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隱祕》隱藏最深的劇透之歌 並不是《小白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01:12   新京報

嚴良和普普嚴良和普普

  今年上半年最吸睛的懸疑網劇《隱祕的角落》(以下簡稱《隱祕》)已於上週四收官。劇集自開播以來熱度一直居高不下,要歸功於整部劇“處處可品,處處耐品”的極佳質量。一衆老戲骨小戲骨的演技,利落鮮明且帶有強敘事性的鏡頭語言,裹挾着夏天味道的海濱小城氛圍,以及童話和現實並行的開放式結局,都引發了觀衆們“列文虎克式”的分析和討論。

  給許多觀衆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除了第一集意想不到的懸崖殺人和秦昊[微博]的禿頭造型,就莫過於貫穿全劇的神級配樂了。“隱祕的角落 配樂”、“隱祕的角落小白船 恐怖童謠”等話題幾度登上熱搜;播放網站的彈幕池中,戲稱《隱祕》的配樂是“陰”樂的調侃隨處可見;少數風格較爲輕快正常的音樂也被網友評價“細思極恐”。此外,該劇的片尾曲也深受衆多觀衆喜愛,稱“這是第一部不願跳過片頭片尾的電視劇”。《隱祕》的片尾曲不僅一集一換,陣容上還集齊了後海大鯊魚、木瑪、Anti General、Joyside等足夠令資深樂迷瘋狂的一衆音樂人,也難怪有許多觀衆調侃《隱祕》是《樂隊的夏天1.5》了。

  《隱祕》的導演辛爽在此前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就曾提到他對劇集的視聽語言中“聽”的重視,“視其實是一半,你看的東西是一半的信息,還有一半其實是聽覺上給你的信息。”辛爽曾是朋克樂隊Joyside的吉他手,這些他在過往工作中積累的音樂敏感度和音樂品位都在《隱祕》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導演也在採訪中聊到,劇集中的12首片尾曲並非後期製作時的突發奇想,而是劇本創作時期就構思出來的內容。作爲每集故事的收尾,片尾曲會承擔一部分的敘事功能,幫助觀衆做一個最後的情緒舒展。

  船的意象在《隱祕》全劇中貫穿始終,而《小白船》這首歌自第一集開篇至最後一集片尾也時時飄蕩在觀衆們的耳邊。這首“恐怖童謠”被網友調侃爲本劇的“死亡預告”。三個孩子第一次唱起這首歌的時候,張東昇的岳父岳母死在了童謠的背後。而第六集三個孩子伴着《小白船》的音樂躺在大船上徜徉星河、飛向圓月的同時,徐靜的死亡則又將觀衆們打回了殘酷的現實。

  《小白船》這首歌曲自上世紀50年代被譯爲中文傳入中國後,就是一首膾炙人口的兒歌,但它本質上是一首安魂曲。“它裏邊有童話的成分,它裏邊也有童話反面的、很殘酷的東西。”導演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這樣評價這首歌曲。這種童真和黑暗疊加衝突的撕裂感,也和劇集中反覆強調的笛卡爾的故事中的童話和現實不謀而合。

  作爲第一集的片尾曲,由小娟&山谷裏的居民演唱的《小白船》其實代表着劇集中童話的那一面,歌曲的最後一句由“飄向西天”改爲了“飄向雲天外”。而當歌曲在第六集作爲插曲出現時,觀衆已經見識了許多死亡且即將面對下一次死亡,歌詞便改回了原版中帶有死亡象徵的“飄向西天”。

  《隱祕》的故事最終伴着一句“獻給童年”緩緩落幕。由秦昊和劇中普普的扮演者王聖迪[微博]演唱的《白船》則成爲了最後一集片尾曲,也承擔了全劇敘事收尾的功能,此時歌名也由“小白船”改爲了“白船”,暗示着主人公們孩童純真年代的結束。“銀白色的帆”已經“隨着落日沉入海底”,“天真的你們啊,在哪啊”,“也沒有彼岸可到達”這些歌詞都可以看作是整部劇的“點睛總結”,在王聖迪的歌謠部分,歌詞再次改回“飄向雲天外”。歌曲落腳於童話,也是一種對美好的最終希望。

朱朝陽朱朝陽

  《猶豫》《Good Night》:隱藏最深的劇透殺手

  如果說《小白船》是大部分觀衆發現了的“死亡預告”,第二集的片尾曲《猶豫》和第八集的《Good Night》則是全劇隱藏最深的兩首劇透之歌。《猶豫》承接朱晶晶墜樓的劇情,開頭幾聲清晰淒厲的尖叫,細密嘈雜的打擊樂,之後音樂背景中持續不斷的戲謔的嘶吼聲,既呼應了本集的標題“警告”,也延續了正片劇情不安且荒誕的基調。歌曲中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出現了類似擦鏡子的刺耳的摩擦聲,不由得讓人聯想起本集中秦昊洗完澡佩戴假髮時摩擦鏡子的驚悚一幕。

  《猶豫》的歌詞細細品味起來也是滿滿的劇透。“紅色的藍色的,必須選擇一個”也像是貫穿全劇的童話和真相的兩個版本,紅色代表面對真實,藍色代表接受虛擬。“跳着舞的父親倒地死去”一句暗示了朱朝陽父親爲兒子獻出生命的最終結局。最後一段歌詞,“最隱祕的一處,死了一些螞蟻,我就站在一邊,猶豫時的表情”也在暗指朱朝陽在面對朱晶晶死亡時的猶豫。

  第八集最後Joyside的《Good Night》則是一種更含蓄更深沉的預告。歌曲承接朱朝陽被王瑤的弟弟王立在夜晚的沙灘上綁架,張東昇在角落裏目睹一切的劇情,而下一集就是張東昇在朱朝陽的面前殺死王立的劇情。歌曲中唱到的“child in abyss”(彌留於深淵的孩子)以及“child in chaos”(陷入混沌的孩子)或許就是指掙扎於黑暗邊緣的朱朝陽。而“今夜”就是張東昇和朱朝陽即將“靈魂契合的夜晚”(Tonight is just the night our souls are united)。在這個夜晚,朱朝陽在水產廠血色的燈光下如學生上課般目睹了死亡和殺戮,也正是“朝陽”逐漸“東昇”的起點,或許永遠不會醒來了(Don’t ever wake up)。

  《DESCENT》《人間地獄》:從暗黑致鬱到扭曲瘋狂

  第四集和第六集的片尾曲均出自電子音樂人Anti General,這兩首也是十二首片尾曲中最詭異、陰暗的歌曲。《DESCENT》首先從歌名就與第四集的劇情完美呼應。“Descent”一詞譯爲下降,而第四集中三個小孩第一次與張東昇交易的劇情就對應着孩子在向黑暗的一面開始“下降”。

  《人間地獄》和第六集最後在《小白船》的音樂中出現的徐靜的屍體無縫銜接,瞬間將觀衆從美麗的童話世界拉到了這個“人間地獄”。類似《DESCENT》的警報聲同樣出現,但這次音樂背後的絮語更加肆無忌憚。人們瘋狂地交流着聽不懂的語言,像極了神話中魔鬼在耳邊的低語。

《隱祕的角落》劇照《隱祕的角落》劇照

  《偷月亮的人》《死在旋轉公寓》:是治癒?不,還是致鬱

  第七集的片尾曲《偷月亮的人》和第九集的《死在旋轉公寓》是十二首歌曲中相對輕鬆明亮的兩首歌曲。後海大鯊魚的《偷月亮的人》中勾勒的飛向月亮,在月亮上起舞的畫面與《小白船》的故事間接呼應,按說是代表了劇中童話的那一面。但《偷月亮的人》其實是在暗示,或許童話的部分都是人們編造的。該劇標題是“日記”,即朱朝陽的日記。《偷月亮的人》這首歌可以看作是朱朝陽的自白信,他在歌曲中承認,“是我編造了一千零一夜的童話”(I am the one who made The thousand and the one night),而他也選擇了“住進自己的故事裏”(I am living in the story),即映射着朱朝陽最終選擇了逃避現實。同時歌曲的結尾,曲風也轉向黑暗,或混亂嘈雜或尖厲刺耳的樂器聲伴着空蕩的風聲也回歸了之前的致鬱基調。

  第九集的《死在旋轉公寓》是劇中唯一伴隨臺詞的片尾曲。背景中張東昇揭祕了他想要生女兒的願望,這和本集普普投靠張東昇以及之後張東昇似父親般照顧普普的劇情相呼應。音樂開始於類似八音盒的音質,也帶出了一抹童真的色彩。但就在這些象徵着美好元素中間,摻雜着越來越快、越來越雜亂無章,在悲傷孤獨的吉他聲中,歌曲最終迎來了一段類似圓舞曲的旋律。

  《比一個年輕人小一點的鶴》《昔日,沒有光彩》:有着畫面感的哀悼

  第十集和第十一集的片尾曲《比一個年輕人小一點的鶴》以及《昔日,沒有光彩》均出自全片配樂的製作人丁可,他曾經爲《踏血尋梅》《暴雪將至》創作過音樂。丁可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音樂極具畫面感。

  在第十集中,普普因哮喘發作在張東昇面前倒下,此後便再也沒有出現,因此《比一個年輕人小一點的鶴》也可視爲一首劇集獻給普普的告別曲。歌曲基調悲傷沉重,類似呢喃的獨特唱法將歌詞娓娓道來,像極了生者向亡者獻上的一首紀念的散文詩。歌中“虔誠的淡藍色的魂魄”、“年輕的形,蒼老的靈”、“歷盡了陰”、“等不及晴”、“冰的純淨”的歌詞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普普的身世與結局。

  《昔日,沒有光彩》則承接了第十一集水產廠着火的劇情,火焰燃燒的噼啪聲貫穿始終,讓觀衆覺得身臨其境,彷彿就像葉軍和老陳,以及車裏的朱朝陽那樣,默默地目睹着熊熊燃燒的大火。在第十一集中,觀衆告別了朱永平和王瑤兩個主要角色,而水產廠的大火也預示着整個劇集所有祕密即將走向了結。失去了爸爸的朱朝陽也彷彿失去了“光彩”。沒有嘈雜,沒有混亂,《昔日,沒有光彩》就是這樣一首爲所有亡者和受害者獻上的安魂曲。

  延伸閱讀:劇中其他配樂歌曲名稱和情節的有趣對應

  《多人舞蹈項目》:片頭動畫

  《墜入愛河》:張東昇將岳父岳母推下山崖

  《給予你美》:張東昇洗澡後在鏡子前佩戴假髮

  《乾巴巴的吻》:周春紅逼迫朱朝陽喝牛奶

  《放進去醃製幾天》:觀衆跟隨鏡頭看到冷庫裏的屍體

  《路過你的痛苦》:朱朝陽目睹張東昇拖着屍體經過

  《愛比死更晚》:普普在張東昇面前哮喘發作

  新京報記者 劉瑋 實習生 曹煜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