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濮存昕的2019:我是一個永遠在演出的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22:40   中國青年報

濮存昕濮存昕

  “我是一個永遠在演出的人。”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的邛海邊,66歲的濮存昕[微博]說。

  2019年的開頭,濮存昕在演貫穿他20年歲月的《茶館》;臨近年尾,他擔綱主演的原創話劇《林則徐》,即將於12月中旬登陸國家大劇院。戲劇舞臺的魔力於濮存昕從未減退,提及新一年的心願,濮存昕脫口而出:“一次一次不期而遇的劇目。”

  11月底,在川西這片有山有水有歌舞的土地,大涼山國際戲劇節正式開幕。這是濮存昕和吉狄馬加、廖昌永、阿來、李亭等人攜手打造的中國西部第一個國際戲劇節,他們希望爲戲劇開闢一塊新的歸屬地。

  來大涼山前,在北京的鼓樓西劇場朗讀會,濮存昕曾動情朗讀了老舍先生的《宗月大師》。“沒有他,我也許一輩子也不會入學讀書。沒有他,我也許永遠想不起幫助別人有什麼樂趣與意義”。

  “《宗月大師》讓我們看到了世間竟有這樣的人!永遠在笑,沒有一天不高興的。有福也好,有苦也好,他還在笑,他永遠幫助別人,咱們天下怎麼會有這種人?”因爲遇見一個人,深遠影響到老舍日後的人文情懷的形成。濮存昕被這篇作品中的情懷打動。

  用好的戲劇作品影響更多人,這也是濮存昕及所有戲劇節發起人的心願。

  早在今年3月,大涼山國際戲劇節的啓動儀式上,濮存昕就說,蕭伯納曾豪言——“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蠟燭,而是一支由我們暫時拿着的火炬,我們一定要把它燃得十分光明燦爛,然後交給下一代的人們”。“那麼,在以火把節著名於世界的彝族聚居地,我們借戲劇把薪助火,大小涼山皆爲舞臺。”

  一切爲了戲劇,一切爲了觀衆。濮存昕態度很明確,辦戲劇節,就是要熱愛戲劇的觀衆越來越多,而他們則是要和觀衆一起進步。

  1999年,由林兆華[微博]導演,北京人藝以全新演員陣容重排《茶館》,在首都劇場公演,濮存昕飾演常四爺。今年年初,這版《茶館》依然在開張,樑冠華[微博]、濮存昕、楊立新[微博]、龔麗君、馮遠征[微博]等原班人馬仍參與演出。

  數十年彈指一揮間,觀衆排隊買票的隊伍和熱情逐年拉長、攀升。

  “你想想20年前誰買票了?觀衆在陪着我們進步,他們用買票這樣一種參與方式,支持着我們這版《茶館》,年輕的《茶館》演了20年。所以從這個事情來講,我覺得觀衆在培養我。”由此聯想到大涼山國際戲劇節,濮存昕認爲評判一個全新戲劇節水平的高低,最核心的標準就是觀衆。

  濮存昕經常看全世界範圍內的優秀演出、戲劇節、邀請展,他深知自己的差距和進步空間在何處。

  “我們劇院裏的一些演員,不太重視看戲劇,他們就是要去掙電視劇的錢,這些戲劇節這些邀請展他都不看,結果演出多少年了,好像進步不大。”濮存昕描述自己經常觀看和學習戲劇是“嚐到甜頭了”。“你看對我都有影響,那麼對當地的觀衆、藝術家、演員,一定會有影響,這是無形的”。

  形容起戲劇以及戲曲的美感,濮存昕眼睛裏泛着很生動的光亮。

  在他心裏,那種背後的文化內涵是自然而古典的。“是風啊,是樹葉在飄動,春天第一朵花開綻放。它是對自然界細微的刻畫,是那種哀莫大於離愁的傷感,而我們今天沒有。所以這種傳統文化、古典文學如果缺失的話,戲曲頂多是極少數人的個性、愛好。”濮存昕說,他們所作的各種努力,就是要讓這麼美好的文化在今天不至於瀕臨滅絕。

  濮存昕盼望戲劇觀衆變多,會由衷說一句“啊戲劇原來這麼好看”,他也篤信戲劇本身的魅力,能夠讓很多人慢慢喜歡。濮存昕觀察到相較於國外,中國的戲劇觀衆是趨於年輕的。

  “原來我寫過字叫‘戲劇悟道,藝術修身’,戲劇更豐富於舞蹈,更豐富於音樂。什麼叫戲劇?就是舞臺上的有情節、有故事的表演,它必須在舞臺上發生,不是拷貝藝術。”

  站在大涼山國際戲劇節“首屆”的起點,濮存昕已然期待明年、下一年。大涼山擁有14個世居民族保存良好的原生文化,近年來興起的“大涼山文化現象”是戲劇節舉辦的基礎。“我們在慢慢地耕耘自己的文化生態園林,我們培養的花圃,要讓它值得蜜蜂來採摘”。

  濮存昕很在乎當地觀衆和藝術家能否深度參與,但他心態也放得平和、灑脫。所有事情,“今天先把它幹起來,讓大傢伙先開眼了”。

  2019年結束之際,濮存昕主演的原創話劇《林則徐》,即將上演。“我要是不演林則徐,就不知道這麼多故事。”提起這次演出,他興奮得說起了劇中林則徐的臺詞,“哎,用我的病殘之軀行一事”。爲了演好這個角色,濮存昕竭力“調動生命中那些能夠跟林則徐接近的特質,那種戲劇本身出發、最實實在在的品質”。

  “什麼事情幹起來就行,打仗之前士兵都很緊張,特別是剛上戰場,敵人還沒露頭時……真正打起來了,勇氣就來了!”濮存昕用他的演出經驗,總結自己如今面對每個新挑戰的心境——“演出的時候你走出幕條,一面對觀衆,剛才的緊張應該是都能忘掉。但是一開始還要緊張,肯定是這樣”。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沈傑羣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