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蔓延下的矽谷 在家工作企业文化以人为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0日 03:30   中国日报

在美国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区,一名在家工作的上班族一边吃早餐,一边开视讯会议,这已经成了疫情下的日常。

(综合报导)疫情蔓延,网路成了另一条生命线,串起了家人、朋友、工作伙伴之间忽远忽近的联络与合作。以人为本、对自己负责的矽谷文化,形塑了在家工作的底蕴。

回顾历史上,大流行病降临的时间点总是带来灾难性的数字,引发经济衰退,甚至政权移转。站在2020年初春的时间点,当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新冠肺炎)在全球造成超过百万人确诊,逾6万人死亡,不明朗的疫情罩顶,至少有一道银色的镶边—那是网路!

「居家避难」(Shelter in place)、「留在家更好」(Better at home)等不同名字的防疫令布达美国各州之前,旧金山矽谷的科技公司是3月时第一波提出员工在家工作的产业。

在山景市(Mountain View)搜寻引擎谷歌(Google Inc.)总部服务的工程师老胡认为,这场虚拟世界的实体战,科技业运气好,「设备和心态很早就有准备」。

对Google工程师老胡来说,他从第一天进Google上班就进入和跨国团队合作的远距离模式,远端工作就是他的工作日常。

「我们从第一天上班就进入这种远距离的工作模式」,谷歌全球有几十万员工、上百个办公室跨不同时区运作,「远端工作就是工作的日常」,「在疫情爆发之前,一半以上的企划案已在远端」。43岁的老胡带领一个跨国的小团队,他很习惯「美西清晨8点半是欧洲下午,而美西下午是亚洲时区早上」的工作模式。

疫情之前,工程师的日常意味著早早进办公室在电脑前工作,随著远端同事上线而进入不同会议室开会;疫情之后,每天的场景如常,只是从办公室换到家里。

相对于其他产业可能需要仰赖外部的视讯会议平台或沟通软体,谷歌的优势更在于自家的工具齐全,所有的档案都在公司拥有的云端,使用的介面是谷歌开发的浏览器Chrome,「同事之间都在平台上做事,非常方便,不用交换档案就能协同工作,节省80%的时间」。

而谷歌人用的工具,很多已开放给一般用户使用。

当在家工作变成「新生活常态」后,老胡咀嚼企业文化就是远距工作的底蕴,「自动自发的心很重要,员工和主管不会因为没进办公室就怕工作不保、或担心做不好,反而因为更远、更想做好」。

这体现「以人为本、对自己负责」的矽谷风格,由每个人与上级主管和团队设定目标,虽然彼此不见面,仍然展现效率,主管也无需天天盯进度,大家在各自的轨道上保持合作与分工。

尽管习惯远距作业,但在家工作久了也会觉得闷,尤其又要分心带小孩和处理家中的大小事。

尽管非常习惯远端作业,一整天在家里远距工作并不轻松,缺点之一是「钉在书桌前,花更多时间开会」。以往有问题时,走到同事的办公桌就能很快地当面讨论,老胡发现,「三分钟能解决的问题,现在每一件小事都要特别约、排网路会议」。

「心情转场也不一样」,他说,过往跨时区的团队会议不超过30分钟,时间一到,下一个登记使用会议室的团队就来敲门,会议散场的人们喝个咖啡、小聊一下再继续回到电脑前,「全时远距离工作难有心情转换的桥段」。

「大家似乎更忙,要远距开会工作,又要张罗家里,平常在公司的上班时间不会遇到要分心带小孩、教功课,也凸显特殊期间的弹性很重要,主管与组员之间需要适时调整工作目标。」

老胡的心声正是全美、甚至全球疫情下在家工作者的内心话,「会烦、会闷」,还有人性「对人际互动的渴望」。同事们于是相约视讯那端做一些工作以外的活动,像是对著萤幕运动、相互惕励健身;另有人建了摄影网站,邀请工作伙伴们「用照片说故事」,分享疫情时代「躲」在家里的近况。

有趣的是,老胡说,透过视讯会议,意外看到同事们居家生活的面向,「原来他家的客厅长这样」,偶尔好奇对著萤幕讨论装潢摆饰,分享生活中的经验谈,「有别于以往只是单纯谈公事」。

老胡是谷歌的中级主管,在他的朋友圈还有另一个身分是网红「矽谷美味人妻」谢凯婷的丈夫,在家防疫这段期间,他加倍感恩与佩服长期在家工作与创业的妻子,有如千手观音,既跨时区与台湾团队工作,转身则照顾两个读小学的女儿,准备三餐,还源源不绝产出创新工作的点子。

为了减少妻子外出采买,居家防疫之初,他网购了家中的第二台冰箱,接著是免治马桶坐垫,他说,「既然花很多时间在家里,就投资在全家都用得上的东西」。

人类历史从来就没有过不了的关,在疫情春雨绵延之时,愿以网路撑起心灵富足的伞,安慰足不出户的人们,深信雨有一天会停,放晴之时,我们仍然珍惜这样可长可久的富足感。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