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奇霖:明年二季度或是MLF利率下調窗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20:00   

  原標題:首席對策丨李奇霖:明年二季度或是MLF利率下調窗口 來源:第一財經

  首席對策丨李奇霖:明年二季度或是MLF利率下調窗口

  降息潮已悄然到來,全球進入貨幣寬鬆狀態,中國央行則依舊保持相對剋制狀態,最大的考慮是預期管理,央行不希望市場和金融機構產生“貨幣政策已經或正在寬鬆”的預期。這可以說是央行2016年以來一直試圖向市場傳達的信息。

  但是,央行以“MLF加點”的方式重塑了LPR,並將LPR推向了貸款定價的核心位置。9月17日,央行開展2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利率保持3.3%不變。此前一直瀰漫於市場上的降息預期落空。本期專訪嘉賓認爲,央行希望通過銀行自主市場報價,進而達到降低融資成本的目的,最後把利潤讓給實體經濟,這至少是短期內的大體趨勢。

  美國二次降息以及全球各大經濟體紛紛降息會給市場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中國央行MLF利率維持不變有何考慮?物價、房地產投資,如何影響政策層面的考量?在中國政府寬鬆政策保持定力,而全球已經相繼打開降息窗口的情況下,中國投資者如何進行資產配置?第一財經《首席對策》對話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

  展開剩餘86%

  李奇霖的主要觀點:

  美國二次降息雖然令全球風險偏好回升,但之前的降息預期已經部分稀釋了效果,這一輪寬鬆可能不是終點,預計年內還有1到2次降息預期。

  中國央行一直保持相對定力,希望商業銀行能夠通過LPR調價主動讓利,但是這一系列的措施還是要取決於宏觀經濟基本面,如果後續經濟繼續有下行壓力,貨幣政策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微調。

  在全球寬鬆週期下,對中國投資者而言,債券市場機會比較明確。A股在沒有大的風險溢價的前提下,有一定投資機會,重點看好比較穩健的白馬股和藍籌股。

  李奇霖的主要觀點:

  美國二次降息雖然令全球風險偏好回升,但之前的降息預期已經部分稀釋了效果,這一輪寬鬆可能不是終點,預計年內還有1到2次降息預期。

  中國央行一直保持相對定力,希望商業銀行能夠通過LPR調價主動讓利,但是這一系列的措施還是要取決於宏觀經濟基本面,如果後續經濟繼續有下行壓力,貨幣政策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微調。

  在全球寬鬆週期下,對中國投資者而言,債券市場機會比較明確。A股在沒有大的風險溢價的前提下,有一定投資機會,重點看好比較穩健的白馬股和藍籌股。

  (美聯儲二次降息不是終點)

  第一財經:我們看到美國年內二次降息對於全球的市場有一個什麼樣的影響?

  李奇霖:美國降息之後,你可以看到全球的風險偏好還是有明顯的回升的,全球股市其實都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反彈。那麼此前債券市場收益率一直在降,最近也有明顯的一個上行的趨勢,然後你看美國的高收益債市場最近的信用利差又開始在不斷的壓縮,所以市場已經開始在定價。美聯儲的寬鬆之後,這次加息之後,那麼全球的經濟可能會出現一個階段性的一個改善,所以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風險偏好是在繼續提升的,那麼降息之後就相當於把這個事情給落地了。那麼落地之後,市場可能就會更關注後續還會不會進一步寬鬆。但是我們覺得可能這一波寬鬆之後,那麼可能也不一定是終點,後續可能還會繼續寬鬆。這樣的話,債券市場收益率可能會有向下修復的一個機會,這個是我們認爲寬鬆之後市場的一個走勢的一個切換。

  第一財經:您覺得有可能繼續寬鬆,或者說繼續降息的空間還是多大?我指的是美國這塊。

  李奇霖:至少年內我個人感覺可能有1到2次。

  (MLF縮量續作實際上已反映央行態度)

  第一財經:中國央行的MLF縮量續做,但是它整體的一個利率不變,現在看是出於一個什麼樣的考慮?

  李奇霖:中國這一塊因爲貨幣政策更多的強調以我爲主,雖然有國際收支平衡的考慮,但更多的還是考慮國內的物價就業等等一系列問題。那麼在這樣的一個趨勢之下,你會發現通脹壓力實際上確實是會掣肘貨幣政策,那麼這是其一;其二整體上來看,你會發現在“房住不炒”的一個基調之下,那麼如果跟隨去降息,跟隨去寬鬆,無疑會助長全社會對房價上漲的預期,進而可能會對資產價格的泡沫有一個進一步的助推作用。那麼對此我相信央行也是比較謹慎,所以我們貨幣政策相對來講還是堅持以我方爲主,考慮更多的結構性的問題,所以採取了一個相對來講沒有跟隨寬鬆的一個措施。MLF縮量續作,實際上就反映了央行它對寬鬆的措施,至少來看它是對市場的寬鬆預期來看是一個當頭一棒。那麼MLF的操作也進一步就反映出他對寬鬆實際上是不太感冒的,因爲此前市場它可能都會覺得MLF利率降了之後,那麼才能帶動LPR利率降,那麼現在央行似乎是不認可這樣的一個方式的,央行還是希望銀行能夠自己自主去降LPR的報價,進而達到降低融資成本的一個目的,那麼這實際上是希望銀行能夠把它的利潤讓給實體,是這麼一個政策考量。

  (市場對寬鬆取向預期有一定偏差)

  第一財經:今年全年我們一直是有一個寬鬆的預期,但是其實一直沒有真正達到可能市場所預計的那個預期,而且這次降息不降息,其實市場爭論還挺大的,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李奇霖:因爲國務院常務會議當時也講到了,要降低實體的融資成本,這樣的一個措施就導致了這個市場可能會覺得是不是應該要降息?你降息了之後才能降低實體融資成本,尤其是提到了實際利率,你會發現物價雖然CPI在往上走,但是PPI其實有通縮壓力,那麼這樣的話你就應該把利率降得更低,然後把企業盈利這一塊給做起來,然後以防範債務風險等等。但是從實際的傳導機制來看,貸款利率下降,其實有很多方式也不一定要銀行負債成本的下降。其實央行已經做了一些降低銀行負債成本的動作,包括這次降準,總量上並沒有寬鬆,因爲要降準之後MLF續作沒有續,然後就把這個錢給收回來了,然後公開市場操作也沒有放太多錢,所以實際上它只是一個流動性置換。當然降準畢竟是一個便宜的錢,因爲MLF它是有成本的。它這樣一置換實際上還是給銀行降低了負債成本,央行覺得做到這一步其實也就夠了。那麼他更多的希望銀行自己去降低LPR的報價,因爲你可以看到債券市場的收益率,像短融中票3A、2A+的這些,它的貸款的基準利率其實還是有空間的,大概低七八十個BP。但市場並不這麼理解,市場可能覺得還是應該動MLF利率甚至動基準利率,所以這裏面實際上是有一些這種預期差在裏面的。

  (明年二季度或是MLF利率調降最佳窗口期)

  第一財經:所以這是不是也有一種趨勢,未來我們不要再依靠或者說是過於依靠可能央行會動基準利率,動MLF,你還是要通過自己LPR來進行一個相對來說市場化的調降,這是未來的一個趨勢?

  李奇霖:對,這至少是個短期的一個趨勢。從這一次MLF的利率不變,還有縮量續作,已經反映出央行有這樣的一個意圖,希望銀行能夠主動去讓利,主動去降低貸款端的報價。但是這一系列的行爲還是要取決於宏觀經濟基本面,如果後續假設經濟有一些下行壓力,那麼這個時候貨幣政策可能還是會有一些微調。目前來看四季度應該可能性並不會太高,可能到了明年一二季度之後,那麼可能還會有一些進一步的動作。

  (債市機會較明確 看好A股穩健藍籌股)

  第一財經:全球的降息窗口打開了,包括幾大經濟體,歐洲已經負利率,但是我們看到剛才我們談了這麼多,中國還是保持定力,在這兩方面可能有一些不同的情況下,我們中國的這種投資者怎麼來做資產配置?

  李奇霖:其實從全球寬鬆的一個週期之下,那麼比較確定的,再加上我們本身也要對外開放,尤其資本賬戶資本帳下對外開放,最近做了很多動作,包括QFII、RQFII放開了。那麼對我們而言,就是債券市場應該來講機會應該是比較明確的。當然現在外資在債券市場存量還並不是很大,而且有點逆週期,就是國內利率往上走的時候,外資可能會來得更多,往下走的時候,他可能來的少一點。但是從現在來看,利差還是有的。尤其是跟歐洲日本比利差非常明確,對歐洲日本而言肯定是一個優質資產。然後對美國而言,近期美債上了一把,利差有所收窄,但是本質上還是挺寬的,跟歷史週期比起來還是可以的。所以債券市場應該來講是相對來講比較偏受益的。在全球寬鬆然後同時我們不寬鬆,那麼海外可能就會相對來講就更多的去購買我們的債券資產。當然我是從外資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不寬鬆的話,我們債券市場收益率可能會降得慢一點。但是從外資的角度來看,可能向來是個比較優質的一個資產。然後第二個就是股票,股票在外資開放的一個背景之下,如果海外是負利率,那麼只要A股沒有一個太大的一個風險溢價,那麼實際上它也是有一定的投資機會的。而且在過去就已經有所體現了,隨着對外開放外資的佔比越來越高,那麼核心資產資金也開始在逐漸的扎堆,因爲實際上就是外資的投資風格,更多的偏向價值投資和長期投資。他對成長的板塊其實並不是太感冒了,他主要還是買了一些那種比較穩健的一些白馬和一些藍籌,所以這個事已經有所體現了。後續的話,二八分化的現象可能還會存在,可能資金都會更多的聚集在覈心資產裏面。那麼也是後續海外寬鬆,然後同時我們在開放這樣一個組合之下帶來的一些投資的一些變化。整體來看的話,我認爲我們這邊貨幣政策保持以我爲主,那麼雖然會導致債券市場的收益率可能相對來有波動,但是整體趨勢可能還是往下的。然後對A股市場而言,只要沒有太大的風險溢價,應該多的時候還是有一些結構性機會的,出現大熊市的概率很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