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葛優+賀歲檔+喜劇 《兩隻老虎》還能“跑得快”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9日 01:51   澎湃新聞

  注意:本文有所劇透

  李非執導,葛優、喬杉[微博]、趙薇[微博]、閆妮[微博]、範偉[微博]等人主演的《兩隻老虎》11月29日全國公映,電影打出了“領跑賀歲”的口號。毋庸諱言,如今賀歲檔已經是一個越來越被淡化的檔期。20年前,賀歲檔可是最熱門的檔期,彼時還沒有春節檔的概念;可近5年來,賀歲檔門庭愈發冷落,雖有大片,但難有爆款。與之相對的是,近5年來,春節檔異軍突起,現已是全年最熱門的檔期。當大片都往春節檔擠——目前定檔春節檔的大片至少有七八部了,業內不時有“賀歲檔即將消亡”的擔憂。

  所以,有葛優、趙薇加持的《兩隻老虎》定檔賀歲檔,對於賀歲檔來說,總歸是針強心劑。只是效用如何?20年前,葛優與馮氏喜劇是賀歲檔的大牌擔當與票房保證;20年後,葛優+喜劇+賀歲檔,能否再振雄風?

《兩隻老虎》海報《兩隻老虎》海報

  本質是部雞湯喜劇

  《兩隻老虎》是一部喜劇。

  影片講述的是一個笨綁匪餘凱旋(喬杉 飾)綁架了一個聰明的成功人士張成功(葛優 飾)之後,反倒被張成功套路的啼笑皆非的故事。

葛優飾演張成功葛優飾演張成功

  餘凱旋一出場,是喜劇中典型的那種小人物,愛情事業均不成功,生活沒有方向,缺錢,笨,但還是有那麼一點善良在。他綁架張成功,打算勒索100萬,張成功討價還價之後,竟然答應給200萬,條件是讓餘凱旋幫他做三件事。

喬杉飾演餘凱旋喬杉飾演餘凱旋

  這一回,長出頭髮的葛優飾演了一名大富商。幾十年來忙着掙錢,事業成功了,但沒家人、沒朋友,突然間就對生活絕望了。餘凱旋綁架他時,他正在去自殺的路上。面對餘凱旋的綁架,他自然淡定,視死如歸,順水推舟讓餘凱旋幫他完成死之前的三個心願,這三個心願對應的是他的三個愧欠,對愛人,友人與親人。

趙薇在電影中飾演一名演員 趙薇在電影中飾演一名演員

  演員周原(趙薇 飾)是張成功曾經的戀人,周原深愛張成功,但因爲張成功的自私、多疑、無擔當,兩人分手了。張成功讓餘凱旋替他向周原說聲,對不起。

範偉飾演盲人推拿師範志剛範偉飾演盲人推拿師範志剛

  盲人推拿師範志剛(範偉 飾)是張成功昔日的戰友,幫過張成功許多,但當範志剛因意外傷到眼睛需向張成功借錢做手術時,已成爲大商人的張成功拒絕了——他擔心範志剛還不起錢。範志剛最終盲了。餘凱旋扮成商人,張成功扮成司機,想向範志剛的推拿店投資以做彌補。

閆妮飾演張成功的初戀情人閆妮飾演張成功的初戀情人

  張彩霞(閆妮 飾)是張成功在老家的初戀情人,張成功16歲的時候,父親跳崖自殺,張成功離開故鄉,從此再沒回去過,張彩霞也就這麼耽誤了。張成功讓餘凱旋代他,好好向父親、向彩霞、向故鄉道別……

  因此,《兩隻老虎》喜劇的外殼下,包裹的是一個雞湯的主題,這個主題是和解,是放下,是“人生就是一個字,能過則過”,是“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電影經由人物的臺詞,一再地點題。

  導演李非的處女作《命運速遞》曾在第九屆FIRST青年電影展上大放異彩,其非線性敘事的玩法,讓電影成了有趣的謎語。這一回《兩隻老虎》,他放棄了敘事遊戲,老老實實地以商業類型片的手法拍了一個通俗喜劇。但就筆者個人看來,《兩隻老虎》效果並不算理想。李非依舊有着不錯的敘事節奏,問題是,《兩隻老虎》的敘事說服力欠缺。

  電影圍繞着綁架展開,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無名之輩》中的那兩個笨綁匪。不過,跟《無名之輩》相比,餘凱旋的綁架動機,並不太令人信服。被女友甩了之後,餘凱旋想用女友送的高爾夫球杆賺100萬,所以綁架了張成功。但凡做出綁架舉動的,除了蠢,還得狠或貪或是萬不得已走投無路。但餘凱旋,只剩蠢了,他之後的行徑證明了,他不會是一個綁匪,但導演還是讓他成了綁匪,無非是讓他承擔功能性的作用,讓這齣戲唱得下去。

  張成功同樣是一個“懸浮”的中國富商。從他對愛人與友人的虧欠來看,他是那種極端的自私自利之人,但突然間就大徹大悟了,突然間就成了正義使者(幫餘凱旋報復以前霸凌他的人),突然間就想去和解了。假設這是真的,那他的和解完全可以不必通過餘凱旋實現啊。他與餘凱旋的友誼建構,除了不可信外,之於觀衆也是錯誤的暗示:一個綁匪不僅沒有法律制裁,最終成功得到了200萬元(他沒要),還與富商成了好朋友。

  雞湯喜劇還能出爆款嗎

  《兩隻老虎》上映之前就備受關注,因爲這部電影的其他幾個重要標籤,比如“喜劇”與“葛優”。

  這兩年,中國喜劇電影內部經歷了重大的變化。作爲一部典型的雞湯喜劇,《兩隻老虎》其實也處在一個轉折點上。放在喜劇發展脈絡裏,筆者個人大膽預測(僅代表個人觀點):《兩隻老虎》最多隻能是一部中等票房體量的電影(3億元左右),不太可能成爆款。

  喜劇是帶有較強本土色彩,並依賴本土受衆的電影類型,因爲地域、語言和文化上的細微差異,喜劇難以外銷,但因爲喜劇強烈的本土性,所以在很多國家和地區的電影市場,喜劇一直都是暢銷類型。

  在過去20年,喜劇一直是最受中國觀衆歡迎的電影類型之一,本土化+娛樂性總能激發觀衆的觀影熱情。1997年,周星馳的《大話西遊》伴隨着中國內地第一波互聯網普及浪潮掀起了一次文化狂歡,同樣是在1997年,馮小剛[微博]執導、葛優主演的《甲方乙方》拉開了“馮氏喜劇”的帷幕,也開啓了葛優+馮氏喜劇稱霸賀歲檔的時代。1999年《不見不散》、2000年《沒完沒了》、2001年《大腕》、2003年《手機》、2008年《非誠勿擾》等馮氏喜劇,都是該年度的國產電影票房冠軍。

《甲方乙方》劇照。該片是市民喜劇代表作《甲方乙方》劇照。該片是市民喜劇代表作

  之後,甯浩[微博]、徐崢[微博]、開心麻花[微博]相繼從馮小剛手中接過了接力棒。2006年,甯浩的《瘋狂的石頭》投資僅300萬元卻創造了2350萬票房,開創了中國電影在21世紀第一波喜劇創作熱;徐崢的《泰囧》成了2012年國產電影票房冠軍;2014年甯浩的《心花路放》奪得這一寶座。2015年,開心麻花的喜劇時代到來了,並不起眼的《夏洛特煩惱》獲得了14億+的票房成績;2017年《羞羞的鐵拳》以20億+的票房成績成了國慶檔票房冠軍;2018年的《西虹市首富》在暑期檔奪得了27億+的票房成績……

《瘋狂的石頭》劇照。小人物黑色喜劇代表作《瘋狂的石頭》劇照。小人物黑色喜劇代表作

  只不過,這兩年也發生了迅速的變化,喜劇依舊是最重要的類型電影,只是喜劇似乎不再那麼走俏了。開心麻花不那麼一路順風了,2018年開心麻花的《李茶的姑媽》撲街,《日不落酒店》一再跳檔,目前仍未定檔;周星馳也不是一定爆款了,去年春節檔《新喜劇之王》票房遠低於預期。至於今年以來上映的一些中小體量的喜劇,更是普遍令人失望,比如艾倫[微博]的《人間·喜劇》《跳舞吧!大象》,岳雲鵬[微博]的《鼠膽英雄》,等等。

《李茶的姑媽》成了純喜劇電影的一個轉折點《李茶的姑媽》成了純喜劇電影的一個轉折點

  並不是觀衆不愛喜劇,只是觀衆對於一些喜劇套路,已經感到厭倦了。常見的喜劇公式就是“小人物逆襲”,喜劇內核就是雞湯。一個小人物,一出場是個loser,陰差陽錯之下,經過一系列啼笑皆非的過程,他隱藏的善良、堅強、勇敢等品質被釋放出來了,最終完成逆襲。當國產電影有了《流浪地球》這樣的科幻片,有了《紅海行動》這樣的類型片,有了《我不是藥神》這樣的現實主義力作,再看看五分雞湯+五分搞笑的喜劇片,不免覺得它們拍得太乏味了些。

  因此,這兩年來,純雞湯型喜劇票房體量要突破10億+成了一件挺困難的事。喜劇更多是作爲一種重要元素在其他類型的電影中出現,像《瘋狂的外星人》《無名之輩》《我不是藥神》顯然不是純粹的喜劇,但喜劇元素是這些電影的重要組成部分。

《無名之輩》劇照,喜劇作爲一種元素存在《無名之輩》劇照,喜劇作爲一種元素存在

  這時我們再回過頭來看《兩隻老虎》,它依舊沒有逃離出喜劇+雞湯的框架。請來葛優和喬杉,就知道這是一個喜劇搭配;以成功人士的幡然醒悟告誡觀衆要“放下”,就是常見的《讀者》主題。電影中的臺詞說,“年輕時有了一百萬就想有兩百萬,有了兩百萬就想有一千萬,有了一千萬就想有一個億,後來你會發現,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錢解決。”這話當然沒錯了,但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難的是賺到那一百萬。因此,電影中雞湯可以喝,但觀衆會發現,在很多具體生活困境前,它們是沒效用的。

  這樣的雞湯喜劇,也註定是隔靴搔癢的。

  導演“用對”葛優了嗎

  《兩隻老虎》的另一個標籤是葛優。

  去年的春晚,葛優出現在舞臺上,對蔡明[微博]喊出的“媽媽”,成了春晚最有記憶點的片刻之一。對於幾代觀衆而言,葛優依舊是他們心中最好的喜劇演員。在今年國慶檔的《我和我的祖國》中,葛優飾演的北京出租車司機,讓人恍然回到了馮氏喜劇時代。

  葛優,1957年生,1985年拍攝了第一部影片《盛夏和她的未婚夫》。而真正使葛優找到戲路的,是1988年由王朔小說改編的影片《頑主》,葛優的外形與表演與王朔筆下嘴上不正經、心裏挺熱乎的北京小市民相契合。之後,葛優開始與馮小剛合作馮氏喜劇,在馮氏喜劇中,流水的女演員,鐵打的葛優。

  馮氏喜劇的核心是市民喜劇,它關注的是市民生活。馮小剛是敏銳而聰明的,他的影片常常在一個假定性的空間內展開,在這一空間裏再現社會現實、反映社會問題、表現普遍的社會心態。在新舊世紀交接之處,整個社會文化的發展變化非常快,市場經濟崛起、大衆文化蓬勃、新舊價值觀衝突劇烈,馮氏喜劇敏銳地把住了變化的脈搏,當時的城市老百姓在現實生活中遇到的問題、觸碰到的矛盾,都可能在馮氏喜劇找到映證,電影以幽默消解轉型時代的迷惘和恐慌。

1999年的《沒完沒了》中,葛優也是飾演一名出租車司機1999年的《沒完沒了》中,葛優也是飾演一名出租車司機

  馮氏喜劇一直站在市民文化的立場上,市民文化不同於精英文化,它接地氣、務實、中庸、雞賊,也有最基本的良善和道義立場。因此,馮氏喜劇當時能夠得到市民階層的共鳴。彼時的中國電影體量很小,電影院主要存在於城市當中,城市市民是電影觀影主體,馮氏喜劇自然稱霸市場。

  而葛優則成了馮氏喜劇中的市民代表。不得不說,葛優是天賦型的喜劇演員,他有着喜劇演員可遇而不可求的觀衆緣和喜劇感,長得有喜感又親切,舉手投足天然地就帶着點幽默。當然,天賦背後是實力。葛優的演技高度自然和生活化,輕鬆到位、如似天成,他的臺詞功底也是爐火純青,將“京味兒幽默”演繹得出神入化。

  葛優飾演的角色,常常是帶有典型北京人氣質和性情、操着地道“京片子”的北京市民,他聰明中透着狡黠、平實中帶幽默、世俗中有起碼是非、勢利又不乏善良。葛優將這樣的小市民給演活了。葛優讓觀衆感到親切,人們在他的喜劇演繹中獲得了某種個人宣泄閥和社會認同感。所以,葛優長時間是喜劇保證、票房保證,他也是老百姓心中的百姓影帝。

  2010年賀歲檔是“葛優檔”,陳凱歌[微博]的《趙氏孤兒》、姜文的《讓子彈飛》和馮小剛的《非誠勿擾2》都選擇讓葛優當主演。當時輿論還擔心,葛優會壟斷銀幕。事實證明,過慮了。隨着馮小剛的轉型,馮氏喜劇成爲過去,葛優的作品產量少,卻不精。2017年的《決戰食神》豆瓣4.6分,去年的《斷片之險途奪寶》更是隻有2.8分。

葛優的兩部近作,口碑慘淡 葛優的兩部近作,口碑慘淡

  就像葛優與馮氏喜劇是時代的產物一樣,馮氏喜劇成爲過去式,葛優在其他電影中的無所適從,背後也是時代變化的結果。這幾年來,隨着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市民階層不斷壯大,三四線城市的電影市場崛起,電影不再只是大城市市民(中產階層)的專供,小鎮青年成爲重要的觀影羣體。所以甯浩的底層喜劇、黑色幽默喜劇起來了,黃渤[微博]與沈騰[微博]這一類土裏土氣又能“肩扛悲喜”的喜劇演員成了排頭兵。

  葛優“落伍”了嗎?當然不是。相反,很多業內人士認爲,因爲葛優的喜劇才華,他的演技被低估了。這幾年葛優爛片迭出,與他曾與英皇簽下的五年合約也有關聯(雖然雙方現已解約,但《兩隻老虎》同樣是英皇出品的)。葛優演爛片,不是葛優演技有問題,癥結在於導演沒有用對葛優。葛優的北京小市民形象已深入人心,當他長出頭髮,變成其他身份出現在銀幕上,與觀衆的心理預期便產生了落差。一旦劇本再欠缺說服力,葛優的光環也就消失了。

  《兩隻老虎》中,李非雖然沒有浪費葛優,但也難說李非用對了葛優。張成功這個角色,依舊保留了馮氏喜劇葛優的許多特點,比如嘴貧、幽默、雞賊、心眼兒多,這些也構成了影片的一大笑點。但當葛優成了事業有成、西裝革履的大老闆,在那邊絮絮叨叨地勸說社會底層青年“放下”“能過則過”,敏感的觀衆還是會感受到差別的——這不是市民“葛優”了,而是大資本家、精英人士“葛優”了。

《兩隻老虎》中,葛優成了大老闆《兩隻老虎》中,葛優成了大老闆

  葛優一如既往地穩,只是觀衆顯然更喜歡小市民葛優。葛優+賀歲檔+喜劇的《兩隻老虎》,也許難跑得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