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漫威電影不是cinema,那《愛爾蘭人》是cinema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6日 01:49   澎湃新聞

  編者按:近日,導演馬丁·斯科塞斯批判漫威電影不是真正的電影(cinema),引發全球討論。11月5日,他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解釋了他爲何會那樣批判漫威電影,並闡述了他對電影行業未來發展的擔憂。

  當地時間2019年10月24日,美國洛杉磯,77歲的馬丁·斯科塞斯出席電影《愛爾蘭人》(The Irishman)的首映式紅毯。視覺中國 資料圖  當地時間2019年10月24日,美國洛杉磯,77歲的馬丁·斯科塞斯出席電影《愛爾蘭人》(The Irishman)的首映式紅毯。視覺中國 資料圖

  在探討漫威電影算不算是電影之前,或許先要釐清一些概念,否則很容易產生關公戰秦瓊之類的雞同鴨講,或者用漫迷的話說——有點像是蝙蝠俠大戰鋼鐵俠。

  必須指出一點,目前中文世界裏對於馬丁·斯科塞斯在《紐約時報》上的那篇文章,大部分翻譯得不夠準確,或者說不嚴謹,甚至標題翻譯都是錯誤的,關鍵就在於“I Said Marvel Movies Aren’t Cinema。 Let Me Explain”,這裏的“Cinema”,如果僅僅翻譯成“電影”,太過籠統,而且你還應該反問,他爲什麼用的不是美式英語中常見的“Movie”,或更加英國腔的“Film”,卻是“Cinema”。只有當翻譯成“電影藝術”時,斯科塞斯導演在紐時上的文章方能“書以道事,詩以達意”,但事實上,如果通讀該文下來,他指的“Cinema”還有“電影院”的含義在內。姑且這麼說,斯科塞斯導演想要解釋的是,爲什麼漫威電影不是“電影藝術”(Cinema)。

523

  1895年12月28日,盧米埃爾兄弟的《工廠大門》讓時尚的巴黎人驚歎不已,一個全新的法語詞彙“le Cinématographe”就此流傳開來。

  “Cinématographe”中,前綴“Cinéma-”的本意是“運動的”,但在電影誕生的百年後,更爲重要的詞義則是“電影的”,“-graphe”的含義則是“記錄者、記錄器”。當年,盧米埃爾兄弟琢磨出這麼長一個單詞,想要傳遞給世人的信息很簡單,那便是他們發明的東西“能夠記錄下動的影像”。語言的一般規律都是簡化的,除了學院裏使用到的“art cinématographique”(電影藝術),在現代法語裏,“faire du cinéma”(拍電影),“aller au cinéma”(到電影院看電影),“Cinéma”這簡單的六個字母可以指代“電影、電影院、電影行業、電影藝術”等關於電影的一切。因此法語裏有那麼一句話——C‘est du cinéma——這不是真的(字面意思爲“這是電影”)。正如大文豪高爾基第一次看到《工廠大門》之後感嘆道:“昨夜我身處幻影王國。”

  或許,在斯科塞斯的心目中,“Cinema”是聲光電構成的藝術殿堂。因此他才會在文章裏這樣寫道:“……這就是現代系列電影(modern film franchises)的本質:市場調查、觀衆測試、審查、修改、翻新和再加工,直到它們可以被消費。換句話說,它們與保羅·托馬斯·安德森、克萊爾·丹妮絲、斯派克·李、阿里·艾斯特、凱瑟琳·畢格洛、韋斯·安德森的電影(films)截然不同,當我看那些電影人(filmmakers)的電影(movie)時,我知道我將會看到一些全新的東西,並會被帶到一個意想不到的,甚至難以名狀的體驗領域。”

  斯科塞斯在文末點題——我們現在有兩個獨立的領域,一個是世界範圍的視聽娛樂(audiovisual entertainment),另一個是電影藝術(cinema)。換言之,在這位大導看來,漫威電影只是“視聽娛樂”,而不能歸爲“電影藝術”。

  但這裏有個“老問題”——電影難道不是“視+聽+娛樂”嗎?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註定就要是水火不相容嗎?

  殺戮、情色、詭計、人性的種種陰暗面,可以構成一本暢銷偵探小說,也同樣存在於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學名著裏。而莎士比亞也同樣會依照現場觀衆的反應,對劇作進行修改、翻新和再加工,甚至莎翁活着的時候都沒有留下劇本定稿,直到他離世幾年後,才由友人通過演員及觀衆的回憶彙編成冊,然而還是因爲種種原因,有兩部大作未能流傳下來。

《復仇者聯盟4》的全球票房高達27.98億美元《復仇者聯盟4》的全球票房高達27.98億美元

  通篇來看,斯科塞斯導演充滿着一種矛盾與無奈,當他在大力解釋着自己心中的電影藝術時,卻又不得不這樣說:“我是作爲一個剛剛爲網飛(Netflix)拍完一部電影(picture)的人來發言的……你可能會說,他們就不能回家在Netflix、iTunes或Hulu上看任何他們想看的東西嗎?當然可以。除了在大銀幕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因爲電影製作人想讓她或他的作品被人看到。”

  斯科塞斯大段大段爲網飛辯護的文字,似乎與其“漫威電影不能算是電影,只是主題樂園”的陳述跑題了,但卻是必須的。因爲今年年初的另一場風暴已經將他裹挾了進去。

《羅馬》海報《羅馬》海報

  網飛出品的《羅馬》在今年的奧斯卡上大放異彩,這讓擁護傳統電影放映模式的斯皮爾伯格憂心忡忡,他公開說過這番話:“在我看來,一旦你決定投入電視平臺的懷抱,那你拍出來的就是一部電視電影。質量高的話,你完全可以去拿艾美獎,但不應該跑來參加奧斯卡。那種找幾家影院象徵性地放映幾天,就能拿到奧斯卡候選資格的做法,我是不買賬的。”

  而斯科塞斯的新作《愛爾蘭人》正是又一部網飛出品的“picture”,請注意,斯科塞斯對於《愛爾蘭人》,自己都沒用“cinema”,而是“picture”。所以當斯科塞斯說漫威電影不是“cinema”的時候,那麼他的《愛爾蘭人》能不能算是“cinema”呢?換言之,流媒體上播出的電影和電影院裏上映的電影是同一種藝術形式嗎?

  斯皮爾伯格的答案肯定是“不是”,斯科塞斯的答案卻很難說是“是”,他如是寫道:“我想不想讓我的電影(picture)在更大的幕上放更長的時間?我當然想。但不管你和誰一起拍電影(movie),現在大多數銀幕上還是充斥着系列電影。”

《愛爾蘭人》海報《愛爾蘭人》海報

  這大概就是一種商業現實。就算是如今的影院都是多廳經營,留給藝術片的空間仍然有限。而藝術片的觀衆羣相比商業片的觀衆羣,自然可謂天差地別。但下里巴人的娛樂就一定需要鄙夷?

  斯科塞斯承認,在過去20年裏,電影業在各個方面都發生了變化。因爲一百多年來,電影投資始終是高風險的,所以爲了追求高回報,就必須排除風險,而恰恰藝術電影就是那個不穩定因素。

  斯科塞斯追憶的是好萊塢的黃金時代,那個幾大巨頭在逐利的同時,還想着用藝術片裝點門楣的時代。所以他話裏話外的意思很明顯,以迪士尼爲代表的好萊塢巨頭們,越來越只想賺大錢,甚至居然想要用《黑豹》去競爭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無論斯科塞斯的初衷爲何,但他對於漫威電影的這一炮激起的漣漪,值得熱愛電影的人們思考。當好萊塢越來越精於商業算計,只對閤家歡感興趣,那麼電影是否會變得越來越單調?用斯科塞斯的話來說,觀衆無法體驗到“意想不到、難以名狀的領域”。

  當以漫威電影爲代表的視效大片在搞着“不要劇透”“搶看零點檔”等噱頭的時候,不正代表着這部電影本身的“孱弱”嗎?千百年來,經典戲劇會怕劇透嗎?

  美漫歷史上,曾有過黃金時代、白銀時代,還有大蕭條時代,之所以有這樣的劃分,就在於當一家公司的某個系列作品大賣之後,跟風之作滿街都是,隨之而來便是讀者們對於套路的膩味和不耐煩。同樣的橋段其實也正在漫威電影宇宙(MCU)裏出現。這種罐頭式的漫改電影,終會被觀衆們厭棄,但這不代表觀衆們會回流藝術片,他們也許只是從漫改電影轉向其他類型的特效大片裏。

  所以斯科塞斯和斯皮爾伯格等人不要再爭論什麼是“cinema”,不要再執着於“只有在電影院裏上映的電影才是電影”。就好比你在kindle上讀茨威格,難道就不能體會到紙質版上的“人類羣星閃耀”了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