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廣發證券:三月用工意願趨勢不強 "失業救濟"搜索趨勢擡升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2:52   北京同乐城国际线址網

  【廣發宏觀郭磊】從3月的BCI數據看微觀經濟

  來源 郭磊宏觀茶座

  郭磊

  報告摘要

  第一,BCI(長江商學院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是一個可以用來跟蹤民營中小企業景氣度的月度指標,和權益市場的歷史相關性可以顯示其有效性(圖)。

  第二,3月BCI爲41.3,高於2月,但仍是歷史第二低點。顯示度過2月的劇烈供給約束後,微觀活躍度環比已有初步修復;但整體壓力仍偏大。銷售和利潤前瞻指標均處於較低水位。

  第三,值得重視的是“企業招工前瞻指數”的低位,3月招工指數僅小幅上升;同時用工成本指標較2月繼續下降,這意味着前期復工延緩所帶來的勞動力不足已經不是關鍵,需求壓力已經上來。

  第四,可以作爲同步驗證的是“百度搜索指數:失業救濟金領取條件”在趨勢性擡升。

  第五,從消費品和中間品價格前瞻指數來看,消費品較2月走高,中間品較2月走低,顯示通縮壓力主要集中在工業部門。這一則和原油等大宗品價格下跌有關;二則反映了海外需求的壓力,紡織品-棉花鏈條就是一個案例。

  第六,一個積極一點的跡象是融資指數有改善,屬於去年6月份以來最佳;這一點應與同期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和貨幣政策的結構性傾斜有關係。在原材料、用工、融資成本都下降的背景下,3月企業總成本下降明顯。當然其中貢獻可能還是原材料。

  第七,庫存指數在2月顯著回升(被動積壓)的基礎上有所下降(主動去庫、銷售好轉消化),目前大致處於12月-1月的水平。

  第八,從數據描述的微觀圖景看,經濟下行下企業成本端會有收縮,包括原材料成本、用工成本下降。即如同奧派的認識,通縮背景下微觀有一定自修正效應。這時推動融資成本下降可進一步輔助,但邊際意義偏小;更重點的問題在於需求,否則自然出清過程會很長,就業壓力也會一直在;推動需求正循環,企業狀況才會實質好轉。

  BCI(長江商學院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是一個可以用來跟蹤民營中小企業景氣度的月度指標,和權益市場的歷史相關性可以顯示其有效性。

  長江商學院BCI(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指數)是跟蹤微觀經濟景氣度的一個很好的指標。BCI的調查對象主要是民營中小企業。它擁有2011年三季度至今的數據。作爲一個擴散指數,它也是以50爲分界點;指數來源於銷售、利潤、融資環境和庫存這4個分指數的算術平均值。

  在2019年10月的報告《從BCI指數看中小企業最新狀況》中,我們指出,“從BCI與權益市場走勢的高相關度可以理解這一指標具有一定有效性”。

  3月BCI爲41.3,高於2月,但仍是歷史第二低點。顯示度過2月的劇烈供給約束後,微觀活躍度環比已有初步修復;但整體壓力仍偏大。銷售和利潤前瞻指標均處於較低水位。

  3月BCI爲41.3,高於2月的37.3,但仍屬於歷史第二低點。這顯示微觀活躍度較2月有所修復,但整體經濟壓力仍大。當前數據低於2018年10月金融去槓桿時段中小企業出現融資和經營困難的時候。

  銷售前瞻指標爲40.8,好於上月的32.8,但較前期正常水平仍差距較大(去年10月-今年1月指標大致在64-72之間);利潤前瞻指標情況類似,從24.3恢復至30.7,但較前期正常水平仍差距較大(去年10月-今年1月指標大致在48-60之間)。

  值得重視的是“企業招工前瞻指數”的低位,3月招工指數僅小幅上升;同時用工成本指標較2月繼續下降,這意味着前期復工延緩所帶來的勞動力不足已經不是關鍵,需求壓力已經上來。

  企業招工前瞻指數較2月43.2的低位上升,至49.1,顯示企業用工意願有回升但趨勢不是太強。同時,用工成本指數較2月的69.6繼續下行,至63.2。

  根據工信部發部數據,3月24日中小企業復工率爲71.7%。在企業復工率7成左右的情況下,企業用工成本繼續下降,這意味着前期復工延緩所帶來的勞動力不足已經不是關鍵,需求壓力已經上來。

  可以作爲同步驗證的是“百度搜索指數:失業救濟金領取條件”在趨勢性擡升。

  孤證不立,一些與就業相關的高頻指標也可以用來同步驗證。從“百度搜索指數:失業救濟金領取條件”看,這一指標在3月下旬上升明顯,目前已至2019年8月以來的高點,2011年以來數據的次高點。規模以上企業的就業需求彈性相對偏低,這一指標走高,應主要反映中小企業的狀況。

  從消費品和中間品價格前瞻指數來看,消費品較2月走高,中間品較2月走低,顯示通縮壓力主要集中在工業部門。這一則和原油等大宗品價格下跌有關;二則反映了海外需求的壓力,紡織品-棉花鏈條就是一個案例。

  消費品價格前瞻指數爲40.4,較2月的37.6上升;中間品價格前瞻指數爲35.7,較2月的42.5下降。顯示通縮壓力主要集中在工業部門。

  我們理解消費品的價格趨勢與疫情基本控制後消費環境的修復有關。從歷史上看,這一指標和CPI非食品的中期趨勢是一致的(短期吻合度並不高)。

  工業品的價格下行顯示出通縮壓力的上升。這一則和前期原油等價格走低有關;3月IPE布油價格均值下行了33%;二則和海外疫情背景下,訂單收縮、需求下降有關。2-3月棉花價格走低(2月和3月期貨結算價分別下行了-9.3%和-14.0%),主要背景是市場對於海外服裝-國內紡織服裝企業-原材料這個鏈條的擔憂。

  一個積極一點的跡象是融資指數有改善,屬於去年6月份以來最佳;這一點應與同期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和貨幣政策的結構性傾斜有關係。在原材料、用工、融資成本都下降的背景下,3月企業總成本下降明顯。當然其中貢獻可能還是原材料。

  企業融資環境指數爲45.5,較上月的39.7改善明顯,由於前期指標一直在40附近波動,本月創去年6月份以來最佳。

  這一變化,應與2月以來貨幣政策一系列動作的累積效應;以及3月貨幣政策的進一步放寬有關。3月13日,央行宣佈於2020年3月16日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對達到考覈標準的銀行定向降準0.5至1個百分點。在此之外,對符合條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再額外定向降準1個百分點,支持發放普惠金融領域貸款。

  與用工成本下降、原材料成本、融資成本下降都有關係,3月企業總成本指數下降明顯,至2015年10月以來最低。當然,這其中主要貢獻可能是原材料。

  庫存指數在2月顯著回升(被動積壓)的基礎上有所下降(主動去庫、銷售好轉消化),目前大致處於12月-1月的水平。

  企業庫存前瞻指數爲48.6,較上月的51.2下降,大致處於去年12月(49.6)和1月(47.9)之間的水平。

  我們理解2月主要是疫情的突發衝擊導致庫存被動積壓;3月物流條件、銷售環境有所修復,消化部分庫存;同期企業應對生產相對偏謹慎,所以庫存指標回到去年底的相對低位。

  從數據描述的微觀圖景看,經濟下行下企業成本端會有收縮,包括原材料成本、用工成本下降。即如同奧派的認識,通縮背景下微觀有一定自修正效應。這時推動融資成本下降可進一步輔助,但邊際意義偏小;更重點的問題在於需求,否則自然出清過程會很長,就業壓力也會一直在;推動需求正循環,企業狀況才會實質好轉。

  上述一系列數據是有啓示意義的,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一則上游原材料價格會下行;二則用工成本會下行;3月企業總成本指數很快下降至2015年10月以來最低。這就是奧派經濟學者所闡述的一個經濟學邏輯,通縮對經濟有一定自修正作用,它會導致產能自動修正、價格自動復位,成本端自動出清。

  這時候推動企業融資成本的下行可以進一步助推這一趨勢;但在這一時段,企業最缺少的是需求,否則自然出清的過程會偏長;就業在這個過程中也會存在較大壓力。

  所以,只有需求進入正循環,微觀狀況才會實質好轉。對於需求的三駕馬車來說,出口是一個外生變量,政策空間主要存在於消費和投資。

  預計後續宏觀經濟政策繞不開去穩消費、穩投資的問題,尤其是後者。財政政策何時落地、財政空間擴張多少是目前宏觀面缺失的主線索。

  核心假設風險:宏觀經濟變化超預期,海外疫情變化超預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