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领跑 美国民主党温和派慌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5:21   澎湃新闻

  原标题:“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领跑提名战,美国民主党温和派慌了

  2月11日,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拔得头筹,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提名战的领跑者。

  不过,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的胜利以及随之而来的高涨势头,正越来越让民主党中的温和派感到不安。他们担心,以“社会主义者”自居的桑德斯不仅不能帮助民主党夺回白宫,还可能殃及民主党对众议院的控制。

  桑德斯“出线”前景吓坏民主党

  根据最终统计结果,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获得了25.7%的选票,领先第二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1.3个百分点。

  外界分析普遍认为,新罕布什尔州的胜利将进一步巩固桑德斯在民主党阵营中的领跑地位,上周在艾奥瓦州党团会议角逐中他与布蒂吉格几乎平分秋色,仅落后布蒂吉格0.1个百分点。

  从民调来看,桑德斯也在稳步上升。在本周公布的两项全国性民调中,桑德斯在所有民主党竞选人中处于领先地位。而此前一直在全国性民调中领先的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支持率则大幅下跌。

  新罕布什尔州的胜利使得越来越多的人预测,桑德斯最终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可能性在上升。《纽约时报》2月12日的一篇文章将新罕布什尔州初选称之为桑德斯的一场“战略性胜利”,称这为他打开了通往赢得提名的道路。

  不过,作为一名以“民主社会主义者”自居的左翼参选人,桑德斯可能最终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前景,越来越让民主党内的温和派感到不安。

  《纽约时报》12日另一篇文章报道称,他们担心民主党明显左倾不仅不会帮助他们夺回白宫和参议院控制权,还有可能会让民主党丧失在众议院的多数地位。

  这种担忧主要来自于那些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取代共和党人进入众议院的新晋议员。这些议员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来自于共和党选民占多数的选区。

  除了总统大选,今年11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以及参议院35个席位将进行换届改选。以往总统候选人总是可以利用自己对选民的号召力,帮助竞选参议员或者众议员的本党人士。不过,这些面临连任压力的民主党议员担心,如果桑德斯这样一位左翼人士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不仅帮不上忙还可能毁掉他们的连任机会。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迪恩·菲利普斯(Dean Phillips)就是其中之一,他在2018年击败共和党对手当选该州联邦众议员,今年11月将面临改选挑战。

  “我是自1958年以来我的选区选出的第一名民主党人(联邦众议员),”菲利普斯说,“我(在选区)吸引了很多独立派或者温和派共和党选民的支持,他们中很多人可能是在很长时间里第一次把票投给一个民主党人。我很尊重桑德斯作为一名联邦参议员,但是他作为总统候选人对于许多来自像我一样选区的人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

  桑德斯一直以“民主社会主义人士”自居,他提出的包括提高富人税、全民医保计划、大学免费、免除学生贷款等激进主张早已吓坏了许多人。民主党内部许多人认为,坚持左翼路线的桑德斯无法在大选中打败现任总统川普。

  曾长期担任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负责人的史蒂夫·伊斯雷尔(Steve Israel)对《纽约时报》表示,“川普会把每一个民主党人描绘成‘社会主义者’,一个‘伯尼·桑德斯式的社会主义者’,不管他们是在竞选参议员还是县里的治安官。”

  民主党“救世主”尚未出现

  为了在提名之路上阻止桑德斯的脚步,民主党温和派需要一个更加强势的候选人。但是在眼下民主党阵营几名温和派参选人中,似乎还没有哪一位显示出能够赢得大多数民主党选民的迹象。

  前副总统拜登此前被许多民主党建制派视为提名总统候选人的最佳人选,他在此前的全国民调中也一直保持领先。但是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拜登几乎一败涂地,民调也出现崩盘迹象。

  另一位温和派参选人布蒂吉格尽管上周在艾奥瓦拔得头筹,本周也在新罕布什尔州取得第二名的成绩,但是外界对于他接下来的表现还是有所疑虑。英国广播公司(BBC)在12日报道中指出,作为一位白人精英和同性恋者,布蒂吉格能否赢得宗教信仰虔诚的非洲裔选民和其他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还是一个问号。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分析,桑德斯目前的优势并非坚不可摧。尽管桑德斯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拔得头筹,但是相较于2016年超过60%的得票率,此次25.7%的得票率很难说是一场胜利。

  布蒂吉格、拜登和克洛布彻三位温和派参选人共获得了接近53%的选票。这表明,除了自己的基本盘之外,桑德斯并没有获得大多数温和的中间选民的支持。

  因此,桑德斯目前的优势正是建立在民主党温和派四分五裂之上的。《纽约时报》指出,除非出现一个能够凝聚支持的人物,否则就算只依靠自己的基本盘桑德斯就可以继续赢得其他州的初选,而这将是民主党领导层不愿意看到的前景。

  据《纽约时报》报道,除非出现一个能够号召大多数民主党选民的人选出现,民主党领导层可能会考虑将另一位民主党参选人、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视为“救世主”。

  布隆伯格曾是共和党籍,后转为独立人士,2018年注册为民主党人。去年11月布隆伯格宣布参选,理由是担心其他民主党参选人没有打败川普的胜算。

  此前就被视为拜登最大威胁的布隆伯格近期大有取代拜登之势,完全自费参选的布隆伯格所采取的“金钱买选票”战略似乎在近期起效,其在全国民调中的排名稳步上升。

  布隆伯格在非洲裔选民中的支持率近期也在上升,一项民调显示,布隆伯格在这一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近期猛增到22%,几乎与拜登旗鼓相当。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已经有3名非洲裔国会议员已经表示支持布隆伯格。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