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王思聰成被執行人:一個頂流網紅的一次尋常折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15:10   新京報

  王思聰最近又爲公衆科普了一個詞:“被執行人”。

  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11月4日,王思聰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爲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約1.5億。

  說白了,就是公司經營不善,有欠債未還。只是數額不小,1.5億。比近來被“限高”的羅永浩的欠款370多萬,高了數十倍。

  連日來,王思聰和羅永浩可謂是一齊攜手,爲公衆辨別“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失信被執行人”(真正的“老賴”)三個概念,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王思聰王思聰

  王思聰這三個字本就自帶話題性,作爲“富二代”的他,跟“欠錢”的事沾邊,引爆網絡狂歡自然在所難免。

  王思聰從高光到低調

  近段時間,衡量某個熱點是不是夠熱、夠大,有個新評判標準——孫宇晨會不會來“蹭”。

  王思聰欠債未還的消息爆出之後,孫宇晨就及時出現了,說可以考慮爲他還債。這個“職業蹭熱點”的“公關大師”,前兩天才剛說了要百萬年薪聘請羅永浩。

  論以往,王思聰肯定會直懟回去,不過近來的他有些低調。他將微博設爲半年內可看,技術性地做了“清空”。雖然如此,但其粉絲仍有4389萬,還是頂流。

  與他近半年來在微博上動輒“失聲”姿態對應的,是他在生意場上的不太順。

  2019年3月王思聰投資運營的熊貓直播宣佈破產。10月份,由其擔任董事長並持股100%的普思資本股權遭法院凍結。

圖片來自新京報網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再加上如今被列爲“被執行人”,王思聰今年確實有些“流年不利”。

  對比他之前的高調炫富,高頻曝光,投身娛樂業,大搞直播電競,周身繞着“網紅收割機”、“投資老總”、“電競老闆”等數個光環。如今的黯然“失聲”與低調“落魄”,的確讓外人看到了巨大的落差。

  這種頂流網紅遭際的巨大落差,轉瞬便會變成吃瓜羣衆的巨瓜,輿論狂歡也旋即而至。

  風頭最勁的是嘲諷和奚落:“你的高調真的會害了你”、“成年人的社會不好混”、“你的舒適區,正在殺死你”、“‘致貧’了,得老老實實回去繼承千億家產了”……

  當然也不乏冷眼旁觀式的“深度”商業分析:通過盤點王思聰的商業經歷,分析他的投資策略,總結他的失敗原因和教訓,更有甚者揣測他的遭遇跟萬達的種種關聯。

  也有對嘲諷王思聰者予以嘲諷的。他們的邏輯簡單、清晰:人家的老子那麼有錢,欠這點錢無關痛癢,用不着你們說東說西。

  圍繞王思聰,輿論場上的這番亂象與爭議,絲毫不令人驚奇。王思聰本人就是一個爭議與矛盾的結合體。他想必也早已習慣了冷眼與非議。所以目前爲止,他不無意外地選擇了置之不理。

  一個頂流網紅的普通商人一面

  王思聰其實一直都有着A、B兩面。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圖 圖片來自新京報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圖 圖片來自新京報

  他一方面玩世不恭,作爲前首富之子,他不裝也不端着,坐在資本的頂端,敢於對他看不順眼的一切“指指點點”。

  他的直言不諱,他的風流八卦,還有他接地氣的“吃地攤”、“吞熱狗”等行爲,附在他遠超常人的財富背景下,顯得極其不羈,他也因此躋身頂流網紅。

  與此同時,他的另一面,又是一個“精明的商人”。

  據天眼查統計,王思聰在20家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在33家公司擔任股東,在34家公司擔任高管,對108家企業擁有實際控制權。坐擁如此多家公司,說王思聰是一個正兒八經的生意人不爲過。

  王思聰背靠財力雄厚的家族,起跑線更遠,“成功”會比普通人容易——只不過,評判世俗成功的標杆,在他身上也會上移。

  王思聰也曾被視作有投資天分者:其父王健林曾不止在一個場合誇他“一直以來都聰明”,他也曾榮登《2017中國頂級投資人排行榜》,他自己也投出N家上市公司,拿下過明星標的,得到過行業的認可與嘉許。

  但可能是潮來時的泡沫,潮退後很多東西會露出本相。

王思聰王思聰

  細數近來他手中公司的破產以及投資失敗欠款,可以說,他距離一個真正成功的投資人還有不短的距離。

  熊貓直播的沉沙折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只不過,商海沉浮,市場行情起落不定,對於一個商人而言,這其中的起起落落,本再正常不過。

  這類事情,如若發生在普通的商人身上,便是再普通不過的一番經歷。只因王思聰本人有着巨大的關注度,才引發了這場兼涉社交網絡、娛樂行業與商海的輿論狂歡。

  這番狂歡是“頂流”效應的延續,卻未必顧及了某些現實。

  就這次遭際而言,還上1.5個億,對王思聰而言絕非難事。而輸得起跟贏得起,切換往往來得也沒那麼難。

  因此,評判王思聰的成敗,爲時還早。對眼下這事最好的取態是:不必嘲諷,也不必同情——他也不需要。

  王思聰經歷了普通商人的尋常折戟,但他畢竟又有些“不普通”的地方。

  但王思聰們恐怕也得意識到,創業、投資需要的“本錢”或者說“底蘊”,遠不只是錢那麼簡單。

  □狄宣亞(媒體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