,說明印度不想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

  不僅是手機App,印度政府最近還在拖延中國進口產品清關。從6月22日晚開始,印度欽奈港要對所有來自中國貨物實施100%檢查(此前是抽查),要求提供額外的清關材料。欽奈港是電訊部件和設備的重要港口,很多中國公司貨物都是從該港口進入印度市場。

  印度此舉不僅損害中國企業利益,同時還引起美國企業的不滿。蘋果、思科和戴爾等美國企業的產品也受牽連,6月23日,代表美國企業的遊說團體美印戰略伙伴關係論壇(USISPF)致信印度商務部表示,印度是在向尋求可預測性和透明度的外國投資者發出令人擔憂的信號。

  今年4月,印度爲了防外資抄底出臺行政法規,要求對來自“接壤”國家的投資必須申請事先審覈,此舉被廣泛認爲針對中國。

  在印度從事中國企業投資法務問題的印度大恆竺成(Linklegal)律師事務所顧問李欽認爲,對很多中國投資者的項目產生了延誤等不良影響,印度政府甚至指示其駐中國的使領館對投資者進行面試,讓不少中國投資者唏噓。他對《財經》記者評價,印度作爲一個1991年實施對外開放政策的新興市場國家,其政府和民衆對於外資的理解仍任重而道遠。

  02 

  中國公司如何規避長期風險?

  2019年,一位中國投資人去印度考察,他回憶,在印度的一家咖啡館裏,至少坐着10個中國投資人,回想起那個場景,他說,“很像當年的中關村。”

  軟銀集團CEO孫正義曾經提出“時光機”理論——發達市場驗證過的機會和模式,會在新興市場重新出現。一些中國創業者和投資人帶着這樣的信心,投入到印度市場中,認爲自己獲得了“上帝視角”。

  但“上帝視角”也並非一帆風順,2018年,一些創業公司試圖在印度複製一個“今日頭條”,很快就銷聲匿跡,印度不少手機用戶的信息獲取需求已經被Facebook滿足,且少有廣告商願意在新聞聚合平臺上做付費營銷。

  回到今天,Tik Tok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已經驗證過的模式,確實受到了印度用戶的歡迎,但他們都面臨一個難題——流量變現。

  多位投資人向《財經》記者確認,印度市場雖然用戶量很大,但整體付費意願非常低,僅略高於非洲,很多公司在印度有不錯的用戶量,卻賺不到錢。

  但開闢印度市場依然有價值。印度作爲一個擁有13.24億居民的國家,印度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以前,年均GDP增速在6%以上,2019年降至5%,還是一個正在高速增長的大市場,這很難得。此外,如果能拿下印度市場,也能更好地開闢其他新興市場。

  反觀印度,印度政府也希望外部資本能夠進入印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6月24日發佈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大幅下調對印度經濟增長預期,目前的預期爲收縮4.5%,此前的預期爲增長1.9%。

  就業率低迷是印度目前的一大問題,印度經濟監測中心(CMIE)發佈數據稱,今年3月印度就業率爲38.2%,爲歷史最低水平,失業率已經達到8.7%,爲2016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

  目前,中印兩國政府已經爲邊境摩擦降溫展開磋商,事態正在向積極方向進展。但邊境摩擦已經在印度國內轉化成對中國產品的抵制。

  一名在印度經營手機配件生產的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出售中國手機的門店已經用Made in India 遮蓋品牌logo。另一位在印度本地的中國手機公司人士也提到,很多門店雖然是本地經銷商開的,也擔心有人打砸。

  有接受《財經》記者採訪的相關人士預判,印度政府暫時不會對手機硬件行業做出禁令。包括小米、OPPO、vivo、Realme等在內中國手機廠商,已經佔據了印度手機市場的70%以上的市場份額,目前也沒有印度本土品牌可以替代。

  而且,這些手機廠商都已經在印度建廠,組裝環節基本都在本地工廠完成,帶動了印度的就業率。

  一位在印度的vivo人士告訴《財經》記者,中國手機廠商是最早進入印度的商業力量,因此,這幾家手機廠商的本地化都做得較好,日常的業務人員都是印度人,出了問題都可以儘快找人解決。

  這一點,相比剛剛進入印度市場不久,尚未來得及本土化的中國互聯網公司來說,確實有一些優勢。“App被禁止,可能都不知道找誰來解決問題。”

  包括李軍在內的受訪者認爲,中國公司的海外業務想要獨立發展,至少要做到人員切割、數據切割、業務運營切割、IT系統切割,只留下財務聯繫,未來財務聯繫也要儘量弱化,引入當地戰略投資者,共享利潤,在政府關係上也能提供幫助。

  李欽的觀點是,鑑於中國基本的影響力,印度政府不太希望中國投資者在印度市場單幹,而是採取和印度某些合作對象進行深度綁定的方式。以App等互聯網產品爲例,印度希望中國投資本國App。

  對於實業,印度則希望中國找本土企業合資,深度綁定,減少中國投資者自主權,只有這樣印度才放心。中國企業卻很難接受,他們認爲找到合適、靠譜的合作合資對象非常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