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郝蕾二度離婚被贊活得通透?女明星大可不必如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9日 00:12   鳳凰網

前兩天,飄飄寫了飯圈那些詞藻華麗,內在空洞彩虹屁。

後臺炸了,各種吐槽和提名。

這其中,飄飄發現漏掉了一種“萬金油式誇獎”——

它們往往本身是好的,但因爲被濫用並奉爲天條,就變了味。

比如“炸裂演技”“活得通透”之類的。

 

 

各大論壇,都有粉絲忙着給自家愛豆搶標籤。

而最近,郝蕾因爲離婚離得乾脆,也成了“當月通透女神”——

 

 

她po出來的離婚聲明,的確簡明扼要。

和丈夫已經離婚好幾年,因爲緣分盡了,所以分開。

聲明裏還不忘保護男方:希望大家給予孩子爸爸一些空間。

體面,冷靜,但這是否就是所謂通透?

又或者說,通透是否真是萬用良藥?

不論女演員,女藝人,女明星都得貼上一劑,才夠清香?

後兩者或許需要。

而演員郝蕾,恕飄飄直言,大可不必。

 

 

其實郝蕾在這段婚姻之前,有過兩段廣爲人知的感情。

也曾,年少輕狂。

當年,她和鄧超因爲合作《少年天子》,因戲生情。

郝蕾不僅把它稱爲這輩子最“驚心動魄”的感情,甚至分手後還一度抑鬱。

 

 

2015年上影節,節目組安排了郝蕾作爲頒獎嘉賓,給最佳男演員獲獎者鄧超、段奕宏和郭濤頒獎。

不管節目組是有意還是無心,但大家期待的,無非是昔日傷情戀人,上演再度擁抱、冰釋前嫌的戲碼。

然而,頒獎過程中,郝蕾卻一直避開和鄧超任何的身體或眼神接觸。

 

 

放不下也好,不願珍視的愛,成爲大家炒作的材料也好。

她有她的執和癡。

而在和李光潔的感情裏,更讓人看到她爲了愛情遍體鱗傷的模樣。

當時李光潔用一紙畫的結婚證,便俘獲了郝蕾的心。

 

 

兩人更是多次在公開場合高調示愛。

 

 

可就在即將補辦婚禮的時候,男方先被拍到疑似出軌,隨後爆出郝蕾在街邊痛哭的照片。

雖然後來李光潔澄清了“出軌”原委,但對郝蕾依然是致命的打擊。

 

 

 

 

 

她從不掩飾自己在愛情裏的奮不顧身。

她對愛有“貪求”,每一次都愛得很滿。

 

 

就算明白這樣激烈地愛會受傷,但還是篤信——

愛情就是一生一世的事

你就應該是認真的

你就應該抱着和這個人相愛一生的念頭

 

 

愛得熱烈的人,必定也恨得分明。

她把真實不掩飾的態度作爲一種反擊的武器。

比如在博客上,主動交代自己和圈外人劉燁的感情。

當易立競問她,明知大家在八卦你的情感生活,爲什麼不選擇錦衣夜行,反而公之於衆?

她很坦率地承認:與其等你來窺探挖掘,不如我主動公開。

這是她向來呈現在大衆面前的態度:我沒有羞於讓別人知道的往事,沒有什麼是不能說的。

 

 

然而,又因爲這樣,一度把自己的事業人生,搞得一團糟——

2010年,她突然在微博上開罵,掃射了一片河南人,一時間輿論譁然,甚至地方媒體都出來喊着讓她道歉。

 

 

後來郝蕾才解釋,當時是被某幾個人傷害了父母和身邊的朋友,忍無可忍才爆發了,絕不是針對一個地域,也道了歉。

儘管如此,這番不計後果的情緒宣泄,還是冒犯到一些人,也對她自己的個人形象,造成了負面影響。

這樣的郝蕾,真心談不上通透。

什麼是通透?

從字面上看,“通”,是通徹的意思,對一切都很懂,看得清楚明白。

而“透”,則有點佛家“悟”的意味,把一件事想通了弄懂了,也就看開看淡了,因爲看開,也就不在意了。

所以通透的人,懂得多,也無執念,愛恨慾望,沒那麼濃烈。

如一片樹葉落在湖面上,輕飄飄的。

但郝蕾不是這樣,她 膽大無畏,橫衝直撞;癡念不少,執着不減。

就像《戀愛的犀牛》裏那個敏感、脆弱、瘋狂、天真的明明,敢於把蔑視拋向外界。

 

 

戲外的郝蕾,癡。

戲裏又如何?

瘋魔。

據說,當初婁燁之所以在幾百人裏選中了郝蕾來演餘虹,就是因爲一次拒絕。

當時,郝蕾擔心拍了電影,會讓自己失去愛情,所以拒絕了。

這是多“戀愛腦”的理由啊,傻氣又天真。

但偏偏是這看似“愚蠢”又個性十足的理由,打動了婁燁, 讓婁燁看到了她和餘虹的相像之處: 把愛情看得比什麼都重。

所以即便等上一個多月,也要讓郝蕾來演。

事實證明,她確實也演出了這個角色愛得瘋狂執着,又無比純潔的詩人氣質。

 

 

郝蕾是出了名的戲癡。

她基本功紮實,也會提前做功課。

但你看她的表演,很少着了痕跡。

那是因爲一旦到了鏡頭前,她就會把做的功課、設計通通拋開,讓自己和角色融爲一體。

所以,明明、靜妃演出了乖張極致的爆發力,而《黃金時代》裏,雖然郝蕾戲份不多,卻能讓人忘記那些敏感脆弱的女子,記住這個生命力旺盛的、使勁折騰又剛毅的女作家丁玲。

 

 

 

 

而最新的《鶴唳華亭》,她臺詞很少,可每一個表情都不是虛設。

比起事事拎得清、想得明白的通透人,郝蕾的人生沒那麼透澈。

年輕時拎不清事業和愛情,演戲時不願分清角色與自己。

或者說,她總是全身心投入,缺乏冷靜、清晰的情感控制閥。

然而,放眼圈中,不通透的演員,也不止郝蕾一人。

周迅也是如此,她的不通透在於:常常人戲不分

她和郝蕾一樣,在感情上非常熱烈,轟轟烈烈地投入每一段愛情,愛便用盡全力,不留退路。

 

 

導演陳國富形容周迅:“有人演戲是用腦子演,有人用身體演,她是用五臟六腑演。”

拍《戀愛中的寶貝》時,因爲傾注了太多情感,拍完很久,周迅一直沉浸在“寶貝”這個角色裏走不出來。

五個月都沒有笑過,生活中的反應,也是角色的。

 

 

拍完《如果愛》一年多,還用孫納的思維去生活,給陳可辛發信息:北京的河結冰了。

 

 

在《表演者言》裏,看到自己在《紅高粱》裏演繹的母親送孩子上戰場的片段,還是會看哭。

 

 

她身上留有許多角色的情感痕跡。

所以李少紅才說:周迅是通過愛情和演戲來認識世界的。

這樣的演員,往往有着難得的天真。

陳沖看着成熟,今年五十八歲還激情飽滿,有思想,有態度。

許知遠評價她“如洛麗塔般成熟的天真”。

 

 

天真,並不是懵懂混沌,而是相信“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它”。

這句《約翰·克里斯朵夫》裏的話,也被陳沖印在自己拍的電影《英格力士》的海報上。

 

 

環顧四周,今天哪還有人會認爲英雄主義是浪漫的、高尚的,這樣的大概念,早就被消解了。

可她卻把它拍成電影,用表演或自己的作品,去衝破禁錮,撬動對女性、身體、慾望的偏見,和這個世界對話。

98年拍的《天浴》,不惜叩問人的尊嚴是否能被侮辱,人的良知是否能被環境湮滅。

 

 

若干年後,陳沖在《英格力士》裏繼續追問:慾望是什麼?這個時代的真相是什麼?

 

 

一種近乎孩童式的,無所畏懼的“天真”和孤勇。

這些作品與票房無關,與名利無關,卻與一個人內心的執着與激情有關。

這樣不通透的女演員,她們的表演都很有靈性,極顯自然。

既大巧不工,又酣暢淋漓。

她們,實在沒必要去爭什麼通透標籤。

 

 

其實, 對演員來說, 不通透的激情,反而是一種饋贈。

表演是一門藝術創作,本就需要人足夠敏感、細膩,去體察、觀察、探索人的內心和情感。

性格敏感的人,往往有着過人的感受力

他們更能理解複雜角色的生命體驗,表演的感染力也更強。

不通透的演員,往往因爲內心篤信情感,執着於某種精神追求, 共情能力更高,能與角色的悲喜相通

拍《風聲》時,演完顧曉夢受刑的戲之後,周迅就坐在那裏哭。

不是因爲拍戲辛苦,而是爲顧曉夢而哭,覺得她這樣獻身革命,又佩服又心疼。

 

 

她把角色看成一個活生生的人,爲她而笑,也爲她而哭。

這類演員的表演情感流露更自然,更直擊人心,他們與角色之間沒有隔着一堵牆。

這也是爲什麼,好演員不需要太“懂”,太通透。

耳帝以前評過,好的歌手或音樂人也不要先弄“懂”,而是要釋放更豐富的感受。

 

 

懂,意味着精準。

精準,意味着直奔目的,忽略掉沿路或耀眼或暗淡的東西。

這與表演也是相通的。

用知識技術去認識世界,在學科類行業裏是剛需,可對於藝術創作,卻是感受力的禁錮,看透會讓一個人變得平庸。

一來,通透的人對世事看清辨明,少有執念,他們與內在的自我達成和解,沒有激烈的衝突,沒有痛苦的掙扎。

二來,因爲不相信,他們很難把自己完全代入角色,而是通過技術去理解,接近角色形象。

當演員只能藉由技術,而無法直接抵達角色內心時,一舉一動便着了痕跡,也阻礙了感受力和生命體驗直接的自然流露。

這樣的表演更像“演”。

而不通透的演員,卻會棄技術而重內心,把“感受”當作表演的法門。

 

 

讓自己的生命體驗與情感,流經角色的每個毛孔,感受角色的呼吸,皮膚的溫度,觸碰到角色內心最深層而隱祕的悲喜。

這樣的“冒險”,常有意外之喜。

這也是爲什麼表現派演員的表演偏穩,但體驗派的演員表演更靈的緣故。

而回歸到人本身。

張岱的《陶庵夢憶》裏有一句話:

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

說的,便是不通透的妙處。

儘管執拗,卻自有深情,儘管有瑕疵,但不失個性真實。

把“通透”視爲褒獎,無可厚非。

時刻能冷眼旁觀,透徹分析,附以淡然一笑、瀟灑離去的姿態,當然是有魅力的。

但,不該只有這一種崇拜。

更不該將它視作求之不得,便惶惶不可終日的最終追求。

那些癡迷炙熱,欠些理性的笑容和眼淚,也真實得可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